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的老婆大人:今夜有約
我的老婆大人:今夜有約 連載中

我的老婆大人:今夜有約

來源:google 作者:林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楓 現代言情 秋月璃

林楓雲淡風輕地說:「我寧願戰死戰場,也不願客死花鄉!戰場才是我的歸宿,溫柔鄉什麼的對我來說太奢侈!」小弟段正純一臉懵逼:「老大,嫂子剛才叫你早點回家吃飯……」「我了個去!你咋不早說!」————回到都市的兵王,本以為自己終於可以過上輕鬆安逸的退休生活然而他沒想到,都市裡的溫柔鄉比硝煙瀰漫的戰場更令他焦頭爛額……展開

《我的老婆大人:今夜有約》章節試讀:

濱海市福臨區,高檔小區紫荊別墅群外。

林楓手裡拿着一瓶酸奶不停的吸溜着,目不轉睛的盯着遠處那些波濤洶湧,翹臀扭腰的妹妹們,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咂着嘴巴嘀咕道:「不錯,這妞我給八十分,長相八分,身材十分,大長腿十分……」

儘管吸管已經被他咬得慘不忍睹,酸奶瓶裏面明明空無一物,但是他依舊捨不得丟掉。

穿梭不停的各式車輛,徜徉在寬闊的街道上,汽車鳴笛不斷,顯示着濱海這個城市的繁華與貴氣。

「這裡才是人間天堂啊,哪裡是中東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能比的,就是不知道我那素未謀面的老婆長啥樣,聽老頭子流着口水說她長得很漂亮,希望他沒騙我。」林楓吐掉嘴裏的吸管後,咂了咂嘴喃喃道。

他這次回國就是接到了老頭子的電話,說是自己在國內還有一個未婚妻。

一開始其實林是拒絕的,但當聽到老頭子說對方很漂亮後,他二話不說當天就買了回國的機票。

打打殺殺有什麼意思,還不如保護美女。

「媳婦兒,你老公我回來了!」林楓大吼了一聲,驚得路人對他露出鄙夷與驚異的表情,紛紛以為這丫的是神經病。

對此林楓也不在意,他對着旁邊一輛蘭博基尼的後視鏡照了照自己後,轉身就進了別墅區內,心裏糾結着自己長這麼帥,要是對方愛上自己那可咋辦。

推開老頭子給他說的別墅的門後,入眼的一幕,使得激動萬分的林楓頓時就傻眼了。

只見屋內一片狼藉,毛髮滿天飛,紙巾到處飄,造成這個場景的兇手竟然是一條身材肥碩的狗,還是一條傻不拉幾的二哈。

哈士奇正不停的扒拉着桌上的一盆仙人球,嘴腫得跟大香腸似的,可它依舊樂此不疲,眼看着那盆仙人球已經被它啃了一半,林楓在心裏對這條狗的智商已經是無力吐槽了。

興許是見到自己的領地進了陌生人,二哈停下了嘴上的動作,對着林楓這個不速之客狂吠不止,接着,猛的一個凌空躍起,呲牙咧嘴的撲向林楓。

瞬間,哈士奇就撲到了林楓的面前,利爪一揚,就要將林楓撕成兩瓣兒。

好畜生,敢在大爺面前猖狂!

林楓撇了撇嘴,身子微微一側,躲開了二哈的撲擊,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它脊背上的鬃毛,用力向空中一提。

頓時,一米多長的二哈被林楓提在半空,亂蹬着爪子,想要掙開身體,可是任憑它如何掙扎卻徒勞無功。

二哈只得可憐兮兮的哀嚎起來,那意思似乎是在說,主人啊,快來救我吧,這人類太可惡了。

隨手將哈士奇丟掉後,這貨也意識到了林楓的厲害,剛一落地就跑的沒影兒了,屋內只剩下林楓一人。

看了看滿地的狼藉,林楓還以為是自己走錯地方了,他又看了看老頭子給自己的地址,發現沒錯。

「哎,這敗家娘們養什麼狗不好,非得養只二哈,回頭看我不好好教育她,再把那隻二哈燉了打牙祭。」林楓恨鐵不成鋼的嘆了一口氣,隨即開始收拾起屋子。

收拾完一切後,林楓隨便找了張皮椅坐了下來,欣賞着牆壁上的掛畫。

「嗯,這女的不錯,細腰豐臀,可惜就是穿得太厚了,看不到裏面的風景。」

「畫上這男的怎麼看起來這麼猥瑣,我敢保證,他下半身絕對不舉。」

「……」

林楓看的同時邊煞有其事的評論着,興許是好久都沒這麼清閑過,他竟然不知不覺的在椅子上睡了過去。

「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耳邊傳來一道審問的聲音,林楓就被驚醒了。

他想活動下發麻的胳膊,卻發現自己竟然被人五花大綁的捆在了椅子上。

身為軍道殺神,令殺手界聞風喪膽的死神林楓竟然被人給綁了,而且還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這要是傳出去,估計別人都不信。

尋着聲音的主人看去,林楓瞬間就變得不淡定了。

只見他的面前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粉紅女郎,水晶高跟鞋上纏着一雙**誘人的玉指,潔白纖細的長腿暴露在空氣中,入眼的肉色**攝人心魂。

勻稱有致的身材,身着一套米色職業套裝,胸前的那對飽滿更是令林楓感到口乾舌燥,隱約間,他甚至看到了裏面的蕾絲花邊。

白皙的脖頸,紅潤的朱唇,再配上那副絕美的容顏,林楓恨不得衝上去狠狠的啃上一口。

「噗嗤!」

林楓的鼻子很是不爭氣的見紅了。

隨着林楓色眯眯的打量自己,他對面的秋月璃臉色越來越難看,她感覺自己的肺都快被氣炸了,這個長得極其猥瑣的臭男人,對,就是猥瑣,反正她是這麼認為的。

這個像農民工的男人,一身地攤貨打扮不說,腳上還穿着一雙烏漆嘛黑的人字拖,居然就這麼明目張胆的進了自己的家裡,而且還堂而皇之的在這裡睡覺,最令她忍受不了的是,自打他醒來,那雙狗眼就沒從自己身上離開過。

想到這裡,秋月璃看向林楓的目光里閃過一抹厭惡之色,開口打斷道:「你到底是誰?再不說話我就要報警,告你擅闖私宅了。」

說著說著她從包里拿出了愛瘋七,看樣子還真準備報警。

見此,林楓急忙說道:「別啊,我說!」

林楓擺了一個poss,做出一副自以為很迷人的表情,看着秋月璃羞澀的說道:「那啥,其實我是你老公,你要報警的話,就得守活寡了。」

嘴上雖然這麼說,其實林楓的心裏已經樂開花了,看樣子老頭子果然沒騙我,我這個老婆長得不是一般的漂亮,要身材有身材,要顏值有顏值。

秋月璃一愣,她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叫林楓再說一遍,林楓拿出一張照片,指着秋月璃不停的咂舌道:「老婆,你比照片上的漂亮多了。」

秋月璃徹底懵了,眼前這位打扮土裡土氣,弔兒郎當的人竟然叫我老婆?

她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了起來,目光不善的看着林楓,冷冷的說:「這位先生,我想你是搞錯了,我都還沒結婚,哪裡來的老公,你要是再亂說的話,信不信我立馬報警。」

見到秋月璃滿臉凝重的樣子,林楓也察覺到了不對勁,難道是搞錯了?他想了下說:「我真是你老公啊,我兜里有個紅本本,你要不信拿出來一看就知道了。」

「你說的是真的?」秋月璃警惕的打量着林楓,半信半疑的問道。

「我發誓,比金針菇還真!」

猶豫了下,秋月璃還是想看看林楓說的紅本本是什東西,她威脅道:「我告訴你,你最好別亂來啊,要不然我立馬叫人!」

「汗,老婆,你看我被你綁成粽子了,還怎麼亂來?」林楓那是欲哭無淚啊!

聽到林楓還叫自己老婆,她恨恨的瞪了林楓一眼,旋即走到林楓面前,問:「紅本本在哪裡?」

「在我屁股下面左邊的那個包里!」

一聽林楓說屁股這個很敏感的地方,秋月璃的臉瞬間就紅了,在心裏暗罵了一句流氓,她甚至以為是林楓故意捉弄她,要不是顧忌到自己的形象,她早罵人了。

林楓也瞧見了秋月璃的異常,他瞬間就明白了過來,居然無恥的笑了,咧了咧嘴說道:「老婆,你要實在是不方便,可以先給我鬆綁,我自己拿出來給你看,再說,都老夫老妻了,你還怕啥!」

「呸,誰跟你老夫老婆,要是讓我發現你騙我,你就死定了!」猶豫了下,秋月璃還是不敢給林楓鬆綁,主要是考慮到屋裡就她一個人,要是林楓能動了,萬一對自己做出什麼行為就不好了。

因此,思索再三,她還是決定自己拿出那個紅本本,大不了事後多洗幾遍手就是了。

打定主意後,秋月璃鼓起勇氣把手慢慢的伸到了林楓的後面,手剛一接觸到林楓的那個地方時,她的臉一直紅到了耳根,長這麼大了,她還是第一次碰異性,別提有多難受了。

「老婆,你快點好不好,再這樣吃我豆腐我會不好意思的!」林楓很是不要臉的一句話徹底引爆了秋月璃,她皺了皺眉,說你給我閉嘴,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快速的把手伸了進去,還真拿出了一個紅本本。

看完紅本本後,秋月璃的表情青一陣白一陣的,很是複雜,看了看一旁色眯眯的打量自己的林楓,秋月璃的心裏是崩潰的,她沒想到林楓說的竟然是真的。

自己真的是他的未婚妻,儘管秋秋月璃不想承認,可這畢竟是爺爺安排的,爺爺向來說一不二,他決定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

「老婆,這下你總該相信了吧,快點給老公鬆綁!」秋月璃的無言證明了一切,林楓的嘴都快笑成菊花了。

「哼,別以為這事是我爺爺安排的我就會認命,你要是有自知之明就趕緊走人,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看到林楓嘚瑟成那樣,秋月璃的氣就不打一處來,她恨恨的說了一句,接着就打算給林楓鬆綁。

還沒等她走過去的時候,坐在椅子上的林楓募的一個扭頭,目光冷冽的看着窗外,從他身上散發出一股凜然的氣息,接着他突然起身,綁在他身上的繩子自動解開了。

不等秋月璃反應過來,只見林楓說了一句外面有人,然後他走到窗前,縱身一躍就跳了下去。

這一幕徹底的驚到了秋月璃,要不是林楓說了句外面有人,她可能會以為林楓是想不開跳樓自殺了,要知道這可是三樓啊,摔下去不死也殘廢了。

等她急忙走到窗前探頭向下打量的時候,發現林楓正安然無恙的在樓下和一個戴眼鏡的男的吵個不停,同時他的手還死死的拽着那個男的。

接着林楓就帶着那個男的上了樓,重重的將眼鏡男丟到地上後,林楓擺弄着從他手裡搶來的相機,冷冷的看着他問道;「說吧,誰派你來的,有什麼企圖?」

通過林楓以前在中東的一些手段,他總算是讓眼鏡男招供了,並且還給他幕後的主子打了求救電話。

接着,林楓就把眼鏡男給打暈了,然後把他藏在了衛生間里,剛好對着馬桶,令人好笑的是,秋月璃養的那隻哈士奇竟然跑進衛生間,在眼鏡男的臉上撒了一泡尿。

「你在搞什麼?」秋月璃還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看着林楓疑惑的問道。

「姜太公釣魚!」林楓一屁股坐在桌子上,一口香蕉,一口香煙,淡定的說:「老婆,你的安全意識太差,有人偷拍你都不知道,得了,誰讓我是你老公呢,你的安全從今往後由我來負責!」

眼見林楓竟然當著她的面抽煙,秋月璃被氣得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再加上聽到他又叫自己老婆後,她忍不住想發飆。

就在這時候,一陣急促而又猛烈的敲門聲打斷了她。

林楓閉了閉眼,不為所動的說:「老婆,客人來了,開門去!」

聞言,秋月璃不由得為之氣結,但是當著外人的面拿他也沒辦法,只好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後,起身去開門。

接着便傳來秋月璃不耐煩的聲音:「魏成峰,你怎麼來了?」

接着便走進來了一個西裝革履,面容俊朗的青年,想必秋月璃口中的魏成峰就是他了。

身為盛隆集團董事長的魏成峰一直對鳳凰集團秋月璃暗中覬覦着,然而不管他展開多猛烈的攻勢,秋月璃始終都是拒人千里之外,要不是為了某個計劃,他早就將秋月璃給霸王硬上弓了。

之前魏成峰派人監視秋月璃的一切,沒想到手下卻是個廢物,把自己給暴露了出來。

魏成峰手裡捧着一束玫瑰花進了屋後,先是打量了下屋內的環境,在見到林楓,眉頭一皺,指了指林楓對秋月璃質問道:「月璃,他是誰?」

「他是誰跟你有關係嗎?我的事情你最好少管!」可以看出,秋月璃對這男的好像不怎麼感冒,一見面就板着張臉,語氣冷冷的道。

林楓笑了笑,從桌上下來走到魏成峰面前,裝作很是熱情的跟他握手,接著說:「你好,我是月璃的老公,哎,既然來了,幹嘛帶禮物呢。」

說著說著,林楓還把他手裡的玫瑰花奪了過來一把丟到地上,對着在他身後搖尾巴的哈士奇說:「來,二哈,這個賞給你了,拿去當晚餐吧。」

二哈急忙撲了過去,用腳不停的扒拉着那束玫瑰花,同時用嘴咬了起來,這貨的智商簡直是無下限。

聽見林楓說自己是秋月璃的老公,魏成峰的臉瞬間就陰沉了下來,他想收回自己手,卻發現被林楓死死的握着,像是一把鐵茄子似的緊緊扣住他,根本抽不回來。

「放手!」魏成峰冷冷的說道,並且不停的使勁兒想把手抽回來。

「哦,想讓我放手你就早說嘛,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呢。你說了我才會放……」林楓裝作恍然的樣子,突然一鬆手。

魏成峰一個沒防備之下,由於慣性,身體重重的向後倒去,頓時就摔了個狗吃屎。

看到這一幕,秋月璃一時沒忍住,噗嗤的笑了出來。

從地上站起的魏成峰臉色跟吃了大便似的一樣難看,他看着秋月璃問道:「月璃,你居然會看上這種垃圾。」

「跟你有什麼關係?」秋月璃臉若寒霜的說道。

在魏成峰看來,秋月璃的否認驗證了林楓說的話,一時間,魏成峰的心裏噴發出無盡的嫉妒之火。

他不甘心的試圖說道:「月璃,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可你也不用找個這樣的垃圾來氣我吧,我希望你能夠再給我一次機會,畢竟我們魏家在濱海市的實力你還是知道的,如果我和你能夠聯合的話,足以讓你們秋家在濱海市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對不起,我對這些不感興趣,更何況,你們魏家有多厲害我也不想知道!」秋月璃不悅的說道。

「你……」魏成峰還想再說什麼的時候,卻被令給打斷了,林楓說:「抱歉,魏總,我想我老婆的話說得很清楚了,走好不送!」

「你算什麼東西?憑你也配和我說話?」魏成峰不屑看着林楓說道,接着他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又恢復了語氣說:「月璃不是你這種人能夠配得上的是,如果你識相的話,就趁早離開她!」

話音剛落,不等林楓接話,只見魏成峰從兜里拿出一支筆,刷刷刷開了一張支票,直接扔在了林楓的身上,鄙夷的說:「你接近月璃無非是看上她的錢罷了,這裡有一百萬,拿着立馬給我滾,滾的遠遠的!」

「一百萬?你也太看不起我老婆了吧,她就值一百萬?如果你給我一個億的話,興許我會考慮下!」林楓似笑非笑的說道。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戲耍,魏成峰惱羞成怒的說道:「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然而,林楓卻做出了一個令所有人驚訝的動作,只見他伸手攔住了秋月璃的腰,冷笑道:「滾,老子不喝酒,有着這麼一位如花似玉的老婆,我才不捨得離開呢,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傻啊,我不但不離開,還要跟我老婆結婚,到時候希望魏總來喝喜酒啊,就算人不來,紅包也不能少。」

秋月璃也被他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搞蒙了,一時沒反應過來。

「很好,你真的很好!」魏成峰冷笑了幾句,接着徹底撕破了臉說:「你知道我是誰嗎?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就能讓你馬上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你是誰我不知道,這個你得去問你爸,如果你叫我一聲爸的話,我興許會告訴你是誰。」

魏成峰風度全失,擰起拳頭就沖林楓沖了過去:「我弄死你個垃圾!」

魏成峰是跆拳道黑帶六段,這個秋月璃是知道的,她擔心林楓不是他的對手,急忙制止道:「魏成峰,你別亂來!」

對此,林楓不屑的笑了笑,突然一個閃身,瞬間就躲過了魏成峰的拳頭,接着抬手一抓,魏成峰是身體就被他緊緊的扣住,動彈不得。

魏成峰心裏驚駭不已,他沒想到被自己視為垃圾的林楓竟然會這麼強,可現在已經晚了,他想掙扎卻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身體像是散架了似的痛苦不已。

秋月璃也驚呆了,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久久不鬆開。

林楓隨手一提,拽着魏成峰的西裝領帶,輕輕的一用力,頓時,魏成峰的身體跟炮彈似的摔了出去。

「啊……」

砰的一聲,伴隨着魏成峰的一聲慘叫,他的身體重重的咋進了外面的垃圾桶里,氣質全無。

「非得逼我放大招,何必呢!」林楓跟沒事的人似的,拍了拍手感慨道。

魏成峰好不容易送垃圾桶里爬了出來,扶着牆角嘔吐了一陣後,一想到自己竟然在秋月璃的面前丟盡了臉面,他心裏就怒火奔騰。

他怨毒的瞪了一眼陳峰,冷聲道:「林楓是吧,我記住你了,你給我等着,咱們來日方長,我會讓你好看的!」

「呵...」林楓看着魏成峰,搓了搓手,露出一副羞澀的表情說:「不用不用,我已經夠好看了,再帥就要驚動黨**了。」

魏成峰最後恨恨的看了林楓一眼,旋即轉身就走了,他發誓回去以後要好好調查這個林楓是什麼人,要讓他為自己今天的行為而付出代價。

見到事情處理完後,林楓回過頭去,拍了拍手,看着驚訝莫名的秋月璃說道:「老婆,你老公我剛才的表現帥吧?」

秋月璃已經顧不上和林楓計較那麼多了,她皺着眉頭看着魏成峰遠去的方向,旋即擔憂的說道:「你剛才不應該那麼衝動的,你知道魏成峰是什麼人嗎?他爸爸是濱海市的市委書記,他媽媽是上市公司的總裁,總之你這下算是徹底跟他結仇了。」

說到這裡,秋月璃也忍不住的感到後悔,早知道,一開始就要阻止林楓那樣做的,要知道,對於魏成峰,就是她自己也惹不起。

「沒事,為了老婆不存在!」林楓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實際上他卻絲毫不在意,想當年他在中東的時候,死在他手上的各國元首何其多,別說一個小小的市委書記了。

對此,秋月璃暗暗搖了搖頭,只當做是林楓的不知天高地厚。

下午時分,正值上班時期。

鳳凰集團的員工們紛紛聚集在走廊上,對着辦公室里的秋月璃和林楓指指點點,議論不已。

「天哪!我莫不是眼花了吧?林總居然和一個男人並肩而行,而且這男的長得未免也太磕滲人了吧?」

「我的女神啊,竟然被豬拱了……」

別人的評頭論足一絲不漏的傳到了秋月璃的耳朵里,對此,她盡量暗暗告誡自己千萬不能發怒,可一看到身旁的林楓,她就忍不住在心裏咆哮。

因為林楓臉上的表情相當氣人,當著外面那麼多人的面,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都不帶眨一下的。

最後她實在是忍不住了,沖外面的人冷聲喝道:「都沒事做是吧?」

眾人縮了縮腦袋,作鳥獸群散。

「你看夠了沒有?」秋月璃暗暗告誡自己要淡定,沒好氣的問林楓。

林楓大義凜然的說道:「老婆,你別想歪了,我是在給你檢查身體,你最近是不是感覺自己老是胸痛,煩悶……」

林楓的話令秋月璃耳根一紅,感覺又羞又氣,下意識的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剛問完她就後悔了,這種事情怎麼能承認呢。

「還有,你的大姨媽應該很久沒有來了吧?」林楓問出了一個令秋月璃震驚的話。

秋月璃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顯得很是不可置信,雖然沒有說是,但是表情已經把她給出賣了。

看到秋月璃的表情,林楓的心裏那是爽啊,她翹着二郎腿說:「你這是因為平時工作壓力過大,導致體內陰氣過剩,還有就是激素分泌失調造成的。」

就在秋月璃想問怎麼治的時候,一個行政助理進了辦公室,對秋月璃說:「秋總,會議的時間到了。」

秋月璃按捺住內心的好奇,整理了下着裝,旋即出了辦公室。

惹得林楓不停的對打斷他好事的美女翻白雅,過了一會兒,那個女助理好奇的說:「帥哥,你是醫生嗎?」

「不不不,」林楓連連擺手,「業餘愛好,業餘愛好而已。」

女助理不由得為之倍感好奇:「能一眼就看出秋總那些癥狀,只是業餘愛好而已?」

「那是當然」林楓擺了一個自以為很酷的造型,出手撩起自個兒的留海,還不忘在眼前的這位女助理身上捕獲一番,「我想應該比你們附近那些醫院,所謂的專家要強上不少。」

那位女助理有些沒好氣的白了林楓一眼,心理暗想自己之前還以為這人挺低調呢,沒想到……

只是她這連想都還沒想完呢,林楓立刻就爆出來一翻話,令她徹底無言以對。

「沒想到美女竟是性情中人啊!」

女助理有些愣了一下:「這話怎麼說?」

「實不相瞞,就在我剛才觀察美女一番之後,就看出來美女近日必然經常飲酒過度,夜不能寐,想來是相思過度,又或者是遭受了感情上的打擊所致。」林楓嘴角划過一抹弧度,眼神盯着眼前這位女助理。

女助理的臉,像是個紅蘋果,頓時就紅到了耳根,這樣的事情被別個知道,簡直羞得沒臉見人。

這時候林楓的心裏卻是在煞有其事的評論着女助理的身材。

嗯,這身材的確不錯,36D,腰也挺瘦的,臉蛋也挺清秀,雖然沒我老婆長得好看,但也是不錯的一個美女了啊。

見女助理語無倫次,林楓剛想說些什麼,辦公室的門外卻是傳來了一片嬌笑聲。

門被推了開來,一大群的妹子快速湧入。

「月月,你還在秋總辦公室幹嘛的,姐妹們要去吃中餐了,月月你來嗎?」

看着這一大群美女,林楓的眼睛都有些直了,下意識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沒想到啊!我之前怎麼沒發現,這地方竟然有這麼多的漂亮妹子?全都跟這助理一個級別的啊!

見姐妹們突然闖進來,女助理趕忙恢復成正常的樣子回過身對着姐妹們道:「哦,我正請這名醫術高明的小哥,給診斷一下身體呢,這可是秋總請來的,很厲害,你們要不要也請他幫忙看看?」

這時候妹子們也注意到了同樣在辦公室的林楓,一聽到秋總請來的幾個字,不少妹子瞬間就來了興趣。

妹子們紛紛湊上前來圍成一圈,將林楓圍在裏面,你一言我一語的爭着,讓林楓先給自己診斷,甚至不惜媚眼誘惑。

望着這一幕,林楓笑得都快合不攏嘴了,連連擺手道:「一個個來,都一個個來,別著急!我們慢慢看。」

當然,妹子們盛情難卻嘛,林楓再次義正言辭的聲明,自己是她們秋總的老公,而不是醫生之後,逐個給妹子診斷起來。

他眼光老辣,一說一個準,把不少妹子的一些不為人知的隱疾都抓了出來。

比如說什麼月經不調啊,意淫過度啊,私生活不夠節制啊云云……

很多妹子因為這些事情,被姐妹們聽到,頓時羞澀不已,但看着林楓的眼神卻愈發崇拜了,厲害的男人,總是會討得女人的歡心。

只不過林楓可不是什麼老實人,在給妹子們診斷的過程中,他總是提出一些看似合理,卻極其猥瑣的要求。

比如說號號脈啊,要仔細看看臉色啊什麼的之類的。實際上都是瞎扯,這些東西林楓光靠瞅就能瞅出來。

這不大一會兒,林楓的心裏頭可真是樂開了花,不但身在花叢,可以肆意的佔便宜,而且還收攬了一大把妹子的人情。

這才是人生啊!

就在這時,一個男主管從外面踱步走了進來,望着這畫面也傻眼了。

「你們一個個都在秋總的辦公室做什麼呢?今天公司可是來了貴客,你們這樣扎堆和男人閑聊,成何體統?」

一些興緻勃勃正要輪到「把脈」的妹子,被這聲嚴厲的呵斥,兜頭澆了盆冷水。

不過聽到「貴客」二字,林楓卻是來了興緻,從花群中扒開一條道,搖搖晃晃走了出去。

開口便問那名男主管:「貴客?究竟有多貴?什麼來頭?」

「額…你是誰?」男主管見林楓穿着一身便宜貨,上下將他掃視一番,眼裡鄙夷的問道。

林楓笑呵呵的道:「我是你們秋總的老公。」

「額,這……」

男管事目瞪口呆,他在公司幹了這麼多年了,都沒聽說過秋總交過男朋友,怎麼這一下子就冒出來個老公?

雖然心理疑惑,但口上卻是不敢說的,他今天可是親眼看見眼前這個陌生的男子跟秋總走在一起的,怎麼說關係也肯定不淺,可千萬不能隨意得罪。

但看這小子要長相沒長相,穿的也是地攤貨,真搞不懂秋總咋會看上他?

「先生,貴客的信息一直都是我們公司的機密,我級別不夠,接觸不到,只知道是公司的合作方,秋總正在親自招待。」

聽完,林楓頓時有些不爽了:「靠!什麼人來頭這麼大,竟然要讓我老婆親自招待!他們現在在哪呢?我過去瞧瞧。」

「這,不可」男管事沒想到林楓火氣居然會這麼大,這要是讓他把公司的事情給搞砸了……

可是林楓壓根就沒在乎過他回不回答,一把將他推到一旁就走出了辦公室。

笑話,要是連這麼點地方都尋不到目標的話,那林楓死神的名頭也就白叫了這麼多年了。

林楓很快就找准了那間秋月璃招待所謂的「貴客」的會議室。

到了門外,林楓並沒有急着進去,而是悄悄通過門縫看着裏面的情況。

只見得秋月璃正坐在一老一少兩個男人的對面,神情有些不太愉悅,香眉都緊鎖着。

「我們倆家公司一直以來合作的不是都挺不錯的嗎?為什麼會突然要取消合作?」

對面的兩名男子聞言卻神色不動,緩緩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之後這才不緊不慢地道:「實在是抱歉,主要是因為近年來我們公司的發展一直迅猛,而你們公司已經無法滿足我們的需求了。」

言外之意就是現在他們的公司已經不是秋月璃的公司高攀的上的了。

「這……」秋月璃大急,「如果有什麼需求不能滿足的地方完全是可以提出來的啊,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一定能滿足貴公司的需求的!」

秋月璃的語氣中都有些懇求的意味了,但對面的這兩名男子卻始終是趾高氣昂,滿臉不削。

那名年長的男子伸出手掌將秋月璃的話止住:「秋總,公司發展可不是兒戲,我們不能把籌碼放在你們公司能否發展起來之上,而且我們已經早好了新的合作公司。」

「所以」年長的男子向身旁的青年示意一聲,青年從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放到秋月璃的面前:「秋總,這是解除合約的合同,還麻煩你簽個字。」

秋月璃很是為難,可就是不願意去拿起那份合同。

可是對面的那兩名男子步步緊逼:「秋總,其實你簽不簽這份合約都是一樣的,我們公司日後是絕對不會再提供給你們訂單了。」

看到這裡,林楓已經看不下去了,一腳踹開大門:「你們算什麼東西!也敢跟我老婆這樣說話?你們不稀罕和我老婆合作,有的是人稀罕!」

這麼大的動靜,會談室里的三人全部被驚動。

那名年長的男子大怒:「放肆!哪來的小子口出狂言!」

林楓冷笑一聲,卻連看都不看那老男人一眼,徑直走到秋月璃身前。

秋月璃也是滿臉疑惑,低聲問他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林楓對着秋月璃溫柔的一笑:「當然是真的,應天慶,應總你可聽說過。」

全場大驚,應天慶這個名字怎麼可能有人沒聽說過?他可是福臨區的首富!

聽到這話,就連那兩名男子也仍不住站了起來,秋月璃更是一臉懵逼的看着林楓:「你,你說的是真的?應總真的願意跟我們公司合作?」

林楓不置可否的一笑,乘機摸了一把秋月璃柔順的長髮,然後拿出手機到門外打了一通電話之後回來。

「Ok了!應總馬上就到。」林楓的嘴角帶着一抹自信的弧度看向秋月璃,一把把她摟入懷裡摟着她的腰坐下。

秋月璃這會兒還處在各種不能反應過來之中,也忘了計較林楓摟住她的一事。這讓得林楓很是得意。

自己的老婆這下可是終於報到了!感受着手臂間的柔軟,凌風滿臉的享受。

他突然看向對面的兩名男子:「怎麼,兩位難道還不走嗎?」

「哼!」只見那年長的男子冷哼一聲,「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把應總請來!」

說著,他雙手環着在胸前氣呼呼的做了下去。

林楓淡然一笑,也姑且由着他們。

不到半個時辰,一亮加長版的勞斯萊斯就開到了大廈的樓下——整個福臨區就只有應總有這輛車!

秋月璃想下去迎接,但是被林楓拉住:「老婆,人家自己會上來,你可別跑下去了,累着了我心疼。」

果然,一身西裝的應總很快就親自走了上來,手裡還那着一份條件極為優厚的合同,一上來就笑吟吟的向林楓搭訕,並將合同遞到林楓手中。

對面兩父子的臉色相當難看。

林楓結果合同滿臉戲虐的看向那兩父子道:「怎麼?還不肯走,難道要我叫掃地大媽把你倆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