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虞清歡淇王
虞清歡淇王 連載中

虞清歡淇王

來源:外網 作者:皇叔寵我入骨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皇叔寵我入骨

和他先婚後愛,我把他當朋友,他卻寵我入骨,我到底該不該從了他呢?展開

《虞清歡淇王》章節試讀:



「皇叔寵我入骨net」!
韓將軍告訴嘉佑帝此事,便打着用這匹神駿討好陛下的主意,誰知球又被踢回自己這邊,頓時怔了好久,直到二皇子提醒,他眼珠轉了幾圈,這才艱澀地吐出一個「是」字。
「駿馬?」嘉佑帝摸了摸下巴,那的確是一匹好馬,高大的身軀威風凜凜,順滑的鬃毛烏黑髮亮,健碩的四肢強壯有力。
跑起來怎麼樣不知道,但看起來相當威猛,十分襯他,希望他這個弟弟別不識抬舉,否則他也只有動手搶了。
他是九五之尊,本就該配上最好的。
韓將軍剛從帳篷里出來,便撞上了一個身材高大,皮膚黝黑的漢子,他憋着一股火氣,正愁沒地方發,登時就怒了:「哪個狗東西,竟敢撞本將軍!」
烏閃滾滾,暴雨傾盆。
韓將軍的聲音,被銀龍帶來的巨響蓋過,眼前的人聽不到,有些不明所以。
韓將軍又氣又惱,抬腿朝那人踹了過去,將那人踹翻在地,他尤不解氣,又踹了幾腳,直把那人踹下斜坡,他這才往地上啐了一口,冒着雨去找長孫燾,尋思着怎麼讓淇王殿下自覺地把馬給交上去。
被他踹落山坡的人從泥污中爬起來,任大雨澆落一身臟污,他抱着手,無聲地笑了,一排白牙在電光中格外醒目。
沒錯,這正是安頓好流民後,便趕來幫長孫燾的楊遷和三夢,兩人混跡在長孫燾為數不多的屬下里,搞一些明面上不能搞的小動作。
就好比現在。
三夢挪到他身邊,問道:「你都幹了什麼好事?」
楊遷聳聳肩:「也就在他鞋裡埋了根鐵釘而已。」
話音剛落,鬱悶地走到一棵大樹底下躲避暴雨的韓將軍,頭頂忽然一閃,依靠着的那棵樹被閃電擊中,一條粗壯的枝丫砸下來,幸好他躲避及時,否則一顆腦袋肯定給砸個稀巴爛。
僅此而已嗎?
不!
就在韓將軍躲避的瞬間,他旁邊的一棵樹又被雷擊了,這次雷電離他更近,被電流波及的他,忽然一個直挺,便被炸飛幾丈遠。
但雷電似乎不準備放過他,追着他便劈,他尚且來不及休整片刻,便被迫躲避雷電的攻擊。
「啪!」
「噼啪!」
「噼噼啪啪!」
韓將軍身邊的樹木,全都遭了殃,而韓將軍嚇得哭雞鳥嚎,四處奔逃。
楊遷看着這一幕,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眾人也被韓將軍鬧出的動靜吸引了注意力,紛紛向他看去,但將軍正遭雷劈,眾人也不敢貿然插手,否則影響了老天收人,要是老天閑得慌,把自己也收了怎麼辦?
所以眾人只圍着看,但並不敢出手相幫,韓將軍就這樣被雷電追得抱頭鼠竄。
「外面什麼動靜?」嘉佑帝隨口問了一句。
二皇子有心表現,剛想起身,就被狂風吹動樹枝拍打在帳篷上的動靜嚇得不敢動彈。
嘉佑帝眼裡藏不住的失望——他的士兵還處於生死存亡之際,他的臣子正在冒死奔走,自己的兒子怎麼就這麼慫?
王公公見二皇子不動,只好豁出性命把頭伸出去看了一眼,僅僅只是一眼,在差點被閃瞎雙目之前,連忙把頭縮了回來:「陛下,閃電正在追着韓將軍跑,彷彿活了一般,不劈死韓將軍不罷休!」
「混賬!嚇傻了是嗎?怎麼開始說胡話了?」嘉佑帝狠狠地瞪了王公公一眼,想要親自去看。
結果風撩起帘子的剎那,韓將軍滿地打滾,滾了又起,起了又滾的模樣,以及滋啦滋啦閃過的電光,昭示着王公公並未說謊。
嘉佑帝立即喝道:「快讓他把身上的兵器解下來扔了!」
將士的長戟早已在逃上山時被扔下,現如今身上只有短刀和匕首,可這兩樣兵器都有牛皮刀鞘護着,並不會招引雷電,且士兵的盔甲外層,也塗抹了特殊材料,所以哪怕在這樣的雷雨天氣,也不會遭遇雷電。
韓將軍這是造了什麼孽哦?
竟被這樣劈來劈去!
王公公尖銳的嗓音響起:「將軍,快解兵器,快解兵器!」
可惜聲音在雷暴聲中,像極了罵街的娘們,聲音潑辣卻不夠渾厚有力,逃竄中韓將軍根本沒能聽見。
最後,韓將軍為了躲避從天而降的樹枝,躲到空曠的山頭,卻被一道閃電當頭劈中,當場給劈得外焦里嫩,糊味在混雜着泥土氣息的空氣中撲鼻而來,分外清晰。
眾人的怔住了!
唯有三夢小聲嘀咕:「十六啊十六,你這招太狠了。」
楊遷道:「如此危急的時刻,這廝不思如何如何帶領將士度過難關,還一門心思地搞些旁門左道,要是讓他活着,不知多少人會死在他手上。」
三夢道:「還是殘忍。」
楊遷面無表情地道:「阿彌陀佛,我的殺孽真是太重了。」
嘉佑帝見韓將軍被劈死,心裏多少有些惶恐,雖然他不停安慰自己,這與他沒有任何關係,可不知為何,一種想法油然而生。
天罰。
這是否就是上天對他的懲罰?
想到這裡,嘉佑帝慌了,他常常一恍惚,便看到了毅勇侯的影子,特別是當衛殊在昏暗的燈光下出現時,那種感覺最為強烈。
好幾次,他眼睜睜地看着衛殊變成毅勇侯,年輕時的毅勇侯,意氣風發的毅勇侯,他無論如何也爭不過的毅勇侯。
可是揉揉眼,那個他欣賞的衛殊,甚至想收為義子,給他最尊崇的地位的衛殊,又活靈活現地呈現在眼前。
他覺得自己累了,想要閉眼休息一下,可飄搖的樹影,轟隆隆的雷聲,以及密集的雨聲,使他根本沒有任何睡意。
好不容易入睡了,迷迷糊糊中,他聽到了對話聲。
「王公公,陛下還好嗎?」
「衛指揮使放心,陛下一切無礙。」
「煩請公公仔細着些,天氣變化之時,陛下的頭瘋容易發作,這種時候缺醫少葯的,要是陛下發作起來可不好。」
「咱家明白,衛指揮使放心便是。」
嘉佑帝心裏湧起一股暖/流,這個臣子帶來的寬慰,讓他心裏舒坦,可接下來,衛殊的一句話,把他強忍着的心防給擊垮了。

《虞清歡淇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