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重生之南蠻孟獲
重生之南蠻孟獲 連載中

重生之南蠻孟獲

來源:google 作者:草莓熬的粥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孟懷南 草莓熬的粥

這是三國,卻又不是你所熟知的三國修魔董卓;妖修呂布;身披五行華蓋的玄德;化身黑龍的曹操;精通法術的孫權;擅長陣法的孔明;神算無雙的公瑾……重生三國變孟獲,一切變得與歷史、演義不同妖魔鬼怪縱橫天下,名將謀士粉墨登場,且看孟獲如何得天下、成真仙……"展開

《重生之南蠻孟獲》章節試讀:

崎嶇的山路荊棘密布,一道身影飛快地奔馳其中,沒有絲毫的拖沓,而他所去的地方正是那狼群盤踞的山丘,不用說這人自然就是孟獲。直到這一刻修行的好處才體現了一些出來。只是經過十天的修行,孟獲也只是初步衍生出意念,距離意念大成必定還需些時rì。但意念初生卻也帶來許多好處。意念,不是五感,而是第六感。哪怕只是誕生一丁點的意念,也可以讓五感更加明銳。如此孟獲可目及千里、耳聞蟻斗等,而且隨着意念衍生對於身體的控制也越來越隨心,孟獲的力量本來就不弱,如今以意念控制身體,勉強可以做到凝聚一點,也正是因為這樣,孟獲再次向著狼群所在的山丘而來。

而孟獲的目的便是降服狼王,不單單為了對祝融琪琪的承諾,也為了讓孟優等族人能有個觀想的對象。在他出發之前祝融琪琪就特別說明,那白狼王已經衍生出意念,孟獲要降服之需謹慎萬分。

光和五年八月十六rì,對白狼王來說這一天很重要,因為它要藉著這一年中月華最盛的時候突破,要引氣入體,成為真正的妖獸。而要成為妖獸必定有劫難降臨,所以它幾乎將南蠻所有的野狼全都召喚而來,只為這關鍵一刻。一旦成功它就是妖,自傲山林,逍遙天地,往後甚至摘星拿月都不無可能。

當孟獲抵達狼群所在山丘的時候,入目的一切讓他驚奇連連,至少有數千野狼盤踞山丘之上,一個個jǐng惕蹲在山丘之上,將白狼王拱衛在山巔。縱然狼群的數量增加了數倍,但是孟獲並無畏懼之心,畢竟他的實力也提升數倍不止。

看到孟獲出現,狼群頓時緊張了起來,一匹匹野狼大聲吼叫起來。

「吼!」白狼王的一聲大吼聲將躁動的群狼按捺下去,狼群頓時安穩了下來,再沒有對孟獲呲牙咧嘴,也沒有攻擊孟獲的意思。

白狼王很明白,孟獲並不是它的劫,真正威脅它的是生活在南蠻的那些個妖獸,它根本就沒有將孟獲放在眼中,甚至它還有利用孟獲的心思,最好是那些妖獸抵擋此地的時候,孟獲能吸引其中一兩隻的注意力。並不是所有的妖獸都如它一樣在人類的世界生活過,妖獸和人類向來都是死敵,所以妖獸看到孟獲之後,必定會攻擊孟獲,從而減少它的壓力。

孟獲被白狼王的舉動給刺激着了,尤其是不被重視的那種感覺讓孟獲很是不忿。

「好畜生竟敢小覷於我。」孟獲怒聲呵斥道,轉而向著山巔奔來。

受了狼王命令的狼群在孟獲奔來的時候主動讓開一條通道,讓孟獲直接上了山巔,在孟獲上了山巔,狼群再次合攏。

於是乎,山丘之巔的空地上,孟獲和白狼王相隔三丈彼此對視。孟獲的神sè極為凝重,意念初成的他終於發現了白狼王的不同尋常之處,白狼王竟以滂沱意念籠罩他全身上下。

「原來你真的成jīng了!」孟獲大驚。

「吼!」白狼王似乎能聽到孟獲的話,對着孟獲吼了一聲,希望威懾孟獲,不讓他有所異動。

可惜孟獲聽不懂它的意思,還以為白狼王要對他發動攻擊,所以孟獲悍然發動了攻擊。

「大龍崩!」大吼一聲,貪狼第三式悍然發動,孟獲的身體宛若一張大弓,向著狼王攻去。

「吼!」白狼王怒吼一聲,身體一躍而起,輕身旋轉,狼尾向著孟獲掃來。

「來的好,看我貪狼第六式――龍擺尾!」就要接近白狼王的時候,孟獲突然間轉變招式。衍生意念之後,孟獲勉強能夠將全身力量集中於一點爆發,這一點他將一身力量全都集中在左腿之上,將左腿當成尾巴,而且是龍尾恨恨地向著狼王尾巴撞去。

「碰!」

一人一狼一觸即分,各退丈許,狼王也從它之前盤踞的巨岩跌落下來,這一刻狼王看向孟獲的目光發生了轉變,輕蔑不屑消失,轉而是凝重,只是凝重中多出一絲沉思,也不知道它究竟在作何打算。

之前一擊孟獲幾乎用盡全力,直到此刻還感覺左腿痛的厲害,孟獲以為他已經有了能夠和白狼王一較高下的實力,於是乎再次向著白狼王撲去。狼王也不畏懼,怒吼一聲向著孟獲撲來。

碰,一人一狼一觸再分,孟獲倒退丈許,白狼王卻退出丈二。這一次撞擊顯然是白狼王落了下風。

「畜生臣服於我且饒你xìng命,否則老子可真要取你狼皮一用了。」孟獲對着白狼王喝道,現在他可以確定這白狼王必定靈智非凡,甚至能聽懂他的言語。

只是回應他的是白狼王的怒吼聲,同時白狼王躍起轉身再次用尾巴橫掃而來。白狼王是一招鮮走遍天,它要用着學子人類的招式用在對付孟獲的身上。

「找死!」孟獲再次用出貪狼第六式龍擺尾,向著白狼王抽去。

於是乎,一人一狼以同樣的招式戰在一處。

碰、碰、碰……

也不知道他們撞擊了多少次,總是不分勝負,縱然白狼王有所不敵,可終究是沒有退縮。

從午時到申時,他們足足鬥了三個時辰,眼看着rì頭就要落下,一人一狼終於停下。

「呼呼呼……」雙手撐在地面之上,孟獲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白狼王比孟獲更加不堪,四肢顫抖的厲害,顯然是脫力了。

直到此刻孟獲猛然心驚,如今他也是外強中乾,體力消耗的巨大,十不存一。如果這個時候白狼王一聲令下,他可真的會命喪群狼之口。

「好畜生果然狡詐!你不會是想要讓你的子民動手吧?」孟獲擔憂喝問道,同時將手摸向腰間。

「吼!」白狼王低沉吼道,看着孟獲的眼睛儘是不屑。

「臣服或者死亡!」只是孟獲看不懂白狼王眼中所表達的意思,還是將腰間鋥亮的尖刀拔出,指向白狼王。

孟獲知道野獸怕火怕兵刃,尤其是狼這種野獸。果然當他拔出斷刃的時候,白狼王終於低下它那高貴的頭顱,像是一隻受了委屈的小狗,在孟獲對面嗚咽了起來。

甚至孟獲還看到白狼王那僵硬的尾巴還真的像是一隻狗那樣搖擺個不停。孟獲有些不敢相信地喝道:「你臣服了?」

「嗚……」白狼王嗚咽一聲,可能是感覺不對,轉而「汪汪……」叫了起來,看着孟獲眼神也轉變了。這一次孟獲看懂了,那分明是臣服和哀求的眼神。

「好畜生你果然服了!」孟獲驚喜道,「那你爬下托老子回家,從此往後就當老子的坐騎!」

「吼!」白狼王再吼一聲,頓時狼群躁動,讓孟獲再次緊張起來。只是狼群並沒有異動,而是一隻和白狼王身材大小差不多的黑狼走上前來,乖乖地爬在孟獲腳下。

「老子要騎的是你!」孟獲指着白狼王喝道。

白狼王卻搖頭不止,露出哀求之sè。

從狼群身上學來貪狼功法,而且白狼王始終沒有對他下重手,再加上白狼王一副哀求之sè,孟獲頓時覺得白狼王也甚是可憐,再加上他看着白狼王也確實脫力,故道:「看在你脫力的份上,這次就算了,下次必讓你為坐騎。」

白狼王頓時連連點頭。

之後孟獲手持斷刀爬上那黑狼身上,而後對着白狼王喝道:「走!」

白狼王不敢怠慢,立刻跟上。

於是乎就見孟獲騎着一匹巨大黑狼,身旁還跟着一匹更大的白狼王向著銀坑洞的方向而去。

在即將抵達銀坑洞的時候,孟獲躍下黑狼,此刻他也放心下來,狼王並不是耍什麼詭計,應該是心悅臣服了。「讓你的狼崽子回去吧,你隨我回去即可。」

「嗷…」白狼王低吼一聲,黑狼頓時飛奔而去。

「汪汪汪……」接着白狼王搖晃的尾巴,像是一隻狗仔跑到孟獲身邊舔舔孟獲的手掌,可愛極了。

此刻孟獲也恢復許多,大聲叫好,轉而向著主洞奔去。

雖然是八月十六夜,但還沒有中秋這個節rì,所以並沒有蠻人依舊往常早早入眠。

時至戌時,孟獲才走進洞穴,就奔到水簾前,對着內室大聲道:「娘子,我將那白狼王給你擒來了!」

「什麼?!」在內室準備歇息的祝融琪琪大驚,不顧脫去外衣,立刻衝出水簾,「白狼王何在?」

孟獲沒有回答,反而是瞠目看着祝融琪琪,透過薄若蟬翼的內衣可見那若隱若現的肌膚,這一切實在叫人想入非非。

看着孟獲的眼神,祝融琪琪頓時明白了些什麼,罕見的她沒有惱怒,而是怒斥道:「我問你話呢?」

「什麼?」孟獲才回神過來。

「你將白狼王放到哪裡了?」祝融琪琪再次問道。

「就在洞外呢。」孟獲答道。

祝融琪琪卻有些不敢相信道:「那白狼王少說也是意念大成,怎可被你擒來。縱然修鍊真龍意念非同尋常,可也不能如此越級挑戰啊?快隨我出去瞧瞧。」祝融琪琪有些不敢相信,更多的卻是不放心,話音落就要走出銀坑洞。

孟獲趕緊將祝融琪琪拉住,道:「娘子你要出去,是不是披上件衣裳啊。」

祝融琪琪風情萬種地白了孟獲一眼,甩開孟獲的手,斥道:「這個時候了還有心想這些,快隨我……」

「昂……」一聲似狼非狼似龍非龍的吼聲將祝融琪琪的話音打斷。

「不好,這是……狼王嘯月!」祝融琪琪面sè劇變,瞬間啟動,一個閃身已經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