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願我如星君如月
願我如星君如月 連載中

願我如星君如月

來源:google 作者:傅翊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總 傅翊唐 現代言情

即便受盡唾棄,名聲盡毀,尤言也要嫁給傅翊唐!展開

《願我如星君如月》章節試讀:

「勾引就要勾引的樣子,不是么?」傅翊唐手上的力道加重。   看着傅翊唐臉上的笑容,尤言覺得他拿自己當貓狗在逗弄。   她本就是想挑逗一下男人出口氣,真沒想過在這發生什麼。   她漲紅着臉從傅翊唐懷裡掙脫出來,說話都有些結巴:「誰說我勾引你了,我只是在盡妻子的義務罷了。」   尤言在手心掐了下,眼眶泛紅,「你已經很久沒有回家,你……真的那麼嫌棄我么?」   說著,她眨了下眼睛,一滴眼淚落了下來。   傅翊唐明知道這女人在演戲,可觸到她委屈的目光,還還是忍耐着沒拆穿她,甚至解釋了一句:「這幾日有些忙。」   尤言擦掉臉上的眼淚,說出的話十分善解人意:「是我想岔了,既然你這麼忙,那明天我自己去老宅,你就不用來接我了。」   傅翊唐的語氣變得淡漠:「明天不去老宅吃飯,你可以離開了。」   這女人連戲都不願意做全了。   「可是……」   尤言不甘心,可跟傅翊唐泛着寒意的目光對上,她識趣的咽下原來的話。   「那我先回去了。」   她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心裏暗罵這狗男人狡猾。   好好一場的問罪大戲,莫名其妙就變成自己給他送湯水討好,關鍵是她明明都討好了,男人也沒鬆口。   怒氣沖沖的離開寰宇大樓,尤言坐到車上後,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傅翊唐會不會知道我嫁給他的目的了?他能查出我假懷孕,也有可能查出我的身份……」   想到這個問題,尤言心慌不已。   「不可能,所有人都知道嚴知涵已經死了,他不可能查出來。」   尤言死死地捏着方向盤,指尖泛白,好半天才吐出口氣。   不管傅翊唐有沒有查出她的身份,想要靠他去老宅顯然行不通了。   尤言摸了下肚子,看來只能靠着肚子去見傅老爺子了。   她平復好情緒,驅車離開。   半夜,傅翊唐回了半山灣,發現卧室門擰不開。   曉梅忐忑的解釋說:「夫人習慣睡覺鎖門,這是卧室的鑰匙。」   傅翊唐接過,「去休息吧。」   曉梅低頭離開。   他在門外站了許久,才打開房門,安靜的站在門口,看着床上熟睡的女人。   她穿着款式保守的睡衣,腳上還穿着襪子,懷裡還緊緊的抱着被子。   誰能想到那個靠着美色勾引他的女人,私下裡竟是這樣的。   傅翊唐閉了閉眼,掩下眼中的憐愛,重新鎖上房門,進了旁邊的次卧。   昨夜空調溫度設置的有些低,尤言早上醒來時,身體格外沉重,鼻子也有些塞。   她強撐着起床洗漱,昏昏沉沉的下樓。   曉梅正好端着托盤從廚房出來,看見尤言臉色不對,擔憂的問:「夫人,你身體不舒服嗎?」   「有點感冒,不是什麼大毛病。」她揉着鼻子往餐桌走,看見餐桌旁已經坐了個人。   傅翊唐竟然回來了。   「過來吃飯。」男人低沉的聲音傳過來。   尤言強撐起精神,坐到飯桌旁,還像個貼心的妻子一般,給他剝了顆雞蛋。   傅翊唐冷眼看着她,似乎絲毫不為所動。   尤言低頭撇撇嘴,也不再熱臉貼冷屁股,逼着自己喝了半碗粥就要上樓。   「坐下。」傅翊唐說。   尤言心裏有些忐忑,她惹他生氣了?   「去拿葯。」傅翊唐不悅的看了曉梅一眼。   曉梅臉色一白,暗罵自己反應慢,連忙去找了藥箱和溫度計。   尤言不想吃藥,「我就是沒睡好。」   她經常感冒,已經習慣了,睡一覺捂捂汗就好了。   傅翊唐看着尤言泛紅的臉頰、慘白的唇色,聲音像淬了冰:「自己量,把葯吃了,敢不聽我的話,我讓你一輩子都見不到爺爺。「   他黑沉着臉起身,出門之前還特地讓跟曉梅說:「看着她。」   曉梅領命,盡職盡責的守在一邊,硬是看着尤言測量完體溫,吃了退燒藥和感冒藥才讓她上樓。   「夫人已經吃完葯睡下了。」曉梅看着尤言睡着,給韓助理髮短訊。   韓助理回她:「總裁交代你多看着點,中午還不退燒就聯繫家庭醫生。」   一個小時後,曉梅收到一份菜譜,裏面有許多利於女人身體的滋養葯膳。   她詫異的看了眼二樓,雖然先生面上冷淡,心裏應該很在意夫人,不然不會有這張菜譜。   尤言睡到下午,悟出一身汗,醒來後已經好了大半。   本打算去給傅老爺子買些禮品,誰知道周小燕竟然給她打電話,說是有個劇本試鏡。   本着有錢當然要賺的原則,尤言答應了。   周小燕會給她穿小鞋么?   當然會!   可她尤言也不是軟柿子。   況且,能來找她的劇本大多是無腦的漂亮女配角,俗稱花瓶女。   尤言相信她是所有肯演這種角色的女明星里,性價比最高的。   可惜,尤言這次完完全全想岔了。   她畫著精緻的妝容,趕到試鏡點才知道她這次面試的角色是個被虐待的落魄孤女。   試鏡的戲份就是孤女被惡人關在黑暗的房間里,肆意打罵虐待。   尤言轉身要走。   「你要考慮清楚,這是你這個月唯一能接的工作。」周小燕雙手抱胸,臉上掛着幸災樂禍的笑容,「我沒記錯的話,你的房貸和車貸還沒有着落吧?」     尤言死死地盯着周小燕,到底沒再往前走。   「我很期待你的表演……」   她湊到尤言耳邊,聲音陰毒,彷彿吐着信子的毒蛇:「和你在黑暗中喘不上來氣的絕望。」   尤言額頭青筋直跳,回憶起曾經窒息的感覺,身體都有些搖晃。   周小燕見此,笑的更加得意,轉身離開。   尤言雙腿發軟,踉蹌着跑進洗手間。   周小燕沒有說錯,她的房貸和車貸還不夠,若是傅翊唐沒有停她的工作,她自然不用受周小燕威脅。   去跟傅翊唐要錢?   尤言真的拉不下臉。   她跟傅翊唐結婚,本就不是為了錢,如果不是為了調查當年的真相,她會躲得遠遠的。   這場試鏡,她要怎麼樣才能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