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最強女婿
最強女婿 連載中

最強女婿

來源:google 作者:火車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劉青青 周江

婚禮第二天,他被人陷害,鋃鐺入獄,從巔峰跌到泥潭三年後,他偶得神醫傳承,從此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展開

《最強女婿》章節試讀:

急診室里,被酒精催得暈頭轉向的賴教授一手扶着床沿,罵罵咧咧地喊道:「你們這破醫院,難怪連個哮喘病人都救不回來了!
清潔工都能闖進急診室了,你們遲早要倒閉!」
「對不起,這是我的責任,您還是趕緊施針吧,病人快不行了。」
陳秋雨俊臉上寫滿歉意。
賴教授哼了一聲,捻起毫針,往病人的委中穴紮下去。
「滴……」
一聲警報,卻見心電圖瞬間變成了一根直線!
頓時賴教授的酒勁都嚇得清醒了不少,退了一步,扯着嗓子喊道:「這剛剛還好好的,怎麼就不行了!
肯定是你們看到病人快死了,才把我拉過來背鍋,這件事與我無關!」
「你……」陳秋雨氣得不輕,剛剛病人雖然生命危急,但心跳還是有的啊,怎麼一針下去,直接心跳都驟停了!
她突然想起剛剛那個清潔工的話,果然事情按照那個清潔工所說的行進着!
這一針在委中穴下去,病人真的就命歸西天了!
要是剛剛聽了那個清潔工的話,就未必會這樣子了啊!
陳秋雨也無心管這嚎叫着的賴教授。
她趕緊走出去,對着外面的這群醫生問道:「剛剛那個清潔工呢?」
「怎麼了?
你找那個清潔工幹嘛?」
有人問。
陳秋雨道:「病人真的和那個清潔工說的一樣,一針扎在委中穴上心跳就驟停了!
快找那個清潔工來,看看他有什麼辦法!」
「院長,人已經走了。」
旁邊的人道。
頓時陳秋雨暗道自己做了蠢事,現在病人心跳都停了,哪還有時間去找人啊!
醫院本來就經營不善,這樁命案一出,光賠錢就得垮了!
陳秋雨用手捂住臉,頓時急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完了,全完了。」
「院長,」劉青青蓮步走上前來,道:「剛剛那個清潔工走的時候,還留了一段話,他說病人一旦出事,依次紮下陽谷穴,中庭穴,天庭穴這三個穴位就能搶救回來。」
聽到這話,陳秋雨捂在臉上的手放下了,臉上登時閃出希翼。
事到如此,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反正病人都已經心跳驟停了,不試試就真只能送人家歸西了。
她趕緊跑進急診室里,抓起毫針便開始施針。
一邊的賴教授似乎是聽到了剛剛的對話,撇着嘴道:「一個清潔工的話你也信,真是可笑。」
陳秋雨頭也不抬:「不信他,難道還信你?」
「哼……」賴教授鼻孔里發出一聲冷哼:「這個病人本來就是要死的人了,他那傻辦法能救回來,我當場跪下來給你們醫院道歉。」
陳秋雨沒有理她,自顧自地捻着毫針,給病人施針。
卻見這三針下去,病人忽地咳嗽一聲!
頓時陳秋雨和賴教授眼珠子快要了掉出來!
嘴角不可遏制地顫抖着!
再一看心電圖,果然又開始起伏!
救……救過來了!
就用了三針!
賴教授在一邊眼睛都瞪得如鈴鐺般圓,他哪想得到一個清潔工的辦法竟然如此奏效!
他剛剛還說如果能救回來要跪下來道歉呢!
三十七計走為上計!
看到陳秋雨沒有注意到自己,賴教授趕緊貓着腰,低着頭,貼着牆根溜出去了。
陳秋雨也是驚訝得不行,趕緊檢查病人的其他特徵,卻發現病人不僅是心跳恢復了,連之前的癥狀都消失了!
這三針,也太神仙了!
可是,當她轉頭想找賴教授算賬的時候,卻發現這貨早就不知道溜到哪片天去了!
不過陳秋雨此時也管不了這麼多,她的心思,全放在剛剛那個清潔工身上。
那清潔工的醫術深不可測,恐怕在整個醫院,都能算排的上號的!
放在醫院,絕對是獨當一面的存在!
這樣的人才,絕對不能放過!
她趕緊跑出去:「剛剛那個清潔工呢,他人去哪了?」
劉青青美眸中閃過一絲慌亂:「院長,是不是……用他的辦法治出事來了!」
「沒有!」
陳秋雨激動地搖頭,眼神里說不出的興奮:「病人已經被搶救過來了,之前的癥狀也消失了,那個清潔工說對了!」
此話一出,急診室門口的這群醫生,全都呆住了。
他們原還以為那個清潔工,就是個神經病,卻沒想到,他竟然這麼神!
這也太恐怖了吧!
整個醫院上上下下上百個醫生都束手無策的問題,竟然被那個清潔工一句話就解決了!
劉青青也傻了,他哪想得到,自己那廢物丈夫,竟然也有這麼牛的一面!
「你們誰認識剛剛那清潔工,趕緊聯繫他,讓他回醫院,我要請他到我們醫院來當醫生!」
陳秋雨興奮地喊道。
眾人面面相覷一眼,有人道:「好像劉醫生認識剛剛那清潔工吧?」
「我確實認識……」劉青青猶豫着點點頭。
陳秋雨望着她道:「那還愣着幹什麼,趕緊聯繫他叫他回來!」
「好,我這就打電話給他。」
劉青青點點頭,心情有些複雜地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過去。
接通之後,電話那頭傳來周江的聲音:「打電話給我幹嘛?」
「對不起,剛剛是我誤會了你,你剛剛留下的那句話把病人救回來了,真的對不起。」
劉青青的語氣很尷尬,畢竟在一起三年,她還從來沒向周江低過頭。
電話那頭傳來周江的笑聲:「你不會是特意打電話來和我道歉的吧?」
「不是,我們院長,想請你回來當醫生,這對你是個好機會。」
「行,我現在過去吧。」
周江淡淡道。
自從坐了兩年牢出來後,他就放棄行醫了。
現在乘着這個機會,總算有了重新當醫生的機會。
而且,他還從那個吊墜中,得到了上百個醫生的記憶,再次回歸可不只是像以前那樣當一個普普通通的醫生。
這一次,他要攪動整個醫學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