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別兩寬,誰悲誰歡
一別兩寬,誰悲誰歡 連載中

一別兩寬,誰悲誰歡

來源:google 作者:水墨不傾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北城 沈暖意 現代言情

簡介:馮洲背叛婚姻,為了達到離婚又霸佔財產的目的,他和小三兒紀雲一起想出一條毒計紀雲給馮洲妻子沈暖意打電話,把她和馮洲的婚外情親口告訴了有心臟病的沈暖意緊接着馮洲對沈暖意提出無理要求:讓懷孕的紀雲搬進他們家住,讓沈暖意看在夫妻情份上,照顧紀雲馮洲這麼做的目的,就是要刺激沈暖意,讓她突發心臟病,讓她去死!他們成功了機緣巧合下,沈暖意重生歸來,虐渣男,撕賤女,打拚事業,努力提升自己女人愛情事業雙豐收,馮洲看着懷裡紀雲兒生的病孩子,他後悔了想回頭?世上有後悔葯嗎?展開

《一別兩寬,誰悲誰歡》章節試讀:

沈暖意微微側頭,看見了白子洛和他妻子江美琪,兩個人坐在斜對面的桌邊,看樣子在等人。

江美琪和白子洛在同一家醫院上班,是骨科的護士長。

江美琪的皮膚很白,身材纖細,坐在那兒,像一朵晨露中的花,不太美麗,卻給人極乾淨的感覺。

她看着白子洛,聲音輕靈透徹,語氣裡帶着些感慨:

「以前,我總以為馮洲和暖意的感情是真的好。

誰能想到,美好的表象下,竟然早就藏着一顆齷齪的背叛的心。

說不定啊,暖意的死,和這事兒有關,大概是傷心過度,導致的心臟病突發呢。」

白子洛輕微地搖了幾下頭:「得了,別說這堵心的事兒了。」

頓了頓,又說:「小美,你別亂猜測,生死攸關的大事,沒有根據的情況下,不好出去亂講。」

江美琪點頭:「我這不是跟你說嗎,跟別人不會亂說的。」

她嘆息一聲閉上了嘴,停了一小會兒,又說:「我們就不應該和馮洲一起吃這頓飯。」

白子洛眉頭微蹙:「小美,馮洲的人品不好,那是他的事。

我們和他在同一家醫院上班,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關係不好弄得太緊張。

再說了,以前隔三差五就在一起吃飯,彼此之間太熟悉了,今天他約咱們,我也就沒好意思拒絕。」

「這次就算了,以後我們離他遠點兒,我討厭背叛婚姻的男人。」

「沈小姐。」

楚北城見沈暖意注意力一直被斜對面的兩個人吸引着,小聲問:「是熟人?要不要一起?」

暖意這才回過神兒,苦笑着搖了搖頭,「我和他們不是很熟,不必一起。」

這家餐廳上菜非常快,半個小時不到,暖意點的四菜一湯全上來了。

楚北城一副很體貼的樣子:「餓了吧,趕緊吃吧。」

暖意開始吃飯時,有兩個人從他們桌邊經過,接着暖意就聽見一個無比熟悉的聲音:

「哎呀子洛,實在不好意思,路上堵車,堵了三十多分鐘,我們遲到了。」

說話的人正是沈暖意前世的丈夫馮洲,跟在他身邊的人,是紀雲。

兩個人一副急匆匆的樣子。

白子洛禮貌地起身:「沒事的,我和小美也剛到沒一會。」

馮洲拉着紀雲,柔聲說:「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同事白子洛,這位是嫂子江美琪。」

然後看着白子洛和江美琪,臉上帶着幾分不自然:「這是我——」

馮洲停頓了一下,斟酌了一下用詞,才說:「是我的未婚妻紀雲。」

白子洛老道些,面上看不出什麼,說了句:「你好!」

伸手和紀雲握了握。

江美琪就沒有那麼能沉住氣了,她冷着臉,只是微微點了點頭,根本無視紀雲伸到面前的手。

馮洲心裏明白江美琪這麼做的原因,他笑了笑,拉着紀雲坐下。

對着年輕的服務生吩咐:「可以上菜了。」

說完,想起紀雲懷孕不能喝啤酒,又急忙轉身對服務生招手:「拿點飲料過來。」

就是這轉身的一瞬間,馮洲的眸光和沈暖意的眸光對視上了。

馮洲的身體觸電似的抖了一下,他立刻想到了給幾步之隔的女子開出院單那天,他扇自己耳光的糗事,更想到了這個女子叫沈暖意,和他亡妻同名。

馮洲不希望任何人任何事喚起他對亡妻的記憶,他相當抵觸。

本來他今天都不想來這個餐廳了,他知道這裡的老闆娘秦素色和沈暖意是好友。

轉念又一想,這裡他是辦了會員的,存了不少錢,這才約了白子洛和江美琪過來吃飯。

準備把存的錢消費完後,就不再來了。

偏偏的,在這一天里最愜意的黃昏,在即將吃晚餐的時刻,遇見了能喚起記憶的人。

馮洲的面色瞬間就變得相當難看。

同桌的三個人順着馮洲的目光望過來,就看見了沈暖意。

白子洛笑着打招呼:「沈小姐?!這麼巧,在這裡遇見了。

怎麼樣,腳踝恢復得挺好吧?」

沈暖意微微點頭:「嗯,恢復得挺好的,謝謝白醫生。」

沒等暖意繼續說下去,紀雲就冷哼了一聲,故意用沈暖意能聽見的聲音說:

「在哪裡都能遇見討厭的人,還真是陰魂不散!」

任誰都能看出來,紀雲的話是針對沈暖意的。

楚北城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狹長的眼眸中帶上了幾分不快。

紀雲見沈暖意沒搭理她,就又挑釁似地說了句:「不過是和一個死鬼女人同名,有什麼了不起的。」

江美琪很聰慧,她看出來了,紀雲和鄰桌的女子一定有過節。

聽紀雲說「和死鬼女人同名,有什麼了不起」後,聯想到剛才白子洛稱呼的「沈小姐」,江美琪心裏明白了,卻揣着明白裝糊塗:

「誰和誰同名?」

暖意一臉冷笑:「我叫沈暖意。」

「哇!」

江美琪表情誇張:「馮洲,這位小姐和你妻子同名。」

江美琪說的是「和你妻子同名。」

那樣子,好像馮洲的妻子還活着,也好像是提醒紀云:馮洲是有妻子的,你不過是個第三者。

馮洲臉上掛着尷尬,紀雲則被成功激怒了:「同名就同名,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很顯然,紀雲相當生氣。

江美琪卻不為所動,繼續給紀雲心裏添堵:「你和這位沈暖意小姐,好像早就認識。」

沈暖意冷笑着接過話茬兒:「是的,昨天她又唱又跳最後倒下在小區里時,我剛好在樓下曬太陽。」

紀雲想到她昨天唱的那句詞,臉上掛不住了,憤怒像火山一樣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