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夏夢初醒,未然以來
夏夢初醒,未然以來 連載中

夏夢初醒,未然以來

來源:google 作者:未然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夢 未然 現代言情

【暗戀✘甜寵救贖✘雙向奔赴】未然:「我們在一起吧」夏夢:「好呀」······夏夢:「我們講清楚吧暫時分開」(其實夏夢已經認為是分手了)未然:「好,只是暫時」陸柯路過,「為什麼受傷的人是我」周然:「親愛的,我怎麼覺得他倆玩兒呢?」宋毅:「我也覺得」······未然:「都說了,是暫時分開」夏夢:「你這樣顯得我很渣」未然:「我知道」展開

《夏夢初醒,未然以來》章節試讀:

早晨,夏夢和往常一樣吃完早飯就去學校了。

由於走讀生學校也沒有硬性規定要上早自習,只是讓她們根據自己的情況自己來定是否要上早自習。

再去學校的路上,夏夢已經喜歡帶着耳機聽英語聽力,而且嘴上還跟讀着。

這個習慣從高一就有了,有的時候路上的行人看到後只是看一眼也沒有再多的好奇。

但今天就有人打擾了夏夢的聽力時間。

夏夢在前面走着,在她身後的陸柯看到夏夢後,便加快了幾步走到夏夢的右後方,伸手拿下夏夢左耳朵上的耳機,還沒等夏夢反應過來,陸柯就已經把耳機戴到了自己的左耳上。

夏夢看了陸柯一眼,直接把自己的耳機從陸柯的耳朵上取了下來。

陸柯抓住夏夢的胳膊說:「你媽媽可是讓你幫助我的學習的,你什麼時候來幫我。」

夏夢從來沒有見過這種人,更何況那明明就是隨便說說。

夏夢自己都沒當回事。

「哪有人想要讓別人教他,還等老師自己上門的呀」夏夢回道。

「那我剛剛自覺地拿起耳機聽聽力,你為什麼拿掉了?」陸柯看着夏夢說。

夏夢完全沒想到這個人會這麼倒打一耙。

夏夢想都沒想直接拿掉了自己耳朵上的耳機,直接把MP3塞到了陸柯的手裡。

說:「那你可要好好的聽聽力,別在考試的時候又拿別人的卷子抄。」

隨後夏夢就進學校了。

陸柯看着眼前的女孩,嘴角不知道為什麼會不自覺地上揚。

後來陸柯也把夏夢扔給他的耳機放進了校服的口袋裡也進了學校。

上了高三後,學校的運動會就離他們遠去了。

但是陸柯作為學校少有的體育健將,學校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出風頭的機會。

於是就破例讓陸柯參加了。

高三本身的學習壓力極大,每天也只有在下午活動課的時候放鬆一下。

正好又聽說陸柯參加的2000米就在這個這個時候比賽。操場上自然多了比平時還要多的學生。

夏夢自然也被周然拉去了操場。

周然路過學校的的小賣鋪的時候,問夏夢你喝水嗎?

夏夢嗯了一聲。

後來兩人就走到了操場上,夏夢覺得無聊就擰開了周然給她買的水喝了起來。

夏夢自然知道現在的比賽有陸柯參加,畢竟班上的女同學早就在教室瘋狂的期待起來了。

有些女生,還給陸柯準備了水。

夏夢覺得也沒什麼,畢竟高中生嘛。

聽到槍響之後,激烈的比賽開始了。周圍都是加油吶喊聲。

至於結局,想也不用想自然是陸柯第一。

繼而,陸柯的周圍圍着一群女生給陸柯遞水。

陸柯卻走到夏夢的面前,拿起夏夢的水想都沒想就開始喝。

夏夢剛張開嘴準備罵他。

「謝謝」陸柯說。

夏夢也沒有好氣的對着陸柯說:「沒事兒,就當是喂狗吧」

周圍的人聽到夏夢的話瞬間臉都黑了。一雙雙眼睛都盯着夏夢。

夏夢身體打了個寒顫。拉着周然就走回教室了。

遠處站着的未然把一切都盡收眼底。但他只是知道夏夢好像不太喜歡陸柯。

下了晚自習,夏夢和往常一樣與周然一起往校門走去。

只不過這次,未然沒有再默默地跟在夏夢看不到她的地方,而是站在校門口,好像在等夏夢。

夏夢儘可能的表現着自然。

未然看到夏夢後說:「夏夢,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你和他們一起回吧。今天也沒有多晚。」夏夢說。

「我有話想和你說。」未然說。

「那就在這裡說吧。」夏夢說。

「這裡不方便」。

這時陸柯走過來說:「有什麼不方便的。」

隨後看着夏夢把MP3還給了夏夢說:「謝謝,還不錯。以後記得常給我開小灶。」

而後便推着單車走了。

沒一會兒,陸柯扭過頭來說:「你不走嗎?不是要給我補習嗎?」

夏夢一臉懵。

過後夏夢反應過來就和未然說:「我得給他補課了,有什麼話完了再說。」

夏夢並不害怕未然,和他最近的相處下來,覺得他是一個值得交的朋友,但夏夢分不開他與未原齊的關係,更不可能保證把他倆分來對待。

夏夢和陸柯並行的走了一會兒,看到未然沒有跟上,便對着陸柯說:「謝謝你幫我。」

陸柯沒說話。

「我快到家了,你也回吧。」

陸柯還是沒有吱聲。

夏夢也不知道陸柯在幹嘛便也沒說話了。

到了小區門口,夏夢還是忍不住問「你要跟我到什麼時候?」

陸柯看了一眼夏夢,頭也沒有回的直接推着車進了小區里的另一棟樓上。

夏夢獃獃地看着,沒反應過來。心想,他啥時候搬過來的?

回到家便看到了林阿姨在自家的客廳。

媽媽聞聲知道是夏夢回來了,便對着夏夢說:「你林阿姨一方面是為了讓陸柯上下學方便點,一方面是想讓你幫幫陸柯的成績。索性就在在那夢小區也買了房,搬過來了。」

而後媽媽又笑了笑說:「這樣其實也挺好,省的每天晚上下課後路上害怕你不安全,這樣好了。上下學有伴兒了。」

夏夢真的是高興死了。咬着牙說:「是挺好的。」

聊了幾句後,林阿姨說:「時間不早了,我也回去了。反正離得這麼近,有啥事兒知會一聲。」便也走了。

夏夢吃了點媽媽準備的夜宵,也回房間了。

夏夢坐在自己的書桌前,打開今天需要複習的學科又認真的學習了起來。即使今天晚上的事情讓夏夢覺得很尷尬,但夏夢也把問題歸咎到陸柯沒有告知她。

後來的幾天,夏夢和陸柯好像默認了每天一起放學回家的事情,倆人便有默契的在學校門口見面,而後一起回家。久而久之,夏夢也就不覺得陸柯有那麼的討厭。

至於未然,每天晚上看到夏夢和陸柯一起回家心裏面自然是有些不舒服的,但又不好表現出來。畢竟未然自己都不知道他是以什麼樣的身份要讓夏夢知道自己的不舒服。

在那之後,未然就再也沒提過了。即使夏夢來問,未然也就含糊其辭的糊弄過去了。

時間過的飛快,即使來這裡才幾個月但與開學時候有很大的不同,夏夢有了周然這個知心朋友,與未然宋毅的關係一直保持着,而和陸柯的關係簡直就是突飛猛進。

起因是由於,陸柯的媽媽想讓夏夢幫幫陸柯的學習,夏夢開始的時候還有些尷尬。

到後來發現陸柯只不過是不喜歡說話,其實對夏夢挺好的。後來倆個人就經常去對方家寫作業。而陸柯好像也對眼前的女孩有一些不一樣的情感。

在陸柯的眼裡,平日里的夏夢總是非常的好說話,總喜歡笑嘻嘻的,好像在她的世界裏都是美好,但陸柯有的時候覺得夏夢不開心,但是陸柯好像又說不上是為什麼。

有一次,夏夢的媽媽要去外地幾天,直接把夏夢託付給了陸柯的媽媽。而陸柯便擔任起了外賣員,每天定時定點的給夏夢送飯。

那段時間,兩個人一起上下學,一起寫作業,當然很多的時候都是夏夢在輔導陸柯。自然而然地,兩人直接沒有了以前的隔閡。

一晚,兩人在回家的路上,陸柯說:「夏夢,你為什麼會突然轉校到這裡。」

「按照你的學習成績,以及平時你獲得的獎項完全不需要再來這裡,你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才來到這裡的呀。」

夏夢被他這麼一說整個人都怔住了。

"當然如果你不想說也沒關係,聽聽我的猜想。」

夏夢看着陸柯,依舊沒有說話。

「你來這裡其實不只是為了能考上F大,你來這裡好像是為了一個人,那個人對你來說好像挺重要的。你說是不是。」

「嗯,是這樣的」。夏夢低聲的說道。

「那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夏夢沒有再說這件事,而是說道「我來這裡幹什麼事情,和你沒有任何關係。況且我們也沒有熟到可以什麼事情都和你講,你憑什麼隨意的來猜測別人。」

夏夢說完,便頭也沒回的往前走。

陸柯被夏夢地反應有些嚇到,此時的陸柯也已經大概明白,他猜對了,並且這件事情好像不是很簡單。

夏夢一路上都忐忑不安,她不敢去想,這件事情被別人知道後會怎樣。她只知道現在的她沒有足夠的能力去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她需要去一點一點的靠近目標。

夏夢並沒有回家,而是跑到了自己的秘密基地。

這裡是離家較近的公園後山,如果爬到山腰其實是可以看到半個城市的面貌。

小的時候夏夢父親經常帶她來的地方,如果夏夢不開心,父親也會帶她來這裡。父親總會讓她把自己的不開心喊出來,好像這樣就可以不那麼難過。

站在與父親的回憶裏面,一幕幕與父親的畫面浮現了出來。

沒有人能理解,這個看似瘦弱的女孩身上背負的確是她自己活着的意義,即使她也不過是個小孩。也許是壓抑了太久,夏夢終於綳不住了。

「我到底該怎麼做」。夏夢對着天空撕心裂肺的喊道。一直在眼眶裡打轉的淚水,一粒一粒的從眼眶裡掉落下來。夏夢蹲下來抱着自己的膝蓋,縮成一團。很快,牛仔褲上濕潤了一片。那深深淺淺的顏色帶着某種黑暗嘲諷的氣息衝著夏夢微笑。

此時的夏夢更加的委屈了。

「爸,我到底該怎麼做。」伴隨着哭泣聲低低的說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