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餘生只為你心動
餘生只為你心動 連載中

餘生只為你心動

來源:google 作者:夏至花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東方凌 小青 現代言情

「我東方凌,會用自己的一生一世來寵顏靜萱,只要你願意」「為什麼?」她從他的懷中仰起頭,一雙如夢幻般的大眼內略帶着几絲惡作劇「因為你是我的未婚妻,也是我的家人和親人」這個答案,令女孩心甘心情的將小臉埋進他的懷中是了!她愛東方凌,就像東方凌深深愛着她一樣展開

《餘生只為你心動》章節試讀:

短短五個字,令室內其它幾個小朋友同時向她行注目禮,孤兒院的院長不滿的對她皺起眉頭,中年男子也屏住呼吸怔怔的看着眼前似乎不太好馴服的小女孩,只有東方凌無視於她的挑釁,好看的臉上閃過一抹不明顯的激賞。
—————————
「人人都有夢想,與其偽裝在心底,不如直接講出來,我相信這個場合里的人不會笑話你所說的每一句話。」
柯芷冷目不轉睛的看着他俊美的臉龐,唇內不禁揚起一絲淡淡的微笑,「如果我說我的夢想是讓這個世界上不再有孤兒存在,你能幫我實現嗎?」
她的話,令東方凌微微一怔。
「所以……」
芷冷玩世不恭的聳聳肩,「這種不可能被任何人所實現在夢想就算是說出來了,也沒有人能夠幫我解決,我不如就將它深埋在心底好了。」
她略帶挑釁的態度,令現場陷入一陣奇異的寧靜之中,他們都小心翼翼的看着尊貴無比的東方凌的臉色,生怕這位大少爺一個心情不爽會氣得撫袖而去。
東方凌慢慢站起身走到柯芷冷的面前,雖然兩個的年紀相仿,可是發育很快的東方凌在這個時候已經高出了她將近一個頭,「看來你有一顆很強的防備心。」
「噢?
你這麼以為嗎?」
被他近距離的俯視,芷冷發現自己的心口在開始莫名其妙的噪動起來,他身上散發著一股特殊的味道,很清爽、很好聞,這種味道讓她沒來由的心慌意亂。
「不得不說,你的夢想引起了我的好奇了。」
東方凌突然很霸氣的一手拖起她漂亮的下巴,並將自己俊俏的面孔湊到柯芷冷的眼前。
「所以我決定將這個入住東方家的資格送給你。」
他笑得有些自負,「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裏,你最好試着學習一下該如何服從於我,而不是處處向我挑釁,懂了嗎?」
低喑的聲音中充滿了几絲挑釁的味道,他突然放開柯芷冷的下巴,回過身沖中年男子使了個眼色,「陳叔,接下來的手續就由你來和院長辦理了。」
「是,凌少爺!」
不待柯芷冷回過神,東方凌已經酷酷的越過她的身邊離開院長室。
不規則的心跳致使柯芷冷的臉蛋微微漲紅,鼻息處似乎還殘留着他指尖好聞的氣息,她沒有回頭去看他早已離去的身影,因為她的大腦此時此刻正處於迷離狀態之中。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個高傲的男孩為什麼會偏偏選中她?
五年後——
東方家是寶灣北上流社會中的豪門貴族。
五十六年前,東方之城的創始人東方毅在上海開了第一家擁有國際級水準的豪華大飯店,經過多年來的經營和努力,東方之城逐漸與世界相接軌,並且在歐洲美洲等多個國家設立了自己的分店,發展到現在,諾大的東方之城已經在世界各地成立了九百多家大小不同的連鎖店。
准繼承人東方凌是東方家族的獨生子,東方夫婦由於常年生活在國外,所以東方家大宅的真正主人的位置就落到了東方凌這個剛剛年滿十八歲的少年身上。
清晨,柯芷冷像以往一樣,在傭人的催促下懶洋洋的從床上爬起來,當她來到餐廳時,看到一身清爽的東方凌已經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悠閑的開始用早餐了。
這個年紀輕輕的男孩就像一個倍受尊崇的王子,無論是在家裡還是在外面都會無時無刻吸引着他人的目光。
芷冷不不認自己每次看到他的時候,心底都會產生莫名其妙的自悲感,大概是他的存在太顯眼了,世界真是不公平,竟然會造就出這個連一滴缺點都挑不出來的東方凌。
她聳聳鼻子,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坐到了他的對面。
微弱的聲響,驚擾了正在看報紙的東方凌,他抬起一雙迷人的雙眸,目光如水的掠過眼前梳着學生頭的柯芷冷。
十八歲的她,身高已經達到了一六八,瘦削的身材在一身黑色校服的包裹下顯得更加玲瓏有致。
東方凌從來不否認她的美,白皙的小臉上泛着誘人的粉紅色光澤,一頭長而直的頭髮整整齊齊的披在腦際,在光的折射下,泛着淡淡的紅色暈律。
他率先投給她一記性感的微笑,「芷冷,早啊!」
正抓起一片三明治的柯芷冷在面對他陽光般的俊臉時,禮貌又不失冷淡的微微點頭,「早!」
拜託!
她最受不了東方凌的這種魅惑人心的笑容,她都已經很明顯的擺出一副要和他保持距離的態度了,可是這個小子卻偏偏不懂她的暗示。
低下頭,她打算今天早上的談話就到此為止,偏偏她的頭頂再次傳來他好聽而又帶着磁性的聲音。
「聽說公車站附近正在修路,所以今天坐我的車子去上學吧。」
東方凌氣定神閑的端起奶杯輕酌一口,故意忽略她拚命表現出來的冷漠,不冷不熱的道出了這句話。
「不用了,我多走一站應該不會耽誤太多的時間。」
要她和他同乘一部車子去學校?
天哪!
她可不想成為全校的新聞人物。
聖亞高中的全體女生都將東方凌當成神一樣去膜拜,如果被那些可怕的追星族知道她與東方凌不僅同乘一部車而且還同住一個屋檐下,她可不敢保證自己還會不會活過十八歲。
所以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她幾乎是傾盡了所有的能力與東方凌保持着路人甲和路人乙的關係。
將奶杯輕輕放到純白色的大理石餐桌上,東方凌若有所思的抬起雙眼,「連續坐了三年公車,你不覺得這樣子說出去會讓人覺得很可笑嗎?」
他優雅地疊起雙腿,並將自己面前的早餐推至一邊,微一抬手,身後的兩個傭人非常識趣的紛紛退出餐廳。
「芷冷,有些時候做人可以做得輕鬆一些,你沒必要總是帶着一層面具來活着。」
她挑釁的回了他一記善惡不明的淺笑,並故意伸手捏向自己白皙的臉頰,「能不能告訴我哪一層是你口中的所謂面具?」
這個傢伙怎麼可以將她看得這麼透徹,她表現的有那麼明顯嗎?
「其實你很害怕我,是吧!」
他有些自負的挑高唇瓣,眼內也綻現出几絲邪惡的光茫。
這句話,令柯芷冷的臉色變得有些許的不自在,「你會在未來的某一天夜裡跑進我的房間中刺殺我或是偷偷在我的食物中下毒嗎?」

《餘生只為你心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