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夏子安慕容桀
夏子安慕容桀 連載中

夏子安慕容桀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六月 其它小說

https://www.1kanshu.cc/展開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試讀:

. 梁王府種了許多桃樹,每逢花開,梁王便會坐在桃樹下,看着那一朵朵粉紅粉白的花朵兒綻放笑顏,就如他所喜的那個人。 他總喜歡坐在樹下,和當日擺攤時候坐在大榕樹下一樣,半依桃樹,半眯眼睛,有和風細細,有蟲鳴陣陣。 他乾脆便躺了下來,軟軟地植被帶着泥土的氣息,愜意得很。 有腳步聲緩緩而來,身邊便頓時沉了沉,一顆腦袋枕在他的肩膀上。 他手臂一展,便攏了她入懷,甜膩的笑容在嘴角展開,嘴唇下意識地尋找她圓潤白凈的臉,她一動,便剛好印在了她的梨渦上。 他滿足得像只貓,睜開眼睛,四目相對,她睜大眼睛問道:「你在想什麼?」 「想起剛認識你時候的事情。」梁王伸手覆蓋她的眼睛,這眼睛太會蠱惑人,大概當年自己就是被這一雙眼睛給勾了魂魄。 「那時候……你被蛇咬了,我救了你……」懿兒說,只覺得時光飛逝,一眨眼,就過去幾年了。 他們成親至今,已經七年多了。 「那小蛇,還是我們的媒人呢,真不該殺了它啊。」梁王很後悔當初捏死了那小蛇,可真是恩將仇報啊。s3(); 「可不是?」懿兒深感可惜。 「希望它不要記恨我……哎呀,誰扔的石頭?你這臭小子,看我不打死你!」 梁王一躍而起,嘴裏罵罵咧咧,「就沒見過這麼皮的孩子,被我抓到你就死定了。」 那小小的身子,被他擒住,卻像蛇一般在腰邊扭走,得意洋洋地道:「父王抓不到我,抓不到我。」 「你……」梁王氣得七竅生煙,使勁深呼吸,「若不是看着是我生的份上,早把你大卸八塊了。」 大金侍衛連忙過來攔阻,「王爺,算了,算了,到底是親生的。」 他壓低聲音,「而且,梁國太上皇可是有不少侍衛在王府里, 那都是世子的保鏢啊。」 也就是說,人家有幫手。 梁王余怒難消,「也不知道是不是前生與我有仇,這輩子來找我算賬的。」 懿兒笑道:「得了,跟自己的兒子置氣什麼啊?」 「皇祖父也真是的,隔輩寵兒,要不得啊,若不是看在他讓溫意大夫治好了你,我還真得要去跟他理論一番。」 當年,他追到梁國皇室去。 其實當年,梁國老皇帝不讓懿兒遠嫁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懿兒的心症已經很嚴重。 若不治好,怕是這輩子都回不了故鄉。 而且,老皇帝也着實不放心,梁王的風評太差,怕他要娶懿兒是另有所圖,因此,便叫了他去梁國,用他的火眼金睛觀察一段日子,確定是好男兒,這才定了這門親事。 後來,溫意大夫回朝,治癒了懿兒,兩人才成親。 懿兒笑着道:「好了,這兒子皮實,以後生個女兒就好了。」 「不了,你身子不好,不能再生。」梁王道。 自從生了這個兒子,懿兒便開始服用避子湯。 溫意大夫雖說懿兒的身體於生育無礙了,只要小心點就行,但是,他始終覺得冒險,之前懿兒生這臭小子的時候,便差點把他的心臟都給嚇破。 生的時候還算順利的,就是懷着他的時候,好幾次心絞痛,還暈過一次,打那之後,他就發誓,再不能叫懿兒生了。 懿兒走到他的身邊,臉色微微羞紅,「那生了這個之後,咱就不生了。」 梁王雷劈般定住了,「你……懷了?」 「從上個月開始,我就命人把避子湯換成了補氣血的湯。」懿兒挽着他的手臂,臉輕輕地粘着他,「我想有個女兒。」 梁王緊張得不得了,「現在皇嬸嬸在南國,安然老王爺又不知所蹤,柔瑤這赤腳大夫,行嗎? 」 「你放心,不還有吳燕祖嗎?而且,宮中的御醫,都深得皇嬸嬸真傳了。」 明媚的春日陽光,從枝丫映照下來,照得懿兒眉目分明。 「不,我誰都信不過,我馬上去信給皇嬸嬸,讓她無論如何回京照顧你,直到你生育。」梁王道。 「那不行,皇嬸嬸就算願意回來,皇叔也不願意啊。」 「你忘記了嗎?咱從梁國帶回來的美酒,現在派上用場了。」梁王喜滋滋地說,也不免感嘆,當初沒拿出來,是明智的選擇啊。 就這樣,三月底,從南國出發了車隊,拖家帶口地往京城而去。 上一次離京,慕容桀便說過,若京中無重大事情,他是不會回來的。 現在,這個重大的事情,就是梁王即將生女。 當然,比這個更重大的事情,是他那些美酒,如果八月他還沒回京,就把酒全部撒護城河去。 這酒喝不喝都不打緊,但是不能這樣暴殄天物,上天會懲罰慕容家的。s3(); 他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因此,在接到信之後,他權衡再三,反覆思量……其實也就想了一大概一秒鐘,便一聲令下,「收拾東西,京中出大事了!」 子安也着實想念京中的人,聽得王爺大赦,便連忙回去收拾東西。 嬤嬤身子骨不好了,但是,也說要跟着回京,人老了,就想念着曾經生活許久的地方,哪怕是嗅到故居的空氣,泥土氣息,也是滿足的。 車隊走得很慢,三月底出發,五月初才抵達京城。 這一路,遊山玩水,恣意揮灑春末夏初的時光,子安許久沒有這麼開心了。 兒子沒跟在身邊,兒子被秦舟召去小聚,秦舟每年都要叫他去小住,這小住就是半年。 子安總說秦舟才是他的娘親,那小子,很喜歡窩在軍中,由秦舟帶領,威風凜凜,且秦舟還親傳武術,便連龍老將軍都說,此子日後大有可為啊。 秦舟的心思,其實許多人都猜出了,虎頭如今結交的都是猛將,日後,是要為立軍功的。 京中一派繁華,柳柳和蕭拓在城門迎接,蘇青和伶俐自然也來了。 故友相逢,少不了是要聊個通宵。 聊完,子安說明日要去拜訪老太君。 柳柳卻沉默了,半響竟有些淚目。 子安吃驚地問道:「老太君怎麼了?」 「祖母她……今年她又說要出去住一個月,後來十二哥偷偷追着去,發現,她竟然和一個老頭子私會。」 「啊?」子安怔怔地看着她,「黃昏戀?」 柳柳顯得很悲傷,「她騙了我們許久,祖父原來沒死,她每年都要出去一兩個月,原來,是去見祖父的。」 「啊?」子安又是一驚。 「那你祖父為什麼不回來啊?」子安問道 「祖父不知道在守什麼東西,反正,回不來,只能祖母去看他,且還不能讓人家知道他沒死。」 「守什麼東西?」子安問道。 「乾坤劍!」 「是什麼?」子安不解地問。 柳柳的嘴巴,已經迅速被蕭拓捂住,蕭拓搖搖頭,「她胡說八道,沒有這個東西。」 乾坤劍,定乾坤。 七個月後,懿兒順利產下一女,取名雪姬! 雪姬生,乾坤劍出土! 新書:《權寵悍妻》 又名《陳老太君自述:我是怎樣成為大佬的》 又名《那些年被我虐哭的小婊砸們》 又名《鞭子甩得好,老公回家早》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