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五月八號開始毀滅世界
五月八號開始毀滅世界 連載中

五月八號開始毀滅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哎呦,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牧 李天闕

這裡,是人類統治的星球這裡,有獸人有異族有放逐一族也有自封為「神」的禁忌生物人類已經統治這世界太久了,這世界的意志感受到了這世間萬族一片哀嚎,它決定不在庇護人類的存亡它開啟了自己的免疫系統展開

《五月八號開始毀滅世界》章節試讀:

據說,每個村都有痴痴傻傻的人,不太聰明的樣子。一般這樣的人都是前世作惡多端,所以今世受‌​​​​​‌​​​​​​‌​‌‌​​到懲罰,為村子擋災擋禍,算是一種修行吧。

「我的愛情,好像一把火,嘿,燃燒了整個沙漠。」

黎明的晚霞尚未褪去,寧靜的鄉村便被一聲聲高昂的歌聲所驚醒,扭曲的歌喉帶着自信的嚎叫讓聲音的主人沉寂在自己的世界裏,搖頭晃腦的享受着這屬於自己的曙光。

「作死啊,才幾點吶,嚎個鬼啊。」

「才雞兒幾點鐘,又開始了,真是作孽啊。」

「要了親命咧,啥時候是個頭啊。」

一聲聲叫罵聲頓時充斥了整個山村,無奈的鄉親伴着一腔怒火開始了嶄新的一天。

「啊啊啊,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啊。」

村頭的老李看着歡快的傻子嚎着歡快的歌聲帶着一溜煙從身前跑過,正在打哈欠的他頓時吃了一嘴灰。

「呸,呸,你個儒貨,老子打死你。」老李頓時感到滿嘴的苦澀,不住地在後邊叫罵著遠去的傻子。

院里聽到動靜的李嬸子頓時端着一盆水走了出來,看着氣急敗壞的老李不由勸解道。

「行啦,別罵了,你罵了又沒啥用,他又聽不到了。」

「老子罵兩聲咋了,真是作孽啊。咋就攤上這個么倒霉玩意呢。」老李頓時將怒氣轉移到勸導自己李嬸子身上。

李嬸子剛剛澆完家門口的小菜園,正準備回去再接一盆水,聽到老李的抱怨,頓時將盆扔到了老李的腳底下。

「哐當。」

那鐵盆頓時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轉着圈滾到了老李的腳底下,把老李的滿腹牢騷狠狠地按了回去。

「咋咧,你看看你,咋這麼大的脾氣啊,俺不罵就是咧。」老李頓時旗鼓皆休,用帶着軟糯的鴨嗓說道。

「你說說你,會會裡給個傻子叫啥勁,你看看我里盆,都蹦瓷了。」李嬸子看到服軟的老李,也沒有再去較真,只是低頭看到自己已經變形的瓷盆,心疼的不得了。

那原本只是稍舊的瓷盆,如今已經整個變形,盆上的白瓷正發出一陣陣歡快的聲音,那一片片小小的白色瓷面帶着嚮往自由的身姿蹦向了遠方。

「你看看你作的嘛,大早上的找不肅靜,你說你沒事就罵傻子,你是能罵改了還是能罵過啊。」

李嬸子看着跟了自己剛剛不到一年多的瓷盆即將半路中道崩殂,頓時滿腔怒火再次湧起,將矛頭指向了這不會還嘴的老頭子。

「好啦,好啦,先回家吧,一會我給你修修。」不想看到左鄰右舍打開大門看熱鬧的老李,順手撿起腳下的瓷盆拉着李嬸子回了家。

「看見蟑螂,我不怕不怕啦。」

順着村中土路,那優美地男嚎歌聲不住地在村子上上空盤旋,直驚的各家各戶紛紛開門大罵。

被驚擾了美夢的鄉親抬頭看了看天,紛紛開始準備起了早飯,每家每戶都捲起了瑣碎的日常紛爭。

「小牧。」

村長在傻子每天的必經之路等候着他,照例給了他兩個饃,看着傻子對自己露出的憨厚笑容,帶着一絲憂愁對他說道。

「小牧啊,你今年十五了吧。」

傻子兩口一個饃,嘴裏鼓得滿滿當當,還不忘抽空對着喊自己名字的老村長笑了笑。

他雖然被村子裏的人在屁股後面傻子傻子的被人喊着,但是他心裏明白,村子裏的人大多都是良善之輩,除了偶爾的叫罵抱怨之外,每天到了飯點,總會輪流給自己送些吃的。

自己從出生到現在,吃了整整十五年的百家飯,雖然沒有大魚大肉,但是一頓勉強的溫飽還是有的,所以他每天都會準備的在村子裏自發的巡邏,每天天蒙蒙亮,都會用自己陶醉的歌聲喚醒辛勤的鄉親。

他要證明自己,雖然是個傻子,但是他絕對不是一個吃白飯的傻子。

老村長看着繼續狼吞虎咽的傻子,不由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小牧啊,你一會去村頭王寡婦那裡看看,她好像有事找你。」老村長想起剛才碰到的尋找小牧的王寡婦,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對傻子說道。

然後又不放心的對着滿意的打着飽嗝的傻子交代道。

「別進屋吭,千萬記得,可別進王寡婦的屋,可了不得。」

正滿意的準備去工作的傻子頓時有些遲疑的看着老村長,眼中不可思議的神色正在醞釀。

看着面前傻子迷茫的神情,老村長心裏哀嘆一聲,用着苦大仇深的語氣對傻子解釋道。

「哎呀,咋說咧,你可別進屋,那娘們看着可不是個好人吶,你反正記住了,幫忙行,可別進屋。」

傻子點了點頭,轉身朝着王寡婦的家裡走去,身後依舊傳來老村長過來人一般的叮囑。

「可別進屋。」

看着傻子遠去的背景,老村長錘了錘自己酸痛的老腰,拿起一邊的拐杖慢慢的朝家裡走去,他一邊走一邊為小牧的未來感到擔憂。

「唉,也不知道小牧的家人到底去了哪裡,咋就這麼狠心把他丟了呢,多好的孩子啊。」

到家門口時,擺弄菜園子的老伴立刻招呼着老村長進屋吃飯,看着不時忙碌的老伴,老村長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對老伴說道。

「老婆子,你說小牧這孩子以後可咋辦呢。」

老伴聞言停下了手裡的活計,向著面對茶飯哀嘆的老村長說道。

「個人有個人的福氣,別想這麼多了,吃飯吧。」

老村長端起飯碗,慢慢的蹲到了老伴的身前,對她說道。

「老婆子,你說咱村裡是不是該給小牧分點地了。」

那老婆婆一聽這話,頓時用慈祥的目光看着老村長說道。

「你吃你的飯吧,你給小牧分了地,他也得種地啊,別想這麼多了,你老張家的姓都給他了還不行啊。」

老村長聞言立刻想起了小牧跟隨自己的姓氏,立刻開心的往嘴裏刨了兩口飯,繼而又像是想到了什麼,急忙將碗筷放回了桌上,慌慌張張的出門朝着張牧已經看不見的身影喊道。

「可別進屋吭,可了不得。」

老伴一頭霧水的看着匆忙出門的老村長,老村長焦急的呼喊聲越來越遠。

「啥也不是,自己還顧不得里,還管里事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