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妖女傾城:靈獸出萌動天下
妖女傾城:靈獸出萌動天下 連載中

妖女傾城:靈獸出萌動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白白嫩嫩水煮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怡寧 古代言情 呂寒之

她本可以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可她偏偏沒有當大小姐的命……七歲生辰,父親被分到邊境前線,母親離奇失蹤,她被自己的親叔叔囚禁在一間暗無天日的小黑屋十七歲生辰,她的堂妹拖着她奄奄一息的身體,將她扔上了猛獸成群的荒山,認為她必死無疑可她終究活了下來,還被荒山上的野獸視若珍寶……後來,一位長相俊美的男子捧着她的臉蛋對她說:「我的女人,不用當什麼大小姐你可以是我的公主,也可以是這世界的王--」展開

《妖女傾城:靈獸出萌動天下》章節試讀:

雲怡寧的話擲地有聲,話中帶着無可名狀的分量感,讓獸群瞬間安靜了下來。

說罷,雲怡寧轉向狼老大,慘白的臉上帶着自信的氣息。

她開口:「我叫雲怡寧。我是哪裡的人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既然被你們救下,現在就是你們的人了。」

「你想知道的那些事情,以後有機會的。」

「現在最重要的是乾飯啊兄弟們!你們餓不餓?」

獸群中傳來整齊的喊聲:「餓!!!」

「那我們去乾飯吧!乾飯人乾飯魂!」

「好——」

狼老大無奈地搖了搖頭,他開始頭疼了,這老大的地位,怕是保不住了……

雲怡寧知道這整座山都是這群獸獸們的地盤,便帶着他們向山下走去。

「阿娘,您放心,我在這裡看着呢。我看到那群猛獸朝着雲怡寧的方向過去了,她身上到處都是血,對那些野獸可是有着致命的誘惑力。想必她現在連骨頭渣渣都不剩了吧。」

雲怡寧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便停下了腳步,帶着身後的獸獸們一起在原地蹲了下來。

雲羅?這是想來看她死透了沒有?

雲怡寧偏了偏頭,看到雲羅身邊站着一個貴氣的婦人。

那婦人開口:「不錯,真不愧是我的好孩子。雲怡寧一死,你雲家大小姐的名分可就沒人跟你搶了。」

雲怡寧看到那婦人眼中划過一抹怨毒,隨後又換成了一個溫柔的眼神。

雲怡寧將眼皮垂了下來,她有些疑惑,也有些傷感。

這兩個人,一個是她的親堂妹,自幼同她雲怡寧一起長大,還受了雲怡寧不少照顧;另一個則是她的親嬸嬸,雲羅的母親,同時又是這獸靈國女帝的妹妹,地位顯赫。

她們,為何總想着要置她於死地呢?

狼老大看出了雲怡寧眼底的失落,也聽到了那兩個女人的惡毒之語。

他抬頭看向了那兩個女人,隨後施展出自己的靈術。他緩緩鋪開自己不易被察覺的精神控制。

那精神術一點一點挪到那兩個女人面前,在她們完全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將她們一腳踢下了山。

隨即,「啊–」的聲音在雲怡寧一行人周圍盤旋,且漸行漸遠。

雲怡寧還沒反應過來,身邊的獸獸們就都笑趴了。

「哈哈哈,老大,你好厲害,一腳就把他們給踢飛了。」

「就是說嘛,老大就是老大。老大的精神術可是賊厲害的!」

「老大,帥翻了啊喂,能不能教教我?」

「看她們兩個那囂張的樣子,我們可不允許有人在我們家門口做這些噁心的事情。哼–老大永遠滴神~」

……

原來這就是狼老大的靈術,雲怡寧在心底暗暗誇讚,真不戳啊真不戳。

可是她怎麼有種看到狼老大出手過程的錯覺了呢?

假的假的,狼老大的出招她一個還沒成年的小娃娃怎麼能看得到呢?

還是忽悠狼老大教教她比較靠譜!

狼老大沒理會這些獸獸的嘰嘰喳喳,他直接轉頭看向了雲怡寧。他知道雲怡寧看得到他的出招過程。

可,她怎麼在嘿嘿傻笑呢?就像那個,地主家的傻閨女……

好傢夥,這個雲怡寧還是個多面人!

雲怡寧跑到狼老大面前,賤兮兮地嘟着嘴:「老大,你教教人家嘛~」

狼老大和獸獸們嘴角都一陣抽搐……

「別急,有機會我自然會教給你的。」狼老大無奈地朝她點了點頭。

山腳下,雲羅和她親愛的母親靈千四仰八叉的躺到了地上,仔細看,她們的身下似乎還有坑。

她們砸落到地面上的時候揚起了鋪天蓋地的塵土,把不遠處的家僕給吸引了過來。

「你們是誰,怎麼會到這種地方?快說,不然可饒不了你們!」雲家的家僕滿臉殺意。

可當塵土散去,兩人的容貌浮現出來的時候,他們的瞳孔不受控制地張大。

「夫人?小姐?怎麼會是你們?我們還以為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東西……」

靈千擺手,示意手下不用說了。那手下立馬閉緊了嘴。

「想必是山上的獸群,不樂意有人一直在他們的地盤上待着,才對我們出了手。不過,他們倒是沒有傷害我們。可那雲怡寧就不一樣了……」靈千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是啊娘親,野獸們對我們還算不錯的了,可那雲怡寧可免不了一死嘍!」雲羅說完,便放聲大笑了起來。

家僕們看着自己的主子這麼開心,也都「哈哈哈」地大笑了起來。

可總有人那麼突兀:「哈哈哈哈鵝鵝鵝哈哈哈鵝鵝鵝~」

靈千的眼睛危險地眯了起來:「都給我閉嘴!今天這件事情要是有人嘴巴漏風給我說出去了,你們這些人就一個都別想活!」

感受到靈千的壓迫感,家僕們紛紛閉上了嘴巴,朝着靈千跪了下來,將頭低了下去。

「不錯,這才是我靈千培養出來的人。」

「走吧,大功告成!回府吧。」

靈千的語氣中帶着從未有過的輕鬆。

「走,娘親,我們快點回去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爹爹,他也一定很開心的。」

靈千朝着雲羅笑了笑,並把手搭在了雲羅的肩膀上。

就這樣,他們這一行人朝着雲府走去。

遠處,正跟着獸群向前走的雲怡寧連着打了兩個噴嚏。

「肯定是那兩個東西在罵我,看老娘回去,不扒了你們的皮給我報仇!」雲怡寧在心裏想着。

正想着,前面的獸群就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嗎?」雲怡寧隨手拉了一個走在自己身邊的小獸。

雲怡寧本來是走在前面的,她當時覺得這麼多獸,只有她一個是人,人的戰鬥力怎麼不比獸獸們強一點,好歹該她保護獸獸們啊。

可是一路上出現了好多次突髮狀況,她還在蒙圈着呢,那急事就都被獸獸們給眼疾手快地處理完了。

她感覺甚是慚愧,還是躲在後面「苟且偷生」才好哇!

那小獸是一隻溫順的小綿羊,他皺着眉頭:「好像,前面是別人家的結界。我們帶着一群人,啊不,一群獸和一個人,他們不給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