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在你心尖上起舞全文
在你心尖上起舞全文 連載中

在你心尖上起舞全文

來源:google 作者:陳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男人 陳流

在這裡提供的《在你心尖上起舞》小說免費閱讀,主人公叫白芷陳流,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有人說,人的細胞平均七年會完成一次整體的新陳代謝,七年之後,每個人都會是一個全新的自己,曾經深愛過的、曾經恨入骨髓的,都會煙消雲散可是,當陳流的鼻尖聞到那抹香味的時候,他知道,他這一生,都不會忘記這個人...展開

《在你心尖上起舞全文》章節試讀:

在這裡提供的《在你心尖上起舞》小說免費閱讀,主人公叫白芷陳流,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第二天一早,白芷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聽到手機響了起來,她眯着眼睛看了眼來電提示,放到耳邊道:「江肖黎,你知道我有起床氣吧?」
...第二天一早,白芷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聽到手機響了起來,她眯着眼睛看了眼來電提示,放到耳邊道:「江肖黎,你知道我有起床氣吧?」
那邊彷彿絲毫沒聽到她的這句話,自顧嚶嚶嚶地哭了起來:「嫂子,救命啊……」白芷倏地坐了起來:「怎麼了?
被人打了?」
「不是……」江肖黎哭了會兒,猶猶豫豫道,「我在蒙洛斯裏面……」「你敢跑去賭?」
白芷的音量頓時拔高了,「江肖黎,你是不是想死?」
「……你再不來我就真的要死了……」「你給我等着!」
白芷掛了電話,飛快地從床上跳了起來,匆匆洗漱了一番就出了門。
白芷風風火火地趕到蒙洛斯,找到江肖黎所在的包廂後,一把推開了門,然後就看到江肖黎和另一個跟他一般大小的男生站在角落,造型狼狽得讓人不忍直視——竟然只穿了一條內褲!
「你別告訴我你輸得只剩一條內褲了!」
白芷上去就給了江肖黎一個栗暴,咬牙問道。
江肖黎吃痛地摸了摸頭,委屈道:「嫂子,我知道錯了……」「人既然來了,錢帶來了嗎?
這兩個小朋友可還欠着我一百萬呢!
今天要是不還清了,誰也別想走!」
坐在沙發上的一個中年男人突然開口。
白芷這才抬頭看去,只見沙發上坐着一個戴着粗金項鏈的中年男人,邊上還站着三四個小弟模樣的人,看着都很面生,應該是第一次來蒙洛斯。
「你輸了一百萬?」
白芷一聽,揚手又給了江肖黎一個栗暴。
「姐姐,都是我不好,肖黎是被我拉來玩的……」江肖黎邊上的男生有些難為情地抬起頭來說道。
「哎呀,都說了別告訴她了……」江肖黎用手肘撞了撞那男生。
白芷翻了翻白眼,也不理他們,只叫來了**服務員,低聲吩咐道:「查查他們昨晚的賭局。」
**里不乏有人出老千的,如果對方出了老千,她自然有辦法收拾他們。
服務員沒過一會兒就回來了,朝白芷搖了搖頭。
白芷心裏一陣失望,認命道:「從我的賬上給這位先生劃一百萬。」
那中年人見白芷這麼好說話,不由得喜形於色,吩咐邊上的人道:「把衣服還給這兩位小帥哥。」
說著,他站起身,走上前拍了拍江肖黎和另一個男生的肩膀,笑道:「叔叔我今晚還來,想要把錢贏回去,就來找我。」
幾人拿到錢後,就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
白芷看着他們離開的身影,心裏跟割肉一樣疼!
那可是一百萬哪!
白芷憋着一肚子火,走出了蒙洛斯,江肖黎追上來:「嫂子,我真的知道錯了!」
「你朋友呢?」
白芷看了眼他身後,問道。
「他先回學校了。」
江肖黎話音剛落,白芷就伸手揪住了江肖黎的耳朵,惡狠狠道:「我說過多少次不准你踏入這種場所,你還給我明知故犯!」
江肖黎連連告饒:「嫂子,這是個意外,我真的不敢了!」
白芷見他眼睛都紅了,有些無奈地放開他:「早飯還沒吃吧?」
江肖黎可憐兮兮地點了點頭:「別說早飯了,昨天晚飯都沒吃,嫂子你看我是不是瘦了一圈?」
白芷繼續翻白眼,但是眼中卻流露出一絲笑意:「走吧,我帶你去吃大餐。」
蒙洛斯附近有個五星級豪華酒店,白芷帶着江肖黎進了酒店,給他點了一桌菜肴。
「嫂子,那一百萬我會想辦法還你的……」吃到一半,江肖黎突然抬頭看着白芷,認真地說道。
「怎麼還?
去賣身嗎?」
白芷摸了摸下巴,挑唇問道。
說實話,江肖黎的長相其實很不錯,唇紅齒白的,還帶着天然的呆萌,是現在的小女生最喜歡的小鮮肉類型。
「我……我才不是那麼隨便的人!」
江肖黎紅着臉抬了抬下巴,「反正我會想辦法的。」
「呵呵!」
白芷冷笑。
「嫂子你不可以這樣鄙視我!」
江肖黎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
「行了,還什麼還?
那麼點錢,你嫂子我一個晚上就能賺回來了!」
聞言,江肖黎不由得皺了皺眉:「你剛還讓我不要去**,你自己卻經常去!」
「我是成年人,我做事有分寸。」
「我都二十歲了!
我也是成年人了!」
江肖黎不服。
「再廢話我讓你去賣身還債!」
白芷瞪了他一眼。
江肖黎悻悻地閉了嘴,埋頭苦吃。
過了會兒,他又抬起頭來,繼續道:「嫂子,等我大學畢業,你就不要再去**了,到時候我賺錢養你。」
白芷聽了,眼眶突然一濕,可她很快就笑了笑:「好啊,我等着。」
江肖黎頓時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臉頰上兩個酒窩分外明顯。
白芷看着他的笑容,有些怔忡。
她從未想過,她會有這樣一場姐弟緣分,如果三年前,江肖塵不曾幫她擋那一槍,那麼此刻幫江肖黎解決問題,帶着江肖黎吃飯的人,應該就是他了吧……白芷甩了甩頭,不再去想,趁着江肖黎去洗手間的間隙,她叫來服務員結賬。
結完賬剛站起來,她就看到陳流和程贇從不遠處的卡座上站起來。
看到她的時候,陳流的面色微微一僵,反倒是程贇微笑着和她招了招手。
程贇也是個喜歡玩樂的公子哥兒,去蒙洛斯和她賭過好幾次,並不招人討厭,所以白芷大大方方地回了個笑容。
「嫂子!
快快快!
下午有一堂課提前了,是個魔鬼教授,不能遲到!」
突然,餐廳里傳來一道突兀的急吼聲,只見江肖黎從洗手間出來後,拿着手機一路小跑過來,拽着白芷就往門口狂奔。
白芷被拽得猝不及防,絲毫沒有看到陳流的臉在聽到那聲「嫂子」後,瞬間就沉了下來。
「白天的夜鶯和晚上的夜鶯真是判若兩人,你說是嗎?」
程贇嘿嘿一笑。
的確,剛剛的白芷只是穿了一身普通的T恤牛仔褲,還扎了馬尾辮,乍一眼看去,還以為她是個大學生,跟昨晚婀娜多姿的美艷模樣判若兩人。
「誰能想到,剛剛那個女人,會是蒙洛斯的夜鶯,還跟過曾經的堂口老大呢?」
程贇有些惋惜地嘆了口氣。
「你說什麼?」
陳流的語氣突然變得有些森冷。
程贇有些不明所以地看向陳流:「你昨晚不是查過她的資料了嗎?」
「顯然是那份資料不夠全面。」
陳流冷笑一聲。
程贇被他笑得毛骨悚然,摸了摸胳膊,道:「你跟夜鶯到底什麼關係?
為什麼你一見到她就變得這麼可怕?」
「還不快說!」
「哎,你真不知道嗎?
三年前她跟過青雲會分堂的老大江肖塵,當時江肖塵把她寵上了天呢,後來青雲會內鬥,發生槍戰,江肖塵給她擋了一槍,沒能救回來。
不過夜鶯也算有情有義,不僅親自給江肖塵操辦了葬禮,還拿到了他弟弟江肖黎的撫養權,剛剛那位,應該就是江肖黎。」
程贇自顧說著,絲毫沒注意到陳流的臉色越來越差,「而且聽說夜鶯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有跟過別人,應該還是對江肖塵念念不忘吧……」「夠了。」
陳流突然出聲打斷了程贇的話。
程贇這才抬頭看他,發現他的臉色差得可怕,頓時嚇了一跳:「喂,你怎麼了?」
陳流看也沒看他,直接進了電梯。
沒有人知道這一刻他心裏翻起的滔天巨浪,他以為這七年只有他放縱不堪,卻未曾想到她過得比他更加放縱。
輟學?
賭博?
和黑幫的人鬼混?
槍戰?
白芷!
你好!
你好得很!
陳流的心裏有難以抑制的怒火奔騰而過,他真想,真想掐死她!
可隨着怒火而來的,卻是如刀絞般難言的痛苦。
陳流匆匆回到酒店套房,眉頭緊鎖地從藥箱里拿出一顆葯,快速地吞咽下去,這才有些脫力地倒在床上。
「陳流!」
遙遠的時光里,青春明媚的少女驚恐的尖叫聲突然響起,彼時的他正被人強行拽上一輛麵包車。
那是那一年最悄無聲息的一場綁架案的開端,就連綁匪也想不到,會憑空冒出一個不相干的少女。
慌亂之中,陳流只來得及吼一聲:「別過來!」
可是少女卻充耳不聞,反而發瘋一般地衝過來:「你們是誰?
你們放開他!」
她不要命似的撲過來緊緊地拽住他,試圖以自己微薄的力量和歹徒抗衡,不讓他被人拽到麵包車裡。
「你幹什麼?
你快走開!」
陳流又氣又急又怕,狼狽之中出聲吼她。
可她卻死活不放手,眼見行動受到了阻撓,為首的歹徒直接把她也一併綁進了麵包車。
那個黑暗的夜晚,他們被扔在不見天日的貨倉里,她小小的身子與他綁在一起,明知道下一秒就有可能是死亡,可她卻一滴淚都沒有掉,反而安慰他:「陳流,你別怕,我們肯定不會有事的,大家都說了,我命硬,死不了。」
那是他這一生最動容的時刻。
陳流突然有些痛苦地捧住頭,不,不能想,不能懷念,不能後悔……他猛地坐起身,下床在香薰機里滴了幾滴安神的精油,這才重新躺到床上,讓自己陷入短暫的睡眠中。

《在你心尖上起舞全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