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覺醒來,我成了御靈
一覺醒來,我成了御靈 連載中

一覺醒來,我成了御靈

來源:google 作者:清明魚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江子白 清明魚商

江子白一覺醒來,穿越了這方世界,萬物有靈,皆可成妖這方世界,有山海界降臨,萬族共存來到這個世界後,江子白才發現自己不是人在夢中,有九尾天狐腳踏星河而來夢中醒來,自己長出了狐狸尾巴而自己的發小卻是主角為了不被契約,江子白努力的成為強者展開

《一覺醒來,我成了御靈》章節試讀:

謝景陽站在外面等了一會兒,還不見人出來。

就直接拿出一把鑰匙打開門走了進去,兩人很早就交換過鑰匙。

剛走進玄關,就見江子白跑下樓梯。拉着他坐在門口的凳子上,把早飯和酸奶塞他手裡,說道:「趕緊吃,快遲到了!」

然後直接蹲下身,幫他穿上鞋,系好鞋帶,拉着他走出家門。

「阿景,你可真賢惠。」嘴裏吃着飯,模糊不清的說道。

對於謝景陽來說,江子白和他一起長大,江子白的爸爸又不太管他,從小就不愛與人交流,玩耍。導致被所有人排斥,孤立。他看不過去,想要幫助江子白,就一直跟在江子白身邊。

江子白也是個人渣,開始還不太樂意有個小跟班,但是看到有人如此盡心儘力的為他服務,也就只管享受,不管其他的了。

最初是一份善心,後來就養成了習慣。最後也讓江子白「被迫」習慣了他的存在。倆人就這樣成了好朋友。

……

此時,江子白正將昨天發現的菩提子串線,戴在手腕上。

他前座的應清清扭頭看過來。

神色複雜,她實在沒想到高冷男神竟然還會做手工!!!

「怎麼樣?」

江子白伸出手讓應清清評價。

手指修長,皮膚白皙,手腕纖細,青翠的木珠搭配紅線系在手腕上,更顯顏色的鮮艷。這手我能玩一輩子!應清清在心中花痴。

手掌在眼前晃了晃,應清清回過神來。咳嗽了兩下,有些心虛的不敢看他:「挺好,挺好的。」

應清清轉過話題,問道:「你們武道課上的怎麼樣,靈術實在是太複雜了!」

「我們也就剛學了一套吐納法和一門戰技。」江子白回應道。

對於靈術,他也就以前上課的時候聽老師說過,武者練戰技,御靈師修靈術,各有不同。

提到戰技和靈術,應清清眼神都亮了起來,說道:「帝都大學圖書館號稱靈術大百科,記載了地星上百分之六十的靈術,他們御靈系被譽為大夏第一,與其對應的就是武道第一的魔都大學。」

「兩個月後就高考了,你準備報哪所大學?」

「神都大學。」江子白回應。

帝都,神都,魔都都是天朝的主城市,也是最繁華主城。

身懷天狐血脈,江子白是瘋了才會去帝都,那個地方守衛太嚴了,萬一被哪個強者發現,他可能就逃不過做靈寵的命運了。

身為人狐混血,江子白既可修鍊御靈之道,也可同時修鍊靈獸一道。至於武道,那本就是模仿靈獸修鍊的,所以魔都也不在他的選項里。

不過御靈之道,他並不着急,等遇到好的靈獸再說。

「阿白,你要報神都大學?那咱倆一起去。」路過的謝景陽突然插嘴道。

「你不準備報考帝都或魔都?」江子白疑惑道。

謝景陽笑嘻嘻地說:「我這不是怕你一個人,人生地不熟感到孤單嗎。作為你的哥哥,我有責任陪着你。更何況神都大學在夏國綜合排名第三,也不差啊。」

「好有愛啊!」某個女生眼中冒出了小星星。

面對謝景陽的不着調,江子白翻了個白眼不理會他。

晚上。

江子白喊上謝景陽去家裡聚餐。

倆人坐在二樓陽台上,吹着涼風,喝着小酒,吃着燒烤,回憶過往,暢談理想。

「阿白,你知道嗎?小時候小區所有孩子都在一起玩耍,只有你不跟我們一起玩,一個人要麼發獃,要麼看書,看着就像是個怪人。」謝景陽回憶着過往。

「當時我就覺得你很孤獨。正義感突然爆發,想拉着你一起玩。結果18年了,你還是沒變,還是孤單單一個人,脫離世外,不染紅塵。」

江子白出神的望着夜空。星辰高掛,太陰獨尊,亘古不變。孤獨嗎?也許是的。他孤零零的來到這個世界,孤單的在這世上生活,過往的一切都早已成為雲煙。

「不是還有你嗎。」江子白沉默了會,輕聲說道。

「對,我是你最好的兄弟。」

謝景陽悶了一口酒,哈哈大笑。

「我以後想當一名探險者,可是我媽不同意。」謝景陽鬱悶的說。

「為什麼?」

「她覺得探險者太危險了。可是,山海之大,絢麗萬千。我丈量山海,去探尋靈獸,去探索更多未知的山海世界。」謝景陽憧憬地說。

「我以後隨便幹啥都行。」江子白表現的十分鹹魚。

半夜後,謝景陽喝的醉醺醺的,江子白十分嫌棄的把他丟在了客房,自己回去睡覺了。

……

天還沒亮,江子白還在熟睡之際。謝景陽的母親就找上門來了。

一位神色慌亂蒼白的婦人坐在客廳。謝景陽第一次見到他母親露出這種神情,不免有些擔心。

「景陽,你爸他出事。」蘇寧夏一見到兒子,眼眶微紅,徹底撐不住了,流着淚着對謝景陽說。

怎麼可能!

謝景陽聽到這個消息,不敢相信。明明前天見到還好好的人,怎麼今天就出事了?

「我爸怎麼了?」

「你爸昨天給我發來消息,為你尋來一樣寶物,可以提高本命一個品質。原本昨天晚上就該回來的,結果今天還沒消息。」蘇寧夏雙手緊緊握著兒子的胳膊,想要兒子為自己提供一些支撐。

「媽,別擔心,我爸畢竟剛突破四階御靈師,不會那麼容易出事的,可能是有些事耽擱了。」謝景陽打起精神,來安慰母親。

如今父親出事未歸,他就是家裡唯一的男人,是母親的依靠,他必須替父親撐起這個家。

江子白坐在旁邊一聲不吭,等到謝景陽把他母親的情緒安慰下來,才開口說道:「阿姨,你和阿景這兩天就先住我家,如果謝叔叔真的出事了,恐怕會牽扯到你們。」

蘇寧夏神色有些遲疑:「可是這樣會不會連累到你。」

謝景陽同樣有些猶豫,一邊是他母親的安危,一邊是他兄弟。

江子白看着他糾結的表情,在心底嘆了口氣,笑了笑,說道:「不用擔心,我爸離開之前在家裡留下了一個空間通道,我將它定位到了學校,學校有不少強者,沒人敢在學校鬧出事來。」

聽他這麼一說,倆人放鬆下來。謝景陽感激的看着他。

江子白搖了搖頭,讓謝景陽帶着他媽媽去他剛才睡過的房間休息。自己卻前往修鍊室。

【天維之門】

空間之門,跨越空間。只要留有標記,任何地點,皆可到達。(可固定在媒介上供他人使用。)

一座白玉石門悄然浮現在修鍊室,無盡花紋纏繞,好似宇宙初開,時空糾錯在一起,複雜深邃,這是空間規則的具現。

看着這座連通學校的大門,江子白有些慶幸自己在覺醒天賦之後,只要去過的地方都會留有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