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七零:嫁糙漢,生崽崽
重生七零:嫁糙漢,生崽崽 連載中

重生七零:嫁糙漢,生崽崽

來源:google 作者:姚小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曉青 現代言情 程沛

重生,無空間,無系統「程沛,你是不是喜歡我」「林曉青,你一個小姑娘說這種話羞不羞啊?」後來,程沛「青丫兒,我喜歡你,是對你好一輩子的喜歡,你呢?青丫兒,你是不是也有一點點喜歡我?」「不知道啊,我害羞」程沛「.......」展開

《重生七零:嫁糙漢,生崽崽》章節試讀:

今天上工的時候,分給林曉青地塊比較大,大隊長讓兩個人拔草,兩個人澆水,和林曉青一起拔草的是一個女知青,叫徐燕燕,另外澆水的是知青點的兩個男知青。

徐燕燕拔了一會草,悄咪咪的挪到林曉青身邊,「咱倆聊會兒天啊?你就是大隊長的閨女吧?叫青丫兒,我見過你,那個時候你老是來知青點找陸鳴淵,但最近沒見到你了啊?你是不是不喜歡他了,喜歡程沛了是嗎?要我說你不喜歡陸鳴淵也好,一個渣男。」

「…….」林曉青被她機關槍般的一堆話整的有點懵。

徐燕燕的臉圓圓的,眼睛也大大的,圓圓的,眼睛裏滿是單純,像小兔子一樣很有欺騙性,讓人不忍拒絕。

反正林曉青這個看臉的女人肯定沒能拒絕徐燕燕。

「確實,我不喜歡陸鳴淵,但為啥說我喜歡程沛啦?」林曉青有些哭笑不得。

為啥大家都知道陸鳴淵是個渣男啊?還有不喜歡陸鳴淵就是喜歡別人了,她就不能獨自美麗嗎?

「我不知道啊,村裡人都說看見你和程沛在河邊。」說著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左右看看,完蛋,我好像又說錯話了,然後又抬起頭小心翼翼的看着林曉青,說道:「就是說看見你倆在河邊待着。」

「說我倆搞對象了?」

「差不多吧,就是話更難聽一些,我也不知道從哪傳的,但知青點的知青都在說 還說你是對陸鳴淵求而不得,就自暴自棄,找了個泥腿子。」

這種話,不用想也知道,少不了林曉紅的手筆,畢竟她現在可是被她趕出家門了,她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但她的手段只有散播流言只有這樣嗎?還真是讓她失望呢。

就是不知道程沛知不知道這些話,想到程沛,她微微有點心虛。

接下來,她跟徐燕燕邊聊天邊幹活,她發現徐燕燕是個很八卦的小姑娘,村裡的事情比她這個土生土長的人知道的還多,總而言之,今天過的很是充實。

她跟徐燕燕倆人一起還農具的時候,正巧遇到程沛也在還農具。

程沛等林曉青還完農具跟她說:「我有事跟你說,跟我走。」

林曉青在徐燕燕滿眼八卦的眼神中跟着程沛走出去後,「你知道最近村裡人都在傳咱倆搞對象的事情嗎?好像是陳美芬傳出來的,林曉紅也在散播流言。介意嗎?青丫兒。」

「介意什麼?」

「跟我搞對象的流言啊。畢竟有這種流言,你就不好找對象了。如果介意的話,我可以讓陳美芬閉嘴,這樣慢慢流言也就散了。」

「不介意啊。」她想了想,好像不太矜持,就又補充道,「嘴長在別人身上,咱倆身正不怕影子斜。」

「我可不身正。」程沛小聲嘟囔着。但同時,程沛心裏美滋滋的,青丫兒不介意村裡人以為我倆搞對象,是不是不排斥我呢,嘿嘿。

「走吧,帶你去個好地方。」程沛邊往前走邊和林曉青說道。

程沛一直帶着林曉青往山裡走,要知道,他們下工這個點天都有點要黑了,林曉青有點害怕。

「程沛,要進山嗎?多遠啊?」她忍不住回頭問程沛。

「不遠,我昨天晚上弄了個小陷阱,應該有點東西,就跟你見者有份咯!」

林曉青咯咯笑,「你不帶我來不就見不着了嗎?而且你還不一定打的到呢,就吹牛吧!」

「讓你見識見識,你個笨妞兒,以為誰都跟你一樣啊。」

到了陷阱處,程沛撥開旁邊的草啥的蓋陷阱的東西,陷阱里居然真的有一隻山雞,已經被裏面的尖尖的樹枝穿死了。

「哇,程沛,程沛,裏面真的有獵物唉。」

程沛那山雞從陷阱里掏出來,放進背着的筐里,說道:「你今天有口福了。」

「啊,我就是跟你上趟山,我啥也沒幹啊?我不要,你拿到鎮里能換不少錢呢。」林曉青果斷拒絕,她怎麼可能要程沛的雞呢?

這個雞拿到鎮里,應該能偷偷賣個兩三塊錢,她咋可能要呢。

「對我來說,你比錢重要。」程沛說道。

林曉青聽到這話嚇了一跳,這是表白嗎?

「程沛,你……」

「青丫兒,我知道我家成分不好,還有弟弟妹妹要照顧,可是我會很努力賺錢,全心全意的對你好。」

「程沛,我們才相處沒多久,你這樣是不是太草率了,你相信我,所有的一見鍾情都……」

沒等她說完,程沛接著說:「不是一見鍾情,是日久生情,你還記得你以前給牛棚里可憐的一家子送吃的嗎?從那時起我就喜歡你了,這五年來,我默默關注你,知道你每一件事情,你喜歡陸鳴淵的時候,我每一刻都在恨自己,為什麼要這麼懦弱膽小,如果你跟他結婚了,我都沒有告訴過你,我喜歡你。現在你好不容易不喜歡他了,我怕你之後在喜歡上別人,如果錯過你,我真的不知道我該怎麼辦。」

「程沛,我希望你能正視你的感情,我不否定你的感情,但有沒有可能那只是一種感激呢?」林曉青現在心裏觸動很大,其實她對程沛不是沒有感覺的,但她覺得那只是一時好感,或者說可能又是見色起意。

經過上一世的失敗,她現在不敢輕易碰感情。

「青丫兒,我很清楚自己的感情,我告訴你這件事情,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我喜歡你,你不要覺得困擾,我喜歡你,這是我的事情,但我希望你能不能給我個機會,給我一個對你好的機會,如果你之後沒有遇到很喜歡的人,求你回頭看看我,可以嗎?」

「程沛你別這樣。」今天林曉青真的觸動太大了,程沛雖然家裡成分不好,但是他一向恣意而驕傲,他幹活厲害,打獵厲害,當然打架也厲害,連城裡的小混混都怕他,而今天,他居然,居然這麼低聲下氣。

「青丫兒,沒事,我不需要你回答。走吧,下山吧。今天和你見者有份啊, 你賺大了。」程沛又恢復了之前那種痞痞的感覺,笑着對她說。

「程沛,我…….」林曉青站在原地,看着程沛,想說些什麼,但又不知道說些什麼。

「好啦,你個笨妞兒,我告訴你我喜歡你,這是我的事情,你完全不需要有任何負擔,只要接受我對你好就行了,那麼糾結幹嘛?如果你之後遇到喜歡的人了,我就給你包個大紅包,給你最真摯的祝福,看着你幸福一輩子,我也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