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作精被全娛樂圈團寵了
小作精被全娛樂圈團寵了 連載中

小作精被全娛樂圈團寵了

來源:google 作者:阿阮不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景煜 江稚初 現代言情

【團寵+娛樂圈+金手指+甜寵】小作精新晉流量X表面清冷實則偏執影帝江稚初是快穿局的王牌女配選手,某天忽然來到了一個真假千金的世界她是鳩佔鵲巢二十年的假千金的身份已經曝光根據她做任務多年的經驗來看,這一次的任務一定是要讓父母朋友都厭惡她,轉而更加喜歡真千金她開始作天作地,和父母吵着鬧着進來娛樂圈,靠着在多個世界學來的知識一路乘風破浪舞劍不用替身,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毛筆字翩若驚鴻,演戲代入感十足,把脈針灸推拿一個不落,看的人目瞪口呆她對真千金出言嘲諷,本以為會受到所有人的厭棄江父江母:看來初初還是不太能接受,雪兒還是搬出去住吧霸總大哥:初初別生氣,送給她的禮物你也有一份歌王二哥:初初開心就好,不就是想進娛樂圈嗎?我來給你鋪路!粉絲:嬌嬌老婆好作,我好愛綜藝上,她被要求給最近通話人打電話借錢,清冷矜貴的影帝兼帝都大佬在電話那頭輕笑一聲,「借三百?給你三千萬,當做聘禮」頓時全場嘩然隨着在這個世界的停留,江稚初發現了諸多不對勁的地方原來她以為的穿書,實際上是回歸展開

《小作精被全娛樂圈團寵了》章節試讀:

江稚初上樓後伸手按住了散發細細密密疼痛的心臟,心裏嘀咕着,「這大小姐原主該不會有什麼病吧,得找個時間去醫院檢查一下。」

剛剛她對江家父母說了那麼些無理取鬧的話,又更顯得江映雪懂事體貼了許多,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再按照這樣作幾天,她就會被趕出江宅了。

這樣想着,任務進度提高一大段的喜悅蓋過了胃部傳來的輕微不適,她索性鑽進了被窩,悶頭睡大覺。

在意識迷迷糊糊之中,她感覺到房間門被打開了。

難道她說的那些話作用如此之大?江父江母現在就要把自己趕出去嗎?

江稚初本來想要坐起來,奈何渾身乏力,胃部傳來的灼燒感越發明顯,讓她不能按照大腦所想的那樣支配肢體活動。

江媽媽輕輕嘆了一口氣,江稚初的神經中樞都警醒起來,幾乎預料到了她下一句話會是什麼。

「初初,是媽媽不好。」

???

江稚初忍不住懷疑自己這具身體除了心臟不好,胃病之外是不是還有幻聽。

「剛剛爸爸媽媽聽程姨說了,陳亦琛來退婚了,還對我們初初說了那麼多難聽的話,是初初受委屈了。」江媽媽是典型的江南美人,說話時也帶着吳儂軟語的調子,好像江稚初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

說著說著,她的語氣里竟然帶着哭腔,「初初那麼委屈,我和爸爸還不在你身邊,你該有多害怕呀,發脾氣也是正常的。」

江稚初渾身都僵硬了,不知為何,她就是看不得面前這位溫婉清麗的母親受委屈,所以她不受控制地伸出手,拉住了江媽媽的手,「沒有。」

江媽媽垂下眼帘,一顆眼淚「啪嗒」掉在了江稚初的手背上,「初初在媽媽面前還要故作堅強嗎?」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怎麼完全跟設想的不一樣呢?!

江稚初有氣無力道,「真的沒有,我就是覺得……」

剩下半句話還沒有說出來,胃部就傳來一陣劇烈的痙攣,讓她沒有一點兒說話的力氣,只能用手捂住發疼的胃,倒吸了一口涼氣。

江媽媽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她的異常,「怎麼了寶寶?胃疼嗎?」

她六神無主地衝出去,整個別墅的人都因為大小姐的胃病動起來。

江爸爸讓家庭醫生在五分鐘之內趕過來,程姨去盛了溫熱的水,江媽媽溫柔地把胃藥餵給江稚初,還總覺得她是個小孩子似的,哄着,「不苦哦,寶寶乖。」

鼻尖縈繞着的清香和耳邊的軟語莫名的有些熟悉,像是有滾燙炙熱的溫度,燙得江稚初雙眼朦朧,接着江媽媽轉身的功夫,她動作麻利地擦掉了眼淚,心道難道生病中的人心理如此脆弱嗎?

她經歷了那麼多快穿世界,扮演的都是女配的角色,有的免不得落下個家破人亡,屍骨無存的結局,雖然身體不是自己的,但是疼痛是真正感受得到的。

那種萬箭穿心,粉身碎骨的痛感她能記得清清楚楚,遠遠比胃疼,喝一碗微苦的胃藥來得痛苦,但是或許是因為身邊有人哄的緣故,她真的覺得喝一碗苦藥也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江稚初不想讓江媽媽看到自己的眼淚,這樣只會耽誤任務進度,於是她側過身去,臉對着床上那兩排玩偶,眼淚洇**一小片枕頭。

家庭醫生來得很快,進去給江稚初開藥輸液,江媽媽便退了出去,走到客廳坐下,悠悠嘆了一口氣。

江爸爸也滿面愁容,「初初怎麼樣了?」

「受了委屈,在偷偷哭呢。」江媽媽像是要把這輩子的氣給嘆完似的,「跟小時候一模一樣,受了委屈也不說,背過身去偷偷流眼淚,還以為我看不見。」

江爸爸摟過妻子,沉默良久後,「既然初初現在接受不了,那接小雪回來的事,再緩緩吧。」

江媽媽也認同地點點頭,忽然道,「小雪和我們的親子鑒定,你看了嗎?這個東西是不是可以偽造?」

「看了的,你忘了,我倆都看了的。這是江家手下的私人醫院出來的結果,不會出錯的。」江爸爸哪裡不明白妻子的意思,「你懷疑她不是我們的女兒?」

「見到小雪的那一瞬間,我以為我的心情會是激動的,興奮的。」

畢竟和親生女兒重逢,相信沒有哪個父母能夠心情平靜。

但是江媽媽見到江映雪時,心裏想的卻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受苦云云,而是在想初初會是什麼心情。

都說母女連心,她卻未曾在小雪身上感受到,反而是初初的一舉一動牽扯着她的心緒。

按理說這不是一對正常的,有血脈羈絆的母女會產生的情緒,江媽媽在江映雪身上感受不到那種奇妙又玄幻的血脈聯繫。

所以免不得懷疑江映雪的真實身份。

江爸爸安撫妻子的情緒,「別瞎想,你就是和小雪二十年沒有見過,沒有接觸過,當然會覺得生疏,之後多多接觸就好了。」

江媽媽靠着丈夫的肩膀,點點頭,算是接受了這個說法。

另一邊的江映雪,剛剛應付完前來表明心意的陳亦琛。

她,陳亦琛,江稚初當初是高中同學。

不過江稚初和陳亦琛都是實驗班的,裏面的學生不僅非富即貴,而且成績優越。

江稚初無疑是裏面最耀眼的存在,她站在哪裡,哪裡就是視線匯聚點,舞台**。

而她家境貧寒,成績一般,只能仰望着她。

但是現在形勢已經完全反轉過來了。她才是江家的親生女兒,江稚初只是一個冒牌貨。

今天江父江母過來看了她,看到簡陋的出租屋和一貧如洗的房子深感愧疚,表示以後一定好好補償她。

雖然江稚初有些嬌氣金貴,但是在大事上還是心疼父母的,這件事她多半不會說什麼,甚至還會委曲求全地說要和她好好相處,她入住江宅指日可待。

這樣想着,她收到了江母發來的消息。

「小雪,抱歉。初初的身體不太好,又剛剛被人欺負了,現在生病了。我左思右想,還是不要在這時候提起你要回家的事,你會體諒媽媽的,是嗎?媽媽給你買了一棟房子,明天叫人幫你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