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至尊劍主(書號:5096)
至尊劍主(書號:5096) 連載中

至尊劍主(書號:5096)

來源:google 作者:袁虎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夏無憂 奇幻玄幻 袁虎

簡介:三年前,一個被人用氣勢震暈過去的廢物小子,偶得仙界最強劍仙的一縷殘魂三年後,看廢物小子,修最強體魄,手持無雙仙劍,踏天穹,破九幽,開啟一場浴血的逆天崛之路展開

《至尊劍主(書號:5096)》章節試讀:

「大長老么,就讓我這家族第一廢人來會會你們吧。」

夏無憂緊了緊手中的長劍,這是她母親留給他的唯一一件物品,眼中神光一閃,提着袁虎的屍體,就朝族中的議事大廳走去。

此刻,家族議事大廳內。

一位身材健碩,鷹鉤鼻的白髮老者坐在主坐上,雙眼開合間,凌厲的目光不時散發出來,讓人不敢對視。

「今天族長依然在潛修,今天的家族議事大會由老夫全權負責,你們沒意見吧。」

老者凌厲的目光掃視着下首黑壓壓的人群,淡淡的說道。

聽到老者開口,原本亂鬨哄的眾人卻陡然變得鴉雀無聲起來,其中有幾個欲言又止的年輕人,觸碰到老者凌厲的眼神之後,最終也不得不安靜了下來。

「很好,今天召集大家,就是通知一件事,有鑒於夏無憂的情況,家族決定,廢除他少族長的身份,逐出家族,少族長之位將由這一屆族會大比的第一名接任。」

老者滿意的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

「這麼突然,沒想到還是走到這一步了。」

「這是遲早的事,都昏迷了三年,能不能醒過來都難說。」

「是啊,堂堂夏家,蒼炎城的掌控者,少族長居然是個廢人,也實在說不過去。」

老者話應剛落,堂下的眾人就炸開了鍋,雖然這是遲早的事,但這麼大的是居然由大長老一人一人而決,就顯得極不正常了。

「大長老,這件事族長同意了么?」

這時候,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了過來,人群陡然分開,一道白衣勝雪,容貌絕美,但臉色卻有點病態蒼白的少女,手持長劍慢慢走了過來。

「楚傾城,族長修鍊已到緊要關頭,現在家族事務由我全權負責,怎麼?你有異議嗎?」

大長老眯了眯眼,寒光一閃,冷聲說道。

「好,我只問一件事,若是無憂被廢,家族的月紅是否還享有?」

楚傾城微微一嘆,再次開口說道。

「開什麼玩笑,一個被逐出家族的廢物,憑什麼繼續享受家族的月紅,那可是每個月十枚聚元丹?」

老者還未開口,旁邊的一位青年就跳了出來,一年輕蔑的說道。

「不行,若是沒有聚元丹的支撐,無憂會死的。」

聽到青年的話,楚傾城頓時激動起來,病態的臉上閃過一絲異常的潮紅,身軀都有些顫抖起來。

「呵呵,陽兒說的不錯,無功不受祿,夏無憂不僅不能給家族帶來絲毫榮譽,還讓家族淪為了蒼炎城的笑話,看在同出一脈的份上,已經白白養了他三年,已經仁至義盡了。」

老者淡淡的掃了一眼楚傾城,淡淡說道。

「不錯,家族的資源就這麼多,那個廢物多分一點,我們這些人就會少分一點,我們可以為家族帶來榮譽,帶來實利,他能帶來什麼,除了帶來笑話,他什麼也給不了家族,只會佔用家族資源。」

青年接過了話題,繼續說道。

「是啊,雖然無情,但卻有理,有限的資源當然應該聚集到最需要人的手上才對。」

「對,不能讓那個廢物繼續浪費家族資源了。」

青年的話剛落音,眾人就議論開來,一個個開始聲討起夏無憂來。

「夏陽,你們太過分了。」

楚傾城臉色潮紅,緊緊的盯着青年,激動的說道。

「傾城,你也不用太着急,你知道的,我大哥一直對你有情有義,只要你答應做我的嫂子,我大哥不僅會保住那廢物的命,將來甚至會請,精神力比古大師還要強橫的紋師,替他治療,搞不好還能醒過來也不一定。」

夏陽盯着楚傾城的俏臉,心底卻在想着那個他視之為神的男人,雖然追不上他的腳步,但能為他做點事也是好的。

「不錯,若是你答應春秋的條件,雖然他繼承人身份保不住,但我可以答應你,一定會全力救治夏無憂。」

大長老眯了眯眼,笑着說道。雖然這麼做有些麻煩,但夏春秋是他最大的驕傲,若是能滿足他的願望,麻煩一點又如何。

「真的沒辦法了嗎?無憂哥哥,傾城可能不能再陪你了…我……」

這時候,楚傾城突然感到一陣絕望。族長的密室進不去,兩位叔伯又不見蹤影。大長老選的好時機啊,在這種時候,似乎除了答應大長老的條件,已經別無他法了。

「憑他夏春秋,想娶傾城,夠資格嗎?」

這時候,大廳外陡然出來一陣清冷的聲音,聲音不大,卻彷彿在眾人的耳邊響起,瞬間將嘈雜的議論聲壓了下去。

「哪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竟然敢藐視我夏家年輕一輩第一人,還不快給我滾出來。」

就在眾人還在楞神的時候,反應過來的夏陽陡然站了起來,一雙眼睛死死的盯着大門處,寒光閃爍。

對於大哥夏春秋,那個仿如星辰般璀璨的男人,他一直視之為偶像,他怎麼能能夠容忍別人隨意侮辱。

「我說他夏春秋,沒資格娶傾城。」

這時候,人群陡然分開,一身黑衣的夏無憂緩緩的走了進來,左手持劍,右手卻拖着一具仿若死狗般的屍體,這一刻的夏無憂,稍顯瘦弱的身形卻給人無窮的壓迫感。

「我沒看錯吧,居然是他,他居然醒過來了。」

「哼,醒過來又有什麼用,不能修武,永遠都是家族的累贅。」

看到來人,人群陡然炸了開來,全都露出不可思議的面容,無數雙驚疑不定的目光都在夏無憂身上掃來掃去。

「無憂哥哥,你終於醒了,我還以為…」

楚傾城在這一刻,終於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眼淚更是奪眶而出,可是一張小臉卻倔強的望着夏無憂,生怕一不小心,那個讓他日夜牽掛的無憂哥哥就會消失一般。

「傾城,是我不好,這些年,讓你受苦了。」

夏無憂走了過去,擦了擦她眼角的淚水,有些愧疚的說道。

在他昏迷的三年里,要不是傾城經常給他服用聚元丹,恐怕他早已魂飛魄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