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異世界原始大陸
異世界原始大陸 連載中

異世界原始大陸

來源:google 作者:流逝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凌浩 奇幻玄幻 流逝者

在一場實驗事故,凌浩莫名轉生到原始異世界,當他信心滿滿認為憑藉地球科技一定能夠征服異世界時,眼前出現的紅色腦袋令他陷入沉默……展開

《異世界原始大陸》章節試讀:

24世紀的地球文明已經進入到新紀元,生物技術發展井噴式爆發,各國運用基因編程技術為胎兒儲備文明知識,直到25世紀人類已經獲得全新進化。

「第十五次試驗開始,現在我們距離宇宙的大爆炸真理又邁進了一大步。」實驗台上凌浩對着屏幕中間大聲地說道。

凌浩今年雖剛滿19歲,卻在研究宇宙起源方面展現出極大的天賦,憑藉著私底下自製的微型中子對撞實驗機,暗地裡研究宇宙物質構成的秘密。

隨着屏幕前對撞機粒子不斷加速,凌浩面露喜色,彷彿間已經看到了他站在世界舞台上演講着他在高能粒子物理學方面的研究最新成就。

可突然間,地面開始震顫,房間的燈光忽明忽暗。

「怎麼回事,地震了嗎?」凌浩扶着扶手向實驗室外面移動,打開門的一瞬間一陣光芒刺痛他的眼睛。

「不、不……啊!」

凌浩被光芒穿透全身,身體的疼痛幾乎要撕裂他,他的肉體逐漸消散,不甘的聲音與爆炸聲一齊響徹實驗室。

……

與此同時在另一個未知的星球的角落,在一片廣袤的森林邊緣上有着幾處篝火升起。

仔細一看竟發現幾個穿着獸皮的野人正圍着兩個女野人跪在地上祈禱,一個女野人躺在草堆上用力地分娩,另一個女野人在旁不斷地打氣。

「阿姐,用力、再用力些。」打氣的女子叫小玉,她淚流滿面地注視着眼前的阿姐,以她多年助產經驗來看阿姐現在的情況十分危險,稍有不慎就保不住性命。

小玉緊握着阿姐的右手,希翼着傳遞一份力量給阿姐。

阿姐卻面色蒼白,看着小玉緩緩地說道:「小玉,幫阿姐照看好孩子,孩子就叫……就叫浩。」

說完阿姐使出全身的力氣用力一拉,伴隨着白色的胎脂滑出,一個鮮活的男孩哭泣聲響徹這片原始荒野。

生完孩子的阿姐早已虛脫閉目,小玉握着阿姐的手止不住地流淚。

「生下來了哦,姐你快睜開眼看看」

周圍的野人們聽到孩子的哭聲很快就圍了上來,幾個男人為孩子準備好了清洗的溫水擦拭身體,還有幾個男人坐在小玉旁邊安慰她。

「人死不能復生,節哀。」

作為部落的首領,大山首先開口對小玉安慰道。

「可是、可是,這孩子一個月前剛失去了爹,現在又失去了娘,孩子命苦啊!」

小玉轉過身去對着大山哭着,大山沉默了一會再開口道:「海和靈命苦,海為了我這破軀體好不容易從大妖體內取出妖靈,卻中妖毒死在了半路上,現在靈生下娃子也死了,我實在對不起這一家。」

大山一邊自責一邊扇自己巴掌,隨從的野人見狀立刻上前攔住大山。

「首領這事不怪你,要怪就怪那大妖狠戾,當下之急咱們應該用這妖靈好好洗刷身子,以感謝海在天之靈。」

「你說的沒錯,但這妖靈我要留給海的兒子一半,另一半等我用完後要重振部落榮光,把那該死的豬部落首領殺死一百次!」

一提到豬部落,大山就咬牙切齒目露凶光。

「對了岩,你現在立刻把孩子洗好送往祖息之地供祖,好讓祖先為孩子留下祝福。」

大山與隨從的岩安慰好小玉後,就馬上分別把靈的屍體埋葬和抱着孩子往祖息之地。

在岩抱着浩前往祖息之地的路上,懵懵懂懂的小浩睜開了眼睛,一直好奇盯着岩的臉頰。

我不是已經死了嗎?

這裡是哪裡?

眼前的人是誰?

為什麼我那麼想吃奶……

凌浩心中無比驚駭,看了看眼前和四周的野人他立馬察覺到了什麼。

——穿越!

凌浩萬萬沒想到他竟然穿越成了一個原始社會的小嬰兒,不過上天再給了他一次機會,凌浩心中立刻又燃起了對未來生活的嚮往。

凌浩仔細地回憶起前世記憶的每一處細節,幸運地發現前世的所有知識記得一清二楚,要知道25世紀時期的人類把文明知識全部錄入基因里!

凌浩內心狂喜,看來上天是要派他來到這個世界當霸主,想着想着凌浩嘿嘿笑了起來。

……

不知不覺間岩已經到了祖息之地的洞口前,他看了看懷裡抱着的浩,內心感到一些驚訝,因為浩一路上不哭反而嬉笑,要知道他每次抱着孩子來到祖息之地洞前禱告時,孩子們總會嚎啕大哭。

岩小心翼翼地舉起浩放到石洞的**平台上,虔誠地跪下禱告祖先後,他便一步一個腳印地退後離開了石洞。

凌浩依舊沉醉在自己的幻想里傻笑,絲毫沒有注意到洞外天色暗淡。

「現在自己還是個嬰兒,看來短時間內不能做任何事情啊。」凌浩抬起雙臂看了看自己稚嫩的手掌。

不知這裡是什麼地方?自從那個強壯的野人走了之後,凌浩忽然感覺這地方冷森森的。

凌浩努力睜大眼睛環顧四周,只看到岩壁上畫著若隱若現的幾處血紅人形壁畫,內心感到一絲恐懼。

「嗯?是個男娃娃?」

洞內深處鑽出一個紅色人頭,冒出一句凌浩聽不懂的話語。

紅色頭顱插滿了鮮艷羽毛,看得凌浩眼花繚亂,等到人頭飛移至凌浩跟前,凌浩被嚇到緊閉雙眼。

「我去!鬼啊!」

眼前的頭顱就只是人頭,脖子以下消失了!青面獠牙的嘴臉念念叨叨着奇怪的咒語,凌浩心中早已一萬個草泥馬飛過。

幼小的凌浩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頭顱,只見紅色頭顱張開血盆大口,吐出一團血霧把凌浩吞沒。

「沒想到老子一世英名,剛轉世又要再死,賊老天害我!」凌浩極為憤慨,氣急敗壞之下嚎啕大哭起來。

凌浩不知道這血霧是在滋潤着自己的身子,而眼前的頭顱乃是部落的祖先死後遺留下的祖魂,祖魂吸納族人的信仰之力存活於世,為族人帶來庇佑與祝福。

凌浩在血霧氤氳里恢復了體力,他再也感覺不到**,暖洋洋的血霧令他昏昏欲睡,祖魂低沉的低吟徹底讓他沉眠。

石洞外天幕斗轉星移,第二天悄悄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