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王者歸來/追隨者
王者歸來/追隨者 連載中

王者歸來/追隨者

來源:google 作者:已知天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倩倩 范建明 都市小說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戰火紛飛的S國;七年後,他,王者歸來!欠下的債,遲早是要還的!看什麼看?說的就是你!展開

《王者歸來/追隨者》章節試讀:

范建明沿着小區的邊緣往前走,拐了一個彎,才看到小區的售樓部門頭上「盛世明珠銷售中心」八個大字。

我去,段雲波這傢伙怎麼回事,居然把我家的房子給拆了?

范建明苦笑着搖了搖頭,正準備走進大廳,問問售樓小姐街道辦在什麼地方,卻看到這排門面的最邊上,好像開了一個小餐館,就是那種在門口炒菜,客人們白天在裏面用餐,晚上在門外露天用餐的街邊小店。

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在門口不停地顛着炒鍋,專心致志的炒着菜。

王偉?

就是那個全班唯一沒打過范建明,而且最終成了他朋友的老同學!

范建明大步流星地走過去,發現裏面還挺熱鬧,一共有八張條桌,六張桌子坐着人,只不過好像都是農民工,應該是小區工地上的工人。

王偉一直低頭炒菜,看到眼前站着一個人影,立即回頭喊了一聲:「李麗敏,來客人了!」

李麗敏?范建明一下愣住了:我的同桌嗎?他們……

「哎!」

李麗敏應聲從裏面跑了出來,看到范建明的時候,一臉的微笑突然凝固,還算漂亮的臉蛋上緋紅一片。

我去,難道他們結婚了?

這種小店一般都是夫妻店,范建明基本上可以肯定,自己的同桌嫁給了自己唯一的好朋友,只是他沒有感到高興,反而有些尷尬。

讀書的時候,沒有女同學把范建明放在眼裡,只有李麗敏還給他寫過紙條。

可那個時候,范建明的心裏只有方雅丹和李倩倩,根本就沒把李麗敏放在眼裡,所以對她的紙條沒有理會。

「傻站着幹什麼,趕緊招呼客人進去呀?」

忙得不可開交的王偉,低聲呵斥李麗敏的同時,無意中扭頭看了她一眼,發現她表情奇怪地看着客人發獃,這才回過頭來。

「卧槽,范建明?」

王偉趕緊顛了兩下鍋,把菜裝盤之後,立即沖了出去,緊緊擁抱着范建明。

范建明被他這一擁抱,胸口一熱,鼻子一酸,想想同學群裏面的那些貨色,他幾乎要熱淚盈眶了。

李麗敏趕緊一偏頭,端着王偉剛剛炒好的菜,送到客人的桌子上後,悄悄地回頭看了范建明一眼,一顆小心臟居然狂跳不已。

范建明是她暗戀過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男人。

「臭小子!」王偉捶了范建明一拳,「一出國就是幾年,一點音信都沒有,是不是發財了,就把哥們我給忘了?」

范建明感動的一塌糊塗,在王偉面前他不想裝筆:「是賺了一些錢,不過不多,你跟李麗敏……」

「哦,她現在是我老婆!」王偉這時轉身朝李麗敏喊道,「你在裏面幹什麼?趕緊出來呀,怎麼,碰見《同桌的你》還不好意思?」

范建明推了他一把:「別鬧了!」

王偉笑道:「你還真別說,我老婆對你印象特別好。」

「瞎扯什麼,」范建明的臉都紅了,「她還不是受了你的影響?」

「還真不是,我也不怕你笑話,嫁給我之前,她可一直暗戀你,誰讓你小子一去不回頭的?」

「王偉,」范建明正色道,「你要再這麼說話,咱們兄弟就沒法做了。」

王偉微微一笑:「我還真沒騙你,知道我跟她怎麼走到一塊的嗎?咱們這塊拆遷的時候,你外婆沒人管,李麗敏看見我在幫你外婆搬家,她也趕過來幫忙。我們把你外婆送到了養老院,以後又經常一塊去看老人家,就這樣我跟她好上了。」

范建明一聽,眼淚奪眶而出,「撲通」一聲雙膝一跪。

這時李麗敏也出來了,他們夫妻兩個同時攙扶起范建明,不約而同地問道:「你這是幹什麼?」

范建明在國外七年,不知道經歷過多少炮火連天和血雨腥風的場面,身上留下了無數的傷痕,但卻從來沒有流過淚。

可今天,面對王偉和李麗敏,他不僅流下了眼淚,還充滿感恩之心地驚天一跪。

范建明曾經發誓,這一輩子只跪天跪地跪外婆和母親,然而王偉輕描淡寫的一席話,讓他感覺到了什麼才是真正的兄弟。

為了自己的外婆,他覺得王偉和李麗敏都受得起他這一跪!

范建明一抹眼淚,剛想說什麼,可嗚咽的說不出來。

「嘿!我說范建明,都出國這麼多年,長得這麼壯實了,怎麼還像過去一樣動不動就哭鼻子呀?」王偉推了范建明一把,「趕緊進去坐着,我炒兩個好菜,咱們哥倆……不,咱們三個好好喝一頓!」

范建明點了點頭,一聲不吭地走到店裡坐下。

「哎,快去陪陪!」王偉朝李麗敏使了個眼色,李麗敏剛要轉身的時候,王偉又把她叫住,「哎,你看他穿成那個樣子,在國外一定混得不好,你千萬別問他在國外的情況,免得他尷尬。」

「知道了。」

「還有,他們家房子拆了,外婆又在養老院,晚上肯定沒地方住,等會兒你就留他到我們家住吧。」

「啊?我……」

「你怎麼了?別忘了,你們可是同桌。」

「不是,我留不好吧,要留也是你開口。」

「你懂什麼,現在這年頭不都是這樣嗎?兄弟之間好說,就是老婆這一關難過,我要留他,他一定認為你不同意,只有你開口,他才會留下。」

李麗敏點了點頭。

「還有,說話注意一點,別讓他感覺我們知道他沒錢,反正孩子不在家,你就說我們喜歡熱鬧,希望他留下。」

「我知道了。」

范建明在裏面的一張條桌上坐下之後,情緒剛剛得到控制,牆上的電視里卻又唱起了《我的好兄弟》那一首歌。

當唱到「在你需要我的時候,我來陪你一起度過,我的好兄弟,心裏有苦你對我說」時,范建明再次淚如泉湧。

他一直以為,只有在S國跟他出生入死的那些人才是兄弟,今天才知道,在萬里之外的故鄉,在一群狗屎般的同學當中,他還有一個永遠的好兄弟。

「給!」李麗敏在范建明對面坐下,掏出手絹遞給他,悄聲說了一句,「哭什麼呀?這麼大的人了,也不怕難為情?」

范建明沒有去接手絹,甚至不敢跟李麗敏的目光對視。

如果說讀書的時候,范建明覺得李麗敏暗戀自己還是自作多情,那麼剛才王偉的一席話,無疑證明了李麗敏對他真的一往情深。

即便不是四目相對,范建明也能感覺到李麗敏火熱的目光,幾乎可以燃燒自己……