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家薛醫生甜度爆表
我家薛醫生甜度爆表 連載中

我家薛醫生甜度爆表

來源:google 作者:清筱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晚喬 現代言情 薛雲祁

互相暗戀,彼此卻都不知道,季晚喬暗戀薛雲祁整整七年了,從高中到步入社會,可當她要表白時卻被喜歡薛雲祁的人發現了,還慘遭校園暴力,因此沒能表白成功,而她不知的是,同樣的薛雲祁也一直在喜歡着她,甚至從小便開始喜歡,可步入社會,他們都分開了,但彼此心裏都還住着彼此,終於在三年後,他們再次見面,而這次她卻沒認出薛雲祁,但,他卻認出了她,而她竟誤會了他已經心有所屬……展開

《我家薛醫生甜度爆表》章節試讀:

白羽鼓起勇氣跟將季晚喬兒時的照片遞給她看,而照片上確實是自己小時候的模樣,這次她真的信了。

而白羽提出讓季晚喬與他父母見面的要求,季晚喬卻還沒做好準備,便選擇避而不答。

白羽知道是自己太突然了,也沒有逼她,讓她先回去休息。

季晚喬聞着醫院裏的消毒水味有些頭疼,讓薛雲祁帶她出去轉轉。

兩人來到醫院的後花園,季晚喬很享受現在這種感覺。

她問薛雲祁:「畢業後,你就去學醫了?」她還記得上高中時,薛雲祁就很喜歡研究醫學產品。

薛雲祁搖搖頭,他道:「畢業後的第一年……」他可以說他在學校旁打了一年工,一直在默默地守護她嗎……

「畢業後第一年我打了一年的工,才去學的醫。」

季晚喬更想知道他為什麼在學校會用小名:「為什麼會用『祁璟』這個名字?」她還是問出這個困惑她已久的問題。

薛雲祁輕笑了一聲,然後道:「可能因為喜歡吧。」但卻是他外婆喜歡這麼叫她,又或許是她喜歡這麼喊他。

「怎麼認出我來,卻不承認呢?」問出這個問題,季晚喬瞬間覺得自己問題有點多了。

薛雲祁耐着性子解釋:「你沒認出我。」

季晚喬啞然失笑,她瞬間覺得自己有些內疚,他說的沒錯,自己沒認出他,又何談他不認自己呢……

他們坐在一個小亭子里,陽光透過樹枝落到薛雲祁臉上,季晚喬看着男人有些出神,她好想把這七年的喜歡吐露出來,可現在,她的喉嚨就好似有什麼東西卡主一般,說不出一句話……

「薛雲祁。」季晚喬一字一字的喊出來。

「嗯?」

她笑着搖搖頭:「沒事,只是覺得名字好聽。」名字很好聽,好聽到印在了她心裏,瞬間,她覺得暗戀也未嘗是一場失敗的事情。

風起了,薛雲祁將季晚喬扶回病房,而剛回到病房,她便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她清了清嗓子,然後:「咳咳。」

郭祿立馬站起身回頭:「哎呦喂,我的姑奶奶啊,您龍體無恙吧?」他沒注意到季晚喬身旁的薛雲祁。

「噗嗤。」藍茜忍俊不禁。

季晚喬立馬傲嬌起來,薛雲祁把她扶到床上休息。

「郭總怎麼有空來看小的呢?」她故意調侃道。

「誒嘿嘿,我這不是在出差呢嗎。」郭祿解釋道,怎麼現在這樣了還有心思跟他開玩笑,還好沒事,他都快擔心死了。

雖說季晚喬是微華公司的大魚,但是她進公司這麼多年了,努力郭祿還是看在眼裡的,一直把他當成是自己的女兒一樣,而他們相處的也很好。

「祖宗,你放心,劇組那邊我已經聯繫過了,等你龍體安康再進劇組接着拍攝!!」郭祿一本正經的說道。

季晚喬被他這幅模樣逗笑了:「好好好,大老闆說的是。」

郭祿笑了笑,再抬眸時,他才瞧見在季晚喬身邊已久的薛雲祁,而他竟覺得這兩人極為般配,他這才想起上次季晚喬與一位醫生的熱搜,正是眼前的男人,而越看他卻越覺得自己好像在哪見過他。

「叮咚。」

郭祿看到公司的緊急會議通知,跟季晚喬道了別趕緊趕回公司。

當晚,季晚喬失眠了,她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腦子裡全是白羽的那些話,她聯想到薛雲祁與她說過,要勇敢去面對事情,越想她的腦子越發紊亂……

睡不着的季晚喬坐起來刷着自己的微博,她點開自己的相冊,將自己與薛雲祁在醫院時的照片設為壁紙,這才滿意。

而當她滑倒下一張,卻看到自己兒時的照片,自己父親還抱着她,但現在卻對她不管不顧,或許他的家庭真的很幸福吧……

「咔噠。」

季晚喬被嚇了一跳,連忙將身體蜷縮在床角,這麼晚了回事誰在開門啊,緊接着一個男人的身影出現在她眼前……

「誰!」她小聲喊道。

下一瞬,燈被打開了,季晚喬這才看清男人,是薛雲祁,她這才鬆了口氣。

薛雲祁皺起眉,他問女人:「喬,你怎麼還不休息。」

季晚喬委屈巴巴的說道:「我睡不着。」

季晚喬這幾天休息,薛雲祁不放心,每到夜裡都會來看她。

「祁璟,我想我是該去見一下我的親生父母了……」

季晚喬思緒了許久,才決定要去見見她的親生父母了,自己被抱走,消失了二十多年,而這二十多年裡她的父母肯定無時無刻都在擔心她,她甚至不敢想像自己的親生父母是怎麼度過這段日子的……

若是換做自己,或許,自己的孩子不見了,被人販子抱走了,肯定會很傷心……

「我陪你。」

季晚喬聽到這句話,心裏很是開心,她點點頭:「好。」

翌日

薛雲祁扶着季晚喬來找白羽,季晚喬破涕為笑,她道:「祁璟,你不用扶我,我可以自己走的。」明明是手臂受傷了,也恢復的差不多了,可薛雲祁就好像把她當成寶一樣護着。

「沒事。」

白羽帶着季晚喬回到了家裡,而他也早就將季晚喬要回家的事情告知自己的父母了。

而到白羽家,夏環青與白木耀看見季晚喬那刻,眼眶的淚水在不斷的打轉。

夏環青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她伸出顫抖的雙手握住季晚喬的手:「好孩子,好孩子回來就好。」聲音沒有一處不在哽咽的。

季晚喬的眼眶不禁一酸,這真是她的父母親,這是家的味道……

昨晚七點

白羽將化驗報告單拿給自己父母看,夏環青與白木耀當時便想第一時間衝去醫院看季晚喬,白羽知道自己的父母會是這種表現,就沒第一時間告知他們,他怕自己的父母嚇到季晚喬……

「孩子,你受苦了,是我不好,不該把你弄丟了……」夏環青在道歉,她覺得是自己的失職,沒盡到一個做母親的責任。

季晚喬卻說不出一句話,她在想,自己丟了與她並沒有關係,是人販子的錯,但她卻把所有的錯攬給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