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緣天定
陰緣天定 連載中

陰緣天定

來源:google 作者:蘇二喵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昊 謝依依

男朋友的定親禮,一對纏絲雙扣銀手鐲,一支白玉梅花簪子,外加一匹蝴蝶繡的真絲綢緞和一套妝花雲紋的大紅喜服,旁邊還擺着一隻老到掉漆的錦盒還有一對小人,上面寫着我倆的生辰八字,還穿着剪紙喜服,抿着笑意,眉眼描畫得栩栩如生展開

《陰緣天定》章節試讀:

有謝依依這番話,我稍稍安心了一些,在床上躺了兩天精神恢復了不少,總算是能下地行走了。

我想起來自己手機丟了好幾天都沒跟家裡人報備,於是借了謝依依的手機給奶奶打了個電話。

電話那邊,奶奶惶急不已,連聲詢問:「囡囡啊,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了?你的手機這兩天怎麼都打不通?」

我不想讓奶奶太擔心,只說是不小心手機讓人給偷了,可是奶奶不相信,追着我問到底出了什麼事。

我自小命格太硬,出生沒多久父母就出車禍走了,是奶奶一個人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的。她對我最為了解,我瞞得了別人卻獨獨瞞不了她。

不過,那些難以切齒的經歷我也不好跟奶奶說,只是吞吞吐吐的告訴她,我的護心鏡碎了。

奶奶一聽,悲愴的長嘆一聲,語氣無奈又痛心:「造孽啊造孽!該來的還是來了,躲不過……終究是躲不過!」

我聽奶奶這番話的意思分明是知道些什麼,可是我追問的時候她卻怎麼都不肯說,只嘆息着對我道:「你這幾日好好在家獃著哪裡都不要去!事到如今看來只能請胡大仙出面了!」

胡大仙就是給我護心鏡的那個胡三爺,他是我們老家那邊頂有名氣的出馬仙,老一輩的人都很敬重他。

我以前不信邪,只覺得他是在裝神弄鬼,現在想想倒是自己太天真愚昧了。

掛了電話,我推說是在醫院裏住着不舒服,讓謝依依幫我辦了出院手續,回去的路上順道重新買了個手機換了手機卡。

謝依依原本不放心,想把我接到她的小公寓去照顧,可我身上發生了這麼多怪事,萬一牽連到她我一輩子都良心不安。

好說歹說,謝依依才勉強同意讓我回自己租的房子住,走之前還一再叮囑我讓我好好吃飯,注意休息,甜品店的事不用我操心,隨時給她打電話之類的。

我聽她老媽子一樣啰嗦了半天,心裏暖烘烘的,直到把她送走,我整個人才鬆懈下來,一摸額頭已經是一層細汗。

其實在醫院的時候我就察覺自己的身體出了問題,儘管醫生檢查的時候只說我血糖有點低,其他什麼毛病都沒有。

我太虛弱了,就這樣站着幾分鐘都覺得渾身的肌肉在發抖,如果謝依依再跟我多說幾句,我都怕自己會撐不住在她面前漏了餡。

現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待在家裡等着奶奶幫我找人。

坐在沙發上休息了好一會兒體力稍微恢復了一些,我拿手機點了一份外賣,然後去洗手間準備洗個澡換身衣服。

可看到鏡子里那張憔悴慘白,眼窩發黑,毫無血色的臉,我嚇壞了。

不過短短四天,我整個人好像一下子瘦了二十幾斤,顴骨和鎖骨凸起得明顯,雙眼也空洞無神,就像是一個將死之人!

最奇怪的是,我鎖骨附近的皮膚上浮現了一朵指甲蓋大小的鳶尾花印痕。

這朵鳶尾花極盡妖冶,刺目的猩紅彷彿能滴出血來。

恐懼,不安和無助將我緊緊的包裹住,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逼迫自己冷靜下來。

就在這時,門鈴聲響了。

我以為是剛才點的外賣到了,稍微平息了一下情緒,用冷水洗了把臉,趕緊去開門。

「您好!這是您的快遞!請您簽收!」

門外不是送外賣的,而是個穿着制服戴着鴨舌帽的某公司快遞員。他一直低着頭沒有看我,說話的聲音像是刻意壓低了許多,語氣怪怪的。

我想起來跟林昊回去之前確實在網上買了護膚品,算一算髮貨的時間差不多也該到了。

於是沒多想就簽收了。

接過快遞關上門的那一剎那,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心神恍惚產生了錯覺,隱隱的似乎瞥見那快遞員帽檐下的嘴角挽了挽,笑容十分的陰森……

一個快遞員而已,跟我又素不相識,估計這幾天發生的怪事太多把我嚇破了膽,以至於大白天的都有些杯弓蛇影。

我苦澀的自我安慰,深深的吸了口氣,不讓自己再胡思亂想,隨手拿了把小剪刀拆了起來。

也不知道是我太用力還是包裝盒沒貼封好,我一撕扯膠帶整個盒子就散了,裏面「哐當」掉下了一個黑漆漆的木牌和一個大紅色的帖子。

我疑惑的皺了皺眉,仔細一看,腦袋「嗡」的一下,寒意從腳指甲蓋一直蔓延到頭髮梢,一屁股重重的跌坐在了地上。

這哪是什麼木牌?分明就是那天晚上在林昊家裡看到過的那個靈位!上面黑底紅字刻着「愛子林偉之靈位」,而旁邊的大紅帖子上赫然寫着「婚書」二字,下邊一左一右還有兩串我再熟悉不過的生辰八字……

我已經顧不得去想林偉是誰,腦海裏面再次閃過剛才那個快遞員的半張面孔。

難怪方才瞄一眼覺得有些眼熟,那不就是林昊么!

是他!一定是他在裝神弄鬼算計我!

我跟他無冤無仇的,他到底想幹什麼?

更讓我驚惶不安的是,林昊竟然找上門來了。

我不知道哪來的力氣,跌跌撞撞的爬起來,摸了手機趕緊給謝依依的表哥顧遠舟打電話。

一個小時之後,顧遠舟和謝依依前後腳到了我的出租房,我蜷縮在沙發的角落裡渾身顫抖不止,直到謝依依抱住我安撫了許久,我的情緒才稍微穩定了一些。

「媽蛋!林昊這個人渣,居然送這種晦氣的東西來噁心人!輕輕你別怕,等抓到他讓我表哥好好給你出口氣!」

顧遠舟剛去小區調了監控回來,看了我一眼,皺了皺眉問:「你真的確定你看到的是林昊?」

我努力的回想了一下,緩緩的搖了搖頭:「他戴着帽子,帽檐壓得很低,我沒看到他的正臉,只是直覺告訴我,是他。」

謝依依站起來插着腰氣憤道:「能做出這種沒人性的事除了林昊還能有誰?哥,你趕緊抓住這個人渣,不然回頭他又來嚇着輕輕,你看人都被他害成什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