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再遇瘋批徒弟
重生再遇瘋批徒弟 連載中

重生再遇瘋批徒弟

來源:google 作者:繁星伊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錢穆 陶寧

陶寧好不容易得到一具身體,本想逍遙自在,不成想坑了把自己收了個徒弟,徒弟乖巧懂事,他也盡心儘力,短短几年將徒弟培養成天縱之才待他功成名就,想找一道侶陪伴,卻受到徒弟百般阻攔……小說等級劃分:鍊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分神、合體、大乘、渡劫、神遊境、神展開

《重生再遇瘋批徒弟》章節試讀:

錢穆也一楞,這雷劫好像是沖他來的,可他不過就是突破築基。

沒聽說過築基還要渡雷劫的!

與此同時,一道強大的雷電已經襲來。

「阿穆,小心!」陶寧大喊一聲,飛撲上去抱住錢穆,生生擋下這道巨雷。

烏雲繼續翻滾,很快第二道雷劫又要直擊錢穆,陶寧再次準備擋下,卻被錢穆一把推開。

既然選擇了這條路,以後的雷劫不知道會有多少,他總不能一直讓師尊擋着,他也捨不得他疼。

錢穆立即盤膝而坐,穩定心神,運轉周身靈力,任第二道雷劫劈到身上。

劇痛襲來,他咬着牙渾身顫抖,冷汗浸**衣衫,他感覺每一寸經脈都要爆炸。

雷劫還在繼續凝聚,陶寧的心惶恐不安,這第三道雷劫比前兩道威力更加恐怖,像是非得劈死錢穆。

錢穆抬頭望了望翻滾的雷雲,目光銳利,雷劫突至,他別無選擇,只有拼盡全力才有成功的機會。

他緊緊握着玄羽,直指長空,迎着第三道雷劫躍身而上。

雷光兇狠迅猛順着玄羽侵入他的四肢百骸,一遍遍衝擊他的經脈。

錢穆感覺自己的經脈一次次斷裂,又一次次修復……卻一次比一次疼。

自己彷彿在死亡邊緣反覆橫跳,若跳不好就直接灰飛煙滅。

他不知道自己跳了多少次,第三道雷劫終於結束。

翻滾的雷雲來的快,去的也快,天空很快恢復平靜。

陶寧也緩緩舒了口氣,真怕這雷劫把自己辛苦培養的徒弟給劈沒了。

錢穆再次盤膝而坐,周身靈光閃動,一道凌厲的劍氣從體內迸發出來。

陶寧大喜,不但突破到築基,竟然這麼早就領悟了劍氣,真不愧是他的徒弟呀!

帶出去多有面子……這得招多少人嫉妒呀……

「師尊,你有沒有受傷?」

錢穆起身趕緊拉着陶寧檢查,「下次再有這種情況,師尊切不可再替我擋着。」

陶寧笑了笑,「放心,我沒事!」這點雷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但錢穆不放心,前前後後查了幾遍,確定他沒事才安心。

距離古瀾都秘境開啟的日子越來越近,陶寧乾脆布下結界,讓錢穆專心修鍊。

……

再次下山,錢穆達到築基中期。

成為人們口口相傳的妖孽天才。

又是一片羨慕嫉妒恨的眼神。

尤其是楊玉山,恨不得一腳踩死錢穆。

如果不是錢穆,冰凌仙尊一定會收他為徒弟……

廣場傳來集合的鐘聲,古瀾都秘境已經出現在瑤光城上空。

再過幾日就要開啟,陸奇要親自帶隊前往。

他大手一揮,一艘巨大的靈舟出現在眾人眼前,陶寧帶着錢穆一起進入。

靈舟緩緩啟動,穿行在晴朗湛藍的高空。

陶寧深深吸了口氣,空氣清朗新鮮,讓人身心舒暢……

三日後,靈舟落入瑤光城。

瑤光城在羅瀾大陸有名的繁華熱鬧,車水馬龍,門庭若市。

城主肖庭據說修為已達渡劫期。

聰慧狠辣,威名在外,無論是誰,都不敢在瑤光城輕易放肆。

因這次古瀾都秘境將在瑤光城開啟,肖庭命手下張統領為大夥安排了住處。

陸奇率領眾人跟隨張統領來到客棧時,各個門派已經聚齊不少。

合清宗、焚天宗、無極島是羅瀾大陸最強大的三個門派。

還有個別小有名氣的門派都被安排到了一起。

陸奇領着大家一進入客棧。

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笑的一臉「真誠」迎了上來,「陸掌門,多年不見,別來無恙!」

說話的是焚天宗宗主焚焰,典型的笑面虎,實則是個笑裡藏刀,陰險狡詐的小人。

上樑不正下樑歪,幾個兒子都繼承了他的奸詐。

尤其是小兒子近些年明裡暗裡殘害了不少人,怨聲載道。

陸奇禮貌性與他寒暄幾句。

焚焰看向陶寧,「這位便是冰凌仙尊吧?果真人如其名,傾國傾城,沉魚落雁,嬌媚動人啊!」

一旁的錢穆聽了,差點笑出來,師尊確實比女子還美呢!

陶寧手中摺扇一合,淡淡的看了眼焚焰。

要不是這麼多人看着,他真想一扇拍飛他,這是誇他像女子嗎!

可惡!

陶寧皮笑肉不笑的勉強說了一句多謝誇獎,懶得再理會焚焰。

想着等哪天有機會一定要教訓教訓這個笑面虎。

眾人一陣寒暄問候,天色已晚,也就各自回到房間。

第二日天還未亮,陶寧就被嘈雜的聲音吵醒,原來是秘境入口已開。

古瀾都秘境每次開啟只有五天時間,各派弟子為了爭搶寶貝都已進去不少。

陶寧開門出來見錢穆守在門口,說要為他束髮。

心裏覺得暖暖的,這徒弟沒白養,這時候了還想着他。

梳好頭髮,陶寧將一個納戒交給錢穆,裏面有很多保命的法寶。

又將一個紅繩戴到他的手腕,紅繩上吊有小小的月牙裝飾。

陶寧在月牙里注了一道劍氣和傳送陣法,萬一遇到強大對手在危及生命時候用。

錢穆一步三回頭的進入秘境,不過離開幾天,可他心裏卻非常不舍……

秘境猶如一個獨立開闢的小世界,冰天雪地,雪花飛舞,可花草樹木卻鬱鬱蔥蔥,生機勃勃。

錢穆選好方向,徑直走去。

秘境的時間似乎過得很快。

他覺得並沒有走多久,天氣漸黑,他加快腳步想尋一處山洞休息。

突然聽到前面有激烈的打鬥聲。

走近發現,幾人正在與一頭酷似犀牛的魔獸纏鬥。

錢穆細看,居然是巨犀獸,實力不亞於元嬰期修士。

許子寅和楊玉山也在,其餘五人看服裝是焚天宗弟子,七人都受了傷,苦苦撐着。

此時,許子寅突被巨犀獸巨大的翅膀拍了出去,重重摔落在地。

巨犀獸轉身又朝着他襲來,眼看一隻腳要踏上他的身體,他卻避之不及。

錢穆迅速召出玄羽閃電般沖向了過去,狠狠地刺中了巨犀獸的腹部。

巨犀獸毫無防備,嘶吼一聲後退幾步,錢穆趁機將許子寅拉到一旁。

「阿穆小心……」許子寅着急喊道。

錢穆一看,狂暴無比的巨犀獸眼神牢牢將他鎖定,張着血盆大口飛撲而來。

他迅速騰空而起,在空中一個轉身,揮出幾道凌厲的劍氣,射進巨犀獸的身體。

巨犀獸發出一聲慘叫,再一次後退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