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號兵王
一號兵王 連載中

一號兵王

來源:google 作者:陳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隊長 現代言情 陳風

「陳風,你個廢物竟然還敢睡覺,現在外面來了一波物資,你還不趕快搬進來?」騰龍國北方,狂沙軍區的倉庫里,一道憤怒而輕蔑的聲音突然傳出正懶洋洋躺在一個破舊躺椅上的青年s....展開

《一號兵王》章節試讀:

一直圍觀的凌玉藍和卓青青二人也是笑了,真是沒想到,這楚少康的膽子居然這麼小。

陳風拍完了照片,這才訕笑着看向凌玉藍和卓青青,說道:「兩位大小姐,這都尿褲子了,我就沒必要再動手了吧?」

聞言,凌玉藍卻是笑道:「尿褲子也不容易,你就給人留點面子,連尿褲子的都打,我們豈不成惡人了?」

她顯得很大度的樣子,但這話無疑是如刀子一般扎在了楚少康的心頭,頓時讓他倍感羞辱至極,臉都成了醬紫色。

凌玉藍帶着高傲的神情,直接越過了楚少康,顯然是不想在這多待了。

陳風和卓青青緊隨其後,也迅速出了這個廢棄的建築工地。

只是才剛到了轎車裡,陳風卻是突然開了口,語氣陰寒到了極點:「派人盯緊楚家,尤其是那個楚少康!」

「盯緊楚少康,為什麼?」凌玉藍有些不解,不知道陳風搞什麼鬼。

「按照我說的做就行,現在可以開車了!」

出乎意料,陳風並沒有回答太多,然後他就冷着一張臉,閉目養神起來,完全像變了一個人。

凌玉藍見此,不禁和卓青青對視了一眼,卻發現對方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無奈,凌玉藍只得發動轎車,直奔凌家別墅而去。

就在陳風他們離開好久之後,楚少康依舊像是雕像一樣站立,身邊圍着幾個傷殘保鏢,全都不敢動作。

而在他們的旁邊,還有一個粗眉漢子,一身染血,目光獃滯,像是掉進了絕望的深淵。

「叮鈴鈴!」

手機的聲音,突然在這個時候響起,使得周圍一片死寂,一動不動的楚少康幾個人竟然在這個時候顫抖了一下。

粗眉大漢獃滯的目光亮了一下,卻眨眼間又變成絕望。

「楚少爺,我已經是個廢人,這個電話你來接吧?」粗眉大漢開口,看了看自己的腰間,那正是他的手機在響。

只是當他看到楚少康依舊垂頭喪氣、一蹶不振的時候,他不禁皺起眉頭,厲喝道:「楚少爺,你是楚家的男人,如果你連這點打擊都受不了,那楚家的基業就沒你的份了。」

猶如一記悶雷落入腦海,楚少康的身軀,當時就是一震。

目光移向粗眉大漢,楚少康的眸子越來越亮,很快便大步走到粗眉大漢的跟前,從對方的腰間掏出了手機,並接通了電話。

「喂,王叔,是我!」

楚少康壓下自己的緊張情緒,緩緩而道。

「是小康啊,李大力呢,你們在那邊探查的怎麼樣?」一個略顯威嚴的聲音傳來,極為渾厚。

「對不起,王叔,我們遇到了一些麻煩。李大哥,他……」說到這裡,楚少康的聲音一下子哽住了,不自主地看向已成殘廢的李大力。

「大力他怎麼了?」渾厚的聲音再次響起,卻比之前威嚴了數倍。

楚少康目露驚懼,依舊難以開口。

還好,李大力在這個時候說話了:「還是我來說吧!」

楚少康將手機遞到李大力的跟前,李大力聲如洪鐘而道:「稟報老大,這裡不安全。我已成殘廢,先走一步!」

說完,李大力將身子倒向一邊,那裡不知何時多了把匕首,一下子穿透了他的身體。

「大力,大力,你特么在幹什麼,沒我的命令,你怎麼敢死!」手機里回蕩着威嚴的聲音,充滿了焦急和憤怒。

可是李大力再也聽不到了,他只是翻着白眼,倒在血泊之中。

「是誰,到底是誰幹的,我要將他挫骨揚灰!」威嚴的聲音終於暴怒了,掉在地上的手機都變成了大喇叭。

……

一年前,在騰龍國北方的狂沙軍區內,出了一個如日中天的兵王。

這個兵王,不僅是狂沙軍區歷史上最年輕的兵王,同時,他也是騰龍國歷史上最年輕的兵王。

那一年,他的光芒覆蓋了整個騰龍國大地,舉世無雙!

就在這種璀璨的光輝之下,他和他的特種小隊迎來了一次特殊的任務。

剛接到這個任務,他自然是信心滿滿,覺得這次任務和以前接的任務沒有什麼區別。

任務一開始,果然和他想的一樣,很輕鬆就完成了。等到任務結束,他和他的特種小隊歡歡喜喜回歸的時候,一場不幸發生了。

他們遭遇了一場早有預謀的伏擊!

那一戰極為的殘酷。

他和他的戰友完全處於一種劣勢,天時、地利、人和,他們一樣也沒有佔到,他們完全成了活靶子,包括那一個嘴硬的活口。

激烈的交鋒,總共持續還不到五分鐘,他親眼看着自己的同伴一個一個地倒在自己的面前。

關鍵時候,他雖然出手解決了兩個對手,殺出了一條血路,但結果是沒有人陪他捱到最後。

他成了那唯一一個苟活的人!

……

坐在凌家別墅的一間房內,陳風的眸子,好似刀子一樣鋒利。

一年了,他雖然一直毫無作為,甚至可以說是頹廢,但現在有了仇人的消息,他必須要振作起來。不管這件事背後牽扯了多少人、多少勢力,他一定會找到幕後黑手,讓他們付出慘痛的代價。

「咚咚!」

敲門的聲音響起,然後傳來了凌玉藍的聲音:「陳先生,我現在能進去嗎?」

「進來吧!」

聽到陳風的同意,凌玉藍穿着一身性感的裙衫,款款走了進來。

看到陳風的臉色還是冷的,凌玉藍的柳葉眉微微一蹙。旋即,她優雅迷人地坐在了陳風的旁邊。

「探子已經派出去了,他們正在監視楚家的一舉一動。」凌玉藍聲音動聽,溫和地開口道。

「嗯!」

可陳風沒有多言,只有那麼一個字。

凌玉藍見此,目中的疑慮,更加濃重起來:「陳先生,別怪我多嘴,今天,你到底怎麼了?」

平時的時候,陳風是各種嬉皮笑臉、各種討打,一眨眼他卻變得深沉,凌玉藍真的有些不習慣。

尤其是陳風放過楚少康那一段,她依舊搞不清楚。

陳風的表情變化了一下,旋即又露出標誌性的邪魅笑容,回道:「凌大小姐,你這麼關心我,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

凌玉藍的目光一亂,兩隻手掌上的蔥白手指微微一抖,不禁嗔怒而起:「你個王八蛋,你腦子進水了吧?我只是擔心你執行任務時出差錯,影響到我們家族的利益。就你這樣的混蛋,誰會喜歡你?」

「你這麼激動幹什麼?俗話說,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講故事,你的心意我都懂的。」陳風一副慵懶的模樣,卻把凌玉藍氣得渾身亂顫。

「你……你真是一個混蛋!」

陳風笑而不語。

他之所以沒有告訴凌玉藍為什麼要監視楚家,主要是因為他不確定楚家是不是和這次間諜交易有關。更重要的是,他是出於私心,他想知道李大力的身份,還有李大力身後的人,這些人一旦查出來,都將是他復仇的對象,他是不可能和凌玉藍明說的。

經過一夜的監視,楚家那邊並沒有什麼動靜,陳風決定按照原計划去目標地點設伏。

第二天早上,陳風就和卓青青到了目標地點的外圍,並站在一個制高點,對周圍的情況觀察起來。

這個過程中,陳風不時關注楚家的動向,好似楚家真的和今晚的間諜交易有關一樣。

蟄伏了一天,天色終於暗了下來。

這個時候,陳風對卓青青說道:「時間差不多了,你可以去那個狙擊點了,小心蟄伏,注意安全!」

「放心吧,那個狙擊點只可能是我的,誰來了,我就幹掉誰!」卓青青鄭重地回答,那颯爽的風姿,十分迷人。

「嗯,我去通知凌家的人。」

卓青青開始行動,陳風也沒有閑着,他拿出對講機和凌玉藍通起話來。

今晚的計劃很簡單,陳風作為主力突擊,卓青青負責遠攻,掩護陳風的進攻,一舉搗毀敵人的交易。

至於凌家的人,他們人太多,目標太大,不宜早早露面,陳風只讓他們負責斷後。

整個計劃,看似是陳風一個人的表演秀,卻沒有人知道陳風的良苦用心。

他是怕再次遭受伏擊,再次有人死亡,如果要死人,就死他一個好了。

一切安排妥當,陳風格等人靜候目標前來交易,可一直等到將近十二點,他們依舊沒有看到目標的影子。

凌家的人已經開始躁動不安,凌玉藍更是被迫聯繫了陳風多次,詢問下一步的計劃。

陳風自始至終,只給了八個字指示:繼續蟄伏,等待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