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住口!誰說龍套就不能修仙了
住口!誰說龍套就不能修仙了 連載中

住口!誰說龍套就不能修仙了

來源:google 作者:南域桃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皓 桃夭

【無系統+天才+爽文+狗糧】李皓原本是一位學霸,居然穿越到了剛看過的小說世界,而且還成為了一名無名無姓的跑龍套?成跑龍套也就算了,你告訴我竟然連繫統都沒有?好吧,且看我學霸如何逆襲別人穿越靠無敵系統,我穿越修仙靠腦子展開

《住口!誰說龍套就不能修仙了》章節試讀:

黑暗中,一道女子聲音越來越清晰。

「哪裡來的女人聲音?」

李皓有些奇怪,男生宿舍門口,什麼時候有女生光顧了?怎麼會有女人的聲音?

「嘶!痛!好痛,頭好痛!」

李皓緩緩醒來,然後抱着頭,一股莫名的痛感襲遍全身。

「少爺你沒事吧?」

聽到李皓的聲音,門外女子擔心的叫道。

「少爺?什麼少爺?這是在叫我嗎?」

李皓逐漸清醒過來,有些莫名其妙。

「誒!我說美女,你找誰啊?什麼少爺?我這裡沒有你要找的少爺。」

李皓也沒有起來開門,而是對着門口說了一句。

大清早的,就被吵醒,李皓很生氣。

「少爺,你怎麼了?你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門外女人聽到李皓聲音,感到非常着急,擔心的問道。

「我說你……我……這……」

李皓正準備開口,頓時一股股記憶碎片,瘋狂的湧入他腦海中。

很快,記憶碎片全部融合,李皓明白了過來。

他。

穿越了。

一時之間,李皓無法接受。

「我好好的在宿舍睡個覺,怎麼就穿越了?現在穿越都不需要理由了嗎?怎麼也得被車撞死吧,或者掉下山崖摔死,最差的也要噎死啊。」

「我這個穿越好突然。」

李皓有些無語了。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

「既然穿越了,我應該有個系統的。」

「系統在嗎?快出來,你的宿主到了。」

「快點出來吧。出來幫助我成神成仙,我們一起牛逼諸天萬界啊。」

「系統,你在嗎?」

呼喚了許久,沒有任何叮叮叮的聲音。

「難道我的姿勢不對嗎?不可能啊,我可是用了一百零八種姿勢啊!這都不行。」

「難搞咯。」

「系統,在嗎?」

「在嗎?」

「在嗎?」

「在嗎?」

「……」

「不在。」

「那算了。不要了。」

很快,李皓坦然接受了。

「哼!就算沒有系統,我學霸李皓,一樣縱橫這修真世界」

想着,李皓也不再呼喚,沒有系統他也能接受。

求人不如求己。

我自己修鍊也能成神。

「我沒事。」

李皓很快反應過來,回答了一句。

「哦!少爺沒事的話,就該起床了。老爺現在可是很生氣呢,老爺吩咐了,你醒了就立刻去見他。」

門外女子輕聲說道。

「好,我馬上過去,你先下去吧。」

李皓朝門外吩咐了一句。

「是。」

得到命令,門外女子很快便離開了。

見門外沒人以後,李皓回到床上坐下來,調整心態,接受前身記憶。

「沒想到,我穿越到了我剛看的那本小說里了。有趣。真有趣。」

讓李皓沒想到的是,他居然穿越到了自己最近在追的一本玄幻小說里。

李皓身為一個老書蟲,已經很少有能打動他的小說了,找了好久,終於發現了這本小說,一下子就讓李皓入迷了,一看就停不下來。

因此,學校放假,他沒有回家。

然後熬夜看小說,連續一個星期,都熬夜到凌晨五六點。

終於。

他穿越了。

人生的夢想實現了。

李皓慢慢的接受了這一切。

那本書李皓沒有看完,因為太長了。

一千多萬字呢。

他只是看了一半,另一半沒看完就穿越了。

估計那一半要是看完的話就該原地飛升了。

「這個李皓我怎麼沒有一點印象?估計是一個無名小卒。」

「不過值得安慰的是,長得還不錯。」

「既然知道劇情,沒有系統未嘗不是好事。這也算一種另類的金手指吧?」

這個身份李皓沒有一點印象,他知道穿越到了一個小配角身上了,不過沒有太在意。

畢竟他知道一半的劇情。

這就是他的金手指啊。

「熬夜會穿越,境界靠個人。」

「好,修鍊。」

說做就做,李皓立刻盤腿坐下,開始修鍊起來。

開始嘗試着聚集靈氣,不消片刻,李皓完全掌握了竅門。

「我果然是個天才。」

李皓以前在學校可以說是學霸一枚了,現在穿越了,他依舊是學霸,更何況前身的資質不差,他只要肯努力,境界還不是輕輕鬆鬆突破了?

想着,李皓繼續冥想,繼續修鍊。

半個小時之後。

「啵!啵!啵!」

「突破了。」

「我的境界突破到到了練氣三層。」

李皓高興的說了出來。

這個世界的修鍊境界依次是:練氣、築基、結丹,元嬰,化神,返虛,合體,大乘,渡劫,飛升。

十個大境界。

「嗯!雖然我現在還是個菜雞,但至少是突破了。」

對於這個境界,李皓當然清楚,現在的他雖然很弱,但至少進步了。

路還很長,慢慢來吧。

想着,李皓準備前往大廳見他的便宜父親。

李皓走出房間,朝李家客廳走去。

經過院子,李皓聽到兩個丫鬟的說話聲音。

好奇的躲在角落,想聽聽他們說些什麼。

「你說少爺最近怎麼了?以前一個溫文儒雅的人,怎麼突然脾氣暴躁起來了?」

一個長得矮瘦的丫鬟說道。

「你還沒聽說嗎?」

在她一旁的肥胖丫鬟笑着說道。

「你知道嗎?什麼原因啊?」

這問題,成功的勾起了瘦丫鬟的好奇心。

「還能是什麼原因啊,不就是蘇鶯鶯小姐。」

胖丫鬟得意說道。

「胖姐姐,你快說,快說呀,可急死我了。」

瘦丫鬟顯得很急促,表示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

「昨天游湖的時候,少爺對蘇鶯鶯小姐表白了,可是你知道結果是什麼?我們少爺被蘇鶯鶯小姐直接拒絕了。」

說完,胖丫鬟笑的合不攏嘴,前仰後合。

「哈哈,那不是丟死人了?當時少爺恐怕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了吧。」

瘦丫鬟也附和哈哈大笑起來。

「可不是,你知道現在外面怎麼說我們家少爺嗎?」

胖丫鬟繼續說道。

「怎麼說啊?」

瘦丫鬟對此事依舊不知道,好奇詢問道。

「外面都在傳,我們少爺靠着他爹是一名符師,能賺幾塊靈石,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說好笑不好笑?」

說完,胖丫鬟又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瘦丫鬟也跟着笑了起來。

兩個丫鬟無視周圍,哈哈大笑了起來。

「之後呢?之後少爺怎麼做?」

瘦丫鬟追問道。

「少爺當然很生氣啊,要跟那人動手,可是自己又沒有本事,被人家一巴掌拍到湖裡。」

胖丫鬟忍不住又笑了起來。

李皓在一旁角落聽到了兩人的談話。

搖了搖頭,無奈一笑。

「這前身,真是一個大舔狗啊。」

他沒打算再聽下去了,這些他都知道,因為他已經全部接收了前身的一切記憶。

向一邊走去,躲開兩個丫鬟,前往大廳去。

像這樣下人討論公子少爺的這種事情,他沒必要去追究。

「少爺,你怎麼在這啊?」

就在這時,他身後出現一個丫鬟的聲音。

「怎麼了?」

李皓好奇問道。

「蘇鶯鶯小姐來了。」

丫鬟回答道。

「哦?蘇鶯鶯,她來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