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七個姐姐國色天香
我的七個姐姐國色天香 連載中

我的七個姐姐國色天香

來源:google 作者:聶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聶風 莎拉波娃

聶風十三歲那年跟隨父母遊玩愛琴海,他們的豪華遊艇發生爆炸,只有聶風一個人僥倖存活沒有身份證,沒有錢,人生地不熟,他差點餓死在異國他鄉,後來只能靠乞討填飽肚子後來,.... 展開

《我的七個姐姐國色天香》章節試讀:

雖然聶風也想好好的和康夢解釋解釋,可是七姐這個時候正好在氣頭上,他要是停下來了,肯定被打得滿頭是包。

現在的他可要趕往國際大酒店阻止那一場荒唐的婚禮,要是把他的帥臉給打傷了,那他還怎麼閃亮登場?

「別追啦!我辦完事兒就回來找你!」

聶風這句話,可真是氣死康夢了,他這簡直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就在這時候,康夢一眼看到了熟人,當下她立刻叫道:

「葉如雪快抓住這個壞人,他剛才在車上對我耍壞!」

「什麼?不可饒恕!」

葉如雪的身體素質可比康夢的要好得多,她迅速的追了上去,跑的極快!

「前面的傢伙你給我站住!」

聶風頓時一愣,他都跑出去好遠了,他七姐竟然還能追得上來?要知道以前七姐捉迷藏的時候總是跑幾下就累的不行的,身體可差了!

聶風忍不住的回過頭去,只看那麼一眼,他就愣住了。

聶風見過的女人多如牛毛,可是面前的這一位還是讓他有那麼一瞬間失去了思考能力。

她身姿挺拔,警服底下包裹着傲人的身姿,陽光照射之下,她白嫩的肌膚通透的彷彿能發光。

那巴掌大的臉上柳眉倒豎,杏眼圓睜,可能是因為跑步太過於急切,所以雙頰微紅,瑤鼻櫻唇,吐氣如蘭!

這可真是國色天香!

聶風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唾沫,「你可真好看!」

葉如雪聽見聶風這麼一說,當下氣得咬牙切齒,「你果然是牛盲!乖乖束手就擒!」

聶風這才反應過來,她身上穿着的可是警服,也就是說這是一位女警官!

聶風哪裡會乖乖就範呀,這要是被抓進局子里一番盤問,豈不是耽誤了時間?

「美女警官!我可沒有耍壞,你沒有證據,不能亂抓人。」

「你沒有耍壞,那你跑什麼?」

小七都說了他非禮她,小七怎麼可能會對自己說謊?

「你追我我當然得跑呀,不然我傻站着豈不是被你抓住了?」

「謬論!」

聶風看着窮追不捨的葉如雪,他也只能苦哈哈的跑了起來,可沒想到葉如雪體能竟然如此之好,跟了他跑了好幾里路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聶風眼珠子一轉,心想着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得想個法子把她給甩了!

聶風立刻審查了一下他目前所在的地形,他們跑着跑着竟然跑到了施工地段。

這裡的地形看着比較複雜,應該能在這兒甩掉她!

聶風身輕如燕,腳下生風,跑得極快。雖然如此,葉如雪仍然緊跟其後,看樣子根本就沒有打算放過聶風。

「你別追了,我沒有急支糖漿!」

「臭壞人,我一定會把你繩之以法的,你別得意,啊!」

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葉如雪腳下踏空一下子摔了下去。

聶風頓時止住了腳步,緩緩的後退,看着大半個身子沒入排污池裡的葉如雪,臉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哎呀,女警官,你怎麼摔下去了?你剛才沒好好的看路嗎?」

原來這竟是工地的排污池!

排污池本來就帶着一股濃烈的氣味,而且底下都是爛泥,又軟又綿,葉如雪這會兒根本就不敢動彈,就擔心越動身體下限的越發厲害。

葉如雪有些氣急敗壞,剛才只顧着追聶風,並沒有查看到腳底下的情況,竟然被聶風給套路了。

聶風蹲在了排污池旁邊,居高臨下的看着葉如雪,「你千萬別動,你越動就陷得越快喔。」

「你個混蛋!我要是從這離開,我絕對饒不了你。」

葉如雪咬着牙,狠狠的瞪了一眼聶風。

「你要是這麼說我可就害怕了,我這人膽子小,經不起嚇,趁你沒有爬出來,我還是先走為妙。」

聶風一邊說著,一邊轉身開溜。

「哎!你給我回來!」

葉如雪有些着急,剛才她進來的時候看不到任何一個人,想必這些工人都回去吃飯了,這會兒他要是走了,自己豈不是要在這臭水溝子里待上一段時間?

葉如雪聽不到任何的聲響,頓時慌了起來,「你給我回來,我放過你了!」

「真的假的?我外公可是說過了,越漂亮的女人說的話就越不能信,你長得那麼好看,說出來的話都是哄騙我的吧?剛才你還說要把我繩之以法,還說我是壞人呢。」

聶風眨巴了一下眼睛,一副純良無害的模樣看着葉如雪。

臭水溝底下又軟又綿,葉如雪根本就沒有着力點,想要爬上去談何容易?

「我說話算話,我可是**,你快把我拉上去!我絕對不會食言的。」

葉如雪話雖然是這麼說,可心裏不是這麼想的,她恨不得立刻上去把這傢伙痛扁一頓,拉到局子里拷問三天三夜。

「我說美女警官,你這求人的態度也不太對吧,哪有你這樣兇巴巴的求人的,要不你說幾句好話,我聽着舒服,興許我就把你拉上來了?」

「你可不要得寸進尺!」

「你看看你又凶我了,你讓我怎麼相信你嘛!」

聶風說完作勢要走。

「回來!你說說你想聽什麼好話?」

葉如雪只好忍氣吞聲不過這筆賬她可記在了心頭。

聶風摸了摸下巴,隨後打了一個響指,「要不,你叫我一聲親愛的?或者叫我一聲好哥哥,怎麼樣啊?」

「呸!誰給你的臉呀?也不看看你自己,毛都沒長齊,竟然敢占我便宜?」

「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們的合作就此作罷,你就在這兒待上一段時間吧,總會有人把你拉起來的。」

聶風聳了聳肩膀,隨後哼着歌,看樣子就是想要置之不理了。

「我叫,我叫還不行嗎?」

「哎,早這樣不就好了嘛,但是你剛才的態度讓我很心寒。因此我覺得叫好哥哥已經滿足不了我了,要不你改個稱呼吧?」

葉如雪咬了咬嫣紅的下唇,這傢伙又想幹什麼?

「你先把我拉上去,改什麼稱呼都行!」

聶風隨便找了一根棍子遞了過去,葉如雪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抓住了棍子,可是他在臭水溝里根本使不上勁兒。

「你用力拉呀!」

葉如雪有些生氣。

「你還沒叫呢,你先叫,我再把你拉上來怎麼樣?」

聶風眼睛閃爍過了一絲狡詐,「你要是叫我一聲親親老公,那我馬上就把你拉上來,這筆買賣很划算吧?」

葉如雪一雙眼睛瞪得如同銅鈴,「你卑鄙,你無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