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代書仙:白書聖
一代書仙:白書聖 連載中

一代書仙:白書聖

來源:google 作者:紫雲飄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白書聖 紫雲飄雪

【無敵、書道、文人、無女主、純AP】封妖、除魔、斬神明,只要給錢,啥都行!「你會雙刀流?」「我有雙筆流!」「你會御劍騰飛?」「我會踏墨疾馳!」古往今來,妖魔橫行,書道衰落,劍道崛起但仍有一人,以書入道,以筆為鋒,抒寫絕世驚鴻展開

《一代書仙:白書聖》章節試讀:

十月秋風,天氣微涼。

日上三竿,本應秋高氣爽的天氣,卻被幾朵烏雲遮蔽,略顯陰霾。

唐國邊城,一座十分破舊的私塾內。

白書聖正拿着一本書來回踱步,孜孜不倦。

他束髮玉冠,身姿挺拔,眉清目秀,再搭配一襲白衣,頗有些世家公子的模樣。

在其身邊坐着兩名半大孩童,提筆書畫,不知在寫些什麼。

「小阿斗,我平時都是怎麼教你的?你這寫的什麼?草上飛?」

白書聖輕打一名孩童腦袋,有些不悅的斥責道。

「哎呦…!先生,十個學生被您打跑八個,您就別打了。」

阿斗捂着頭,一臉委屈的答道。

「你…!」

啪…!

白書聖一陣火大,轉身又是一下。

「哎呦…!」

阿斗揉着腦袋,裝模作樣哼嘰道。

「先生,俺爹說嘞,小孩不能被打腦袋,會長不大的。」

另一名小男孩插嘴道。

「你就認識你爹說,天天你爹說,你爹他…!說的對。」

白書聖打眼一掃,一本正經地說道。

這時,一位束髮金冠,綾羅綢緞,身材略顯臃腫的男子走進。

他正是邊城城主,李鍾,而插話那名小男孩則是他的兒子,李二。

正如阿斗所述,原本好好的私塾,被他打跑八個,剩下這條大粗腿,無論如何他也得抱住。

「走吧兒子,我給你請來一位劍道先生,成天寫寫畫畫,一點用沒有。」

李鍾拉過李二,口中不斷喃喃,完全沒有在意過白書聖的感受。

「俺不要學劍道,俺要學書法,求您嘞,爹。」

李二拚命掙扎,口中不斷哀求。

「不行,你必須跟我回去,不能再任由你這麼任性嘞!

學嘞半年書法,也沒看你學出什麼人模狗樣。」

李鍾氣憤不已,拉起李二就往回走去。

「爹啊,俺真的不想學劍道,俺就要學書法,白先生的書法可厲害嘞,您就讓我跟他學吧。」

李二不服,繼續哭訴道。

「厲害個屁,我還真以為他是從京城來的書道高人,弄半天就是個窮光蛋,學那玩意有什麼用?你難道想像他一樣,住破草房,一天吃不起三頓飯嗎?」

李鍾抱起李二,一邊打着屁股,一邊說道。

「嗚嗚嗚…!俺要告訴娘你打我,嗚嗚嗚…!先生,俺真想跟您學書法,您能不能跟俺爹說說啊!」

李二嚎啕大哭,目光可憐的祈求着。

「告也沒用,你娘已經同意了,就乖乖跟我走吧。」

李忠不管不顧,抱着李二走出學堂。

「站住!」

白書聖忍無可忍,一揮袖袍,大喝一聲。

真是欺人太甚!城主了不起?有錢了不起?當我不存在嗎?竟敢當面羞辱,豈有此理!

李忠一個哆嗦,立馬停下腳步,就連李二的哭泣聲都憋了回去。

這聲音之大,恍若洪鐘,可把父子二人嚇了一跳。

「先生…!」

李二回過神,感動不已,眼中都泛起一抹小星星。

先生的本事他是見過的,這下,他終於可以學習書法了!

「怎麼?難道我的家事你也要管?」

李鍾轉身,一臉怒容的問道。

他身為城主,不說在邊城橫着走,那也不至於讓一個窮教書先生給喝住!

「那個…!李城主,這月學費您還沒付呢!已經過去半月有餘,咱們四捨五入,就算一個月好了。」

白書聖搓着手,一臉笑容的提議道。

「這…?」

李二傻眼,他本以為先生會挽留,哪怕說說情也好,可這個結局,着實讓他沒想到!

「靠,就這麼點小事,嚇老子一跳,五兩銀子夠了吧?」

李鍾從懷中拿出五兩銀子,遞過去道。

「夠了夠了,多謝李城主,您慢走。」

白書聖接過銀子,一臉欣喜的恭送道。

「哼!」

冷哼一聲,李忠轉身就走。

「先…!」

李二還想說點什麼,可當他看到先生那一抹笑容後,心都涼了!

「你這個守財奴,虧俺還這麼崇拜你,跟你的錢過去吧!」

李二鼓起勇氣,一口氣說道。

白書聖沒有反應,仍帶着那一抹笑容,目送二人遠去,直至身影消失。

「先生,您為何不挽留他呢?你現在可就我一個學生了!」

阿斗戳着手指,小心翼翼的問道。

「望女成鳳,望子成龍,哪個當父母的不盼着子女好,何必像我一樣!」

白書聖把銀兩放進懷中,一臉淡然的解釋道。

「先生,學生不懂!」

阿斗繼續戳着手指,一臉疑惑的問道。

「哎…!怎麼跟你解釋呢!算了,你還太小,日後自然會懂的。」

白書聖思考片刻,搖了搖頭答道。

與阿斗解釋,只會讓問題越來越多,他可不想那麼麻煩。

「喔,那我什麼時候能長大?」

阿斗一臉認真的問道。

「呃…!就你問題多,我都不解釋了你還問!」

白書聖將書收起,一臉不悅的答道。

「我娘說了,不懂就要虛心請教。」

阿斗看着白書聖,一本正經的解釋道。

「你娘說,你娘說…!」

白書聖說著,掃視一圈,又繼續道。

「什麼都你娘說,天天你娘說!」

「好了,今天到此為止,下學。」

「先生,您又要去喝酒嗎?」

阿斗一臉擔憂的問道。

「快回家聽你娘說吧,哦對了,把這個帶給她,讓她交給你爹,經常做生意走山路,有備無患。」

白書聖拿出一張疊成四方的紙,遞過去囑咐道。

「喔。」

阿斗點點頭,接過紙章,揣進懷中。

收拾書本,阿斗背起小包袱,恭恭敬敬的行禮道。

「先生,學生告退。」

「嗯,路上注意安全,夜晚不要亂跑。」

白書聖擺了擺手,一臉認真的囑咐道。

「先生,這話您天天說。」

阿斗嬉皮笑臉,丟下一句話,撒腿就跑。

白書聖嘴角微勾,伸手一揮,一道墨跡划過。

「哎呦…!誰,誰打我?」

阿斗在院中捂着腦袋,四處打量着問道。

微風拂過,花朵芬芳,樹木莎莎,鳥兒啼鳴,周圍竟空無一人。

嗯?我這是被先生給打傻了?

阿斗撓了撓頭,略帶疑惑的向家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