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閻羅狂帝
閻羅狂帝 連載中

閻羅狂帝

來源:google 作者:葉無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無天 沈若輕 現代言情

狂帝歸來,發現未婚妻竟給自己生了個妹妹就這,未婚妻還想跟自己結婚?展開

《閻羅狂帝》章節試讀:

時隔七年,陳文靜再見葉無天,竟有種恍如隔世之感。
七年前,葉無天回來的那次,雖意氣風發,卻讓陳文靜有一種可以親近的感覺。
如今,高山仰止。
這個男人,已經變得深沉而冷冽,神秘而深邃。
卻在陳文靜愣神之際。
葉無天已經將一根金針扎入了病床上那女子的印堂中間。
陳文靜大驚失色。
本以為葉無天會重新將床頭那台儀器與病床上的女子進行接洽,現在看來,並非如此。
「你要做什麼?」陳文靜驚詫道。
葉無天轉身看向陳文靜,猶豫了一下,說道:「讓她蘇醒。」
「以針灸的方式?」陳文靜不可置信道。
葉無天輕描淡寫道:「不過只用一根金針,還不夠,我還需要十二根銀針,你幫我取來。」
「沒用的,她已經昏迷了七年!」陳文靜說道:「放眼整個世界,昏迷了這麼長時間,能夠醒過來的幾率,萬中無一!」
「去拿銀針吧。」葉無天淡淡道。
陳文靜將信將疑,卻還是從病房裡的醫療器械箱里取出一包銀針,還有一盞酒精燈。
因為不知道為什麼,陳文靜對葉無天的話,竟產生了一種不講道理的信任。
一切準備就緒,葉無天就要對病床上的女子進行治療。
卻在這時,病房的門再次被推開。
是一個身穿白大褂的老太太急匆匆走了進來,她叫陳洛嬅,是江海中心醫院的院長。
江海中醫康復界的泰斗。
多年以來,由這位老太太經手並蘇醒的植物人,多達百例。
可無一例外,都是在受傷後半年以內才恢復的意識,至於昏迷超過半年者……
陳洛嬅也是束手無策。
因為眾所周知,這是世界級的醫療難題!
陳洛嬅之前也同陳文靜一樣,被胡爺的人迷暈,倒在了辦公室里。
剛剛醒過來,便第一時間趕來了這間病房。
也是怕這間病房裡的那台儀器,還有病床上的女子,出現什麼閃失。
葉無天和陳文靜聽到動靜,全都看向了陳洛嬅。
陳文靜脫口而出:「院長!您終於來了!您沒什麼大礙吧?」
陳洛嬅看了陳文靜一眼,又看了看病房裡的那台儀器,鬆了口氣,說道:「我沒事。我進來之前,已經了解了事情的經過。」
說到這裡,陳洛嬅又看向了葉無天,皺眉道:「他是什麼人?怎麼會出現這裡?趕緊把那台儀器給病人用上啊,還愣着做什麼!」
陳文靜連忙解釋:「院長,他就是葉無天,七年前讓人把這台儀器運過來的人,他說他現在要用針灸的方式讓病人醒過來!」
陳洛嬅愣了愣,卻還是不滿道:「簡直就是胡鬧,這些年我每天都會為這病人疏通經絡,她根本就難以蘇醒,只能靠儀器維持生命,現在撤下儀器,不是等於要了她的命么!」
卻不想這話剛落,陳洛嬅便愣在了原地。
就看到,除了那根已經被葉無天扎進病床上那女子印堂的金針,其餘十二根銀針,也都被葉無天扎入了女子頭部的十二處穴道。
特別是看到葉無天施針的手法,陳洛嬅的呼吸彷彿都要靜止了,良久,才脫口而出:「鬼脈十三針?這……這是鬼脈十三針?!」
葉無天看了陳洛嬅一眼,淡淡道:「你只說對了一半!」
陳洛嬅一臉錯愕,卻還是忍不住靠近了一些,越看越心驚。
旁邊的陳文靜則一臉疑惑:「院長,什麼是鬼脈十三針?」
陳洛嬅聲音微顫道:「鬼脈十三針,出自難經,是針灸學中的精髓,但據我所知,此針法早已失傳千年,今天,我居然有幸見識到了!」
陳文靜仍然不是很明白,卻還是問道:「這鬼脈十三針,真的能讓這個昏迷了七年的病人醒過來嗎?」
陳洛嬅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葉無天一邊認真的對病床上的女子施針,一邊說道:「與鬼脈十三針相比,這門針法更為獨到,是由鬼脈十三針延伸而來,名為鬼針壓脈,金針令調上泥丸以驅濁氣,卧針十二樞關令調鎖氣而衛,若無傷又氣散不盡者,可醒!」
陳洛嬅一陣瞠目結舌。
天曉得她聽到葉無天的這番話是什麼心情。
因為鬼針壓脈之法,她也略有耳聞。
只不過,要用此針法救人,對患者頭部細微經絡的掌控力,簡直嚴苛到了極致!
稍有不慎,患者即刻腦溢血而亡!
最關鍵的是,一旦對患者頭部的樞關要穴進行壓脈,患者就會承受一種難以忍受的非人之痛,甚至比產婦分娩還要痛苦數倍!
與其說是用此針法將患者救醒,不如說,是用此針法將患者折磨醒!
要從鬼門關里往外拉人,這就是代價!
葉無天曾經為了尋出這救人之法,不僅熟讀了上百部中醫經典千遍,而且以身試針上百次。
怎能不了解這其中痛苦?
可是,又當如何?
病床上的女子,在夢中受苦。
葉無天,亦是心如刀絞,卻還是要裝作一副面如平湖之色。
只是片刻,病床上的女子便有了反應。
絕美的容顏上,已是布滿大汗。
如同水洗。
整個身體也跟着顫抖了起來。
陳洛嬅見狀,不由睜大了雙眼,振奮到了極點。
急忙上前用捆綁帶對病床上的女子進行束縛,同時對同樣震驚不已的陳文靜吩咐。
「立刻拿一塊毛巾過來,我怕病人經受不住痛苦,咬舌自盡!」
但下一刻卻看到。
葉無天已經將他的胳膊放在了病床上這女子的口前,任其咬住,很快,鮮血淋漓。
這一幕,令陳洛嬅與陳文靜當場落淚!
葉無天卻面色不改,仍舊聚精會神的對病床上的女子施針,只沙啞的由口中吐出兩個字。
「撐住!」
也就在這個時候,病床上的女子,驀然睜大了雙眸。
葉無天看到她的一雙眼睛,即刻收針。
而只看她一眼。
便知,不枉七年苦熬。
病床上的女子看到葉無天的一雙眼睛,眸子里頓時溢滿淚水。
便知,此情可待。
卻,並非追憶,而是,闊別七年,這個男人,真的出現在了她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