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重生醫妃盛世寵
重生醫妃盛世寵 連載中

重生醫妃盛世寵

來源:外網 作者:蘇衾衣蕭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蘇衾衣蕭衍 都市言情

前世她錯信惡人,落得個剖腹取子含恨而死的下場。牽連將軍府滿門被滅,連世上最珍惜她的人也因她慘死!蘇衾衣發誓,若能重來一世,定要讓欺她害她之人百倍償還!還有那個被自己連帶致死的痴情王爺,她要好好的和他過日子。老天有眼,她一朝重生,渣男還是渣男,惡女還是惡女,蘇衾衣拳打腳踢,爽到飛起!可為何痴情王爺對她冷漠相待愛答不理?蘇衾衣狂追不舍,王爺一把推開:上輩子的賬,本王還沒算完呢!展開

《重生醫妃盛世寵》章節試讀:

又是蕭衍!
是了,蕭衍當時掌管大理寺,專門處理大大小小的案件,瑣碎又繁忙,上一世蕭衍為了搏她一笑,經常撇下政務給她找稀奇古怪的物件兒玩,而她仗着蕭衍喜歡她,橫行霸道了不知多少次,引得大理寺的人對她敬而遠之。
現在的蘇衾衣真想回到過去抽自己一個大耳光。
蕭衍錦袍官靴,黑髮規矩束起,雙眼似藏黑曜石,奪目耀眼。但不知為何他額上出了細密的汗珠,應當是着急一路跑過來的。
眸子掃一圈,略過屋內一眾人臉,最後定格在床上的蘇譚兒身上,他擰了擰眉頭。
趙姨娘瞧見蕭衍,立即撲過去跪下哭嚎的將前因後果說了一遍,一副恨不得將那人啖之入骨的模樣。
蘇衾衣可沒忘了正事,她趁趙姨娘糾纏蕭衍的功夫,幾步到了蘇譚兒面前,速度極快的挽起對方衣袖,「譚兒姐姐你的守宮砂呢?」
蘇譚兒像是炸毛的刺蝟,立即甩開蘇衾衣大力一推,「你要做什麼!」
冷不防的被推,蘇衾衣倒退兩步,彩雲上前趕緊扶住,立即指向梳妝台,「小姐,你找了一下午的珍珠在那兒呢!」
順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桌上錦盒裡放着的珍珠。
「那是衾衣借我賞玩的!」蘇譚兒美眸通紅的瞪着彩雲,被子卻是將自己裹的更緊了。
「妹妹知道姐姐喜歡那珍珠,眼下這麼多人在,妹妹也不好不幫你。」蘇衾衣眸子低垂,斂下眼底鋒芒,輕飄飄的接了一句:「但妹妹真的沒有借姐姐珍珠啊……」
蘇譚兒臉上血色盡褪,反口尖叫:「是你,明明就是你借我賞玩幾日,是你陷害我!」
「姐姐,這是王爺送我的,我如何能轉手又給別人?」蘇衾衣狀似無奈的嘆了口氣,看蘇譚兒的眼神滿是痛色。
站在一旁觀望的蕭衍聞言卻是深深看了蘇衾衣一眼。
蕭景則送的東西就那般珍貴,珍貴到不惜當眾聲討別人的地步。
也罷,她早就與自己沒有任何干係,珍惜誰在意誰,也就不那麼重要了。
蘇譚兒渾身顫抖,指甲深深嵌在皮肉里,強忍着最後一絲理智不衝上去撕了蘇衾衣。
事已至此,案子辦不成,將軍府還出了個大笑話。
闖入蘇譚兒閨房的男人被抓走,至於偷盜珍珠的人,大理寺沒法插手,只能將軍府內部解決。
蘇譚兒眼瞧着所有人對自己的指指點點,急火攻心的暈了過去。
天將近蒙蒙亮,蕭衍等人才離開將軍府。
「王爺!」蘇衾衣瞧見那人背影,立即追了過去。
蕭衍足下一頓,回身看向她。
到了蕭衍跟前,蘇衾衣張口卻不知要說什麼了。
「蘇二小姐有事?」蕭衍冷漠的看着她,明明很正常的一句話,不知為何卻是帶了冰碴。
蘇衾衣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立即道:「今日之事多謝王爺。」
「蘇二小姐言重了。」蕭衍正色道:「本王並未做任何事,都是二小姐機敏過人。」
客套寒暄,與和陌生人說話一般無二。
蘇衾衣擰了擰眉頭,她記得上一世蕭衍對她的態度極好,說話更是溫暖和煦,為何現在這般冷漠?
「姐姐遭此大難,但到底是個姑娘家,請王爺將此消息封鎖起來,免得污了姐姐清譽。」她回過神,朝蕭衍盈盈一拜,態度誠懇。
蕭衍眯了眯眼,盯着蘇衾衣的臉看一陣。
之前咄咄逼人的是她,現在跑來為姐姐求情的還是她。到底哪個才是真實的她?自詡為了解的蕭衍忽然有些疑惑了。
蘇衾衣發現他在盯着自己,剛以為自己的想法多心了,那人便冷冷道。
「蘇二小姐情深意切,本王定儘力而為。」
說完人便走了,一個眼神都吝嗇給她。
蘇衾衣站在原地,眼看着那人越走越遠,她咬了咬唇瓣。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小姐!」彩雲興沖沖的抱着錦盒過來,「奴婢將珍珠要回來了!」
蘇衾衣僅僅掃了一眼,「丟了它。」
「啊?」彩雲怔忡的看着她,「這可是譽王殿下送的啊,小姐以前不是最寶貝殿下送的東西了嗎?」
蘇衾衣聽到蕭景則的名字就窩火,當即聲音也冷了下來。
「我叫你丟了它。」
彩雲見小姐動怒,立即低着腦袋不吭聲了。
……
將軍府的醜事一夜之間像是長了翅膀,在京城傳的沸沸揚揚,明明蕭衍吩咐不準走漏風聲,但到底還是沒有不透風的牆。
聽聞此消息,蘇譚兒當即一病不起。
這日,蘇衾衣樂得清閑的坐在窗檯擺弄花草,這些花草都是她的寶貝,費了好一番功夫從藥販子手裡買來的,都是包治百病的良藥。
手指撥弄幾下葉子,她就出了神。
四年前的事,尤其是關於蕭衍的事,蘇衾衣其實能記住的不多。上一世她都是圍着蕭景則轉,哪有心思考慮蕭衍,以至於連對方喜歡什麼,討厭什麼甚至身份關係都捋不清楚。
這一世她既然要活得清醒,就一定得摸清楚。
瞧見彩雲端着點心進門,蘇衾衣眼眸一轉,立即問道:「彩雲,涼王殿下之前送過我玉佩,你將它收在何處了?」
彩雲眨巴眨巴眼睛,一臉天真,「小姐不是不喜歡叫我甩庫房了嗎?」
「……」蘇衾衣想抽自己一巴掌。
在庫房裡翻箱倒櫃半個時辰,終於在靠牆最角落找到了玉佩,連個錦盒都沒有,玉佩就那麼赤條條的丟在地上,上面掛了不少灰。
蘇衾衣將玉佩擦乾淨攤在手心,蕭衍送的東西都價值連城,放置這麼久連個碎裂紋都沒有。
想着想着,她便抬手將玉佩掛在了腰間。
彩雲瞧着自家小姐一系列操作有些迷糊,「小姐,您不是最厭惡涼王殿下了嗎?」
「誰說的?」蘇衾衣下意識的回道,方才意識到不對勁,立即改口,「我不是與涼王有婚約嗎?」
「可是以前沒定下婚約時,小姐對涼王殿下也是愛答不理,別說收東西,就連一個笑都不會給。」
蘇衾衣聞言渾身一顫,回頭看向彩雲,「我以前是這樣子的?」
彩雲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小姐若不厭便不會跳水尋死了。」
她原來以前對蕭衍的態度這麼惡劣嗎?難怪那人這幾日都對她冷冰冰的,想必是生了氣。
蕭衍應當是愛慘了她才對。
「小姐對譽王殿下情意,奴婢這些年都是看在眼裡的。」彩雲摸了摸下巴,繼續道:「涼王殿下是譽王殿下的小叔叔,若是小姐嫁到涼王府,那與譽王殿下此生……」
話沒說完,門外就有人進來了。
看到來人,蘇衾衣瞪大了眼。
只見蕭衍面色平靜的進來,手上提了個包袱,他像是沒聽見剛才兩人對話似的,將包袱放在桌上。
「門開着,本王便擅自進來送東西。」他看都不看蘇衾衣一眼,「牢獄裏男子服毒自盡,這是他隨身帶着的包袱。」
他一定是聽見了吧,肯定聽見彩雲那些話了!
蘇衾衣開始緊張起來,那人本就生了自己的氣,再聽見彩雲剛才的話……她不知道蕭衍聽進去多少,眼瞧着那人轉身出門,就立即追了出去。
「蕭衍!」
蕭衍並未回頭,步子走得極快。
蘇衾衣咬牙,一鼓作氣跑到他跟前擋住去路,一張俏臉微紅,杏眼直勾勾的盯着他。

《重生醫妃盛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