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逍遙醫尊
逍遙醫尊 連載中

逍遙醫尊

來源:google 作者:素陌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翰 武烈陽 都市小說

為了尋找純陰之體,武烈陽進入都市,開啟龍潛花都的逍遙人生,冷艷總裁、極品校花、成熟白領,紛紛接踵而至展開

《逍遙醫尊》章節試讀:

檢查是否懷孕很簡單,一個B超就能搞定,婦產科醫生很快就給出了明確答覆,劉梅梅的確懷孕了。

晴天霹靂。

醫院給出的診斷,讓劉梅梅一下子愣住了,片刻後,劉梅梅將B超單遞給孫少華,苦笑說道,「少華,我懷孕了。」

「不可能。」

孫少華先是大吃一驚,旋即怒聲就怒聲質問道,「你明明吃藥了,怎麼可能會懷孕呢?你給我老實交代,你是不是跟其他男人去鬼混了?」

劉梅梅委屈得雙目含淚,悲哀說道,「孫少華,我算看透你了,你放心,我絕對不會糾纏你,要怪只能怪我眼睛瞎了,相信了你這個畜生的鬼話,悠悠,我們走。」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劉梅梅擦掉眼淚,倔強說道,「為這種畜生流淚不值得,你放心吧,我會好好愛護自己,再也不會輕易相信男人的鬼話。」

堅強的女漢子。

「那好吧。」悠悠嫌惡的看了眼孫少華,用力摟住了劉梅梅。

「武神醫,謝謝你讓我看清了這個畜生的真面目。」

「年輕的時候,誰還不會信錯幾個人渣?」

孫少華勃然大怒,「小子,你說誰呢?」

「你別跟我說話,我討厭聞到人渣味,另外,你該兌現賭約了。」

「這是一萬塊錢,拿着滾蛋。」孫少華將一萬塊錢甩給武烈陽,冷聲說道。

武烈陽撇了撇嘴,不屑說道,「孫少得老年痴呆了吧?」

孫少華緊盯着武烈陽,冷笑說道,「小子,做人要識相,貪多嚼不爛,很容易撐死的。」

「我的胃口向來很好,就不勞孫少費心了。」武烈陽也緊盯孫少華,笑着說道。

「小子,你確定要跟本少過不去?」

「我沒興趣跟任何人過不去,但卻也從來沒人能賴掉我的賭債,看在孫少老年痴呆的份上,我就再免費提醒一句,我們的賭約是八十萬,外加孫少一個道歉。」

孫少華怒極而笑道,「小子,你想錢想瘋了吧?」

「這麼說,孫少想要賴賬了?」

「劉翰,本少跟這小子賭過什麼嗎?」孫少華扭頭看着劉翰,一臉玩味問道。

劉翰不假思索說道,「孫少是何等身份,怎麼跟這種窮逼賭?他配嗎?」

「孫少華,沒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劉梅梅忍不住指着孫少華的鼻子,怒聲喝道,「你能不能要點臉?」

「臭女表子,就憑你這鄉下來的野丫頭,也想成為孫家五少奶奶,你做夢去吧,本少實話告訴你吧,本少追你,只是因為和張成雲的一個賭約罷了,至於上了你,不過是本少辛苦追你的報酬。」

啪。

劉梅梅猛地揮起右手,狠狠扇在了孫少華的臉頰上,留下一個赤紅的巴掌印。

「臭女表子,你敢打本少?」孫少華勃然大怒,揮起右手重重扇了過去。

武烈陽一步跨出,擋在劉梅梅身前,緊緊抓住了孫少華的手腕。

「小子,本少勸你少管閑事,有些人,你得罪不起。」

武烈陽緊盯着孫少華,饒有興緻問道,「在孫家,是你哥哥孫少忠厲害,還是你孫少華的地位更高?」

「我哥哥是孫家長孫。」

「你直接說你哥哥地位更高不就行了。」武烈陽不屑說道,「我連你哥哥都敢得罪,也不在乎再多得罪一個,孫少,你覺得呢?」

「小子,你想怎樣?」

「孫少該兌現賭約了。」

事到如今,孫少華也乾脆撕破了臉皮,「本少就不兌現,你能怎樣?你又敢怎樣?」

「孫少確定?」

「確定。」

「敢賴我的賬,我真的很佩服孫少的勇氣,呵呵。」

「小子,你還敢打本少不成?

「我是斯文人,怎麼會做這麼粗魯的事情呢?」說著,武烈陽從口袋中掏出了一根銀針。

孫少華下意識退後兩步,厲聲問道,「小子,你想怎樣?」

「孫少一會就知道了,呵呵。」

話語剛落,武烈陽就猛然出手,銀針准准刺入了孫少華的水分穴。

穴位是柄雙刃劍,它可治病救人,也能陰人殺人。

隨着銀針的迅速顫動,一股難以言喻的酸爽感覺旋即彌散開來,緊接着,暖暖的液體就不受控制的流淌而出。

水分穴,利尿排水,但若刺激過度,則會導致小便失禁。

騷臭味道很快散播開來,眾人都下意識的順着氣味方向看了過去,都看到了孫少華那被尿液沾濕的牛仔褲。

「王八蛋,我要殺你了,啊。」孫少華快瘋了,不顧一切的沖向武烈陽。

「別用你那沾了小便的手碰我,我怕被你傳染上這種怪病。」說話間,武烈陽又迅速點住了孫少華的穴位,讓他動彈不得,也說不出話來。

劉翰忍不住關切問道,「孫少,你怎麼了?」

「嗚……」

孫少華拼盡全力呼救,但卻只發出一些嗚嗚聲。

劉翰指着武烈陽的鼻子,怒聲質問道,「小子,你對孫少做了什麼?」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動你家主子了?」武烈陽不屑問道。

「我兩隻眼睛都看到了。」劉翰怒聲喝道。

「劉少,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小心我告你誹謗。」武烈陽扭頭看着劉梅梅和悠悠,認真問道,「你們看到我動孫少了嗎?」

「沒有。」劉梅梅不假思索說道。

悠悠猶豫了一下,也輕輕搖了搖頭。

「你們……」

武烈陽撇了撇嘴,說道,「我們怎麼了?孫少明明是中邪了,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呢?」

就在此時,更加濃烈的騷臭味道又撲鼻而來,緊接着,淡黃色的液體更是直接從孫少華的褲襠中流出,浸**大片地面。

「小子,你到底對孫少做了什麼?」劉翰忍不住厲聲問道。

「劉少不妨帶你家主子去醫院檢查檢查嘛,另外,如果劉少覺得你家主子是被我所傷,也可以帶他去做傷情鑒定,如果法醫認定孫少是被我所傷才會這樣,我願意承擔全部責任。」

「嗚……」

孫少華拚命想開口,但卻仍舊只能發出一些嗚嗚聲響。

「孫少,你怎麼了?」劉翰扭頭看着孫少華,關切問道。

「嗚……」

孫少華臉都憋紅了,但卻仍舊說不出一個字來。

二十秒不到,一股暖流再度飆出,騷臭味道也變得更加刺鼻,地面上又增加了大片被尿液浸透的區域,讓孫少華羞憤得恨欲一頭撞死。

「嗚……」

「孫少,你想說什麼?」劉翰焦急問道。

「嗚……」

「我知道孫少想說什麼,孫少可是想求我給你治療一下?」說著,武烈陽順手解開了孫少華的啞穴。

孫少華鋼牙緊咬,恨聲說道,「你,你休想。」

「那孫少就慢慢享受吧,呵呵。」武烈陽又順手封住了孫少華的穴位。

「孫少,我背你走。」劉翰彎下腰去,試圖背起孫少華。

想走,呵呵。

武烈陽再度出手,在劉翰的背上輕輕拍了兩下。

「武烈陽,你干…噗…」惡臭味道瞬間彌散開來,劉翰趕緊捂着肚子衝進了衛生間。

武烈陽又解開了孫少華的穴位,笑眯眯說道:「孫少,你確定不求我嗎?友情提示一句,如果我不出手,你就只能一直站在這裡,一直拉到脫水為止,至於你的好跟班,你就不用指望了,他也會一直拉下去,只不過,他失禁的是大便,你失禁的是小便,呵呵。」

「嗚……」孫少華拚命想開口,可失禁的小便卻又再次流淌而出。

淡黃色的液體從褲襠中淅淅瀝瀝淌出,武烈陽終於又解開了孫少華的啞穴。

「我,我求你了。」孫少再也不敢逞強了。

武烈陽雙手抱胸,冷笑問道,「這就是你求人的態度嗎?」

「我,我求你了。」孫少華掙扎着站起身,沖武烈陽深深彎下腰去,強忍着怒火說道。

「看在孫少態度誠懇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幫你一次吧,但幫忙歸幫忙,醫藥費歸醫藥費,我初到華海,需要養家糊口,還請孫少見諒。」

見諒個屁呀。

孫少華忍不住暗罵了一句,可卻又只能再度彎下腰去,客氣說道,「有勞武神醫了,武神醫請放心,我一定不會讓武神醫白辛苦。」

《逍遙醫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