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成為高冷學神的超乖小仙女
重生後成為高冷學神的超乖小仙女 連載中

重生後成為高冷學神的超乖小仙女

來源:google 作者:渣渣選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晚秋 江祁 現代言情

無惡不作的女混混宋晚秋終於死了,但她死前卻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父親好友被人害死,這也是她第一次產生了愧疚的心理再次睜眼,竟然回到了高中時代,這一切都還來得及,為了改變未來的那個悲慘結局,身為學渣的她居然瘋狂纏着學霸幫她補習!?什麼上課睡覺?我眼睛睜的老大了!什麼逃課摸魚?沒看見我在學習嗎!什麼打架鬥毆?女孩子怎麼能夠打架呢!高冷禁慾的學霸對着這個一問三不知的高段位學渣第一次產生了棄學的想法,這題小學生都能夠做出來好吧!!!展開

《重生後成為高冷學神的超乖小仙女》章節試讀:

梁琦雨回到家後,看到宋晚秋的那一瞬間,眼底閃過一絲訝異的神色。

但很快又恢復了正常,滿臉堆笑地擠到宋晚秋身邊。

「晚秋你怎麼這麼快到家了呀。」她親昵地挽住宋晚秋的手臂。

如果忽視她心裏不斷吐槽宋晚秋的話,兩人儼然就像兩對好姐妹。

宋晚秋翻了翻眼皮,也沒去理會她,繼續翻看着手機。

梁琦雨也不覺得尷尬,以為宋晚秋逃課被抓心情不好。

「我給你發信息你怎麼也不回我呀,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

宋晚秋輕飄飄地看了她一眼:「你怎麼這麼清楚我們會被發現?難道是你告的密?」

狐狸尾巴這麼快就要露出來了嗎?教導主任被打的事情在學校被校長壓住了都還沒傳開,她梁琦雨一個乖乖學習的好學生又怎麼知道的呢。

果然,梁琦雨眼底閃過一絲慌亂,說話的語速也變快了許多:「怎麼可能是我告密的呢!我是在辦公室聽老師說的!」

宋晚秋這次沒理會她,站起來轉身走回了房間,對她這種虛偽的人多說一句話都讓人噁心。

梁琦雨實在搞不懂宋秋雨的想法,也打探不出什麼消息,都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被抓住。

這時一直躲在房間的梁沭也走了出來,一見梁琦雨在沙發上坐着,就招手讓她過來。

「媽媽,怎麼了。」

梁沭望着管家指揮着傭人在宋晚秋的房間里進進出出,低聲跟着自己的女兒說道:「那宋晚秋不知道發什麼瘋,突然要把她房間里的東西送給你。」

梁琦雨一聽,臉頓時黑了一大片,她自然知道宋晚秋房間裡布置的都是什麼東西,這可是她親自為她挑選的呢。

但宋晚秋現如今居然要把那些玩意兒丟回給她,結合宋晚秋今晚的情況來看,難道她發現什麼了?

於是她拿出手機點開宋晚秋的微信,想問問她到底怎麼回事,結果發過去才知道宋晚秋不知何時已經把自己給拉黑了。

忙活了一晚上後宋晚秋終於擁有了一間正常的房間,但當她準備去廁所洗手的時候,又深深被鏡子中的自己嚇了一跳。

這翹上天的眼線,這慘白的粉底,這如同吃小孩的烈焰大紅唇到底是怎麼回事?自己之前這麼非的嗎?

她頂着這個妝容在學校晃悠了一天?真難為了見到她的人還能保持正常的神色了。

連滾帶爬從洗手台找出卸妝水把妝卸掉。

其實宋晚秋的皮膚底子很好,白皙透亮的好似剝了皮的雞蛋,在卸掉繁重的眼影跟眼線後,那雙如同一泓清水乾淨的杏眼才徹底顯露了出來。

嬌俏的鼻尖氤氳着淡淡的光暈,櫻紅的嘴唇輕輕抿着,就似一個柔情的小仙女。

饒是宋晚秋也被自己的美貌驚呆了,上一世她跟父親決裂後,一直在社會上摸爬打滾,一直沒注意保養,導致她的皮膚又黑又粗糙。

宋晚秋不由暗罵自己上輩子死了活該。

手摸着前不久剛染的紅綠挑染髮色,她皺了皺眉,下次也把這一頭頭髮給解決了吧。

現在還有正事要辦呢。

似乎想到了什麼,宋晚秋輕勾了下嘴角,被自己亂糟糟的妝容搞壞的心情也一點點變好起來了。

她走到窗戶旁邊,手猶豫了一下後果斷的拉開了窗帘。

窗戶對着的是隔壁別墅的陽台,跟她窗戶只隔着一米的距離。

對面陽台連着一個房間,房間里的人似乎還未休息,此刻的房間裏面還燈火通明的。

宋晚秋一咬牙,跳上窗戶翻了過去。

好在她輕手輕腳的,房間里的人還未發現。

***

江祁在做完作業的時候一直望着手機沉思。

手機上還有好友打聽到的消息—學校的教導主任被逃課的學生打進了醫院。

也不知道那叛逆的小丫頭有沒有參與,想起她的舉動,江祁不由得擰了擰眉,平淡無波的眼裡流露出一絲傷感,明明小時候那麼可愛,怎麼一不留神就長歪了呢。

突然一陣推門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沉思,劍眉蹙起,深沉的黑眸閃過一絲危險的光。

緊接着便被映入眼帘的女孩消潛下去。

宋晚秋看着眼前的男孩,挺拔的身姿正靠在椅背上,俊美的五官自帶一股冷冽的氣場,相比於十幾年後,現如今的他帶着一絲少年感。

她跟他小時候本是最要好的玩伴。

上一世因為她的不學無術成日作惡,這個男人跑來勸她幾次都被她駁回,最後大吵了一架兩人的關係也就決裂了。

宋晚秋後來跟家裡決裂後,這個男人也找過她幾次,都被她避而不見。

再後來,就變成了宋晚秋死後,這個男人抱着她的屍體無聲流淚。

這個矜貴又驕傲的男人又何時哭過淚呢,這個雷厲風行的男人又何時耐着性子去勸一個人回頭呢?

直到最後在靈魂消散的那一刻,男人在她耳邊一句一句輕聲地告白。

宋晚秋這才知道,原來這個男人是喜歡她的,而且喜歡了很多很多年。

自己又何德何能討得這個人的喜歡呢。

想到這裡,宋晚秋的眼神帶着一絲複雜的色彩。

看着貿然闖入他房間的女孩,江祁愣了一瞬,她已經卸掉了那些奇怪的妝容恢復了原本的樣貌。

自己多久沒見過她這副素顏的樣子了呢?從她們決裂的一年開始,已經過去四年了吧。

想起四年前宋晚秋歇斯底里對着他說出那樣的話,江祁的心就一陣抽痛。

兩人相對無言了許久,宋晚秋才出聲打斷了這份沉默:「嗨,好久不見呀。」

江祁冷哼了一聲:「是挺久的。」終於肯主動來找他了。

氣氛一下子又變得詭異的沉默,宋晚秋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明明是她先跟人家決裂的。

過了許久,江祁才出口打斷了這份沉默:「說吧。找我什麼事。」

宋晚秋手指攪着她的頭髮,不好意思地說道:「看看你過的好不好嘛。」

她也不知道怎麼一衝動就翻過來了,反正心裏就想見見他。

江祁一直在看着她,宋晚秋被那雙犀利的眼睛盯着頭皮都發麻了。

江祁盯了她一會兒後,轉身走出了房間。

宋晚秋心裏咯噔一下,心裏湧起滿滿的懊悔,就應該先道歉的,嘴欠說什麼過的好不好呀。

胡思亂想一通之後,房門開鎖的聲音響起。

「我對不起……」

「來試試這雙拖鞋合不合腳。」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看着江祁手上**嫩的拖鞋,宋晚秋愣住了。

等她反應過來,江祁已經拿着拖鞋蹲在她前面,她這才知道,剛剛翻過來的時候她沒有穿鞋。

「多大個人了,還不知道穿鞋,抬腳。」

因為江祁是蹲着的,所以宋晚秋一低頭就看到了他的頭頂,頭髮蓬鬆柔軟,一看就好好薅的樣子。

但這蓬鬆的頭髮卻被豆大的眼淚給滴**。

宋晚秋怎麼也沒想到江祁沒有像她料想的那般摔門而去,而是注意到自己光腳去給自己拿拖鞋。

一時之間心裏又內疚又難過,自己前一世怎麼就這麼蠢呢。

淚水如同開了閘的洪水一般,不停地流了下來。

江祁遲遲未等到宋晚秋抬腳,便感覺有水滴到了他的頭頂。

疑惑的他想抬頭看看是不是屋頂漏水了,但就在他抬頭的那一刻,一滴略微苦澀的淚水滴到他的嘴唇上。

淚水的主人見此哭的更凶了:「對不起,對不起。我這就幫你擦掉。」

江祁:「……」

未等宋晚秋俯身幫他擦掉,江祁舌頭一伸,便把那滴淚水舔進嘴裏。

「你幹嘛要舔我的眼淚啊嗚嗚嗚。」

「哭什麼,你之前那麼咒我我都還沒哭呢。」江祁站起身來用指腹幫她抹去眼角的眼淚。

宋晚秋感受到她皮膚傳來的溫暖,心情也慢慢地好了起來,但眼睛依舊是紅紅的。

「乖,別哭了。在家裡受委屈了?」

看着宋晚秋眼紅的跟小兔子一樣,江祁心裏也是滿滿的心疼,他都捨不得欺負的小姑娘居然在他面前哭的這麼傷心。

宋晚秋吸了吸鼻子,看着他笑了起來:「沒有,你幫我穿鞋可把我感動哭了。」

江祁可不相信她的這句鬼話,他也不會去過問那麼多,默默陪在她身邊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