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醫道花途
醫道花途 連載中

醫道花途

來源:google 作者:缸里有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凡 奇幻玄幻 沈鐵鷹

一個叫葉凡的修真者,穿越到一個叫葉凡的廢材醫生身上,於是,奇蹟出現了,各色美女蜂擁而來……我不喜歡追求美女,奈何群芳紛紛倒貼?權勢、金錢、美女,一個都不能少縱橫都市,唯我獨尊!看小小醫生如何成為都市王者,立於巔峰,鑄造不朽傳奇!展開

《醫道花途》章節試讀:

  轟!   全場嘩然。   在座的骨幹醫生們,有的搖頭撇嘴,陰陽怪氣地譏諷,有的一臉不屑,有的抱着肩膀看着天花板,權當眼前是一場鬧劇,充耳不聞。   葉凡的醫術大家都清楚,一塌糊塗。   有個肚子疼的病人過來,他給人開了一副瀉藥,說是把肚子里的髒東西拉出來就可以了,結果最後確診為闌尾炎。   還有一名病人頭痛失眠,他給人吃安眠藥說回家睡一覺就好。   還有一次,一名患者已經確診為腸胃炎,他卻給人開一副明目的葯,說是把眼睛治好了,以後才能看清自己吃的是什麼食物……   看他眼中都是自信的光芒,沈鐵鷹仿若看到一絲曙光,臉色略有緩和,說道:「馬院長,這件事,你怎麼看?」   馬垂章額頭冒出細密的汗水,咬咬牙說道:「我覺得,可以讓他一試。葉凡雖然只是一名實習醫生,但是他是燕京寶善堂的子弟,系出名門,家學淵源。」   馬垂章也知道葉凡醫術平庸,但是,寶善堂在華夏名號甚響亮,他知道一些祖傳秘方也是有可能的。   胡青雲那長滿麻子的臉頰抽搐了一下,一雙鼠目閃過一絲陰狠,說道:「沈小姐可不同於一般的病人,馬虎不得。要是出了什麼事情,可是要有人負責的!」   馬垂章怎麼不知道他的意思,朗聲說道:「如果出了什麼問題,我負全責。我相信葉凡!」   心中卻是捏了一把汗,葉凡,你可不能給我關鍵時刻掉鏈子啊!   謝倩雲無奈地搖搖頭,心說這次可是要被葉凡坑苦了。   我這個英國威靈頓皇家醫學院畢業的博士都拿沈美怡的病束手無策,你一個小小實習生能有什麼辦法?   「好!葉凡,讓你來試試吧。你是準備手術,還是……」沈鐵鷹問道。   「不需要。我有獨門秘法。」葉凡淡然微笑,感激地看了一眼馬垂章。   在眾人的簇擁下,葉凡走進沈美怡的病房,來到她的病床前。   病床上,少女掛着氧氣罩,氣若遊絲。   一臉病容,難掩清麗之色。長長的睫毛,秀挺的瓊鼻,原本瑩潤如櫻桃的嘴唇,卻失去了原有的光彩。   玉手五指尖尖,如同白玉雕成的一般。   原本嬌嫩的一朵鮮花,此刻卻逐漸凋零,失去了生機。   葉凡解開她胸前的衣扣,眼前的景象,觸目驚心。   胸脯之上那嫩白的肌膚之上,有巴掌大小的一片青紫之色。   那片皮膚腫脹起來,那些凸起之處組成一幅詭異的圖畫——如同一個小孩的臉一般,眉眼鼻唇一應俱全,宛若活物!   人頭瘡!   在世界醫療史上,只出現過一次。而且,那患者最後不治身亡!   經過醫學界研究,初步認為是一種變異後的病毒性帶狀皰疹。   饒是那些醫生見多識廣,見到如此恐怖的人頭瘡,此刻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葉凡微微一笑,說道:「沈先生,各位同仁,能否移步迴避片刻。我治療的時候,不能有外人打擾。」   馬垂章拍了拍葉凡的肩膀,說道:「好,我們迴避。你安心治療。」說著,就陪同沈鐵鷹帶着眾人一起走到門外。   葉凡把窗帘拉上,把門關好,走到沈美怡病床前,端詳着那人頭瘡,只見那人瘡彷彿感覺到危險的氣息一般,竟然微微動了幾下,彷彿對葉凡怒目而視,咬牙切齒!   葉凡立刻就明白,這東西絕非病例上所說的是某種變異病毒引起的帶狀皰疹,而是巫術、養蠱所製造出的怪物。   難怪這些醫生對這人頭瘡束手無策!   不過,葉凡卻對此物絲毫不懼,修真大陸上比這恐怖的巫術、怪物多了去了。   他深吸一口氣,運行雲海蒼龍訣,氣海中的真元緩緩聚集……   左手掐了一個詭異指訣,右手食指中指併攏,凌空一指:「斗轉星移,萬物乾坤!着!」   啵!   一道耀眼而不刺目的清涼白光,從葉凡手中激射而出,如同一道利劍一般直刺人頭瘡所在的部位。   嘶!   人頭瘡發出一聲讓人毛骨悚然的慘叫,如同嬰兒夜啼一般,一片黑氣騰空而起,驟然消失不見!   而那一片肌膚,光潔如同新生!   斗轉星移咒,練氣一層便可掌握基礎咒語。   對戰中,運用此咒語,可將對方的攻擊轉移到別處;而在治療時,對於巫術、蠱術製造的病症更有奇效——可以將病症轉移到病源製造者身上。   當葉凡一臉平靜從病房裡走出來的時候,胡青雲第一個沖了進去,他比誰都興奮。他不確定葉凡對沈美怡做了什麼,但是,他唯一肯定的是葉凡絕對治不好沈美怡。   他已經在腦海里組織好抨擊馬垂章和葉凡的語言,想像着馬垂章灰頭土臉的樣子,他都樂瘋了。   可是,當他看到那光潔如新的肌膚時,他卻揉了揉眼睛,失聲叫道:「啊!人頭瘡不見了!」   沈鐵鷹最關心女兒的情況,但是,他卻走在最後,因為,他對葉凡這個實習醫生並沒有抱很大的希望。   全球一流的外科、皮膚科醫生進行過會診,卻拿不出一個有效的治療方案。一個行為顛三倒四的實習醫生,又怎麼能創造奇蹟呢?   當他聽到胡青雲那一聲驚呼的時候,才沖了過去,一下子撲到女兒床頭。   「美怡,我是爸爸嗎,你聽到嗎?美怡……」沈鐵鷹看到人頭瘡消失不見,心中狂喜,握住女兒的手不停地呼喚。   沈美怡的眼瞼彈動了幾下,彷彿那眼皮無比沉重,最後,她艱難地睜開了眼睛。   她覺得身體中流淌過一道清涼的氣體,在奇經八脈遊走,讓她的身體慢慢蘇醒,恢復力量,幽幽地喊道:「老爸……」   「呀!沈小姐竟然醒過來了!」   在場的醫護人員,發出一陣驚呼,一個個嘴巴長得大大的,眼珠子掉了一地,看向葉凡的目光全是震驚、崇拜!   不怪他們驚奇,沈鐵鷹是華夏四大財團之一的鐵鷹集團的董事長,他寶貝女兒生病,自然非同小可。但全球的名醫對此都束手無策。   無數由名醫提供的治療方案,全部無效。   甚至,仁愛醫院皮膚科聯合普通外科做過切除並植皮的手術,但幾天後這人頭瘡卻又冒了出來,甚至比原來更為嚴重!   而葉凡,卻在短短几分鐘讓這人頭瘡消失無蹤,而且沒有留下任何疤痕。這水平已經超越了他們的想像。可以說,仁愛醫院的任何一個高手,都無法望其項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