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本惡神
我本惡神 連載中

我本惡神

來源:google 作者:小腦瓜不正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小腦瓜不正常 段沐月 現代言情

段沐月,一個冷靜到極點的瘋子她十八歲以前是生活是那麼平淡,那麼平平無奇她努力的壓制着心中惡意,讓自己和普通人看起來沒什麼區別,她隱藏的是那麼好,從來都沒有被人發現十八歲後,她終於短暫的離開了關着她的囚籠,她遇見那個女孩,那個和她一樣的女孩就像是在森林裏孤獨行動了十幾年的野獸,她終於嗅到了同類的氣息,她很興奮,那個女孩也很興奮,她和她都相信她們會成為很好的朋友事實也證明,她們的相遇,是命中注定她們命運的線,緊緊的纏繞在一起,至死不休展開

《我本惡神》章節試讀:

啊?按她的意思,我剛剛看見的那個一頭殺馬特頭髮的小女孩是我?

我一時語塞。

認真的嗎?這頭髮顏色認真的嗎?

葉錦苑看着我那無語的表情,輕笑道:「說起來,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一次就能成功的人了。」

「是嗎?」我攤了攤手走到一個賣荷包小攤前面,仔細地看着上面精細的圖案,「這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一次不行多試幾次不就行了?」

「出體沒你想的那麼簡單,對於其他人來說,他們需要一兩年才能學會,有些人甚至到死都學不會。」

「哦?」我隨手拿下一個荷包在手中把玩,「那我這算是天賦異稟?」

「不止。」

「嗯?」我疑惑地看着她。

「你以後就知道了,你是我所知道的第二個擁有這樣天賦的人。」

「那第一個是誰?」

「我的高中同桌,他是第一個,而且他比你還強。他的天賦排第一,你是第二。」

「是嗎?」我還想再問什麼,突然一陣劇痛從眉心向整個腦袋擴散開來,我立馬就被彈出了葉錦苑的世界。

「嘶……」我捂着腦袋,緩了一會兒,等稍微緩解一點後,抄起手機就準備問葉錦苑這是怎麼回事。

可我剛剛把手機打開就看見了葉錦苑的消息:「頭疼很正常的,出體之後多多少少都會有點後遺,你第一次出體,是會很痛的,等以後熟練就會好很多的,好好休息吧,明天還要軍訓的喲。」

額……這是正常現象……嗎?

「如果你還想來我的世界玩的話,就按照之前教的,隨時都能進來玩。這個門,是我特地給你做的,方便你進出。」

之後就再也沒了消息。

我是知道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多多少少是有點後遺症的,我一時間給疼懵了。

算了,睡覺吧。

我帶着耳機聽着歌,很快,就睡著了。

果然,我又雙叒叕做夢了。

不過,今天的夢似乎很平靜,我只是很正常的在逛街。

可是,真的是很平靜的嗎?

我能很清楚感受到我的四周已經被鬼怪包圍了。

我不能慌,我得淡定。

他們還不知道我已經發現了它們的存在,我必須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我繼續逛街,挑選商品,甚至和假扮成店員的鬼交談。

直到周圍的場景越來越模糊,它們原本的樣子也漸漸顯露。他們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靠近我了。

冰冷刺骨的寒意,令人顫抖的殺意。

我想繼續裝下去,可它們似乎並不想給我這個機會,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腐爛的臉,尖利的牙齒,黑漆漆的利爪,離我越來越近。

它們笑着,詭異得笑着,離我越來越近。

我綳不住了,撒開腿使勁向前跑去。它們也在我後面拚命地追。

我逃跑,它們追,我們都插翅難……咳咳咳咳咳不好意思串台了……

我剛開始我還能跑在前面,到後面便體力不支了。

我和它們之間的距離肉眼可見的縮短。

難不成我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裡了嗎?

不行,我不想死!我繼續奔跑着,努力的想要提高自己的速度,可我力氣幾乎耗盡了,難不成,我真的要死了?

忽然,一扇藍色方框門從我腦海里閃過,我大喊着:「小藍!」

那扇藍色方框門應聲出現在我不遠處,或許是生的渴望,我用盡最後的一點力氣沖向藍色方框門,進入方框門後的那一瞬間,它們剛好追到了門口。

我回過頭看着門緩緩關閉,心終於平靜了下來。

我「啪」一下跪在了地上。我才發現我的腿已經軟了。

我坐在地上休息了好久,才能勉強站起。

我慢慢地扶着門框站了起來,這才發現這裡並不是之前看見的街道,而是一個房間。而葉錦苑抱着一隻小黑貓,就默默地坐在房間另一邊的椅子上。

「不再休息會兒嗎?」葉錦苑摸着小黑貓,笑着說道:「你好像很累的樣子,發生了什麼嗎?」

我看着葉錦苑,那種不知名的奇怪感覺又出現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是實話實說,還是矇混過去?

葉錦苑似乎並不在乎:「沒關係,好好休息吧。」說完她便消失在了房間里。

房間里只剩下我一個人,面前出現了一張床,我實在是太累了,直接躺在床上,感受着柔軟的床鋪,我渾渾噩噩地回想着今天發生的一切,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我是沒想到我居然在葉錦苑的世界睡著了,幸好無事發生,而且也沒有再遇見奇怪的東西了。

第二天軍訓休息的時候,我看着坐在不遠處的葉錦苑,糾結一番後還是決定走過去了。

「怎麼了嗎?」葉錦苑問道。

「沒怎麼,」我扭捏地說道,「謝謝你。」

「不客氣。」

「對了,老師不是通知要我們自己組宿舍嗎?,要不,我們一起住吧?」

「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