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重生之嫡女無雙
重生之嫡女無雙 連載中

重生之嫡女無雙

來源:google 作者:燕雙飛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俞子珊 俞容珊 穿越重生

前世,她容貌傾世,嫻熟善良前世,她被人所嫉恨,害的親人慘死今世,她重生嫡女,誓要找那個賤人討回公道展開

《重生之嫡女無雙》章節試讀:

「表哥,還好有你在。」慕惜月的聲音微微顫抖,連忙起身行禮。 心裏一陣陣悸動如海浪般涌了上來,慕惜月知道,那是原主殘留的感情,可見她與東方朔言的感情極好。 見慕惜月如此客氣,東方朔言趕緊將她扶起,關切道:「許久未見,表妹怎的如此客氣,可是府上出事了?」 慕惜月搖搖頭,妯娌間雞毛蒜皮的事還是不說為妙,免得讓東方朔言與她一同操心。 「表哥這些日子可與我父親通過書信?」 東方朔言搖搖頭,略帶歉意道:「不曾有過,這些日子事情太多,數月前我曾與你父親修書一封,卻未有答覆,想來邊疆戰事連連,你父親也未必顧得上家裡。」 慕惜月點點頭,「既如此,表哥,還是麻煩你儘快與父親聯繫,數月未見,惜月掛心的很。」 慕惜月並未久留,簡單交代幾句便欲離開。 才出了房間,添香疑惑道:「小姐,您為何不把文姨娘欺負您的事告訴表少爺,他一定會為您做主的。」 慕惜月淺淺一漾,反而問了另一個問題,「文姨娘最怕誰?」 添香脫口而出,「當然是老爺……」 猛然想到了什麼,眉飛色舞道:「小姐,我知道了!」 慕惜月會心一笑,二人下了樓。 「小二,來間雅間,再來幾壺上好的小酒!」 一道令慕惜月永遠不會忘記的聲音猛然想響起,嬌軀劇烈一震,如花枝亂顫,鳳眸卻陡然直了起來,盯着遠處的男子,似要將他一口口吃掉。 是唐清平! 居然會在這裡碰到唐清平!! 他的聲音,他的樣貌,慕惜月至死不會忘,臨死前的一幕幕在心頭不斷划過,若不是親身經歷,她實在無法把唐清平和道貌岸然四個字聯繫在一起。 塗滿了紅色丹蔻的指甲緊抓着紅木梨花樓梯,深深划出痕迹,眼皮不斷抖動,仇恨險些將她沖昏了頭。 「小姐,您怎麼了?」添香不解,「天快黑了,咱們要快些回去了。」 雖然文姨娘不似從前那般苛刻慕惜月,但若回去晚了,總歸是理虧。 慕惜月忙回了神,才發唐清平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喲,這不是慕大小姐么,今個怎麼有雅興出來走走啊!」 說話的是顧尹潮,唐清平的朋友,二人狼狽為奸做了不少壞事,表面對俞子珊十分照顧,可私底下為了扳倒自己也出了不少力氣。 慕惜月不斷在心裏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身份,深吸一口氣,將怒火生生咽了下去。 蓮步輕移,慕惜月緩緩下樓,並未理會他,旁若無人的朝門口走去,只是那副清冷的模樣,傲然的一如天山冰雪,奪目張揚。 原來是慕惜月。 唐清平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傳聞她愛自己心切,前幾日又投河自盡,葬禮都差點辦了,不知怎的人又活了。 不過看她這模樣,似乎與往日有些不同,這氣度,這風華,哪能同日而語。 「慕大小姐怎麼了?可否賞臉吃個飯?本公子今日請客!」唐清平上前一步攔住慕惜月,一雙咸豬手似有若無的從慕惜月身上划過,手碰之處輕紗柔軟,一水的柔和溫暖,讓他心神澎湃,竟控制不住眼裡的蕩漾,越發放肆起來。 誰人不知慕大小姐的軟弱,被庶女欺負成性,卻又不懂反抗,生的極美又如何,還不是被佔了便宜也不知反抗的主。 淺淺一笑,慕惜月轉過頭,鳳眸凌厲揚起,道:「小女子若是沒有猜錯,唐公子前些日子剛剛喪妻,怎的還有心情出來閑逛呢?」 短短一句話,直接戳到唐清平痛處,才伸出去的手迅速縮了回來,心裏猛地一抖。 這女子的眼神……怎與俞子珊一模一樣?! 唐清平以為自己看錯了,連忙揉揉眼睛再看一次,卻見慕惜月笑意吟吟的看着她,眉目帶笑,嫣然大方,一顰一笑皆是風情靈動,如瑤池仙子,如銀月佳人。 眼波儘是柔情一片,玉骨風姿,雙肩若削,與俞子珊沒有半分相像,更與懦弱毫無瓜葛。 「公子為何如此驚訝?小女子要快些回府,公子盛情,只當改日再聚。」 盈盈一拜,皓首才剛垂下,眸光一閃,復又恢復冰冷神色。 「等一下!」唐清平不由分說抓住慕惜月的玉手,此等美人,豈有輕易放走的道理。 濃烈的噁心感襲上心頭,手上像是粘了一塊狗皮膏藥,讓她忍不住甩開。 「何事也不急於這一會,慕大小姐便賞臉喝一杯,交個朋友如何?」唐清平咧嘴一笑,手上故意用力,輕捏手中的柔荑,心似乎都要化了。 娥媚陡立,朱唇輕啟朗聲道:「公子請自重。」 若不是親眼所見,慕惜月真是無法相信,唐清平竟是如此好色之人,平日一副正人君子模樣,風度翩翩,她從前怎就瞎了眼,看上這種人。 唐清平已控制不住心裏的火熱,朝顧尹潮使了個眼色,正要上前拉住慕惜月,卻聽上方有人道:「惜月不善飲酒,二位公子何必強人所難?」 「表哥!」慕惜月清眸一亮,桃腮綻出兩朵小小笑窩,歡快的跑了過去。 東方朔言寵溺的揉着她的小腦袋,髮絲清揚,潘鬢沈腰,弱似楊柳裊裊煙,又似玉女品簫,讓人格外疼惜。 「唐公子好清閑,也來了醉生樓,惜月還有事,不如在下陪二位喝幾杯?」東方朔言緩步下了樓梯。 話語柔和,卻似綿里藏針,字字珠璣,不寒而慄。 唐清平就是個典型欺軟怕硬的主,見東方朔言笑不達眼底,連忙尋了個理由倉皇離開。 「惜月,是否沒事?他可有傷害你?」東方朔言不放心的上下看着慕惜月,實在沒想到才這麼會功夫,就碰到了流氓。 「表哥放心,惜月沒事,多虧表哥出手。」 慕惜月淺淺一笑,揉搓着手腕。 東方朔言面色猛地一愣,眼底狠狠抖動一下,「唐清平傷了你?」 是他疏忽,此時才發現慕惜月手腕通紅,肯定很痛。 東方朔言一臉狠厲,手不自覺的想要觸摸那帶着紅痕的手腕,剛要觸及,卻又不敢真的觸到,條件反射般收回,他豈能不知男女大防。 慕惜月似不經意間看到東方朔言臉色羞紅,心下瞭然。 慕惜月想到那渣人的種種行徑可恨之極,越發這樣想着,越發覺得那被觸碰過的地方十分臟,淡淡笑着手卻使勁搓着那紅腫處,似乎想要搓破一層皮。 東方朔言本來還目光閃躲,這下見了她的動作,立即制住她的手,心急喝道:「你這是做什麼?也不怕搓傷自己。」 「沒什麼,表哥,我沒事的。」她越是這麼說,東方朔言越是覺得內心說不出的未知的沮喪。 放開她的手,只說不許再這樣了。 抬眼卻看到慕惜月微紅的雙眼,不覺慌了神:「怎得?惜月,是不是那廝對你不起,你且告訴表哥,我定不饒他。」 慕惜月起帕拂淚,這淚也不全是為著添油加醋而流,想着自己兩世為人,極少有人如此關心善待自己,不免心生感動,也算是在親近的人面前示弱,也是無妨。 平靜下後,慕惜月緩慢敘述道:「表哥可知外人皆傳言說我愛慕唐清平一事,不知謠言起於何處,但是導致我見到這唐清平便覺得十分不喜,加上先前他那粗魯行徑,實為讓表妹心生怕意。」 「他何敢?你且放心,若他敢有歹意,莫說是我,連你父親也是不會饒過他。」東方朔言憤憤道。 添香看着二人對話,但天色實在近晚,再不回去只怕是又落人把柄,出聲提醒道:「小姐,天色近晚,咱們先回去,日後有的是機會與將軍大人聊敘。」此言得到兩人一致贊同。 東方朔言起身送去主僕二人,又不忘囑咐添香:「回去給你家小姐上點葯,女孩子家本就細皮嫩肉,不要嚴重了才是。」添香點頭稱是。 目送那主僕二人遠去後,東方朔言眼底一片冷意,當即招來下屬,命人好好盯着唐清平,「此人好好盯着,不能有一絲一毫的漏處。 唐清平啊唐清平,你的好日子也算到頭了! 慕惜月與添香出了酒樓,也未曾再多逛逛,就向著將軍府的方向走。 奇怪的是,只見路上之前擺攤的貨販大都不在街上,大批的行人也都在向長樂街的方向趕去,那裡是帝都主大街,直通皇城。 那裡人聲喧嘩的聲響,也從長樂街漸漸傳來,慕惜月看了添香一眼,添香知會,去街上隨便問了一個人,方知今日是宸王夜塵陌從鄰國北冥國剛回來的日子,舉國迎接。 添香的眼裡沖滿喜悅,滿懷期待的看着慕惜月,慕惜月想着不過是個小姑娘罷了,也就隨她了。想到上一世自己確也聽過這宸王的名字,卻忘記從哪裡聽得,倒是去看看也無妨。 慕惜月帶着添香來到長樂街上,放眼望去,兩邊的道路上,禁衛軍拿着兵器,把守的嚴嚴實實,道路中間,早已被空出來,以便遊行的隊伍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