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只有我能在恐怖遊戲中直播開掛!
只有我能在恐怖遊戲中直播開掛! 連載中

只有我能在恐怖遊戲中直播開掛!

來源:google 作者:炸天幫超級無敵屌炸天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你隔壁老王 懸疑驚悚 炸天幫超級無敵屌炸天

你隔壁老王被神秘存在選中,進入了他所在的平行世界的一個死亡率幾乎高達百分百,全球直播的恐怖遊戲之中,需要不停通關才能活下去,沒想到的是他居然開局就覺醒了外掛系統,從此走上了開掛之路!展開

《只有我能在恐怖遊戲中直播開掛!》章節試讀:

【容嬤嬤來了,也不能給紮成這樣啊!】

【太可怕了,衣冠禽獸!】

【在線慰問碎花長裙女人,讓我做你的依靠!】

【嘔!樓上的你能不能要點臉!】

【就是,我就不想做她的依靠,我只想做白琳女神的舔狗!】

...

直播間里畫風逐漸變得無比清奇!

「嘀..嘀..嘀」

計時器的聲音在寂靜的房間中顯得格外清晰,像是一柄重鎚,重重的擊打在每個人的心口!

七分十二秒、六分四十八秒、六分三十二秒...

時間在一點一點的流逝!

瀕臨死亡的絕望與恐懼如同潮水一般,從四面八方襲來,將眾人淹沒。

「不行我受不了了!我再也不要在這個鬼地方待這了!」

李雷雙手抱頭,痛苦的嘶吼道!

隨後沖向裝有計時器的大門,瘋狂的揮舞着拳頭!

「咚咚咚咚」

李雷不斷地擊打着,不到片刻便精疲力盡!

手上更是鮮血淋漓,血肉模糊!

但是計時器一點也沒有破損,依舊在不停地運轉着。

只有上面的斑斑血跡,在提醒着眾人,它剛才受到了怎樣的擊打!

李雷緩緩地蹲下,滿臉痛苦,雙手緊緊抓着自己的頭髮,小聲地嗚咽着,嘴裏不斷傳出:

「我還不想死,不想死啊!」

一旁的韓梅梅第一次見到男朋友如此失控,她傻傻的愣在原地。

終於情緒徹底崩潰,癱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眾人眼中滿是絕望!

「不行!」

「我們必須找到鑰匙!必須找到鑰匙!」精英男呢喃道。

隨後猛地抬頭,看向眾人,環視一圈最終將目光停留在高中女生身上。

那目光十分可怕,像是要將她生吞活剝一般。

高中女生嚇得連忙往白琳身後躲了躲,滿臉驚恐。

白琳看向精英男,眼中湧出一股怒火,厲聲道:

「你怎麼不自己下去!」

直播間的眾人看到精英男竟然如此惡毒,扔下去張瑤不說,現在又盯上了學生,忍不住怒罵這個禽獸!

【連學生也不打算放過,我提議把他推下去!】

【哪位美女說一下剛才發生了什麼,我就取了個外賣!】

【這還是人嗎?比利弄死他!】

【不行,我要網曝這個畜生!】

...

房間中比利娃娃看着眾人你推我搡,情緒失控的樣子,臉上沒有任何變化。

這種場景,它早已司空見慣了。

在生命危險面前,人性最醜陋的一面總是會暴露的這麼快!

靜靜站在一旁的王嘯則是露出一副冥思苦想的神情,但實際上已經用意念在搜索框中輸入自己的問題。

【系統,取出護身符的最安全的辦法是什麼?】

系統加載了幾秒鐘後,顯示出了答案。

【只要製造出簡易磁鐵石,便可以在眾多不鏽鋼所制的針頭中將含有大量鐵元素的護身符吸出。】

王嘯看着答案,眼中閃過一絲恍然。

怪不得剛才自己將護身符裝到口袋裡後,會吸住自己褲子上的吸鐵扣,原來護身符中含有鐵元素。

不過這裡沒有現成的磁鐵石,看來自己只能利用現有的材料製造一個簡易吸鐵了。

王嘯看向四周,想要尋找一些製作磁鐵的工具。

「嘎吱..嘎吱」

東南方向放着的一排木床輕輕晃動着,彷彿下一刻就會散架。

在它旁邊是一台老舊的電視機,電視機還在開着,播放着雜亂無章的亂碼。

王嘯扭過頭去,繼續尋找着。

布滿抓痕的衣櫃、散落一地的繃帶、裝有不明液體的水壺...

忽然王嘯眼中出現一道亮光,朝着另一邊的角落大步走去。

只見那裡放着一台十分破爛的收音機,收音機的天線高高升起,但是卻接收不到任何信號,只能不斷地發出「嘶嘶嘶」的聲音。

明明是超級普通的雜音,但是卻帶給眾人一種難以言喻的恐懼感,這可能就是人了對於未知事物天生的恐懼在作祟。

王嘯輕輕按下收音機的暫停鍵,收音機中的雜音戛然而止。

忽然,王嘯舉起桌上的收音機,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咣嘰」

一聲巨響,將房間中的眾人嚇的渾身一抖!

大家早心力交瘁,經受不起一丁點風吹草動。

這聲巨響,像是壓倒眾人的最後一根稻草。

高中女生小朵,慢慢蹲下,蜷縮起來,抱着自己的雙腿,眼淚不斷地流出。

白琳望向計時器,眼中流露出一絲絕望,眼眶慢慢變紅。

就連精英男也頹廢的癱坐砸地上,雙眼無神,嘴裏不斷地中重複着: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被摔在地上的收音機頓時四分五裂,外殼的渣子四處飛濺,裏面的零件凌亂地散落的到處都是。

王嘯如今已經沒有時間去照顧大家的情緒和感受。

他眼睛不斷地掃視着地上的零件,仔細的搜尋着。

終於,王嘯眼中露出一絲喜色,目光停留到了地上的某處。

他走過去,彎腰將那個纏有電圈的方形黑色石塊撿了起來,並將石塊周身的電圈扯了下來,隨意的扔在一旁。

隨後王嘯又大步走到了那快要散架的木床旁邊。

「咣咣咣」

他朝着木床狠狠地踹了幾腳,木床徹底散架。

隨後王嘯撿起了一根比較長的木板,嘴角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王嘯環視眾人,在看到小朵的時候明顯停頓了一下。

隨後他走到了小朵面前,慢慢蹲下和她平視,親切的笑道:

「小朵,你能將頭上的發圈解下來給我用一下嗎?」

小朵此時已經把眼睛哭的通紅,聽到王嘯的話後,她微微一愣。

隨後小朵便毫不猶豫的將頭上的發圈拆了下來,遞給了王嘯。

小朵清楚地記得,在上一個房間中,就是眼前的王嘯哥哥想出辦法救了大家。

王嘯用小朵的發圈將黑色的石塊緊緊的綁到了木板的一端。

「你這是要做什麼?」

一旁的白琳眼眶微紅,略帶有一絲鼻音。

王嘯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道:「找鑰匙。」

「就用這個嗎?」

白琳指着王嘯手上的木板疑惑道,臉上露出一絲不太相信的神情。

王嘯點了點頭,隨後看向大門上的計時器。

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