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99當首富
重生99當首富 連載中

重生99當首富

來源:google 作者:重生99當首富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曉月 趙思恆

重生99年,開局欠下三千巨款,翻身壓力巨大,怎樣才能力挽狂瀾?攜妻帶女,趙思恆被迫開始賺錢,不知不覺就成了首富「其實錢對我來說就是個數字,只是這個數字有點大!」展開

《重生99當首富》章節試讀:

趙思恆茫然的看着眼前。

他發現自己躺在一條臭水溝里,大雨下得稀里嘩啦,一米開外甚至看不清人。

「我怎麼在這?我不是在慶祝公司上市嗎?被綁架了?」

趙思恆滿腦子都是問號。他費力的爬起來,還沒站穩,又覺着腦後劇痛。

抹了一把,紅呼呼的一大片血。

「大哥,這小子醒了。」

旁邊突然傳來一陣叫嚷。

幾個光膀穿褂子的壯漢頓時圍過來,盯着趙思恆笑得不懷好意。

趙思恆謹慎的退了一步:「你們是誰?」

「哈哈,跟我裝失憶?你他嗎錄像帶看多了吧!」

帶頭的國字臉面露譏諷:「趙思恆,你還有三天時間,到時候還不上錢,老子就上門抓你的婆娘!」

說罷,幾個人哈哈大笑,大搖大擺的走了。

趙思恆莫名一愣。

他突然覺得,這句話似成相識。

這念頭一生起,記憶就不可抑制的湧現出來。

1999年,三月。

那是趙思恆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日子。

功成名就之前,趙思恆有過很長時間的低迷,那時候他太想改變家裡的生活條件,以至於沾染上了賭博。

酒肉朋友藉機下套,在一場牌局中,坑了他足足三千大團結。

要知道,那可是1999年的三千塊!

趙思恆當年只是個普通工人,一個月滿打滿算也才幾百塊工資,三千塊,幾乎等於他半年的收入。

這件事鬧到最後,老婆跟他離了婚,還帶走了女兒。

趙思恆對此記憶猶新。

可這不該是二十年前的事情嗎?

等等!難道說……

趙思恆心裏跳出一個念頭,他捂着頭急切的站起來,衝到大街上。

——沒有高樓大廈,沒有車水馬龍,入眼是一座破舊頹圮的小縣城,街道逼仄、房屋雜亂,卻又流露出一種莫名的熟悉。

這是他二十年前的家鄉!

趙思恆呆住了。

他的確曾不止一次想過改變過去,想過挽留妻子,可當事情真的發生,他更多的還是難以置信。

居然真的穿了!

……

半小時後。

趙思恆循着記憶找到了自己的家。

一座破破爛爛的小院子。

他在門口站了好一會,才深吸一口氣,掏出鑰匙開了門。

推門進去,屋子裡有個女人正在縫衣服。

那是一個二十齣頭的女人,她盤着頭髮,鬢絲垂落,勾勒出一張美麗的鵝蛋臉。

她穿着身洗得發白的連衣裙,渾身沒有一件首飾,卻給人一種出水芙蓉般的娟秀。

趙思恆張了張嘴,硬是沒喊出那個名字。

「你怎麼了?」

女人終於注意到了他。她抬起頭,有些疑惑:「在門口站着幹嘛?進來呀。」

她起身收拾了下,揭開桌上的蓋碗,開始擺筷子:「我猜你也該回來了,就順便縫縫衣服等你……自來水公司的事情怎麼樣了?」

趙思恆突然有些羞愧。

他想起來了,二十年前的今天,老婆於曉月跑到娘家又哭又鬧,好不容易給他湊了五百塊錢,用來活動關係找工作。

結果卻被他在牌桌上輸給了馬老三。

於曉月是個驕傲的人,從嫁過來就沒向娘家開過口,她這輩子唯一一次耍潑求人,也是為了他。

可他卻辜負了老婆。

趙思恆不敢去看於曉月滿是期待的目光,他別過頭,澀聲道:「……沒成。」

於曉月愣了下,強笑着安慰他:「沒事,慢慢來吧……」

趙思恆沉默了一會,還是坦白了:「錢輸光了……還欠了三千塊。」

啪嗒。

於曉月手裡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她好一會才抬起頭來,眼中帶淚,氣得發抖:「你說什麼?你又去打牌了?!!」

趙思恆慌忙安慰她:「你別擔心,這錢我來想辦法還。」

「你想辦法?」

於曉月淚如雨下:「你知道你輸了多少錢了嗎?你還讓不讓我們母女倆活?你知不知道你女兒上幼兒園的學費家裡都拿不出來了啊!」

趙思恆覺得前世的自己就是個王八蛋,看着妻子傷心難受的樣子,他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保證以後絕對不賭了。」

他手忙腳亂的安慰於曉月。

於曉月捂着嘴嗚嗚的哭,根本不相信。

趙思恆咬牙道:「我知道你不相信,這樣吧,你在家等我,我這就去想辦法把女兒的學費解決。」

說罷,他轉身出了門。

於曉月抬起頭來,愣愣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自家這個只知道賭博的男人,什麼時候這麼有擔當了?

難道,他真的變了?

……

趙思恆知道自己在親戚眼中是個什麼貨色,所以他沒想着找親戚幫忙。

從家裡出來,他直奔瀚海市的北城。

在那裡,有他前世的合作夥伴。

七拐八拐來到一棟獨門大院外,趙思恆拍開了門。

「王老二,借我五百塊錢。」

「趙思恆?」

王老二是個二十齣頭的壯碩年輕人。

他本來在院子里喝茶,結果見到趙思恆,就跟見到瘟神似的,眉頭一下子皺起來,不耐煩的罵道:「你想錢想瘋了吧,老子為什麼要給你借錢?」

一個月輸掉上萬塊的光榮戰績,讓趙思恆在瀚海市牌圈出了名。

王老二作為牌場老手,自然有所耳聞。

趙思恆也不惱,他淡淡道:「你會借的。」

王老二嗤笑一聲:「老子要是不借呢?」

如今的他和趙思恆尚未發生交集,沒有交情,態度難免有些惡劣。

趙思恆看了他一眼,張開嘴大聲道:「王老二,你可真特娘行啊,走私賺了這麼多錢,讓你借五百塊都不……」

趙思恆這話沒說完,因為王老二連滾帶爬衝過來把他的嘴捂住了。

「你,你他嗎怎麼知道我在趟水?」

王老二又驚又怕,看着趙思恆的眼神好似見了鬼一樣。

趙思恆不答反問:「你知道走私要判幾年嗎?」

「你嗎的,不就是五百塊錢嗎!我給你還不行?」

王老二罵了一聲,隨手就摸出五張大團結,塞在趙思恆手裡:「你先告訴我,哪個孫子跟你說的這事兒?」

趙思恆笑嘻嘻的:「你信不信,你老爹老媽都沒我了解你。」

王老二愣了下:「你什麼意思?」

趙思恆淡淡道:「你從92年開始趟水,先搞了陣傳呼機,後來認識了個香江人,就開始弄**,這七八年下來,起碼賺了幾十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