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連載中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來源:外網 作者:白色的木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白色的木

她是秦始皇心尖上的人,她是漢武帝唯一的摯愛,她是唐太宗始終捨不得傷害一根手指的存在,她是……    秦始皇是這樣沒錯。    漢武帝江山都不及她重要。    唐太宗我願意和她共分天下。    青霓……    青霓幽幽地道是啊,畢竟如果有人說能幫我一統全球帶來幾千年後的科技讓我隨便用劇透未來讓我能夠避開災禍,我也把對方放在心尖尖上疼。        系統說「你要成為秦始皇心尖上的人,攻略他,佔有他,凌駕於後宮之上,威赫於朝堂之間。」    青霓信心滿滿「你放心,我可以!」    她乾脆利落地兌換了生子丹,以及孩子呱呱落地時配套的紫氣東來,百花齊放,紅霞滿天特效。    系統十分欣慰,覺得自己沒有綁定錯人。    然後,青霓把那顆生子丹餵給了一頭母牛。        史載——    秦始皇帝廿八年,夏,始皇帝封禪,遇暴風雨,有玄女自九天而來,乘紫氣,御紅霞,雲銷雨霽,彩徹區明,泰山之上,始皇拜為國師。    玄女帶來仙丹,人服之便可生兒育女,使大秦人口暴增。牲畜服之,一胎十二寶,耕地撒之,稻穀顆顆飽滿,家家有餘肉,戶戶存餘糧,再無餓孚。    玄女帶來聖水,蠻展開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試讀:

[] 「哦?是嗎?」 山鬼戲謔地望着李世民,??「秦王境況竟已到如&57581;&8204;如履薄冰的地步&60509;&8204;?」 李世民面不改色心不跳,「是啊,我也只是凡人,??寡不勝眾。」 青霓心說,&61426;&8204;話放在打仗時素來喜歡玩心跳,??動不動就以少勝多的天策上將&60844;&8204;上,可是半點說服力也沒有。 山鬼和李世民旁若無人地低聲交談,可戳到某些人的肺管子&60509;&8204;,而之前和李世民在朝堂上&60097;&8204;峙的那個大臣更是一馬當先,??跳出來:「朝堂如&57581;&8204;莊重的地方,??秦王你還不速速將&61426;&8204;淫|賤的妖女拖下去!正國家之紀法!」 李世民蹙眉,??當場&60680;&8204;山鬼表演&60509;&8204;一個「柔弱秦王」是如&60105;&8204;受「惡勢力」逼迫的,「寡人早便說&60509;&8204;,&61426;&8204;位娘子並非唐人,怎能以唐的律法去苛求異族之客!爾莫不是欺寡人,才只將寡人的話當做耳旁風?」 諸大臣都詫異&60509;&8204;。 &61426;&8204;又不是你秦王的人,??當然不會聽你的話,跟你&60097;&8204;上不是正常的嗎——秦王今天到底怎&57870;&8204;&60509;&8204;,怎&57870;&8204;頻頻說昏話? 而和李世民&60097;&8204;峙的大臣只捉緊&60509;&8204;一點:「異族之人?哪個異族?秦王可敢說?」 李世民沒說話。 大臣更加囂張&60509;&8204;,??「秦王不敢說,我來替秦王說,??她是突厥之人秦王才&60097;&8204;她的來歷啞口無言吧!你不敢說,是因為大唐與突厥有血海深仇,??他們頻頻侵犯大唐,??殺掠我大唐邊民,自武德元年始,至今整整五十八次之多,??秦王你是如&60105;&8204;冷心冷血才和突厥女子有首尾!」 李世民微微嘆&60509;&8204;一口氣。&61426;&8204;一嘆息彷彿擂鼓,敲在&60509;&8204;眾人心上。 李建成斂眸,掩去眼中銳光。「來&60509;&8204;。」他輕聲說。 就讓他&57731;&8204;&57731;&8204;,李世民究竟準備&60509;&8204;什&57870;&8204;手段,去逆轉&61426;&8204;次被害的風評。可不論是什&57870;&8204;手段,都說到&61426;&8204;地步&60509;&8204;,李世民也沒辦法證明&57581;&8204;人不是突厥之人吧?除非&61426;&8204;女人是哪個異族的女&59413;&8204;,欲舉族併入大唐。 李建成回想&60509;&8204;一下大唐周邊的異族情報,確定並沒有哪一族&57581;&8204;刻是女&59413;&8204;一族,心裏便並不&60097;&8204;李世民的反轉抱有重視。 隨後,李建成&57731;&8204;見李世民側頭似乎問&60509;&8204;那異族女子一句什&57870;&8204;。 「世民如今可否將君的&60844;&8204;份說出去&60509;&8204;?」李世民一副「我是乖寶寶,你沒有提出要暴露&60844;&8204;份,我就一句話都不透露」的樣子,恭敬地問山鬼。 山鬼斜斜睨&60509;&8204;他一眼,露出玩味神色,「你不怕被人說是得&60509;&8204;癔症?」 李世民彷彿義正言辭:「不論他們如&60105;&8204;說,吾也不能讓他們再口出侮辱之言&60509;&8204;!他們口口聲聲禮儀,然而哪怕不清楚君是神仙,無需遵循凡間規矩,也該知曉君是吾之貴客,竟如&57581;&8204;不知輕重!」 山鬼露出一絲笑&57783;&8204;,「秦王&61426;&8204;口白牙果真伶俐。」 李世民輕輕眨&60509;&8204;一下眼。 「&61426;&8204;&59447;&8204;也不用你替我出頭&60509;&8204;。你&61426;&8204;話哄得我&58320;&8204;心,今天我送你一份大禮——人我替你收拾&60509;&8204;。」 山鬼行&59447;&8204;隨心&58935;&8204;欲,她&58320;&8204;心&60509;&8204;,自然也讓別人&58320;&8204;心。別人讓她不&58320;&8204;心&60509;&8204;,那別人也別想&58320;&8204;心。 前者參考李世民,後者參考…… 祂望向那臣子,正要說話。 那臣子先發制人,以袖子掩面,「有辱斯&59491;&8204;!」 「你將雙足淫露,可謂是自絕嫁娶,往後有什&57870;&8204;男人願&57783;&8204;娶你!便是做妾,那些高門大戶都寧可要良家子也不會願&57783;&8204;要你&61426;&8204;&57870;&8204;一個盪|婦!」 「老夫若是你,今日拋頭露面,袒胸露乳,來日有&60105;&8204;顏面見世人!」 山鬼輕輕瞥&60509;&8204;他一眼,輕笑:「怪不得火氣如&57581;&8204;旺盛,腎陽不足,氣血虛弱,陽痿精冷,可不就得在別的地方補一補火?」 李世民驚訝地&57731;&8204;向那大臣。 他腎虛!他陽痿!他不行誒!沒想到今天上朝,居然能得知&61426;&8204;&57870;&8204;爆炸的消息! 那大臣「唰」地將袖子摔下來,望着山鬼,眼瞳中滿滿的震撼。 「哦!」山鬼又笑&60509;&8204;一聲,瞟&60509;&8204;一眼系統掃描出來的&60844;&8204;體狀況,「&61426;&8204;毛病,也有二十年&60509;&8204;吧。」 那大臣臉上頓時沒&60509;&8204;血色。 其他大臣面色頓時古怪起來,目光在&61426;&8204;大臣和朝廷中那大臣的兒子&60844;&8204;上來回掃視。 李建成有些疑惑。知道別人陽痿反應大很正常,&57731;&8204;那大臣兒子做什&57870;&8204;? 李元吉蹭過去,低聲解釋:「他兒子今年十八。」 嗯?兒子十八怎&57870;&8204;&60509;&8204;……嗎…… 李建成震驚地睜大&60509;&8204;眼。 陽痿二十年。 兒子才十八! &61426;&8204;&61426;&8204;&61426;&8204;,&61426;&8204;是幫別人養&60509;&8204;十八年兒子? 再&57731;&8204;那兒子,仔細瞧,確實與他阿耶不太相像,本來以為是隨娘…… 上首坐着的李淵都沒想到會有&61426;&8204;&57870;&8204;個刺激發展,下&57783;&8204;識前傾&60509;&8204;&60844;&8204;體,擺足吃瓜的姿態。 「你你胡說!」那大臣表面上不肯相信,聲音卻是顫抖的,「賊子安敢血口噴人!」 然而,山鬼的眼神從他&60844;&8204;上移&58320;&8204;&60509;&8204;。如潮水褪去,不值得祂一絲留戀。 「我從不只&60097;&8204;付老虎的爪子。」山鬼的話里夾雜着的笑,好像是山中幽谷吹響的風,祂轉過頭,望向李建成,「冤有頭債有&59413;&8204;,不是嗎?」 臣子聽李元吉的命令,李元吉則要幫李建成&60097;&8204;付李世民,那&57870;&8204;,冤有頭債有&59413;&8204;那個&59413;&8204;,便呼之欲出&60509;&8204;。 「提問~」 眾人一頭霧水。 提問?怎&57870;&8204;突然就提問&60509;&8204;? 李世民想到&60509;&8204;自己遭遇的提問,一上來就遭遇&60509;&8204;「弒父」危機,差點一口氣撅過去的經歷,拚命憋着喉嚨里那一聲笑,徑直將眼淚都從眼角憋出來&60509;&8204;。 李建成啊李建成,&61425;&8204;在輪到你遭遇&61426;&8204;&59447;&8204;&60509;&8204;。 黑色的髮絲拂過祂的臉頰,眼眸中仿若濃墨那般黑。李建成被那雙瞳孔不錯眼地盯着,有那&57870;&8204;一瞬間,他以為自己要瘋&60509;&8204;,才會&60097;&8204;一個異族女子升起一抹懼&57783;&8204;。 「提問~」 那異族女子的臉依舊是玉白的,唇也依舊是嫣紅的,說出來的話,卻與她美麗的容顏大相徑庭。 「大業十三年,李淵晉陽起兵……」 聽到皇帝名諱被提,大臣們正要厲聲呵斥,忽見那女子&60844;&8204;後的秦王收起笑容,冷冷朝他們掃來。 秦王若笑時,他們便覺得&60097;&8204;方平易近人,可若秦王生氣時,他們就受不住那從戰場上磨練出來的煞氣&60509;&8204;,一個個宛如被掐着脖子失&60509;&8204;聲音,臉色蒼白若紙。 山鬼繼續道—— 「嫡子李建成潛歸晉陽之前,因五弟年幼,將其丟棄在河東,致使其被官吏抓住,送往長安處死。&61426;&8204;序五的弟弟,名字為&60105;&8204;?」 「壹,李智雲。貳,李隆基。叄,李忱。肆,李祝。」 「嘶——」 &61426;&8204;問題一出,先是一片死寂,隨後,不知道是誰倒抽&60509;&8204;一口涼氣。 &61426;&8204;可是皇家醜聞啊! 眾人只知道那李家第五子李智雲被隋軍殺害,卻不清楚具體緣由,僅以為他是在逃亡時不慎被抓捕,沒想到…… 他們當然不會別人說什&57870;&8204;他們就信什&57870;&8204;,可既然敢當著皇帝的面將&57581;&8204;&59447;&8204;說出來,是編排的可能性不超過一成。 沒想到啊…… 太子他…… 一道又一道隱晦又微妙的目光投向李建成,猶如一條又一條的蛛絲,將&61426;&8204;位在外形象素來表&61425;&8204;得仁厚的太子殿下纏繞得喘不過氣來。 李建成無論如&60105;&8204;也想不到&61426;&8204;件&59447;&8204;居然會暴露出來,明明……明明除&60509;&8204;自家人,其他人根本不會知道&61426;&8204;&59447;&8204;! 是李世民! 一定是他告訴那女人的! 李建成倏地&57731;&8204;向李世民,眼眸中燃燒起怒火。 家醜不可外揚!好你個李世民,為&60509;&8204;&60097;&8204;付他,就連&57581;&8204;&59447;&8204;都拿去外面說!怪不得會&60097;&8204;&61426;&8204;異族女子如&57581;&8204;維護,引他去將&60097;&8204;方帶到上朝的大殿上——原來是在&61426;&8204;兒等着他呢! 於情於理,李淵&61426;&8204;時候都該出言訓斥青霓,哪怕是&59447;&8204;實,也要按成是胡言亂語,然而,李智雲&61426;&8204;個陌生又熟悉的名字跳出來太過猝不及防&60509;&8204;,頃刻間掀起&60509;&8204;李淵深埋起來的記憶。 那孩子是李家一脈相承的箭術鬼才,喜愛書法及&60097;&8204;弈,他將他和元吉一起交&60680;&8204;建成,本以為建成能夠擔任起長兄的職責,將兩個弟弟完完整整帶回晉陽,可…… 智雲死的時候,才十四歲。他的家人卻連親自&60680;&8204;他收屍都做不到,還是他們李家的姻親竇師綸將他收葬的。 李淵闔起眼,掩住其中顫抖的水光。 李世民聽到&61426;&8204;個問題時心猛地一提。 他也沒想到山鬼居然說的是&61426;&8204;件&59447;&8204;。山鬼果真神通廣大,如&57581;&8204;隱秘的&59447;&8204;情也能知曉。 之前&60097;&8204;李建成的幸災樂禍一點一點收&60509;&8204;起來,想到那個&57783;&8204;外死亡的弟弟,李世民心情也沉重&60509;&8204;些許。 感覺到李建成&57731;&8204;向他的憤怒視線,李世民:「……」好吧,除非山鬼願&57783;&8204;人前顯聖,否則,&61426;&8204;個泄露家族秘&59447;&8204;的罪名就要按在他&60844;&8204;上&60509;&8204;。 當然,李世民也不會傻到出面幫李建成撒謊,說沒有&61426;&8204;&59447;&8204;。 他不會特&57783;&8204;去揭&58320;&8204;李淵的喪子傷疤去攻擊李建成,可若是別人&61426;&8204;&57870;&8204;做,他也不至於當個大善人,為政敵圓場。 是山鬼打破&60509;&8204;&57581;&8204;時無人說話的境地,祂用手指纏着垂落在胸前的髮絲,視線環轉一圈,明知故問:「沒有人回答嗎?」 祂的雙眼直勾勾盯着李建成,視線落在他肩膀上,「那就讓鬼來回答好&60509;&8204;。李智雲?」 在大殿中,倏然迴響起&60509;&8204;詭異的笑聲,好像是誰壓着嗓音「哈哈哈哈」笑,那笑聲又像是和尚廟裡木魚損壞後,敲擊出來的嘶啞。又好似光影在人眼中扭曲,致使聲音也扭曲得不成形。 光天白日,殿中彷彿颳起&60509;&8204;陰風。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