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戰神歸來,開局斬殺絕美金髮女郎
戰神歸來,開局斬殺絕美金髮女郎 連載中

戰神歸來,開局斬殺絕美金髮女郎

來源:google 作者:雪落六月兔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崑崙 柳月熙 都市小說

【爆款熱血爽文+戰神歸來+星門計劃+不聖母+反派有智商+斬神】五年前,大夏西境,境外僱傭兵毒王孫和他的十八名手下,命喪九泉,屍體跪在了題着犯我大夏,雖遠必誅的界碑前三年前,亞粹營總部被挑,眾多頭目死於非命,會議室牆上血淋淋的龍嘯兩字,就如同死神的法旨兩年前,境外最大恐怖組織聖殿覆滅,龍嘯戰神葉崑崙隨之離奇失蹤如今戰神葉崑崙歸來,舉世震驚他誓要查出當年未婚妻死亡真相,讓敵人血債血償展開

《戰神歸來,開局斬殺絕美金髮女郎》章節試讀:

柳月熙徹底石化了。

作為榕城第一美女,追她的青年才俊,屈指難數。

像葉崑崙這種敢把她的傲嬌說成胸大無腦的。

更是前所未有。

「姓葉的,你禮貌嗎?」

葉崑崙又瞅了兩眼。

淡淡的回道:「故意挺着,不就是給別人看的,日後你就習慣了。」

卻見他下一刻看向服務生。

話鋒一轉。

「小哥,幫我開間客房。」

「啊?好嘞,葉先生。」

王守財那麼一鬧騰,的的確確耽誤了葉崑崙行程。

如今車拿去修了,天色又漸晚,他只能選擇臨時住在白金瀚宮一晚。

「爸,他可是殺了不少人。」

柳月熙看到葉崑崙轉身朝酒店內走去,竟然忘記了反駁。

「是啊,剛才你就跟我說過…不對啊,閨女,葉小子為何不逃?」

柳三爺滿臉狐疑。

以雷霆手段殺了二十一名殺手外加南區惡霸的葉崑崙,竟然老神在在的住酒店了。

難道他不怕榕城警司抓嗎?

「此人舉止怪異,做事有恃無恐,若非腦袋有點大毛病,那就是他背後有着可以傲視一切的資本。」

「??」

柳三爺被自家女兒說的有些懵圈。

「爸,你親自調查一下他,我今晚便要知道結果。」

「好。

此時。

進入酒店客房的葉崑崙。

淡定的掏出電話,撥通了炎龍衛指揮官李影的號碼。

「龍嘯大人。」

「白金瀚宮內出現的聖殿七星聖使及二十名聖徒,皆被我除掉,我不想此事造成太大的影響。」

電話那頭的李影美目一亮。

立馬道:「屬下馬上協調榕城警司趕赴現場處理,並封鎖消息。」

「你跟雷老通個氣,處理下我的檔案問題,我更不想讓帝都葉家得知我復出的消息。」

李影聽到葉崑崙提及帝都葉家,秀眉一蹙。

「屬下立馬去辦。」

「另外,幫我訂一張明天一早的機票。」

「龍嘯大人,您是要去境外?」

葉崑崙腦海中瞬間閃現過已故女友韓月的容顏。

滿臉悲慟。

冷聲道:「對,目標聖殿!」

在葉崑崙看來。

聖殿聖使級別以上的超自然高手,絕非普通軍方人員乃至於地方警員能夠匹敵的。

而且。

龍嘯戰神的字典里從來沒有坐等報復一類的字眼。

他的原則便是有仇當場就報。

如果鞭長莫及,那就會以最快的速度出現在敵人面前。

消滅之!

夜幕降臨。

絢麗的霓虹和萬家燈火,照亮了榕城。

白金瀚宮頂層豪華套房中,柳月熙站於大大的落地窗前,端着一杯紅酒,眉頭緊鎖。

剛才她接到了警方通報。

傍晚自己遭到刺殺的事情,被警方定性為粉絲躁動事件。

更為離奇的是酒店監控損壞,沒拍到任何打鬥錄像。

警方還建議柳月熙仔細想想,是否是自己的某個保鏢大展神威,殺了那些躁動的粉絲。

若非後面又發生了葉崑崙殺惡霸王強事件。

柳月熙甚至懷疑自己是因為近期壓力過大而產生了幻覺。

「柳小姐,警方於下午三點開展了掃黑除惡的行動,熱心市民葉先生正當防衛,失手殺了惡霸王強,可謂是給警方掃黑除惡行動開了個好頭。」

警方還說打算給葉崑崙送個熱心市民錦旗。

柳月熙目瞪口呆,震驚的無以復加。

「真是個謎一樣的男人。」

柳月熙呢喃之後,原本緊鎖的眉頭舒展開來。

她決定了。

無論花什麼代價,她都要招收葉崑崙為貼身保鏢。

此時。

榕城西區的帝豪夜總會。

滿面紅光,吞雲吐霧的王家少爺王守財,看起來悶悶不樂。

「財哥,想什麼呢?」

就在這時。

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青年,斜叼着一根香煙,笑呵呵的問。

「雲飛,你說那葉崑崙到底是何方高人,不僅你姐護着他,就連警方似乎也偏袒他。」

王守財百思不得其解,猛抽幾口雪茄。

緊接着。

端起桌前酒杯一飲而盡。

榕城四少之一的柳雲飛,聽到此言,愣了愣。

「葉崑崙是誰?他怎麼跟我堂姐牽涉到一塊了?」

「我也不知情,而且我派人查了,葉崑崙和強哥一樣,孤身一人,無親無故。」

王守財看着桌子上的骨灰盒,情緒十分低迷。

「財哥節哀,掃黑除惡席捲全城,強哥撞上了,只能算他倒霉,再說了警方也只能把骨灰送到他生前的夜總會來。」

「人死茶涼,加上警方偏袒葉崑崙,我王家此時也不能為強哥報仇啊。」

王守財說著說著,開始抽泣起來。

「哥,你這是被迫接手帝豪夜總會,強哥若是看到你此刻的真情流露,他在天之靈定會深感欣慰的。」

「是這樣嗎?」

「那是自然,沒有王家,哪裡有他的發跡。」

柳雲飛的眼睛倒是挺活絡。

「你說的倒是在理。」

有了柳雲飛的安慰,王守財白撿了帝豪夜總會的愧疚之情好受了很多。

「財哥,人死為大,當入土為安,不如我代你先安葬了強哥,再來陪你喝酒。」

「人這一生啊,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強哥兩袖清風,必然不在乎這身後之事。」

柳雲飛不明所以,狐疑的看向王守財。

「那依財哥之見?」

「倒馬桶里,沖走吧。」

柳雲飛毫不猶豫抱起骨灰盒,走向衛生間。

伴隨着馬桶沖水聲響起,忠心耿耿的王家看門狗,不落下一絲塵埃,歡快的飛向下水道。

處理完王強身後事。

王守財的腦海中再次閃過葉崑崙的身影。

由於其前王強惡貫滿盈,無惡不作。

他認為警方在這特殊時期偏袒葉崑崙,合情合理。

但。

今天的恥辱,一定會伴隨其左右,讓他輾轉反側。

「雲飛,那葉崑崙似乎和你堂姐走的比較近,不如….」

柳雲飛聽完王守財的吩咐。

端起酒杯。

「財哥,放心吧,對付葉崑崙的事交給我。」

「阿飛吶,你堂姐不過是才得到你爺爺的重視,若是你此事辦成,將來,我必定助你奪得柳家家主之位。」

得到柳雲飛的肯定答覆,王守財的稱呼也從雲飛變成了阿飛。

論實力。

柳家自然是略遜於王家。

此時。

有王家少爺王守財的許諾,已被柳月熙這位才女壓制的沒有鬥志的柳雲飛。

陰森森一笑。

「姐夫,等我成為家主,我一定把我堂姐送到你的床上,嘿嘿。」

王守財略微一頓,笑逐顏開。

長吐了一口煙圈。

「阿飛,沒想到你小子還很有質感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