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修真強少在校園
修真強少在校園 連載中

修真強少在校園

來源:外網 作者:唐簫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唐簫 都市言情

為了活命就必須靠近女人,這是什麼破規矩?唐錚擁有九陽聖體這千年難遇的身體,卻不得不吸收純陰之力才能活命,為了活命,拼了!絕美校花、女神老師、嫵媚少婦、傲嬌蘿莉……形形色色的女人走進...... 為了活命就必須靠近女人,這是什麼破規矩?唐錚擁有九陽聖體這千年難遇的身體,卻不得不吸收純陰之力才能活命,為了活命,拼了!....展開

《修真強少在校園》章節試讀:

通天古卷晦澀深奧,唐錚花了半個小時才把這一千多字給通讀了一遍。

他正準備把古卷放在一邊,卻驀地發現一股細小的氣流在他的經脈內緩緩流動起來,暖洋洋,讓他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微妙境界。

「咦,我怎麼這麼快就醒了?」天禪子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很是驚訝。

「你醒了!」唐錚還以為他要休眠很久呢,沒想到這麼快就蘇醒了。

「噝!你體內怎麼會有真氣,你剛才幹了什麼?」天禪子就像是見鬼一樣,驚駭莫名地尖叫起來。

「真氣?那股氣流就是真氣嗎?」唐錚吃了一驚,「我沒幹什麼啊,我就是把這通天古卷讀了一遍。」

「你修鍊了通天古卷?……怎麼會這樣,我和陰魔研究通天古卷上千年都一無所獲,這古卷簡直就是一竅不通,你怎麼一下子就可以修鍊了?」天禪子簡直要吐血了。

「我只是讀了一遍而已。」唐錚解釋道。

「讀……你怎麼讀的?」

唐錚翻了個白眼,讀書還能怎麼讀,當然就是逐字逐句地照着讀了。

¢,

「你讀給我聽聽。」天禪子迫不及待地說。

唐錚無可奈何,只能逐字逐句地讀了起來。

「停!」忽然,天禪子大聲叫道,「你怎麼這樣讀?」

「不是這樣讀嗎?」唐錚莫名其妙,自己活了這麼多年,難道連照本宣科讀書都不會了么。

「不是應該從右向左豎著讀嗎?你怎麼從左向右橫着讀?」

「讀書不都是從左向後橫着讀嗎?」

這是現代人的常識。

天禪子沉默了一會兒,長嘆口氣,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難怪我與陰魔研究這麼多年都一無所獲,原來我們根本就是走錯了路。」

古人讀書乃是從右向左豎著讀,天禪子與陰魔從未想過還有其他讀書的方法,所以才會一直摸索不出通天古卷的秘密。

「天意,難道這一切都是天意?通天古卷就是屬於這小子的。」天禪子感概萬千。

千年以前,天禪子與陰魔不約而同地發現了這一本神秘的古卷,兩人斗的天昏地暗都想據為己有,最後兩敗俱傷肉身毀滅,神識竟然被通天古卷吸收了進去。

兩人在古井中又明爭暗鬥,卻始終奈何不了對方,並且兩人也默默地研究通天古卷的秘密,卻一無所獲。

通天古卷根本就是一竅不通,完全不像是傳說中那樣厲害的功法。

歷經千年,滄海桑田,地殼運動,通天古卷被掩埋在了地底,最後融合在了一塊岩石之中。這塊石頭後來又被用於建造這棟實驗樓,兩人一直被困在通天古井中,神識的活動範圍也只限於地下室。

他們希望可以找到合適的活人奪舍重生,然而對於寄主有着苛刻的要求,若是體質太差,根本承受不住他們的神識,最終會一命嗚呼。

前幾年,擁有一個玄陰之體的女學生踏足此地,給了陰魔希望,他迫不及待地鑽進對方大腦奪舍,然而最終卻失敗了,導致吸幹了女學生的全身精血。

不過雖然陰魔沒有奪舍成功,卻也吸收了女學生的玄陰之力,實力大增,漸漸壓制住了天禪子。

眼見着經過數年的鬥爭,天禪子馬上就要被徹底擊敗,魂飛魄散了。這時候唐錚卻出現了,才會導致這一系列的變故。

唐錚聽了這曲折的前因後果後暗自咋舌,卻也慶幸不已,他沒有像那個女學生一樣變成人干要歸功於他九陽聖體的體質。

「天禪子,這九陽聖體究竟有什麼奧妙?」

「我也不知道具體有什麼奧妙,但傳說九陽聖體乃是世間最為罕見的體質之一,奧妙無窮,遠古時代的一位聖人便是九陽聖體,其實力通天徹地。」

「這麼厲害!」唐錚心潮澎湃,豈不是說自己以後也會有通天徹地的神通?

「但也要有機緣才行,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厲害的。」天禪子潑了一瓢冷水。

唐錚不滿的冷哼一聲,道:「你就是嫉妒我。」

「……」天禪子無言以對,確實是嫉妒,唐錚糊裡糊塗就修鍊成功了通天古卷,這還不叫人嫉妒,那什麼才能叫人嫉妒。

「小子,你別高興的太早,九陽聖體是世所罕見的體質,但物極必反,九陽聖體也有致命的缺點,九陽聖體擁有至純至陽的純陽之力,但一個人的身體不可能承受得了這麼強的純陽之力。天地萬物講究陰陽調和,才能生生不息,純陽之力越強,就越需要純陰之力的調和,明白嗎?」天禪子告誡道。

唐錚的熱情一下子被打擊了,道:「那如果沒有純陰之力的調和會怎樣?」

「陽氣衝天,爆體而亡,而且隨着你功力越強大,純陽之力就越強大,你離死亡那天就越近了。小子,其實也算是你運氣好,若是沒有遇到我,你小子也絕對活不過二十歲,因為沒有純陰之力的調和,二十歲之前你必死無疑。」

唐錚感覺自己一下子從天堂跌落到了地獄,好在他心理素質夠強大,趕緊問道:「二十歲?我今年十八歲,也就是說我只有兩年的壽命了?對了,你不是說有純陰之力可以陰陽調和就沒問題嗎?那裡有純陰之力?」

天禪子怪笑起來:「嘿嘿,天生萬物,相生相剋,既然有純陽之力,自然就有純陰之力,至純至陰的純陰之力大多在許多人跡罕至的陰寒之地,以你現在的實力去那些地方只有送死。」

唐錚心如死灰,這說了等於白說。

「小子,別著急,我的話還沒說完呢,另外一種純陰之力卻是觸手可及的。」

「哪裡有?」唐錚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大喜過望。

「女人!」天禪子神神秘秘地說。

「女人?」唐錚一頭霧水。

「對,男人身懷純陽之力,女人則擁有純陰之力,只要你吸收女人身上的純陰之力,自然可以達到陰陽調和的作用,那樣你的這條小命就暫時保住了。」

「那我要怎麼吸收女人的純陰之力?」

「最快的捷徑就是上床。」

唐錚臉色一紅,對於一個十八歲的少年,這種事實在是太羞人了,雖然他偶爾也會憧憬。

「天禪子,你太不知羞了。」

天禪子氣急敗壞地道:「小子,我這是在教你保命的辦法,你還說我這老頭子。「

「好好,我不說你,可你這個辦法根本就不可行,我總不能到大街上隨便拉個女人上床吧。」唐錚哭笑不得地說。

「當然不可以。女人雖然擁有純陰之力,但並非每個女人的純陰之力都適合你,必須具有強大的純陰之力才能讓你達到陰陽調和的功效。再給你普及一下常識,平常人們所說的男人味兒就是純陽之力自然而然散發出一股氣勢和味道,而女人身上為什麼會有一股很好聞的味道,那就是純陰之力的一種散發出來的,純陰之力越強大,那體香就會越明顯,常言所說的處子之香,那就是積累了幾十年的純陰之力所散發的味道。」

唐錚第一次聽見這樣的論調,不禁十分好奇,道:「那我就是要去追求擁有體香的女人,並且還和她上床?」

「是這個道理,不過由於你是九陽聖體,一個女人根本無法達到陰陽調和的功效。」

唐錚的臉立刻變成了苦瓜色,你這是玩兒我吧,難道我還要追求許多個女人?

「小子,先不要胡思亂想了,既然你和通天古卷如此契合,那我就沒辦法傳你功法了,通天古卷乃是十分強大神秘的功法,你修鍊它比修鍊我的功法要厲害許多。」天禪子倍受打擊地說道,自己回歸宗門的希望破滅了。

唐錚稍稍平復心情,道:「既然你已經知道通天古卷的修鍊方法,那你也可以修鍊啊。」

「不可以了,我剛才就試過了,原來通天古卷要毫無根基之人才能修鍊,我已經有了一身修為就無法修鍊了。唉,當初我與陰魔斗的你死我活就是為了通天古卷,從沒想到通天古卷根本不適合我們,最後反倒便宜了你這小子。」

「不過通天古卷是心法,是基礎,其他東西你還是得跟我學,你放心,我會傾囊相授,因為你越強大,我才會恢復的越快。」

唐錚功力越深厚,天禪子的神識受滋養也就會越多,他就會恢復的越快,等到一定程度,他就可以脫離唐錚的腦海,從而尋找合適的寄主還陽重生。

「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學習。」唐錚遭逢變故,已深刻體會到實力的重要性。

他必須變強!

雖然變強意味着純陽之力越強,自爆的危險越大,但這依舊抑制不住他變強的決心。

「現在我先給你講解一下修鍊的相關知識,修真乃是奪天地造化,納天地靈氣入己身,然後配合功法,轉變成自身的真氣,真氣越強大,實力就越高。」

「正所謂奇經八脈,人體共有八大主經脈,每一道經脈內都會儲存真氣,修鍊的等級相應地被劃分為鍊氣、築基、辟穀、金丹、元嬰、化神、大乘等諸多境界,每一個境界又分為九品。如今你已經進入鍊氣一品,八大經脈內各有一寸的真氣,當你的真氣達到兩寸時,便會進入鍊氣二品……不對,怎麼會這樣?」

忽然,天禪子驚呼起來。

「你一驚一乍地又怎麼了?」

「你怎麼會多了一條主經脈,共有九條主經脈了?」天禪子像見鬼一樣。

人體的經脈無數,但真正能儲存真氣的只有主經脈,但此刻唐錚體內卻有九大經脈儲存了真氣。

唐錚莫名其妙,心念一動,確實有九條經脈內儲存着真氣。

「難道這就是九陽聖體的奧秘?」天禪子喃喃自語,「唉,我也搞不懂了,事已至此,我也沒辦法了。」

「那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我怎麼知道?」天禪子沒好氣地說。

唐錚自討沒趣,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了,又問:「那我現在是不是就有法術了?」

「哼,法術哪是那麼容易學的?你必須達到鍊氣三品才能修鍊法術。」

「那我現在能幹什麼?」唐錚略顯失望,原本以為馬上就可以擁有傳說中的法術了,卻發現根本就是鏡花水月。

「當然有你可以乾的事,你可以修鍊武功。」

「武功?」

「是的,天下可不光是修者,還有武者,那是不弱於修者的存在,武者修鍊到巔峰也可得窺大道,具有殊途同歸之妙。」

「武者真的有那麼厲害?怎麼電視里演的都是一些花架子?」唐錚有些懷疑,這已經是科技化的時代,武功已經沒落了,似乎沒有天禪子所說的那麼厲害。

「你知道什麼?真正的高手豈是普通人見得到的,你只需記住,世間能人輩出,你必須趕快提升實力。現在我先傳授你入門的武技天羅手。」

話音方落,唐錚就發現自己腦海中多了一副圖畫,上面記載了一整套動作。

「這就是天羅手,雖然是入門武功,但修鍊到極致依舊威力無窮。天羅手,顧名思義,猶如天羅地網,讓對手無所遁形。」

唐錚就像是一個如饑似渴的男人,武功就像是絕世美女,他當然沒理由拒絕。況且天禪子說的這麼厲害,那肯定不會假。

「你看是這樣使的嗎?」唐錚身形一閃,就按照圖畫中的動作動了起來。

呼呼~

一陣勁風掠過,他就像是一個幽靈在地下室內騰挪閃移。

天禪子幾乎驚呆了,這小子的學習能力太強悍了吧,只看了一遍竟然就有了這麼深的火候,還讓不讓其他人活了。

「我練的對不對?」唐錚停了下來,問道。

天禪子被震驚的無語了,沉默了才從呆若木雞的狀態恢復,有氣無力地說:「……沒問題。」

唐錚喜上眉梢,這種力量感比學習上獲得的成就感更加強烈。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你要努力修鍊通天古卷。」天禪子說完就沉默了……他實在是被唐錚非人般的學習速度給弄的倍受打擊了。

唐錚走出了實驗樓,夕陽的餘暉照在他身上,拉出長長的影子,已經放學了。

鵬程國際學校並不提供住宿,因為學生基本上都家境殷實,沒有人願意住校。

唐錚離開了學校,朝家跑去。他的家位於常衡市北邊,那是老城區,城中村無數,是著名的窮人區。

城北與城中心相比,簡直就是地下與天上的區別。唐錚早已習慣了這一點,跑了十公里回到家門口,不像平時那樣喘氣,反而覺得神清氣爽。

「這就是進入鍊氣期的奧妙。」

他深吸一口氣,平復心情,推開破舊的房門。這是一個獨棟小平房,只有四十多平米大,房屋低矮,光線黯淡。

「爺爺,我回來了。」他叫了一聲,沒人回應,家裡空無一人。

唐錚皺起了眉頭,爺爺肯定又拖着生病的身體出去工作了,他的心被刺了一下,掉頭就向外跑去。

垃圾場,惡臭撲鼻,對於普通人而言絕對會敬而遠之,但對於在垃圾場討生活的人這卻是一座寶山,彷彿老天爺的饋贈。

唐錚早已習慣了垃圾場的環境,因為他就是爺爺靠撿垃圾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的。

「草,死老頭子,這是虎哥的地盤兒,你敢到虎哥地盤兒刨食,你他媽找死是不是!」一陣怒吼傳進了唐錚的耳朵。

《修真強少在校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