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中月霧裡花
雲中月霧裡花 連載中

雲中月霧裡花

來源:google 作者:核桃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姐 夏飛 現代言情

Almost是這個世界上最悲傷的一個詞,我幾乎就要相信,幾乎就要相信你是真的愛我白雲月,一個普通的女大學生,本以為自己的一生也會是平凡而溫暖的,卻不曾想在大四這年捲入了建京四大家族的利益與恩怨情仇當中,而一個二十多年前的秘密也由此揭開更不曾想,她竟亦是局中人之一當迷霧背後的真相逐漸顯露,所有的局中人又將何去何從……展開

《雲中月霧裡花》章節試讀:

周五晚上九點,白雲月剛從公司加完班,電話響了,是蘇子衿打來的。

「喂,子衿。」白雲月接起電話,奇怪的是,沒有聽到蘇子衿的聲音,倒是聽到了吵鬧的音樂聲。

「子衿?」白雲月又叫了一聲。

「雲月……」蘇子衿的聲音聽起來含糊不清,似乎還帶了哭腔。

白雲月眉頭微蹙,忙問:「你怎麼了?你在什麼地方,怎麼那麼吵?」

「我在酒吧……」蘇子衿大約是喝得有些迷濛,反應都慢了半拍。

「你一個人?發生什麼事了?」白雲月直覺蘇子衿遇到了什麼事。

「雲月,我剛才看到他和一個女孩子……」蘇子衿聲音哽咽,低聲啜泣起來。

「你在哪裡?我現在去找你!」白雲月有些擔心她。

蘇子衿報了個地址,白雲月掛了電話,直接打的過去。

酒吧不遠,二十來分鐘就到了。

酒吧燈光昏暗,白雲月找了好一會才看到蘇子衿。

她坐在卡座上,桌上有一瓶紅酒,只剩下半瓶。

白雲月看到蘇子衿的時候,她正將高腳杯里的紅酒一飲而盡。

白雲月蹙眉,坐在她身邊,輕手拿掉她手裡的杯子,問:「怎麼喝那麼多酒?」

「雲月……」蘇子衿緩緩的轉頭看她,看了好幾秒才認出是她,驟然抱住她,埋進她的脖子小聲啜泣起來。

一開始還只是低聲哭,後來根本抑制不住大哭了起來。

白雲月輕手拍着她的後背,沒說什麼安慰的話。

從蘇子衿的隻字片語中,她已大概拼湊出事情的原由。

蘇子衿無意中發現她喜歡的那個人跟別的女子有親密的行為,或許是女朋友,又或許是情人,她不得而知。

此刻,任何安慰的話都是無力的,倒不如讓她哭一場發泄出來。

蘇子衿哭了好一會,終於哭累了,人也清醒了些。

她擦乾眼淚,喃喃的說:「雲月,我真羨慕你和高學長,他對你那麼好,你們兩以後一定會幸福的。」

他對她好嗎?白雲月並不確定,她跟高宇恆在一起的時候大多時候都是平淡的,兩個人交往一年,一起吃飯、泡圖書館,周末偶爾去看下電影,除此之外,似乎再無其他了。

也許平淡就是真吧。

「回去吧。」白雲月說。

「嗯。」蘇子衿拿着包包,準備起身。

「嗨,兩位美女,這就要走了?時間還早,哥哥我請兩位美女喝一杯!」幾個男的晃晃悠悠的走了過去,開口的是走在前頭的年輕男人,梳着油滑的大背頭,正微眯着眼看着白雲月二人。

他們幾個人堵在桌子前面,白雲月二人想出也出不去。

「謝謝,但我們不想喝酒,麻煩借過一下。」白雲月淡漠的看着站在牽頭的男人。

「不想喝酒?呵,哥哥請你喝酒是給你面子!你今天不想喝也得喝!」這個男人是本地的一個富二代,叫趙銳,時常在這一帶的酒吧玩,最喜歡勾搭漂亮女生,軟硬兼施,糟蹋了不少年輕的女孩子,事後都用錢解決了。

蘇子衿這會酒已經基本全醒了,她第一次來酒吧,沒想到就碰到了這種事情,臉都白了幾分。

白雲月的目光快速的在周圍掃過,整個酒吧都沉浸在躁動的音樂中,這個卡座位子又偏僻,沒人注意到這邊的情況,她就算想呼救,也沒人會聽到。

其實白雲月不知道,這種酒吧,就算酒吧經理看到了,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酒吧的消費主要就是靠這些紈絝子弟,要吸引紈絝子弟來消費,美女自然是必要的。而且來酒吧玩的人,大多都放得開,男的請女的喝酒實在再正常不過。至少是怎麼個請法,只要不在酒吧搞出事情來,工作人員根本不會去干涉。

看來這杯酒,白雲月還真的是不想喝也得喝。

她彎了下唇角,說:「我朋友真的喝不了,這樣吧,我代她喝。她身體不太舒服,得先回去休息。讓她先回去,我們來喝。」

趙銳已經喝得有點迷濛,聽到白雲月軟言商量,又看到蘇子衿那蒼白的臉色,撇了撇嘴,說:「也行,你走吧。來,叫服務員上酒。」

白雲月對着他笑了下,轉頭看向蘇子衿,低聲說:「子衿,你先出去,出去後立刻打電話報警!」

蘇子衿覺得心口突突直跳,睜着大眼睛一臉驚惶。

「子衿,你聽到我說的嗎?別怕!」白雲月再次跟她確認。

蘇子衿點頭如搗蒜,白雲月託了下她的腰讓她走出去。

「磨蹭什麼,妹子,快過來坐呀!」趙銳有些不耐煩。

白雲月朝蘇子衿點了下頭,轉身在卡座上坐下,服務員很快又送了幾瓶紅酒和洋酒上來。

趙銳倒了一杯紅酒遞給白雲月,趁機坐到她身邊,笑得肆意:「來,妹子,哥哥跟你碰一個。」

白雲月接過酒杯,扯起嘴角,故作天真的問:「這是什麼酒呀,聞起來好像很香?」

「這是拉圖,沒喝過吧?」趙銳不無得意的說道。

白雲月嘴角一抽,拉圖這種名庄酒她還是認識的,那瓶紅酒瓶身的單詞和logo根本就不是拉圖。

「這是名牌紅酒啊,很貴吧?」白雲月瞪大了眼睛驚訝道。

趙銳嗤笑了一聲,懶聲道:「還行吧,也就一萬多一瓶。」說完,他又有些不耐煩,「問那麼多幹嘛,快喝呀!」

白雲月剛才一直在拖延時間,給蘇子衿爭取報警的機會,她哪裡知道,蘇子衿出了酒吧確實是立刻報警了,可**一聽蘇子衿說她們在酒吧被一群男人逼喝酒,跟她解釋說這構不成出警的條件,讓她找朋友去解決。

蘇子衿怔愣了好幾秒,立刻想起白雲月的男朋友高宇恆,馬上撥了電話過去,沒想到高宇恆手機關機了。

她不敢打電話給家裡人,如果爸爸知道她去酒吧喝酒,肯定會發怒,她也不敢打給姐姐蘇子馨,從小到大她都被姐姐欺壓着,根本不敢指望姐姐會幫她。

事到如今,她只能打給一個人了,可是,她今晚會來酒吧買醉,不就是因為看到那個人跟情人在一起嗎?

不,她不能打給他!

對了,她怎麼忘了一個人!

《雲中月霧裡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