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重生後,她逼婚了漠北戰神!
重生後,她逼婚了漠北戰神! 連載中

重生後,她逼婚了漠北戰神!

來源:外網 作者:雲夢牽玄蒼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雲夢牽玄蒼 玄幻魔法

她是上將軍唯一嫡女,卻活得不如狗。她以父親為榮,卻沒想到在父親心裏,她只是一味能治癒庶姐的血葯。而他,是萬人敬仰的漠北戰神——玄蒼。彼時,他是質子,她被人設計和他一夜荒唐。可也是他,親手割破了她的手腕,為了救他心愛的嬌嬌。見識了最惡毒的人心,她以為死不過如此。卻沒想到,他率領大軍攻破城門,射下了懸吊在城門上她的屍體。也是他身後綁着她的屍體,帶着她殺得血流成河,將生前欺辱過她的人一一手刃。「小糖人兒,今日大婚,我們再也不分開!」滾開!重生後,這位出了名的草包美人,穿着張揚的衣裙,在眾目睽睽之下狠狠吻住他——「不想讓她死?娶我!」從此,生死血仇,我要親自去報,至於愛情?呵呵,遲來的深情比草賤!展開

《重生後,她逼婚了漠北戰神!》章節試讀:

他眼睛微眯,似在揣度她話中的真假:
「說清楚。」
雲夢牽拍拍他的手,他猶豫了一下,鬆開。
撫了撫被他掐痛的脖頸,將衣襟一攏,她悠悠然走到桌邊坐下,為自己倒了一杯茶。
「我猜,雲夢蝶一定沒有告訴過你,她有病。」
她開口,嗓音帶着些許被掐過後的嘶啞。
「病?」
玄蒼鄙夷地看向她,
「我看你倒是病得不輕。」
「玄蒼王子不必諷刺我,雲夢蝶的確有病,娘胎裡帶來的,據說是一種罕見的血症,不發病還好,若是發病,必死無疑。」
她輕啜了一口茶,繼續說,
「據古書上記載,這種病極其罕見,雖有藥方,但一旦發病,必須尋找到一個純陰命格的女人,用她生下的孩子之血做藥引,七七四十九天之後,再行換心之術,方能痊癒。否則就會全身生滿紅瘡,這些紅瘡會越發潰爛,就像在身上開出一朵一朵地紅色花朵,最後心臟爆裂而死。」
「血花怒放?」
玄蒼不動聲色道。
雲夢牽笑:
「嗯,好像是叫這麼個名字,看來玄蒼王子是個博學多才的人。」
微頓,她接着道,
「藥方已有,可藥引難尋,普天之下,具有純陰命格的人本就寥若晨星,此人必須是個女人,還要她生下的孩子,要血也要心,這個孩子註定必死無疑……」
「你知道藥引在哪?」
玄蒼已經猜到了。
「玄蒼王子果然聰明,怪不得雲夢蝶對你死心踏地,天羽那麼多好男兒不要,偏偏看上了漠北來的質子。所以我說,她的命掌握在我的手裡,你不能殺我。不僅不能殺我,你還要善待我,否則……我娘剛剛過世,若是我一個想不開,就此隨她去了,也不是不可能。我若是不在人世了,可就沒人知道藥引在哪了。」
玄蒼眸色漸深,多了幾分探究:
「你在威脅我?」
「玄蒼王子大可以試試,也許在所有人眼裡,我的命都不值錢,包括我自己。但是在你眼裡,我的命應該很值錢吧?畢竟只有我能救你心愛的女人。」
「我憑什麼相信你?」
他的聲音很冷。
雲夢牽卻笑得邪惡:
「玄蒼王子自然可以不信,要不你這就找個醫士去給姐姐把把脈,看我說的是真是假?不急,我可以在這裡等你。」
說著,她又輕啜了一口茶水,眼神不緊不慢地瞥向窗外,一副悠閑姿態。
玄蒼良久地凝視着她,好似在揣度她話里的真假。
越看,越發覺得這個女人着實有趣、着實大膽。
敢在他面前如此閑庭信步、膽大妄為的女人,她是第一個。
他朝她走過來,一把鉗起她的下巴:
「如果你說了假話,該知道後果。」
她揚起臉,笑着:
「就是知道後果,所以不敢說假話。」
玄蒼目不轉睛地看着她,卻只從她的眼睛裏看到虛偽和無情。
有一件事他能確定,具有純陰命格的人的確宛如大海撈針,此人必須是女人,還要她生下的孩子,更是難上加難。
如果殺了她,在雲夢蝶發病之前卻找不到換心之人,那麼雲夢蝶必死無疑。
他收回手,右手又習慣性地背到了身後,居高臨下地看着她,眼裡多了分厭惡:
「夢蝶是你的親姐姐,給她找藥引,不該嗎?」
她挑眉一笑:
「自然應該。身為姐姐的救命恩人,玄蒼王子報答我一下,不該嗎?」
伶牙俐齒!
玄蒼面色一沉:
「你的條件?」
「很簡單,一座三進的院子,佔地不得小於五畝,五百兩黃金,外加五匹好馬,兩輛馬車。」
微頓,她傾身向前,笑得邪惡,
「這些,算是你的聘禮。」
「聘禮?」
玄蒼眸中染上層層危險,想到剛才她演的一出好戲,原來她這是在逼他娶她,
「你想嫁我?」
「就在剛剛,整個長安街上的人都看到了,是你奪了我的清白。在天羽,名節對女子來說有多重要,你不會不知道吧?我不嫁給你,還能嫁給誰?」
她看着他,眉眼輕佻。
他冷冷地打量起眼前的女人。
是他漠北戰神的名號在天羽不夠響亮嗎,若是在漠北,絕沒有一個女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不得不承認,她是個尤物,比他見過的所有女人都要美上千萬倍,絕無僅有。
只可惜,蛇蠍心腸,她甚至讓他產生打碎這份美的慾望……
「你不會不知道,我是你親姐姐心儀的男人……」
她猝然打斷了他,笑着:
「你放心,我不會一輩子綁着你,只是在姐姐發病前,你只能娶我一個人,等到她發病後,我把藥引帶到她的面前,我們便和離。到時,你就可以跟姐姐雙宿雙飛了。但若是你不娶我,那麼藥引之事便就此作罷。」
他一把鉗起她嬌小的下巴,面色如冰:
「如若你不幸等到你姐姐發病就死了呢?」
她無所謂地攤手,口齒有些不清:
「那隻能算她倒霉,所以為了你心愛的人,你要保護好我!」
保護?
從未有人敢這樣威脅他!
只是……剛剛那個短暫的吻,不僅讓他感到熟悉,還讓他意猶未盡,甚至回味無窮,就像溫泉之夜的女子……
他從未對哪個女子產生過興趣,包括雲夢蝶,他也從不想碰她分毫。
只有她……
他往前一步,突然欺近了她:
「身為我的王子妃,都要做些什麼,你了解嗎?」
「我需要了解嗎?」
不知為何,雲夢牽總覺得,眼前的男人忽然變得危險,他的眼睛裏帶着捕獵者的色彩。
他捕捉到她微不可察的表情變化,冷道:
「我現在就讓你了解一下……」
話音剛落,他便鉗着她的下巴,霸道地吻了上去。
「唔~」
雲夢牽倏而瞪大雙眼,腦海昨夜被人強迫的畫面一一閃過——

《重生後,她逼婚了漠北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