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界盜墓賊
仙界盜墓賊 連載中

仙界盜墓賊

來源:google 作者:城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托爾斯泰 計明

當計明披着星空下穿越輪迴的光輝降臨在這個仙神來往的大時代,他望着眼前處處隆起的仙墳搓了搓手「開mu是一門藝術,讓無數蒙塵的明珠重現光明」這是一個倒dou的地球穿越者在仙界干回老本行,並一步步被人稱之為魔的故事「啖食眾生者是魔行?」仙界的人擺擺手,「不,計明出現便是魔行」展開

《仙界盜墓賊》章節試讀:

計明躲在洞後,腦海里兀自回蕩着方才的驚鴻一瞥,大而白的物體無疑是可愛的,胖子眼前不住閃現它的規模,感嘆其壯觀宏偉的同時,一邊又自欺欺人地告訴自己,「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這賤人自詡純情,所以對偷窺良家少女這種事不屑一顧,倚着牆壁過了半晌,終於將方才的一幕甩出腦海,開始思忖接下來該怎麼辦。

依照他方才觀察到的風水來看,穿過腳下這條湖就能夠達到這幾座山的風水匯聚處,若此處真有仙墓,那麼必定就在那裡,只因例來祖輩的墳墓下葬之處越好,越能庇佑後輩,令後輩千秋萬古興旺發達。

按理說此處無論風水還是山形都算是上佳,若能夠進入其中,必得福緣,這也是他一直有意上山的緣故。

接連數日的準備,計明帶着一系列的設備上了山,卻沒想到剛巧遇上這兩位女弟子在洗澡,這是胖子的艷福,也算他運氣不好。

如果是換了以往,對付這種情形不過是探囊取物,但此界與華夏不同,計明小心翼翼,只怕一個不小心被身後的兩個女弟子發現。

他左右環顧四下瞧了瞧,最後抬頭,目光落在身後岩壁的上方。

只見岩壁上有一道細小的裂縫,計明心頭一喜。

他雖沒有對那裂縫進行測量,但是以多年的經驗和眼光瞧瞧,應該足以容納一個人,只是這岩壁高有兩丈,十分光滑,他絕難靠臂力攀援。

計明小心地,從背包中將攀岩的器械取出。

叮!

隨着一道輕微的金鐵交擊聲,計明的鐵爪器械落在岩壁上方。

與此同時,岩壁另一側,一聲清脆的叱問響起,「什麼聲音?」

計明驚了一跳,一轉身貼在岩壁上,心跳如雷,低低暗罵一聲,心道這山上的太玄宗弟子都是貓妖成精,這麼小的動靜都能夠聽得清楚。

隱約中,嘩啦啦的水聲響起,似乎越來越近。

計明做好了準備,一聽到什麼情況就隨時跑路。

就在這時。

「師妹,這裡除了芷安峰弟子還能有誰?你也不必過去瞧了,依我看,應該是石子的落水聲。」另一道稍顯得柔和的聲音響起。

水聲微微一停。

「師姐說得對。」

流水聲再起,漸行漸遠。

計明的心微微一放,這名師姐無心之語,倒是幫了他一個大忙,他低頭看向右臂的鐵爪,將紅色開關慢慢摁下,身形便迅速升起。

呼。

計明在岩壁上方落定,恰巧在岩壁邊緣,一側身向下瞧了一眼,只見水中兩道白花花的人影正盤膝坐在水中,手掌各掐一訣,似乎在施展什麼道法。胖子的目光卻不在她們的手上,他不由自主地落在其中一人的脖頸偏下方,但見白皙渾圓。

一時血脈噴張。

胖子用了極大的毅力閉上眼睛,胡亂默誦了幾遍阿彌陀佛無量天尊,算是把自己邪惡的小念頭壓了下去。

他轉過了臉看向前方,側身離岩壁遠了些,然後向前爬行而去,就像一隻在蠕動的壁虎,小心地,悄無聲息地向前。

半個小時後。

計明來到岩壁邊緣,他探出半個腦袋低頭看向下方,只見一片清幽的燭光中,有湖面幽幽反射出的水光,數十米外的湖面盡頭,是一道深幽而黑暗的石門,石門並未緊閉,開着一條容一人通過的門縫,兩側都刻着奇異的符文和圖騰,讓人望之生畏。

「應該就是那裡。」

計明將鐵爪緊緊拷在岩壁上方,藉著繩子向下落去。

仙墓就在眼前,計明心頭並不焦躁,幹這一行的人,只要盜幾個墓還能活的下來,就必定膽大心細。畢竟倒斗是個高危職業,有許多古墓中會出現諸多奇怪的現象,連21世紀的華夏科技也無法解釋,一個不留神就可能命喪。

盜墓者的心性,都是一個賽一個的冷靜沉着。胖子能在前世的倒斗界闖下偌大名聲,在這一方面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從岩壁上落下,先看了看四周的情形,又小心地側着岩壁,向外探視一眼,這才決意上前。

計明腳下微微發力在湖面浮起,三兩下游到了岸邊,一咕嚕翻了個身,幾步溜到石門之前,一側身從門縫裡擠了進去。

門外,兩側的圖騰和符文忽然亮起,張牙舞爪,就像在一瞬間活了過來,幾分詭異,幾分可怖。

門內,深幽陰暗,沒有一絲燭光,彷彿所有的光明都在這裡被吞噬。

「啪!」

一隻微型電筒被打開,計明藉著光亮看着眼前出現的這條通道。

通道狹長幽暗,死寂無聲,岩壁兩側勾勒着一條條兩指深的線條,線條毫無規則,被計明忽略了過去。

他試探着向前走去,數步之後察覺通道並未發生任何變化,也確實沒有任何危險,索性開始大步向前。

在他身後,通道兩側的線條開始遊動,它們交錯成型,隱約有微不可見的光芒在其中流動。

計明恍若未覺,一路走了進去。

到了深處,計明渾身微微瑟縮,回頭望了一眼身後的幽暗通道,低低自語一聲,「怎麼怪瘮得慌?難道是被當初的九龍墓嚇破了膽子?」

他自嘲一句,轉身又向里走了幾步,到了通道的轉彎處。

計明拿着電筒在地面晃了一下,見這裡的地面也刻着一條條奇特的符文,心裏微微一動,暗道:「這些印痕必然不同尋常,否則也不會從通道一直延伸到此處。只是直到現在它們也並沒有出現什麼異常,也不知究竟有什麼用處。」

他停在符文之前,晃着手電筒往轉彎處瞧了瞧,一咬牙邁步向前走去。

走過了一步,計明回頭,急忙再看腳下符文,只見它們依舊在地面靜止,彷彿從未發生變化。

「難道是銀槍蠟槍頭,用來唬一唬人?」

他一轉彎向前走去,卻又在轉彎的洞口頓住,定定看着眼前情形發怔。

只見眼前豁然開朗,這是一處巨大開闊的峽谷!

計明低頭,腳下再往前一步,便將墜落下去摔得粉身碎骨。而極目遠眺的峽谷深處,是一口口佇立的巨大棺槨!

這些棺槨或裸露在外,或半掩棺體,也有一些只露着棺蓋。

最大的一樽棺槨,卻被高高懸在峽谷正中!棺槨之外刻着一道道鳳凰圖騰,真龍虛影,麒麟之象,各種神獸.交織,散發著尊貴威嚴氣息。

他從背包將望遠鏡取出,大略將峽谷裏面的情形看了一遍,在收起望遠鏡時低語一聲,「墓地就在此處了,這個地方,應該稱得上太玄宗的陵園吧。」

再抬頭望一眼上方高懸的那巨大棺槨,計明低語,「那或許是這太玄宗開山鼻祖的葬身之所。」

這巨大的,渺渺無盡的峽谷,隱藏在山脈之中,有林蔭綽綽,有棺槨處處,還有陰暗中透露出的幽幽青光。

計明脖頸處的小鼎,又開始有規律地,隱隱約約地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