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巡狩大明
巡狩大明 連載中

巡狩大明

來源:google 作者:神燈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段飛 錢玉蘭

宅男段飛穿越到了明朝中葉,成了個不入流的小捕快,憑藉平日飽覽群書閱盡美劇的識見,他連破大案,成了名噪一時的『神捕』!破案?那是家常便飯!!坑蒙拐騙?那是發家的手段!風從虎,雲從龍,真正的人才是不會寂寞的,錦衣衛、東廠向他暗送秋波;內閣六部哭喊着推他上位;打着替天行道的幌子,造反派都來挖皇帝的牆角……巧妙周旋於各大勢力之間,替天巡狩,清吏治辦貪官,拳打東海倭寇,腳踢北國韃虜,他改變了歷史,改變了未來,從他出現開始,後世史學家無比推崇地稱之為——後正德時代!展開

《巡狩大明》章節試讀:

當值衙役不敢怠慢,把段飛拎上前,稟道:「大人,是城東段飛在笑。」

閔大人怒道:「段飛,你替人寫大逆不道的狀紙我還沒打你板子,你竟敢恥笑老爺我審案!來人啊,給我拖下去打二十大板!」

段飛沒料到突然大禍臨頭,嚇了一跳後急忙叫道:「冤枉啊,大人,搶劫詐騙的重犯你不過判決打了十板子,還分了一半錢給他,我不過笑了一聲,大人卻要打我二十板子,這可不太公平吧?大家親眼目睹,打了小人不要緊,就怕有人說大人昏庸啊!」

閔縣令雖然給氣糊塗了,不過快要退休的人對自己的官聲還是很在意的,聞言他壓住了怒氣,喝道:「也罷,你敢當堂笑老爺斷案,想來是相當自負的了,只要你斷得比老爺好,老爺便不打你,斷得不好,老爺加倍打你,你看如何?」

「大人一言九鼎……」段飛恭維了兩句,然後道:「賣肉的告賣油的詐騙加搶劫,賣油的告賣肉的搶錢加詐騙,剛才聽大人審案可知事發當場兩人便帶着贓物相扭來到大堂之上,現在請大人允許我當堂檢查贓物……」

閔縣令允許之後段飛站了起來,從衙役手裡接過兩塊假銀子和一吊錢,拿在手裡慢慢的看着,閔縣令皺眉問道:「段飛,你這是做什麼?難道你還能從這錢上看出花來不成?」

這譏誚的話引起堂上衙役和受審的人一陣輕笑,段飛正色道:「大人,你有所不知,這兩人都是做生意的,每日銀錢來往不斷,到了晚上定要數錢對帳,還要把銅錢一弔吊地穿起來第二天好用,因此這銅錢上定然會留下些痕迹,他們一個人賣油,一個人賣肉,不論洗多少遍手,銅錢上都會留下些油跡或血腥之氣……」

段飛說著說著,突然轉過身,目光在兩人身上遊走,神色凌厲地說道:「我已在銅錢上嗅到一股奇特的味道,不曾長時間接觸這吊銅錢的人是不會留下氣味的,請兩位將雙手平舉,我要嗅嗅你們的手,看看到底是誰說謊!」

跪在左邊的肉鋪老闆毫不猶豫地舉起雙手,而油鋪老闆卻遲疑了一下,臉上有些慌亂,段飛心中有了點底兒,一個箭步來到油鋪老闆面前,手指其鼻樑大喝一聲道:「大膽狗才!你還不認罪!大人念你初犯,或罰你點小錢打十板子便罷,否則打你八十大板,戴枷示眾,流放三千里!抄你家!將你妻妾子女發配千里!為奴為婢賣為官妓……」

段飛神色凌厲地一陣恐嚇,油鋪老闆渾身哆嗦得越來越厲害,終於心神崩潰,惶恐萬分地叫道:「大人,小人知罪,上月小人與街對面李屠戶言語上有些衝突,這才懷恨在心,今日乘他生意繁忙,想用假銀子乍他錢財,不想被他察覺,小人這才反誣他搶錢,小人一時糊塗,請大人饒恕……」

段飛偷偷擦了把汗,幸好這傢伙膽子小,詐兩句就供認了,否則說不定這八十大板就要落在自己屁股上了,慎言,慎言啊,以後不該笑的時候千萬別笑了。

有人認罪這案子就算結了,閔大人雖然結了案,四十大板打得那個油商哭喊連天,罰款連帶李屠戶的千恩萬謝也沒能讓他高興起來,他瞪了段飛一眼,喝道:「時辰不早,其他小案明日再審,將狀告其父的錢玉蘭提上來!」

李屠戶等都退了下去,大堂之上只剩下錢玉蘭和段飛左右跪着,段飛覺着不妙,訕笑着抬頭問道:「閔大人,小人不過替人寫了張狀紙而已,用不着在這裡跪着聽審吧?不如我也先退下去?」

「大膽!」閔大人喝道:「公堂之上除了有功名的人誰敢不跪?女兒告父,不問案情先該打八十板子,你替她寫大逆狀紙,又嘩笑公堂、偷看老爺,來人啊,拖下去先給我打二十板子再說!」

「不是吧……大人,我冤枉啊……」段飛傻了眼,被如狼似虎的衙役們拖了下去,這時他記起了黃秀才的警告,雖然沒後悔,卻也暗暗咬牙憤恨,這是什麼該死的混蛋規矩,閔縣令分明是藉機施威報復!

段飛被拖到堂下,俯身按在一張長木凳上,衙役把他雙手綁在凳腿上,按住雙腳,就有人來解他褲腰帶,段飛吃了一驚,大叫道:「你們幹什麼?打便打,脫我褲子做什麼!」

衙役們如狼似虎,他掙扎不開,一會兒褲子就被扒了下去,露出個雪白的屁股,這時有人在他耳邊嗤地一聲笑,段飛驚惶得扭頭一看,石斌飛快地在他耳邊說道:「老大,你躺了一個月,這屁股倒是養得夠白……放心吧,他們都得了你好處,不會打得太狠的,不過待會你可要叫得慘一些才好,否則難消閔大人心頭之怒啊!」

段飛稍稍心安,忍不住問道:「打就打,幹嘛要脫我褲子?」

石斌眼裡露出奇怪神色,說道:「這是慣例呀,打板子都要脫褲子的,一方面怕有人作弊,另一方面……大哥你沒帶褲子替換吧?若是打破了,豈不是連褲子都沒得穿了?縣太爺可不會賠你條新褲子,明天審那姦夫**的時候說不定還要剝光了遊街示眾呢……」

閔大人在堂上追問起來,站堂的衙役急忙將石斌趕開,掄起板子,呼地一聲就打了下來。

『啪』地一聲脆響,段飛雙目暴睜,渾身繃緊,咬不住牙關,嘶聲慘叫起來。

這一板就打得他皮開肉綻,在21世紀長那麼大,段飛可沒吃過這種苦頭,沒想到居然有幸回到大明享受了。

「媽的,這些混蛋真手下留情了?」段飛咬緊牙關捏緊了拳頭,把閔大人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個遍,家中婦女自然也沒少問候。

第二板下來的時候段飛依然痛徹心扉大聲慘叫,不過這多半是因為板子觸着傷口疼,啪地一聲比第一板還要響,那力道卻小得多了。

段飛明白過來,後面的板子一板板越來越輕,他卻叫得越來越慘,二十大板很快打完,石斌立刻給他上了些金瘡葯,系好褲子之後又扶他回到堂上,這回段飛學乖了,跪在那裡一動不動一聲不吭。

《巡狩大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