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這個書生太兇猛
這個書生太兇猛 連載中

這個書生太兇猛

來源:google 作者:卓燃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寧川 蕭樂瑤

我本是全能殺手卻穿越成了東靖國書生想考個功名方便做生意,誰知偶遇逃婚公主,兩情相悅情不自禁……公主:「我相公有狀元之才……」皇帝:「得此賢婿,朕定能一統天下……」太子:「有我妹夫在,孤的太子位穩的很……」我:「低調低調,我只想睡懶覺!」展開

《這個書生太兇猛》章節試讀:

寧川跟隨羽林軍來到了城東的一處園子。

此處乃是皇家內府在冊府邸,說白了就是皇帝他老人家的。

園子一直空着沒有人住,沒有外面人多眼雜,且更加容易監視。

「寧公子,從今以後你就住在這裡,但是最近這段時間,沒有陛下的允許,你不能離開這裡!」

羽林軍給寧川說完,轉身離開並且關上了大門。

聽着外面的腳步聲,寧川能夠判斷,羽林軍最起碼不下三百人。

腳步遠近聲音來看,應該是把整個園子都給包圍起來了。

變相軟禁……

「既來之則安之!」

寧川無所謂的聳聳肩。

園子的設施頗為完美,自從穿越過來,他還沒有住過這麼好的地方,正好符合自己睡懶覺,躺平的標準。

「少爺……」

寧川正準備走進房間,突然大門再次被打開,傳來了一道猥瑣且熟悉的聲音。

回頭一看果不其然。

一臉猥瑣的老頭,咧嘴笑着朝他跑來,那兩顆普通玉米粒的大黃牙,在夕陽的映射下十分耀眼。

老頭人如牙名,名叫老黃。

曾經就是寧川家中的老僕人,變賣家產來到鄴都,他也一直跟隨着寧川。

別看這老傢伙猥瑣,且沒正行,還經常做點偷雞摸狗的事情,可他對寧川卻是忠心耿耿的要命。

「少爺,你可嚇死老奴了!」

老黃笑吟吟跑到寧川身邊。

「咱們的東西呢?」

寧川急忙詢問。

二十兩白銀,那可是他全部家當,更是他考取功名之後,做生意的本金。

老黃得意的拍了拍他腰間的包裹,「少爺您放心,一點都不帶少的!」

一邊說著,他還一邊從懷中掏出用麻布攢成的小包裹。

打開包裹裏面可都是葡萄……

「少爺,老奴從客棧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這冰鎮葡萄,想着給少爺拿點嘗嘗,就順手牽羊!」

老黃得意的說著,似乎對這順手牽羊的本事很滿意。

寧川臉色一黑。

自己好歹也是讀書人……

「少爺,到底啥情況,不會是您睡的那位小姐,未婚夫報復你吧?」

「也不對啊!就算報復您,也應該想辦法弄死您,最差也得讓你做太監,怎麼會讓您住這麼好的宅子?」

老黃說到這裡,突然臉色一變,「少爺您不會已經……」

他噗通一下跪在地上,「老爺啊!全都完了,少爺成太監……」

「你個老王八蛋,能不能盼我點好?」

寧川猛的一腳踹上去。

老黃一個狗吃屎,卻很靈活的爬了起來,「根還在就好……」

寧川很想一巴掌抽上去!

「那少爺這園子……」

「我那便宜老丈人的!」

「我就說嘛!少爺您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百年難得一見的小白臉,還睡了他家閨女,生米煮成熟飯……」

老黃滔滔不絕,突然感覺一冷,注意到寧川眼神,趕緊閉嘴。

瑪德!

這次馬屁不成功,把實話說出來了……

「本少爺要睡覺,昨天晚上折騰一宿累死了!」

「少爺威猛,就算夜御三女也……」

老黃再次閉嘴。

「你去收拾收拾吧……」

寧川翻了個白眼。

老黃的腦迴路,他實在是有點無法理解……

「少爺放心!這事兒交給老黃,絕對不放過這園子任何值錢的東西,走的時候一併打包!」

「我特么讓你自己找地方收拾出你自己住的地方,這裡的東西你特么要敢動一點,你看我不打斷你兩顆門牙!」

寧川暴怒大吼,老黃落荒而逃!

……

時間過得很快。

轉眼三日過去。

寧川倒是休息的不錯,可始終除了送東西的羽林軍,就再也沒來過其他人。

寧川心裏面也忍不住嘀咕。

是不是樂瑤那邊不順利啊?

皇帝老丈人還是看不上自己?非得逼自己再進一步生米煮成熟飯,把孩子弄出來才肯認命?

嘀咕歸嘀咕,寧川倒是呆的安逸。

他反正已經準備好了,再過幾天還沒消息,自己就只能潛入皇宮,當面找便宜老丈人聊一聊了!

深夜中。

老黃呼嚕打的山響。

唔……

突然兩名翻牆而入的黑影潛入房間,捂住了老黃的嘴巴。

老黃驚醒,看到面前兩人,頓時被嚇得驚恐萬分。

一股騷氣直飛衝天,床板上多了一灘黃色液體。

「別叫,否則弄死你!」

其中一人滿臉嫌棄,聲音雖小卻尖銳到讓人起雞皮疙瘩。

老黃瘋狂點頭,才被鬆開……

「黑白無常大人啊!老黃還不想死,求求你們別收了我啊!」

「說什麼呢!咱家兩人是人……」

「人?」

老黃恍惚看向兩人。

眼看着兩人那臉色煞白的模樣,還帶着高高方帽,尤其是那陰柔的姿態,和沒了男人磁性的尖銳聲音。

這特徵怎麼都不像人啊……

「你是寧川的家奴?」

「對對對,我看着我家少爺長大的……」

老黃急忙點頭。

「你們從哪裡來的鄴都?」

「從趙州過來的!我家少爺命苦,沒了爹娘,想要考功名,就變賣了家產來了鄴都!」

「你家少爺為什麼會武功?」

老黃撇撇嘴,自家少爺那也叫武功?

他正要吐槽,卻馬上話鋒一轉。

「少爺從小體弱多病,我們家老爺請了不少武師傳授他武藝!」

想害我家少爺,我特么嚇死你們!

「兩位是有所不知,別看我們少爺弱不禁風,那可是得了武師真傳的,天下第一高手算不上,但幾十個大漢別想近身!」

「我們來鄴都的路上,遇到了兩隻熊瞎子,想要吃了我跟少爺,結果被我們少爺左一拳右一拳通通打死,成了少爺和老黃的美味……」

他自然知道,雖然從小練武,但少爺武藝絕對不咋地。

可這兩人一看來者不善,老黃擔心他們會對自家少爺意圖不軌,動了個心眼,開始吹牛比……

兩人對視一眼,重新看向老黃,「你最好不要告訴別人我們來過,尤其是你家少爺,否則……」

說著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隨後兩人快步離開房間,翻牆而出……

兩個慫包,被嚇到了吧?

不告訴我家少爺,怎麼可能?

老黃直接下床,可房間的門再次被打開,嚇得他以為是兩人去而復返,急忙跪在了地上。

「兩個太監走了,是本少爺我……」

「少爺?」

一看真是寧川,老黃則站了起來,「兩個太監?特么的沒根的陰陽玩意,嚇死你黃爺了……」

「今日的事兒別說出去!」

寧川囑咐一句,隨後掐起鼻子,「趕緊找地方洗洗,被子床褥都扔了換新的!」

「老黃你丫最近上火了吧!這味太特么上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