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煙視媚行
煙視媚行 連載中

煙視媚行

來源:google 作者:天難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湄 現代言情 邢錚

早知道邢錚是披着衣冠的禽獸,林湄一定不會自不量力去敲他的房門那夜之後,她便落入他精心設計的陷阱中,被他啃得骨頭渣都不剩展開

《煙視媚行》章節試讀:

第002回 難填

林湄沒想到的是,不用她找,邢錚自己先送上門兒了。

晚上下班,行長帶着林湄、陳啟以及幾個心腹去見了那位傳聞中的大客戶。

據說這位客戶是華爾街新銳,前些年一直在國外,這月剛回國,不知怎的就選上了他們銀行合作。

行長搞得很神秘,導致林湄對這位大客戶也格外地好奇。

當邢錚出現的時候,林湄下意識地腿軟,陳啟趕緊上來摟住了她。

林湄抬頭看向了對面的邢錚。

邢錚身高逾一米九,自帶壓迫感,尋常人看他都要仰視。

和昨晚不同,他今天穿了一身高定西裝,純黑色,裡頭的襯衫也是黑的,搭配了一條暗紅色的領帶,再頂上他那張不近人情的臉,只能讓人想到一個詞兒:西裝暴徒。

他將襯衫的扣子扣得很高,可林湄卻知道這禁慾的裝束下,每一塊肌肉的形狀,和觸感。

林湄怕被人發現不對,趕緊扭過頭看陳啟。

陳啟則是低頭看林湄的腳踝:「疼不疼?」

林湄只感覺到對面一道如炬的目光正朝着她射過來。

餘光一瞟,果然是邢錚在一臉玩味地盯着她看。

林湄推開了陳啟,站好。

行長熱情介紹:「邢總,這是我們行的客戶經理,林湄,她邊兒上的是信貸經理,陳啟。」

陳啟:「邢總好!」

林湄:「……邢總好。」

邢錚點頭致意,開始認真觀摩面前的女人。

她沒有像昨天一樣穿連衣裙,而是換上了銀行的工作套裝,純黑的OL制服和白襯衫這種老氣橫秋的搭配,由她穿出來卻格外有味道。

她個頭不高,骨架嬌小,尺寸得當的制服將她的身材襯得近乎完美,配合著臉上的淡妝,和垂在肩頭的栗色捲髮,既風情又純情。

邢錚的目光一路向下,最終落在了林湄的小腿處,又想起了她昨晚逞能的樣子,似笑非笑:「林小姐怎麼看到我就站不穩了?」

林湄:「……」

這狗男人話裡有話,絕對是故意的!

但這內涵就只有他們兩人才知道,旁人哪裡聽得出。

陳啟怕林湄掛不住,趕忙着解釋:「邢總您可別誤會,林湄她只是昨天晚上沒休息好。」

邢錚玩味地笑:「原來如此。」

林湄拽了一把陳啟,讓他趕緊閉嘴別說了。

再說下去,下次見面邢錚指不定要怎麼譏諷她。

邢錚看着林湄拽陳啟的胳膊,笑道:「不過,陳經理連林小姐昨天晚上沒休息好這種事兒都知道,看來關係很好啊。」

陳啟:「邢總好眼力,林湄是我女朋友。」

「哈哈,邢總果然眼睛毒,陳啟和林湄在一起好幾年了,是我們行里的模範情侶。」行長也站出來湊熱鬧。

邢錚:「是么,很般配。」

陳啟:「謝謝邢總誇獎,回頭我跟林湄結婚一定給您送喜帖。」

——

入席的作為是行長安排的,張羅着張羅着,把林湄安排到了邢錚的身邊。

林湄一坐下來,就感覺到了身邊男人強大的氣場。

邢錚手裡端着高腳杯緩慢搖晃着,手指摸着玻璃,林湄一看到這一幕,腦子裡又出現了那些有的沒的。

邢錚是行里的大客戶,所有人都給他敬了酒,林湄遲遲沒動,最後只剩她一個人了。

林湄沒邢錚那麼好的心理素質,昨天倆人還滾在一張床上,今天就能裝不認識。

「林小姐不敬我?」邢錚喝完了一杯酒,便去調侃身邊的林湄:「該不會因為之前的事情怪我吧?」

他咬住了「之前」二字,只有林湄聽得懂。

說完後,他便拽着領帶,好整以暇地等着林湄回話。

林湄從善如流:「邢總哪裡的話,我給您滿上。」

林湄拿起酒瓶添了酒,舉起高腳杯跟邢錚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邢錚輕輕抿了一口意思了一下,直勾勾看她:「林小姐好酒量,再來一杯如何?」

林湄又倒了一杯,幹完了。

同事們對林湄的酒量嘖嘖稱讚,行長也跟邢錚說:「我們行這一批女經理里,就屬小林能喝,她靠着這酒量,拿下了數不清的客戶啊!」

邢錚放下杯子,手來到桌下,不動聲色摸上了身邊女人的大腿,「林小姐厲害。」

林湄喝了酒身子本就有些熱,邢錚一碰上來,她更熱了。

怕被人發現,她又不好太大動作,只能將手探下拽他。

可惜她越拽,邢錚就越來勁兒,甚至開始摳她的**。

林湄用力摁住他,轉過頭瞪他。

邢錚視若罔聞,輕而易舉掙開她的手,動作愈發放肆了起來。

林湄騰一下站了起來,打翻了桌上的酒杯,杯子里的紅酒澆在了她和邢錚的身上。

「小林你怎麼回事兒?」行長慍怒。

林湄拽了拽包臀裙裙邊,「抱歉,我突然胃不舒服。」

行長:「胃不舒服你也不能……」

「孫行長不必責怪林小姐,我去處理一下就好。」邢錚很「體貼」地出來給林湄解圍,「林小姐也濕透了,去擦一下吧。」

陳啟要跟上:「我陪你。」

「不用,我自己來就行。」身上都是痕迹,林湄不可能讓陳啟跟她去。

邢錚先走了,林湄磨蹭了一分鐘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