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陰陽女主播/靈異實錄
陰陽女主播/靈異實錄 連載中

陰陽女主播/靈異實錄

來源:google 作者:吞鬼的女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元君瑤 奇幻玄幻 尹晟堯

我是個網紅女主播,專門直播見鬼……展開

《陰陽女主播/靈異實錄》章節試讀:

我連忙向他道謝,他說:「要想抓鬼,先練氣,你體內沒有靈氣,就只能用些普通人能用的手段,那個對付怨鬼之類的還行,要對付惡鬼、厲鬼,遠遠不夠。這本冊子的最後有一個練氣法決,你照着修鍊,如果能練出氣感,我可以再教你更深的術法。」

眼見着他就要下線,我連忙問:「真君,您知道冤孽瘡嗎?」

「嗯?」正陽真君奇怪地說,「你問這個幹什麼?」

我乾笑兩聲,說:「就是隨便問問。」

正陽真君說:「冤孽瘡是一種詛咒,祖先曾經犯下了滔天的罪行,他的罪孽會傳到子孫的身上,讓子孫長出惡瘡。」

我聽得毛骨悚然,我的祖先到底做過什麼孽啊,居然報應在我的身上。

我何其無辜。

「那有沒有解決的辦法?」我小心翼翼地問。

「要解也不難,多殺幾個惡人、惡鬼就行了。」

我頓時瞭然,怪不得我殺了鄭醫生和安市兵那兩個害人無數的老鬼之後,臉上的瘡會減少,原來是抵消了報應在我身上的罪孽。

就這一晃神的工夫,正陽真君就下線了,我點開看他的個人信息,什麼都沒有,一片空白。

果然是個高人。

我將電子書打印出來,照着上面所寫的開始練氣,只可惜我盤腿坐了一整夜,也沒有感覺到什麼氣感。

直到天快亮的時候,日出東方,陽光從窗外照進來,恍惚之中,我看到一道紫光,我連忙朝它伸出手去,那紫光立刻便鑽進了我的手心。

就在那一刻,我感覺到體內多了一股暖流,雖然只是細細的一縷,卻能隨我心意,在體內自由自在的遊動。

我心下大喜,這就是傳說中的氣感嗎?

突然,我聞到了一股惡臭,低頭一看,身上居然出了一層臭汗,不知為何,這些汗水特別的臭,我聞着都快吐了。

去廁所洗了個澡,出門照了照鏡子,發現右臉頰的一顆瘤子不見了,看來是吸了貢猜那口黑氣的緣故。

貢猜肯定是個十惡不赦的大惡人,不知道用金線蠱害死了多少人。

我想起唐明黎一刀封喉的模樣,那一刻他眼中殺意瀰漫,出手乾淨利落,渾身上下都透着霸氣。

很酷,很帥,也很殘忍。

他一定不是個簡單人物。

我拍了拍自己的臉,說:「元君瑤,別忘了你的身份,你只是個一無所有的醜女,像那樣有錢有勢的高富帥,是肯定不會真心對你好的,他接近你,肯定有目的,絕對不能因為他的溫柔體貼就放鬆警惕。」

我穿戴整齊,去醫院看了弟弟,一出門,就看見唐明黎站在走廊上,面帶笑意。

「唐先生,有什麼事嗎?」我問。

唐明黎道:「也沒什麼大事,就是想請你吃頓飯。」

「我不習慣在外面吃。」我委婉拒絕,卻聽唐明黎道,「我這裡有些資料,都是適合做直播的,我們可以邊吃邊聊。」

我無奈地嘆了口氣,要繼續直播下去,不被人打擾,還得仰仗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今天他換了一輛紅色的保時捷卡宴,以前我打工的飯店老闆也有一輛,我遠遠地見過,很是羨慕,不知道這輩子能不能坐一次,沒想到這麼快就真坐上了。

「你剛中了蛇毒,身體還沒完全恢復,我們去吃素齋。」唐明黎道,「東城區有家素齋館很有名。」

保時捷卡宴在一扇古色古香的大門前緩緩停下,我抬頭一看,硃紅色的大門上掛着一塊牌匾,上面用隸書寫着三個大字:靜心齋。

剛一進門,一位身穿白底藍花旗袍的美麗少女便迎了上來,恭敬地說:「唐少,這邊請。」

我跟着他穿過掛着燈籠的長廊,這靜心齋中裝修得古風濃郁,外面院子里種滿了湘妃竹,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檀香,很是雅緻。

「喲,唐少,好久不見。」迎面走來一個年輕男人,穿着一身精緻的休閑西裝,長得還挺好看,就是眉目之間有股煞氣,身邊跟着個美艷異常的女人,我覺得有些面熟,仔細一想,這不就是那個享譽海內外的名模夏娜嗎?

唐明黎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說:「龍少,好久不見。」

龍少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笑道:「唐少,這位是你的新女伴?身材倒是不錯,就是不知道長什麼樣子,這大熱天的戴什麼口罩帽子?」

我不喜歡他看我的眼神,立刻低下頭去。

唐明黎擋在我的面前,說:「龍少,幾個月沒見,你倒是喜歡多管閑事了。」

龍少戲謔地笑道:「護得倒是挺嚴,放心,我不跟你搶。」他摟過夏娜,在她耳邊吹了口氣,逗得她咯咯輕笑,「我這個可是國際名模。」

「庸脂俗粉。」唐明黎不屑地道,拉着我進了旁邊的包房。

我倆在紅木圓桌旁各自落座,身穿白底藍花旗袍的少女們端着各色菜品魚貫而入。

熏香素雞、素燒糖醋排骨、照燒杏鮑菇……

一個個素齋菜好吃也好看,我還從來沒吃過這麼好的飯菜,不由得食指大動。

唐明黎見我吃得高興,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眼中有着連他自己都不曾察覺的寵溺。

他告訴我,我的直播徹底火了,很多人都在打聽我的消息,有記者、有專門簽主播的公司、甚至有國安的人,不過他都幫我擋了下來,不會讓那些人來打擾我的生活。

這一點,我很感激他,如果不是他,我這直播肯定做不下去。

他拿出幾份資料給我,讓我挑選一下,準備下一次的直播。

黑岩TV有規定,主播是分等級的,剛註冊的新人主播是草木級,往上是黑鐵級、白銀級、黃金級,最高是鑽石級。

草木級的分成是最低的,獎勵也很低,鑽石級最高,分成高達九成,獎勵也是天價。

不過,整個黑岩TV,也只有一個鑽石級的主播。

我上次直播的成績很好,已經升為了黑鐵級的主播,現在分成是七成。

但是,如果長時間不直播,黑岩TV就會給主播降級,得不償失。

我看來看去,覺得這個恐怖酒店最有意思。

埃姆斯酒店是一家五星級酒店,但這家酒店卻有鬧鬼傳聞,據說1814號房間很兇,酒店建成之後沒多久,就有一個客人在房間里上吊自殺。

之後接二連三地死人,有跳樓的,有割腕的,還有服毒的,據說死在裏面的人足有七八個。

有時候還會聽到古怪的聲音,深更半夜的,浴室里會傳來陰森的歌聲,彷彿有一個女人,在幽幽地吟唱,非常嚇人。

埃姆斯酒店沒辦法,只能把那間房給封了。

唐明黎說,埃姆斯酒店換了老闆,他是個無神論者,不相信什麼鬼神,他正想找機會證明,那個房間里沒有鬼,就將房間重新開啟,只不過還沒人敢去住。

我們說好兩天後就去埃姆斯酒店直播,飯吃到一半,我有些內急,出來找廁所,走廊盡頭的廁所被人佔著,老是不出來,我只得穿過院子,去對面上廁所。

經過小樹林的時候,一個人影忽然出現在面前,我藉著暗淡的燈光一看,原來是之前那個龍少。

「這不是唐少的女伴嗎?怎麼一個人出來了?」龍少戲謔地笑道。

我皺了皺眉頭,不想搭理他,他卻將我一把拉住,湊過來吸了吸,說:「好香啊,我從來沒聞過這麼香的味道,你用什麼牌子的香水?」

「龍少,請放手。」我低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