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在俗世走一遭
我在俗世走一遭 連載中

我在俗世走一遭

來源:google 作者:沒下雨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沒下雨啊 趙靈飛

趙靈飛:我看遍了修仙界的山海湖泊,只想下凡界體驗人情冷暖將軍:我與她相遇從來都是幸運的,也是不幸的皇帝:我愛你痴情一片,又恨你如此痴情,你為什麼不看看我這後來者展開

《我在俗世走一遭》章節試讀:

他們三人回到小院

江秀和兩位嬸娘已經做好了一大桌子菜,芸娘受着傷沒出來,兩位老伯帶着孩子給他們問好

見到魏尋安與周渡大家都有些激動,又有些拘束

看見趙靈飛拿着糖葫蘆,幾個孩子瞬間圍了過來脆生生的喊着姐姐

趙靈飛哭笑不得:「吶,給你們買的糖葫蘆」說著給他們一人分了一串,並囑咐他們吃完飯再吃

「謝謝姐姐,謝謝將軍叔叔」

魏尋安微微勾起的唇塌了下去

將軍叔叔!

而周渡顯然沒管那麼多,笑得嘴巴都要咧到耳根後了,還拉着孩子們走了進去

老伯招呼着魏尋安坐上桌子,簡單的農家小菜,還有餃子,顯然比軍營里的大鍋飯要好吃得多,周渡有些迫不及待擼起袖子幫忙端菜,魏尋安有些嫌棄,他怕周渡的口水滴進菜里

魏尋安雖然話語不多但也算平易近人,周渡笑聲震天,連連誇菜好吃,吃得那叫一個風殘雲卷

「要是有酒就更好了」周渡忍不住嘆息

魏尋安丟過去一記眼刀,周渡接收失敗,還問道:「將軍你說是吧」

趙靈飛想起從長老那裡順來的袋子,好似在裏面存了不少,不知能否拿得出來

「我去找找」

趙靈飛跑進自己屋裡,關門,在袋子里翻啊翻

翻出一壇準備拿出去

不行

長老愛酒,更愛美酒

趙靈飛隔着酒封聞了聞,酒香醇濃,透出一絲靈氣,引得她封住修為的封印都微微顫動

這酒拿出去,怕是要出事

趙靈飛想到她那時候剛被薄情爹送到第三峰時,她為了討好師傅學過釀酒,對啊,仙酒雖不能拿出去,她還有好多釀失敗了的殘品啊

摸出一個光潔的酒罈,嗅了嗅,又打開酒封用指頭沾着嘗了嘗

不咋地,但至少有酒味

「不是什麼好酒,你們隨便喝喝看」趙靈飛抱着酒罈走過去

酒香飄過去,周渡覺得自己的哈喇子都快饞出來了,忙接過給自己倒了一碗,又給魏尋安倒了一碗

喝了一口,雙眼放光

又一口,一碗沒了

「好酒,好酒」周渡豎著大指姆,連連誇讚

魏尋安「……」沒有見識

接連幾碗下肚,周渡有些暈:「趙姑娘哪裡弄的好酒,我周渡,我周渡第一次喝到這麼好喝的酒」

魏尋安淺嘗一口,發現是不錯,可惜今夜他還有事,不得多喝

「就外面隨便買的」趙靈飛吃着餃子打着哈哈

「這城中竟還有如此美酒,不行,趕明兒我要多買一點,讓軍中兄弟也嘗嘗」

「軍中飲酒,三百大板」魏尋安冷冷的說

「……」

「那喊出來喝行嗎?」周渡小心的看着魏尋安的眼色

魏尋安沒理他,修長的指尖捏起酒碗,小酌一口

周渡見他沒反應,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繼續喝

江秀見周渡喝得急,忍不住道:「別喝醉了,飲酒傷身多吃點菜」

周渡擺手道:「那不得,就是再來十壇,也不在話下」

「我這可就這一壇,周副將要想喝十壇我還得去買呢」趙靈飛笑道

大家吃着飯聊着天,氣氛也算融洽,或許剛開始還有些拘束,這會兒都已經放鬆下來了,酒過三巡,大家也都吃得差不多了,魏尋安正準備告別

「哈哈哈哈」周渡喝着喝着,陡然大笑,笑聲震耳欲聾,將眾人嚇了一跳

魏尋安皺着眉看向周渡泛紅的臉,這是醉了?周渡的酒量如何三軍皆知,少有喝得過他的人,今日不過堪堪一壇酒,怎麼醉成這樣

魏尋安看向趙靈飛,只見她眉眼彎彎的問周渡在笑什麼,據他所知,城裡除了那家酒樓,沒有人賣酒,更別說如此佳釀

一介孤女,出手闊綽,拿出的東西皆不是凡品,他不禁有些好奇

趙靈飛問周渡笑什麼

周渡說:「我想起那日你叫我爹」

「……」

氣氛陷入詭異的安靜

趙靈飛帶着笑意的臉裂成了碎片

「我叫你什麼?」

「爹啊」

趙靈飛看這人明顯醉了,算了,不跟他計較

誰知周渡繼續說:「你還抱着一棵樹喊着着讓他們別把你帶走」

趙靈飛剛剛揚起的笑又僵在嘴角

「將軍過去拉你,你還咬了他一口」說著去扒拉魏尋安的衣服

趙靈飛轉頭問他:「他說的真的?」

魏尋安也僵住了,他不知道周渡酒品如此之差!

「咳,你吃的那毒果有致幻作用」

「……」

感情那日她看見大師兄和師傅要帶她回修仙界是毒果導致

當她被師傅與大師兄合力帶走時,她一萬個不依,無法反抗,咬了大師兄一口,還衝她爹喊着救命,原來咬的是魏尋安,叫的是周渡

就怎麼說,九百年來她從沒覺得如此丟臉過,日後等她回去時,一定要帶幾個給大師兄嘗嘗!

趙靈飛長舒一口氣選擇微笑,考慮着要不要大家下一顆忘憂丹,問道:「那後來呢」

江秀不知怎麼,從趙靈飛溫柔的聲音里聽出了咬牙切齒的味道

「嘿,嘿嘿」周渡傻笑着,露出一口白牙

「趙姑娘你真好看」

砰的一聲倒在了桌子上

「……」

魏尋安扶額

「今日多謝眾位款待,他…酒量不好,我送他回去」

江秀見外面天色已黑,提了燈把他們送出去

魏尋安回過頭對她說:「近日城中不大太平,你們少出門」

「好,多謝將軍」

夜色中魏尋安喊來了幾個人,囑咐他們把周渡送回軍營

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

呵,軍營醉酒,三百大板他打定了

夜風微涼,魏尋安騎着馬慢步走在街道上。

此城三國接壤,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兩軍對壘的戰場,繁榮昌盛是游商的必經之路,曾經它車馬粼粼,人流如織,街道兩旁店肆林立,紅磚綠瓦,好不繁榮

戰事一起,臣民四散離去,商客也相繼關門謝客,只剩下清冷蕭條,家家關門閉戶不見一絲光亮

他有些等不及,想要擊退敵國,讓他們不敢來犯,斬斷他們伸出來的利爪,也好再看看昔日的繁榮美景,到時一定讓趙姑娘再把美酒拿出來,他也想痛飲一番

魏尋安撫上左手小臂,是被那個狠姑娘咬傷的地方

想起將她救出虎口丟在城外的小村子,寄人籬下。

遭遇了突襲,他覺得自己活該被咬

他那日尋着蹤跡追到了山上,原以為是敵軍留下的,沒想到找到了她,衣衫襤褸的模樣讓他沒認出來,只見她抱着一棵樹吼道放開她,她不走,又還喊到爹,救我。

他走過去,她笑意嫣嫣的依偎在他腳邊抓着他的衣角喊師傅,他想扶她起來,誰知她又變了臉色,那狠姑娘一口咬在他手臂,看着她緋紅的雙眼,滿臉狠意恨不得撕下一塊肉來。

那一刻,他突覺心臟鈍痛

他不知她經歷了什麼,將她打暈帶走

直到軍醫說她不過是誤食了山上的致幻果

《我在俗世走一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