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先婚厚甜
先婚厚甜 連載中

先婚厚甜

來源:google 作者:傅夜七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傅夜七 沐寒聲 霸道總裁

這一年,世族沐家之沐老夫人親自提親,點名要孫媳婦:傅夜七結婚2年,因為丈夫不肯歸國,夫妻一共見過1次,直到第3個結婚紀念日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妻子竟國色天香,但……「給自己丈夫下藥?」他鷹眸一眯,涼薄中一絲探究:「對自己沒信心?」那一夜,深中蠱毒,只是他的深情始終不真切以為她永遠走不進他心裏時,他卻說:「若我中過她人的毒,你就是唯一的解藥」...展開

《先婚厚甜》章節試讀:

  夜柒低眉道:「你或許對我的事不感興趣,但我還是該說明一下,不管過去我和誰有過什麼關係,但現在,我清楚自己的身份,所以,我和其他男士的關係,絕不會給你造成麻煩。」

  這個『其他男士』里,主要說的,當然是蘇曜。

  她很清楚,有不少人在猜測她和蘇曜關係曖昧。

  沐寒琛不說話,目光落在她臉上,薄唇卻淡漠的抿着。

  蘇曜這個人,他的確是介意的,尤其這個人曾經是他情敵。

  良久,他只低沉的一句:「我不曾過問你的私生活,但這樣,當然最好。」

  夜柒又說了句:「沐先生也可以放心,我知道你無意於我,知道你當年娶我,是因為奶奶的壓力,所以,我也不會幹涉你的私生活。」

  一句『沐先生』,一句『不干涉』還是讓沐寒琛皺了眉。

  三年冷落,知道要強的她多少有些怨氣,但這樣主動把他往外推,令他不悅。

  只見他森寒着臉,低聲質問:「既然如此,你當初又為什麼要答應嫁過來?!」

  夜柒表面淡然,其實她最怕他發怒,怕他像新婚那天摔掉捧花低吼的憤怒。

  良久。

  「因為嫁了,我就有家。」心口酸疼,她清婉的聲音不大:「出嫁就是成家,不是么?我把御閣園當做自己的家,總比寄人籬下要好。」

  她曾被如珠似寶對待過,也曾是被人千嬌萬寵的千金小姐。

  當年的榮京傅家,是連沐煌集團都退第二的存在。

  只是她十歲過後,就再沒有了,連一個能讓自己棲息的家都沒有了……

  她說著,眼底酸了,卻極力忍着,終於抬頭看向一旁的男人,逼迫自己用平靜的表情問:「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反正他對她沒有感情,她嫁過來是為了給自己安一個家,而不是因為愛慕,他應該感到高興才對吧?

  沐寒琛緊抿薄唇,本就深邃的眸底暗了。

  他介意!

  他既然選擇回來了,又開始主動了,怎會不介意?!

  可這個女人柔弱得讓他心疼,卻又強韌得讓他鬱悶。

  「還有……」他正努力調整情緒,卻聽她忽而低婉的道:「奶奶是最疼我的人,她現在急着抱曾孫,我想,這是我唯一能報答她的事,所以……」

  夜柒說著,蹙了蹙眉,略微的酸澀。

  沐寒琛抿緊唇,只是狠狠的看着她,所以,還有什麼?

  「所以,即使沒有未來,我想努力生個孩子,讓奶奶開心……」

  夜柒低低的說完,卻最終低了眉不再看他。

  沐寒琛一張冷峻的臉已是一片陰霾。

  很好!

  她嫁給他是為了安家,婚姻繼續是為了生孩子?

  明明她一句沒罵,一個臉色都沒擺,卻偏偏能把人惹得怒不可揭,她贏了!

  沐寒琛薄唇抿了又抿,握起的手緊了又緊,可是胸口的氣依舊壓不下去,又不能當著她發泄。

  「停車!」

  他忽而伸手打開隔屏,兩個字擲地有聲。

  車子停下,夜柒還沒反應過來,他那一句忽而提高聲音的話,驚得她震了震。

  轉頭,他卻已然憤而下車。

  「嘭!」

  他手一甩關上車門,巨大的聲音震得夜柒又瑟縮一下。

  是她說錯了什麼嗎?可是哪裡錯了?

  她被人嘲笑,被人追打,被人唾罵,傅家寄人籬下一年。

  她以為,學會了縮小自己,不讓人討厭,原來還是沒有。

  如果是這樣,寧願像過去三年一樣,他不曾回來,她還能一個人安安穩穩。

  極力的低下頭,幾乎埋到膝蓋之間,以為她的眼淚在那幾年早已流干。

  可是原來她還會哭,還那麼在意別人的厭惡。

  古楊從後視鏡看着她,從低頭,直到看不見她的身影,然後傳來幾不可聞的啜泣。

  他終於皺起眉,聽不到沐總和太太談了什麼,但一向清冷的人,竟是哭了。

  可是古楊不懂安慰人,也不敢安慰,只得皺眉糾結,等着沐總回來。

  良久。

  不遠處挺拔的黑影逐漸走近,穩健的步伐踏起幾許雨水。

  男人手裡拎了一個精緻的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