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曾去過異世界
我曾去過異世界 連載中

我曾去過異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花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易天 易風

生活和諧的易風,突然遇到了一個自稱是他兒子的小孩,小孩說他來自異世界,由此他和諧的生活被打破,未知且熟悉的往事向他撲面而來展開

《我曾去過異世界》章節試讀:

小孩的一言一行,引來了周圍的注視。還別說,易風和小孩的舉動,還真像拍戲的場景,但現實卻不是這樣。

被很多人看着,易風感覺有些尷尬,強忍着笑容。

「各位,不好意思,讓大家見笑了。」

說完,就把小孩拉向一處角落,小孩完全是強硬的被拽拉過去的。

「小朋友,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不是你爹。」易風調整了情緒,緩緩說道。

然而易風的回答卻是迎來了小孩的一頭重擊。

「爹,你說什麼呢,你怎麼能這樣?當初你離開我和娘這麼多年,如今還不認我。」

這一句話真把易風給問傻了,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小朋友,我真的不是你爹,我都還沒結婚,哪來的孩子?再說,你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我是你爹?」

小孩看着易風的眼睛,嘟巴着小嘴,有些許不服氣。二話不說,摸着身上,然後拿出了一個手機,打開手機,隨即就找到了一張照片。

當看到這個手機時,易風感覺有些眼熟。

這不就是我以前的一個手機嗎?手機上刻了一個風字,這就是我的手機。

易風一把奪過手機。

「這手機你在哪得到的?」易風此時一臉嚴肅。

「這東西原來叫手機啊」小孩點了點頭,眼神里閃過一絲驚喜,像是發現了什麼大事似的。「這不是當初你留給娘親的嗎?我當時還小,這還是後來娘親告訴我的,難道你都忘記了嗎?」

聽到這,易風沒有回答小孩的問題,也沒有再說些什麼。看着手機里的照片,一臉驚訝與沉重。

手機里的的確確是一張他和一個女子的照片。女子扮相奇怪,但和眼前的小孩的扮相相似,女子露出了微微的笑容,但眼神里閃過一絲新奇。

易風僅僅能從照片里看到女子的美麗,但並不了解此女子的性格。重點是他不認識這個女子啊!

但奇怪的是,他看到照片里的女子,心裏突然輕微地咯噔了一下,而且還有一絲莫名的心跳加速。

他確實對這個女子沒有印象,那為什麼心裏會有這種反應呢?

觀摩完照片後,易風沉默了,有些為難地,靜靜地看着眼前的小孩,若有所思。

照片里的確是自己,這個手機也確實是自己的,這不可否認。當初以為是掉了,不見了,並沒有太在意。如今看來,事情不簡單吶!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易風沉默片刻後開口道。

「易天」

「易天?」

「對啊!娘親說這還是爹給取的。」

沒搞錯吧!竟然也姓易,說是我兒子也說的過去。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就在這時,易風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兩年前自己有一段時間的記憶是空白的,後來怎麼想都想不起來,而且剛好林炫說那段時間他消失了。看來事情真的不簡單,自己身上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眼前的小孩肯定與自己有關係。

怎麼辦?怎麼辦?易風在心裏一遍一遍地問自己,額頭上的皺紋已經說明了他的焦慮。

一想到這,易風心中就有一種莫名的煩躁。本來事情就很多,還突然來這麼一檔事兒。

唉……

「這樣啊,你聽我說,事情沒搞清楚之前,不要叫我爹,聽到了嗎?」

「你就是我爹,為什麼不能叫?」

「別管為什麼,總之不能叫,聽到了沒?」

「噢…..」

只要能就在爹身邊,怎麼都好。

聽到易風嚴肅且有些生氣的語氣,易天只好乖乖的聽話,儘管不明所以。

易風打量了一翻易天,看了看易天的衣着,易風無奈地搖了搖頭。隨後,又陷入了沉默。

此時此刻,易風心裏很明白,首先,他不可能擺脫這個小孩,而且也不可能和這個小孩說清楚。其次,這個小孩定是與自己有什麼聯繫,之前的莫名消失的記憶也與這個小孩有關,再者為什麼他也姓易,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鑒於以上種種,他不能趕走這個叫易天的小孩,必須要把他留在身邊。

後來,易風走到櫃檯前,給陳晨說了一聲,請了個假,然後就帶着易天出去了。期間,被問事情怎麼樣了,易風只是簡單地「沒什麼事」給糊弄過去了。

出了咖啡廳,易風帶着易天來到了附近的一個理髮店。易天的扮相太過顯眼,引起注意可能會招來諸多不便。

「爹,我們來這幹什麼呀?」

「別問這麼多,還有不要叫我爹」

「那我叫什麼?」

「叫哥,大哥哥也行。」

「好吧…」

易天嘟着嘴,眼裡透露出來的全是委屈,但易風並沒有管這麼多。

易風推開了門,二人進入了理髮店。

「來,小風剪頭髮呀!不過前幾天,你不是才來過嗎?」一進門,一個年輕小伙就迎了上來。

平時,易風經常來這剪頭髮,一來二去地,大家就熟悉了。

「不是我,是他,給他剪」易風無奈地笑着道。

這時,年輕人才把目光投到易風身邊,身體嬌小的易天身上。看到易天的打扮,年輕人愣了,不過,隨後就笑了。

「小風,這小孩誰呀?之前怎麼沒見過,而且他這是cosplay誰呀?」

「啊…哦,沒什麼,小孩鬧着玩呢。」

聽到易風這樣說,年輕僅僅面帶笑容,沒有再問。

年輕人拉易天到椅子旁,易天一副茫然不解的表情,他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所以就看了一眼易風,易風沒有說話,僅僅使了個眼神。

易天看到易風有些充滿怒氣的眼神,就閉了嘴,不敢再說什麼。畢竟在他心裏,易風是他爹,爹的話,自然是要聽的。

因此,接下來,易天坐到椅子上之後,不管年輕人對自他做什麼,他如何地感覺不舒服,他都沒有再說什麼,或者抱怨什麼,乖巧地,端端正正地坐着。

大約十分鐘後,頭髮剪完了,易風看了看,跟現在大街上的小朋友差不多,就點了點頭,似乎還過得去。

不過唯一讓他感覺不爽的就是易天身上的衣服跟髮型倒顯得格格不入。

隨後,易風付了錢就帶易天離開了,年輕人看着二人的背影,笑着擺了擺頭。

「現在的小朋友就這麼會玩,還真是…。」

離開理髮店之後,易風本來想帶着易天去買些衣服,但想到自己手頭也很緊,就沒去,而是轉頭回到了家。

他突然想起來自己小時候的衣服有些好像還沒扔,既然如此那就先將就一下吧!

一路上雖然易天問這問那,還說些自己聽不懂的,但易風一句也沒理。易風走在前面,易天也就只好快步跟着,即便心頭有怨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