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至尊
諸天至尊 連載中

諸天至尊

來源:google 作者:純情犀利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冠軍侯 周澤 奇幻玄幻

十方地獄禁不了我魂,浩瀚星空亮不過我眼,無垠大地載不起我腳,諸天神魔承不住我怒!我要這天地匍匐,我要這輪迴斷滅!展開

《諸天至尊》章節試讀:

蘭陽夫人等人回過神來,面色大變,想要把周澤拉回來。只是等他們反應過來時,尉遲勇已經揮舞的拳頭撲上周澤了。

尉遲勇此行前來,就抱着必死的心,他自然不會錯過稍縱即逝的機會。他很清楚自己前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見周澤居然敢站出來,霸道而狠辣的攻勢直接射向周澤的胸口。

「周澤!」蘭陽夫人面色大變,對於這個兒子她很清楚,風花雪月聲色犬馬是好手,可何曾修行過?一個聚氣境的武者,一拳而下,足以把他的肋骨直接轟斷。

蘭陽夫人恨急,混小子還是和以前一樣自以為是,難道你還搞不清情況嗎?昨天你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扇了周滅一個耳光,這是他指使來找回場子的,以周滅的性子,不讓你在床上躺個幾個月,豈能讓他滿意?

安和親王眯着眼睛,見周澤站出來的那一霎他就笑了起來,心想他的任務算是完成了。周家二子的名聲他聽說過,這樣沉迷風月的人,一個普通的大漢就能輕易收拾他了,此刻一個聚氣境出手,他就等着躺上半年再說吧。

想到周滅的手段,安和親王搖搖頭。心想一個紈絝子弟如何和雄才武略的周滅斗?

林惜站在一處,衣衫把他美妙的曲線完美的勾勒出來,筆直修長的大腿跨前一步想要拉回周澤,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她那雙似水美眸露出了幾分驚慌。

周家上下,有人不忍已經閉上眼睛捂住耳朵了,他們不想看到周澤慘烈的一幕。

聚氣境中品的實力很恐怖,對方的拳頭轟出,就如同一道迅猛的紅光,快如奔雷暴沖而來。眼看一拳就要落在周澤身上,然後狠狠的把其胸前肋骨給轟碎。

所有人都認為周澤要被重創,而周澤卻站在那裡沒有絲毫的慌張,只是腳下輕輕的轉動,那一拳居然側着周澤的胸口而過,筆直的掠出。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即使出手的尉遲勇都有着片刻的失神。因為,這和他得到的消息完全不匹配,剛剛他側身的速度太快了,這是正好他好運氣還是……

拳頭擦着周澤的身體而過,尉遲勇回過神,心想管他是什麼原因,能避開一拳難道還能有好運氣避開第二圈?

收住拳勢,剛剛想要回身的尉遲勇,卻見周澤手掌一翻,一柄鋒利的匕首落在其手心,周澤站在那裡划過刁鑽的弧度,就在他回身的那一霎那,匕首猛然出手,生生的刺到了尉遲勇回拳的拳頭上,匕首全部沒入,血液頓時飛濺而出。

「啊……」

尉遲勇慘叫,捂着手臂連連後退,血液不斷的滴落在地板上,滴滴答答不大的聲音卻讓每一個人都瞪圓眼睛,愣愣的看着周澤,誰都沒有反應過來。

這一幕是所有人都未曾想到的,他們只看到周澤一側身正好避開尉遲勇的拳頭,然後看到尉遲勇回身的拳頭直接砸在匕首上,匕首這才全部沒入其手臂。

「這是什麼情況?他用拳頭砸匕首?」

「運氣未免太好了吧,剛剛揚起的匕首,尉遲勇正好一拳砸過來。」

「……」

安和親王帶來的不少人錯愕的看着這一幕,以他們的角度看,更是感嘆周澤的運氣好,他們不是沒有想過別的可能。但周澤身上沒有出現一縷的天地元氣,加上周澤以往的名聲,他們不信這樣一個人能有如此乾淨利落的狠辣手段。

蘭陽夫人同樣愣在原地,她對周澤知根知底,也不相信周澤有這個實力,心中也感嘆周澤運氣好。見周澤避開這一劫,暗自慶幸的同時也準備把周澤拉回來。

可就是此刻,原本站在那裡懶散的周澤,卻突然踏着步伐,手中不知道何時又出現了一柄匕首,向著尉遲勇衝去。

「啊……」

劇痛讓尉遲勇發狂了,看周澤居然手持匕首衝過來,眼睛都血紅了,另外一隻手繃緊,化作鐵石一般,力量灌輸到手臂上,揮舞之間,狠辣的攻勢直衝周澤。

「回來!周澤!」蘭陽夫人神情劇變,大喊讓周澤不要衝動。發狂的聚氣中品,豈是周澤能對付的?

周澤沒有聽到蘭陽夫人的話般,步子從容不迫而去,看着發狂衝刺而來的尉遲勇,眼中有寒光閃動,見他的拳頭要掃到他身上,他身體徒然往後倒,生生的倒在地上,一隻手撐着身體,另外手持匕首的手,直接向前刺出。

尉遲勇暴怒出手,一拳轟出去,原本指望這一拳轟中周澤,但眼看就要落在胸口時,周澤的身體卻突然倒地了,他想要收住沖勢已經來不及了,步子再往前沖了一兩步。

而就是此刻,周澤手中的匕首快如閃電的刺進了尉遲勇的大腿,血液順着大腿滾滾流出。在尉遲勇的尖叫暴怒,彎下身體拳頭對着周澤轟下時。周澤一個翻轉,在地方翻滾了一下,瞬間到了尉遲勇的身後,而後匕首再次迅猛的刺出去,直接刺在對方的腰上,動作迅猛,手法老練,這讓安和親王帶來的人都驚愕,這種乾淨利落的狠辣,即使他們這些上過戰場的人都不具備啊。

尉遲勇連番遭創,特別是最後的匕首刺在他腰間,給予了他致命的創傷,他轟然到底,跪在地上,驚恐的望着腰間流淌出來的滾滾血液。

周澤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手中的匕首信手一丟,從容不迫的站回原地:「白竹!擦手!」

蘭陽夫人和安和親王等人都獃滯在原地,似乎還沉浸在剛剛的畫面中,他們到此刻依舊不相信:周澤居然就這麼簡單的收拾了一個聚氣境中品的武者。

那種乾淨利落的手段,完全是一個老練都極致的獵人,這是他們所熟悉的周澤?

眾人的目光都忍不住看向周澤,此刻的周澤身邊圍着白竹四個女子,四個靚麗的女子嬌柔的為他擦拭身上的灰塵,他的手掌繞過白竹的青絲,鼻尖聞香,顯得那樣的放浪不堪。這副聲色犬馬的模樣和剛剛的老練利落完全是兩個極端。

林惜站在蘭陽夫人身邊,明亮清澈的眼睛落在周澤身上,眸子中沒有一絲雜質,此刻也灼灼的看着周澤。

察覺到林惜的目光,周澤轉頭看向林惜,絕美的俏臉白皙如玉,吹彈可破,完美的沒有一絲的瑕疵,美的讓人暈眩。可就是這樣一個美到極致的女子眸子**裸的盯着,周澤也感覺有些不自然:「那個,大不了我不讓白竹她們侍候我!」

說完,周澤擺了擺手,讓白竹四人站一旁去,白竹几人見周澤居然會在意林惜的目光,都忍不住偷笑起來。

見周澤說的自己好像是吃醋一樣,林惜臉上揚起了幾分霞紅,更顯得艷治妖媚:「我才不管誰侍候你!」

林惜聲音很小,說這句話間移開目光,臉上醉人的酡紅更深了幾分。

「果然是紙醉金迷的放蕩子,這時候還去調戲人!」

安和親王儘管難以理解周澤能重創尉遲勇,可是看到周澤與眾多美艷的女子打情罵俏,向來喜歡風月的他也忍不住嫉妒,低聲罵了一句,揮手讓手下把尉遲勇抬走後,對着身後一個人打了一個眼神。

頓時,又有一個人站出來,身上氣勢涌動,力量顫動間,如同一頭猛獸,這又是一個聚氣境的武者。

「鎮妖王世子讓我大開眼界!」安和親王眯着眼睛看着周澤,這太出乎他預料了,一直以來周澤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一個只會風花雪月的紈絝子,可是剛剛那種老練的手段讓安和親王再難把他當做一個只會聲色犬馬的紈絝看待。

安和親王眯着眼睛,心想這小子以往的名聲都是故作迷霧,迷惑世人不成。

看了周澤許久,安和親王未曾發現周澤身上有一縷天地元氣,他相信自己絕對不會看錯。也就是說,周澤確實沒有修行過,要不然不可能沒有天地元氣的外溢。

「真是有病,沒有修行,卻能鍛鍊出如此乾淨利落的手段,難道是欺男霸女,殺多了人鍛鍊出來的?」安和親王心中罵了一句,指着站出來暴動力量的手下對周澤說道:「看,你把人家的大哥殺了,二哥給刺了三刀,你不給他一個交代嗎?」

周澤笑了起來,輕輕拍了拍白竹的臀,白竹面紅耳赤溫順的退讓到一旁,讓周澤的視線可以直視着安和親王:「周滅找你來,真的是找對人了。因為,你真的夠無恥。」

「周滅是誰?我不認識!」安和親王哈哈大笑,「本王只是為我義子討回公道而已,和他人無關!」

「你當然不會承認!不過我也不在意你承認不承認!」周澤看着安和親王,「我只是好奇,現在出現了三弟,那要是這個三弟被打倒後,會不會有四弟,五弟,六弟……甚至百弟出現呢?」

安和親王笑了起來:「很有可能,尉遲勇有多少親兄弟,我現在也搞不清了。或許,真有百個也說不定。」

一句話讓蘭陽夫人臉色鐵青,安和親王就是來胡攪蠻纏的,而且還一點都不遮攔,這樣無恥的手段都能用出來。

周澤嘆息了一聲,看向站出來的武者,很認真的點點頭道:「我真羨慕你媽,比起豬還能生。」

一句話讓站出來的武者臉抽搐的厲害,周澤這混蛋的嘴真毒,這是罵他媽是豬,他們都是豬。不,是連豬都不如!

「亂棍給我打出去!」蘭陽夫人也怒急,大聲喝道。

安和親王聽到這句話笑了起來:「夫人,你自然可以把我們趕走!可是,今天能趕走,那明天呢?後天呢?或者說,周澤在大街上碰到我呢?」

安和親王這是**裸的威脅,他這是告訴周家,今日之事不解決他將胡攪蠻纏一直下去。

一句話,讓周家上下怒目而視,蘭陽夫人能做鎮妖王府主人,自然不會好脾氣,對着家將喊道:「打!」

這些家將聽令剛想衝上去,可卻被周澤一手攔住,只見周澤對着蘭陽夫人露出笑顏:「這等小事,不值得母親大人動氣,我來處理就好了。」

周澤燦爛的笑容和話語讓蘭陽夫人愣了愣,不過回過神來馬上又怒了起來,都忍不住想要爆粗口了:你能處理個鬼,你要有這本事,還用得了我為你操那麼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