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當男醫生那些年
我當男醫生那些年 連載中

我當男醫生那些年

來源:google 作者:西廂少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帆 文浩 都市小說

在面試時,發現主考官竟是和自己有關係的美女監獄長,走了好運的他進入女子監獄,成了這間監獄裏面的唯一一個男管教在女子監獄裏,女犯人,女管教,女領導,一大波女人為了各自目的,不惜付出一切代價接近他展開

《我當男醫生那些年》章節試讀:

收拾好了東西,她把我重新帶回那棟辦公樓,我東看西看,這監獄裏面的建築很多,圍着鐵網的牢房很多棟,這是不同的監區,還有一些像是廠房一樣的,我張嘴想要問馬姐這些廠房是幹嘛用的,但看她拉長着的那張臉,把話咽回去了。

  馬姐沒有把我帶過康指導那裡,而是帶我到了一個辦公室門口寫有『心理諮詢室』的房間,冷里冷氣說道:「記住了,你以後的辦公室,就在這裡,不要到處亂跑,上班就好好在辦公室,下班就好好吃飯回去睡覺!出了事的話,別怪我沒提醒你。」

  這話帶着恐嚇加威脅的味道。

  進去辦公室,辦公室很大,馬姐從辦公桌抽屜拿出一本書,對我說,「這裡寫有監獄規則,把這些好好看看,電話只能打內線打不出外面,辦公桌玻璃下有所有科室的號碼,你的工作服,我一會兒給你拿過來,你還有問題嗎?」

  我還沒搭上話,她就冷冰冰的說,「沒問題就好」。說完徑直出了辦公室,走人了。

  這空蕩蕩的房間,空蕩蕩的外面,空蕩蕩的操場,光看這些,心裏就感到無限的壓抑。我怎麼感覺是來這裡坐牢來了。

  坐下後,我翻了翻這本厚厚的規章制度,具體規則仔細到幾點幾分早餐什麼的,懶得看,就看起了通訊錄,什麼指導員什麼主任,什麼科室的一大堆,看來,這裡員工不少。

  我找到了一張毛巾,開始收拾搞衛生,正弄着,桌上的電話響了。

  是康指導打過來的,要我過去拿工服。

  我過去後,見康指導還坐着看不良圖片。

  「康指導好。」我敲敲門。

  康指導看我進來,說道:「小張,坐,坐,怎麼樣,還習慣這環境吧。」

  我說客套話道:「習慣習慣,謝謝康姐的關心。」

  康指導臉色微紅,關掉了網頁,挺着胸,走到我跟前,靠着我額頭很近。

  康指導年齡雖然比我大,可這個年齡段的女人,身上有一種小姑娘所沒有的致命的特殊氣質。

  我瞥開看直了的眼睛,悄悄咽了一口唾沫,把臉移向別的地方。

  「小張,你們新人啊,剛來都差不多這樣,慢慢的也就習慣了。跟你這一批進來的還有個新同事,咱們正想着給你們舉行個歡迎儀式,你現在看我們單位人少,等下班了或開會的聚在一起,人也挺多的。」

  我心想,這監獄裏的,還能搞什麼歡迎儀式,不過轉念一想,也挺好啊,搞個歡迎儀式,把我介紹給新來的先來的美女姐姐妹妹們。想像一下那會是什麼場面,這女監里,唯一的一個男人,在一大群女人的恩寵下,左擁右抱,環肥燕瘦。

  「小張。」

  康指導的聲音把我的拉回現實,我啊了一聲。

  「咱們這裡的心理諮詢師,主要是給女犯人們做開導工作的。我看了你的簡歷,你剛好是這個心理學專業的……」康指導對我說起了我的工作職責什麼的。

  我看着漂亮的康指導,心又就飛到了她身上。

  我的這些微妙表情,精明的康指導都看在眼中,她站了起來,朝門口走去:「小張,你也別緊張,你們新人啊,剛來都差不多這樣。」

  說話的時候,康指導砰的一聲把門關了起來。

  我一看,心裏既慌又驚,這康指導想幹嘛?

  康指導把門關好後,邊走回辦公桌邊說:「小張啊,人到了年紀,煩心事也多,你是心理學老師,也幫我看看吧。」

  說話的當口,康指導趁機貼過來,靠在我的身上。

  我吃了一驚,正想把身體閃開,康指導看着我說:「這天氣還挺熱啊。」

  這時,我明顯禁不住激動起來。

  天哪,她怎麼這麼騷啊?這可是在辦公室啊!我有些慌亂,不知怎麼辦好。我畢竟還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本能的衝動讓我難以抵抗。

  康指導見我沒有閃開,就含情脈脈地盯了我一眼,我沒有出聲。

  忽然一雙手伸過來。

  我很緊張,這麼突然的讓我很不適應。

  康指導眼目含情看着我,嘴角似笑非笑。

  「康指導…你這是?」我急忙握住康指導的手。

  「在監獄裏呆久了,渾身都酸疼,要不你也幫我捏捏?」康指導的嘴巴對着我的耳朵輕輕的吹着。

  我現在已經徹底凌亂了。在拚命克制來自體內深處的衝動。

  「小張啊,你能不能,幫康姐按一按?」康指導躬身彎腰下來,往我臉上吐氣。

  我心想,被康指導這個少婦這麼下去,自己非失守了不可,而這裡可是辦公室啊,不是個辦事的地方,再說自己也是第一天剛來,人生地不熟的,這官場里爾虞我詐的,萬一是人家下套呢?

我深吸一口氣,把慾念暫且拋一邊,站起來說道:「好,康姐你坐着,我幫你按按,站着不好按。」

  我給她按摩了一下,她很享受的樣子趴了一會兒。

  興許是辦公室內,不敢太造次,康指導把衣服整理一下,撩了撩前額頭髮:「哦,很好,小張啊,你這按摩手法挺不錯的。你也別笑話姐姐,在這裏面呆久了,自然會憋得慌,你以後也就知道了。」

  說著站了起來,見她向自己走過來,我閃開一下。

  康指導徑直向門口走去:「小張,你給康姐按摩這事,可別跟人提起,省得別人說閑話的。」

  我應道:「不會的不會的。」

  康指導一邊說話一邊把門打開:「小夥子懂事又聰明,努力吧,前途不可限量啊。好好乾吧。」

  康指導剛把門鎖打開,門外有人剛好推門,撞在了康指導身上,進來的正是馬姐,康指導頓時滿臉黑雲,馬姐一見自己差點闖禍,急忙道歉:「對不起指導員,我不知道你站門後。」

  康指導不高興道:「就算我不站在門後,你就不知道敲門了?規矩沒學過?」

  馬姐急忙又道歉,康指導又說道:「以後進我辦公室,就算是門開着,也要敲門,別這麼沒教養,懂嗎?」

  馬姐被訓後,臉上一陣紅,小聲應一聲。

  康指導頓時大聲了起來:「大聲點,我聽不到!」

  馬姐急忙聲音響亮了起來:「是!康指導!」

  在等級森嚴的官場,就是官高半級,也能把人壓死。

  馬姐把工服給了我,我拿着急忙離開了她的辦公室。

  太瘋狂了,實在是太瘋狂了。這一刻,我忽然覺得整個女子監獄都沒有正常人,都是瘋子。如果說犯人長期見不到異性,他們面對我的時候會瘋狂我還可以理解,可是康指導呢?她應該是有家庭的人吧?為什麼她也會這樣?

  我驚魂未定的回到辦公室,一屁股坐在那裡。腦子裡浮現的都是剛才的事。**瘋狂的女犯人、馬姐說的男人被女犯折騰死割下了,還有剛才康指導的身子在我的腦海里輪番浮現。沒有一個是可以讓我自己不衝動的。只不過剛才康指導太心急而且時間太倉促,所以我始終還理智。如果她循序漸進,我想我一定躲不過去。

  回到心理諮詢室,我繼續把衛生搞好了,然後拿起監獄手冊,看着。

  到了中午的時候,應該是吃飯時間了,肚子咕咕叫,怎麼還沒人來叫我去吃飯?

  剛這麼想,有人敲門了,我喊進來,一個穿着*的女孩,長得還挺可愛的,短髮,笑的時候露出虎牙,眼彎如月:「張哥,到吃飯時間了,康姐讓我來叫你一起去吃飯。」

  這麼個可愛的小女孩,居然也會來當獄警,就這麼樣的,怎麼鎮住那群女犯人?難道要懷柔政策嗎。

  我點頭說好的。

  跟着她身後出去,小女孩跟我聊着,做了自我介紹後,又說了一些自己的情況。

  她叫李洋洋,今年年初進來的,比我早來一段時間而已,不過她的身份是管教,是和女犯人直接接觸的。李洋洋,喜羊羊。

  看着比我矮半個頭的喜羊羊,這小女娃娃到底如何管犯人?

  到了食堂,食堂很大,我們大學軍訓時去過部隊,這食堂和部隊的食堂差不多,乾淨,很大,菜式也很多,李洋洋帶着我打了飯,坐下來吃飯。

  抬頭看過去,不論是吃飯的打飯的,全都是女的,她們這時也都看到了我,開始看着我議論了起來,我有點不好意思,問李洋洋:「你說她們為什麼都在看我討論?」

  李洋洋說,你是男的呀,我還沒在這裡見過男的呢。

  媽的,女獄警又不是女犯人,我有什麼好看的。

  和李洋洋說著話的時候,有個女獄警,走到我面前問:「喂,帥哥!」

  那聲音很粗,我看着面前的他,是個男的,我本能的嗯了一聲問,「大哥,什麼事啊。」

  「你真的是個男的!?」他大聲道。

  我點頭看着他,仔細看看,她不是個男的,只是長得像個男的,剪了個男人頭。而且身板很像男的。

  她一回頭,對着後面的女人們大聲道:「我草這真的是個男的啊!我還以為像我一樣!」

  一群女人大笑了起來。

  李洋洋也忍不住,吱吱笑着。

  我臉紅了,低着頭吃飯。

  吃過了午飯,李洋洋帶我回了辦公室,然後她說她要去上課了,不知道是培訓什麼。

  我坐下,靠着椅背,媽的,沒電腦,沒手機,這怎麼熬啊,連可以看的書也沒有,這裏面的人都是怎麼活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