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原始人的鬥爭
原始人的鬥爭 連載中

原始人的鬥爭

來源:google 作者:夏小軻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夏小軻 夏柯

回到原始時代,面對毛茹飲血的上古先人,面對各原始部落之間的征伐,面對蠻荒中存在的未知……夏柯帶領族人走向生物鏈的巔峰!活出不屬於原始人的精彩生活!本書伏筆眾多,夏柯表示我也不理解,想知道的把作者君腦瓜瓢開看看裏面都是啥…PS:新人處女作,願各位讀者海涵!(拜謝)展開

《原始人的鬥爭》章節試讀:

嘶嘶……

聽到動靜,狩獵隊伍紛紛朝四周看去,所有人都冒出了一身冷汗。

只見在岔路口周邊的樹林中,爬出了十幾條巨型蟒蛇,個個體長約莫七八米,它們將狩獵隊伍包圍了起來。

狩獵隊伍看到蟒蛇的動作,並沒有驚慌,而是把扛在肩上的獵物放了下來,舉起石矛,等待相的命令。

以前他們也遇到過類似的生物,但是體型沒有那麼大。在他們的觀念里,這種生物很好捕殺,所以他們只是覺得這些蟒蛇體型大的讓人有點害怕,並不具備太大的威脅。

而夏柯卻沒有像他們那麼鎮定了,這蟒蛇着實有點駭人啊,先不說它們有沒有毒,就這龐大的體型,厚重的鱗片,它們想要殺死自己那豈不是輕輕鬆鬆的事。

正當夏柯思索該怎麼破局的時候,相命令族人舉起石矛刺向蟒蛇,來不及阻止。

只見那石矛根本破不了蟒蛇的皮甲,反倒讓狩獵隊伍損失了兩名成員。其中一名是被蟒蛇纏繞着,窒息而死;還有一名則是直接被蟒蛇給吞了。

望見蟒蛇如此大的殺傷力,族人不由得慌了起來,他們看向了夏柯,似乎期待着夏柯能夠有破局的方法。

看着那群蟒蛇龐大的身軀,夏柯不免得頭疼了起來,現在他也沒有什麼法子可以逃脫。

蟒蛇群早已把狩獵隊伍圍困住,沒有留下一絲可逃生的路,除非他們會飛,不然就只能嘗試殺出一條血路。

隨着包圍圈逐漸得縮小,蟒蛇的壓迫感早已侵襲了整個狩獵隊伍。

夏柯可不想今日就命喪在此,管不了那麼多,只能讓族人組成隊形,嘗試衝出一塊缺口進行逃脫。

狩獵隊伍剛要嘗試衝擊時,天空中傳來一陣咕咕的叫聲。

此時天空中盤旋着兩隻巨大的雕,它們的翼展寬達十米有餘,正虎視眈眈地盯着地面的蛇群和狩獵隊伍。

在雕出現的那一瞬間,狩獵隊伍感覺到蛇群的包圍圈擴大了,那種來自蛇群的壓迫感消失不見。

蛇群也看見了天空中的雕,它們似乎很害怕這兩隻雕,它們鬆開了對狩獵隊伍的包圍,朝周圍的樹林四散而去。

天空中盤旋的雕俯衝下來,對地面上的蛇群進行捕殺。

看見雕和蛇群正在爭鬥,夏柯急忙讓族人撤離。狩獵隊伍扛起捕獲的食物趕忙朝部落逃去。

雕似乎對這些披着奇怪服飾的猿猴不感興趣,專心致志地捕殺地面上逃亡的蛇。

蛇群望見夏柯他們逃跑,沒有心思顧及自己的食物,而是急忙逃離雕的捕殺。

……

下午,有驚無險,夏柯他們安全地回到了部落。

首領絲正在部落外的平地上迎接狩獵隊伍的回歸,看到隊伍里少了人,絲不禁皺了皺眉頭,而後走向隊伍,向相詢問了原因。

了解到今天發生的事,首領絲對夏柯非常感激。

然後吩咐部落內的族人幫忙搬運食物,讓狩獵隊伍的人好好休息一下。首領絲告訴夏柯他們,今晚有一件重大的事要宣布。

夏柯看到首領絲凝重的表情,感覺今晚可能會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不過他並不方便去詢問,而且既然今晚會宣布,那就沒必要主動詢問,晚上見機行事就可以了。

丫丫也在部落外等待着夏柯的歸來,老遠就看見夏柯,丫丫本想衝上去,但看見首領絲和夏柯交談着,便不敢過去了。

待到首領絲走後,丫丫急忙上前詢問:「可可哥,你有沒有受傷吶?」

邊說著還邊對夏柯掰掰這掰掰那的,急切的想知道夏柯的情況。

夏柯看見丫丫那副天真可愛的模樣,伸手將她抱了起來,輕柔地說:「哥哥怎麼可能會受傷呢,那群怪物咻的一下就被我打趴下了,摸都摸不到我呢。」

聽見夏柯的話,丫丫急切想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於是夏柯便帶着丫丫坐在山洞前的火堆旁,講起了今天發生的故事。

……

「巫,真的要這樣嗎?」

山洞內,昊滿臉擔憂地看着眼前的巫。

「為了族人,我們不得不這麼做。」巫用堅定的語氣對昊回答道。

「她已經沒有能力讓我們過得更好。」

聽到巫的話,昊抬了下眉頭,然後又想到今晚要發生的事,腦袋縮了縮。

……

切割着花豹皮,享受着丫丫遞過來的果實,夏柯感覺整個人都要飛起。

剛剛夏柯給丫丫講完故事後,丫丫便對夏柯崇拜的五體投地,然後拿出了自己珍藏的果實,親手餵給夏柯。

而夏柯呢,並沒有閑着,他打算改善一下自己的裝備,切割豹皮就是要先把衣服質量改善一下。

天氣逐漸轉涼,夏柯是身穿來到這個世界的,他不像部落里的人,擁有濃密的毛髮,可以讓身體抵禦一定的寒冷。

其實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夏柯對這些裸着的原始女人還有**。可當他靠近她們仔細觀察後,發現她們的毛髮着實有點濃,隨後便對她們提不起興趣了。

不過總讓她們光着身子在外,被夏柯看見了,他身體還是本能的會有所反應,所以之前便編製了一些草裙給她們穿着。

現在天氣變冷,夏柯總不能一直和她們一樣穿草裙,他的身體可是耐不住寒冷的,要是不小心生了個病,在這種醫療不發達的原始社會,隨時都可能會GG。

為了小命着想,夏柯便打起了花豹皮的主意。首領絲知道他的想法,直接把花豹給了他。

對於夏柯的疑惑,首領絲只說這花豹算是夏柯單打獨鬥獵殺的,沒有夏柯,他們不可能能夠獵殺花豹,而且這也是為了感激夏柯幫那三名死去的族人復仇。

不過夏柯可沒有打算要這一整隻花豹,他只需要花豹皮。

首領絲對於夏柯的執着,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告訴夏柯,如果他需要用可以隨時拿走。對於絲的好意,夏柯心領了。

……

在原始世界生活了一段時間,夏柯已經能忍受住血腥,邊割着豹皮還邊吃着果實,要是在前世,他早就已經反胃了。

割豹皮這種事,夏柯平生第一次做,並不是很熟練。他需要的可是一張完整的豹皮,所以現在他非常有耐心,生怕把豹皮割爛。

……

夜晚降臨,兔部落的族人慢慢的回到了部落,都匯聚在平地上的火堆旁。

自從有了火之後,部落族人都喜歡圍聚在火堆邊。

今晚,首領和巫難得再次同時出現。一般來說巫和首領都不會同時出現在眾人的面前。至於那天狩獵隊伍遭到襲擊,是為了給族人治療,巫才會和首領一同現身。

今晚彷彿有大事要發生,族人看見首領和巫的表情都很凝重,兩人分別在思索着自己的事情。

烏魯烏魯!

耳邊傳來從巫口中發出的奇怪語言,巫拿着一根帶着獠牙的拐杖,擺出了一系列奇怪的動作,兔部落的族人們看到這,紛紛臉色驟變。

夏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連忙向旁邊的織詢問。

織告訴他這是部落內更換首領的儀式。兔部落首領的更迭,分為兩種情況。

一種是部落內出現了比現任首領更有能力的人,然後由巫和現任首領商量是否舉行更迭儀式,讓那位更有能力的人和現任首領比拼,再決定是否選任那人擔任新首領。

另一種則是首領意外死亡,由巫直接舉行更迭儀式,讓部落內有能力的人參與競爭,最後的獲勝者擔任新首領。

這個比拼和競爭其實就是單打獨鬥,看誰先被打敗,堅持到最後的就是新任首領。

聽到織的描述,夏柯不禁有點疑惑,他也沒發現部落內有比現任首領絲更強得多的人啊。

然後又回想了這幾天發生的事,不禁自言自語道:卧槽,不會是我吧!

但望了望四周,發現族內人沒有一個在關注自己,於是夏柯內心的疑惑更深了。

……

當巫舉行完更迭儀式時,昊從巫的手中接過了那把拐杖。

兔部落的族人看到這,一個個都怒目圓睜,很不服氣巫的做法。

因為他們可是清楚地知道昊的能耐,他就是個膽小怕死的人,從不敢參加狩獵隊伍外出狩獵,一直以要保護部落的安全為由待在部落內,他能跟在首領絲的身邊還是因為巫對他的提拔。

「憑什麼讓他當新首領?!」首先發話的是相,作為部落狩獵隊伍的名義頭頭,他在部落內有很大的發言權。

「不要說話!」一直沉默的首領絲平靜地對相說道。

「可是……」還未等相說完,絲示意他閉嘴,相作為絲的忠實粉絲,對於絲言聽計從,只好無奈的癱坐在火堆旁。

夏柯看見絲的神情,想必她應該有難言之隱吧,不過這種事情他不好去插手,只能和其他族人坐在火堆旁等待。

絲讓族人空出一塊較為寬闊明亮的地帶,她將和昊進行比拼。

兔部落的族人按照絲的意思,繞着火堆組成了一個圈,此時首領絲和昊正站在圈內。

《原始人的鬥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